慕锦月是因为惹恼了慕靖才被关了禁闭,罚抄女德女戒,就连今儿全家上下遴下人都没有叫着她,而现在慕兰月却要备好了吃食要去看望,显然是并不将慕靖的禁闭命令看在眼里。

慕锦月的地位,并不会因为慕靖一次的惩罚而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但是有些事情并不能放到嘴上来说。

慕兰月一向以慕锦月马首是瞻,在慕锦月被关禁闭的时候自然会殷勤探望,但是这话放到明面上来讲就会让还在气头上慕靖迁怒与她,毕竟慕兰月只是个小小庶女,要是惹怒了慕靖,可不会向慕锦月一样轻轻松松地紧闭了之。

因此慕卿月好像无心的一句话,立刻让慕兰月出了层冷汗,抓着丫鬟的手死死地扣住,将那丫鬟掐的脸色发白,却又强忍着不敢出声。

“大姐姐既然已经买了这奴婢,她跟妹妹之间的瓜葛自然是一笔勾销,姐姐怎样**都是这奴婢的福分。”慕兰月强忍着心头的怨气,挺直了脊背勉强说道:“妹妹这就先走了。”

“看来三妹妹果然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也难怪二妹妹向来对三妹妹关照有加。”慕卿月脸颊边的长发被风吹散开来,掩过她笼罩在抹黑瞳孔之下的冰冷伶俐:“二妹妹此刻可能正需要三妹妹呢,姐姐就不留你了。”

慕兰月忍着气转过身,僵硬地走了出去,而旁边那围观了全程的丫头却是一脸平静地垂落眸子,好像已经非常习惯这种暗地里的波涛汹涌,也很懂得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奴婢。

慕卿月心中划过一抹疑惑,不动声色地吩咐道:“芍药,走吧。”

回到朝阳阁,芍药关了主厅的大门,扶着慕卿月坐到了主坐,慕卿月并没有立刻就跟三个跟进来的丫鬟多说,而是啜了口茶隐晦不明地将三人从头看到脚,认认真真地好像真的能把人心看穿一样。

直到先前那古灵精怪的丫头当先忍不住抬头瞅她,慕卿月才憋着笑一本正经道:“你们三人,从此以后就是这朝阳阁里的丫鬟,你们以前是做

什么的我并不关心,但是从今日起跟了我,那就务必要一心一意,若是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我绝不会姑息。”

“是,大小姐。”三人点头,在慕卿月凌厉的眼神下心头都是有些发憷。

“说说你们有什么特长?”慕卿月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就信任这三个丫鬟,但是既然选了她们,自然是要物尽其用。

“奴婢擅长烹饪,略懂草药。”比较稳重些的丫鬟当先开口道,慕卿月闻言倒是多看了她一眼,显然是对她还懂些草药很意外。

一旁机灵的丫头却有些蔫头耷脑,直到慕卿月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半天,才吭哧道:“奴婢没有什么擅长的,如果一定要找出来点什么的话,奴婢很会逗主人开心的!”

“噗。”芍药看那丫头眼珠子直转,抓耳挠腮的焦灼状态,没忍住笑出声来。

慕卿月无奈地瞟了她一眼,这才扶额道:“你二人以后便是朝阳阁内的二等丫鬟,你叫称心,你叫如意。”

机灵丫头显然对如意这个名字很是满意,咧嘴笑着跪谢,倒是天真得可爱,那稳重些的丫鬟被叫了称心,也抿嘴行礼,眼神中透出一股欣喜。

主子赐名,显然是对她们俩人的认可。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2.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