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慕锦月并没有往别的地方想,慕卿月也放下了心,摆摆手让几个小丫鬟都下去休息,这才点了盏油灯翻着书卷,细细研读着。

汝老虽然一再要求着她尽量不要碰毒,但是她如今唯一能够保全自身的也就只有这一身医术和毒术,若非必要她也并不愿意选择这样伤天害理的道,但是形势所迫,她也只能如此。

或许老天爷让她重活一世,便是让她从地狱爬出来,带着满身血腥复仇吧。

慕卿月苦笑着,目光定在书卷上良久,却是出神。

呼……风声突然变大,吹得油灯灯芯歪了下,浸在灯油中发出噼啪一声轻响,慕卿月蓦然抬头看向不知何时打开的窗棱,面色陡变道:“什么人?”

“卿卿,是我。”月光下那人的面目不太清晰,身上藏蓝色的长袍外罩着一件黑色披风,在夜色中几乎看不真切,却能看清他暴露在有灯光亮中小小的一截脖颈,白皙如同少女,喉结清晰,上下滚动时拉扯着附近的筋骨,有种摄人心魄的吸引力。

东陵无烨?

慕卿月抿了抿唇,站起身来走到窗前,盯着他背光的面容良久,才冷哼了一声抬手关窗道:“世子爷深夜至此又是何意?难道不怕惊扰了慕家的别人么?”

东陵无烨有些尴尬地拂了拂肩上散落的发丝,恰巧月光被一片云遮在后面,阴影中他鹰眸熠熠生辉,带着些许无奈:“卿卿,先前是我的错这不是来给你赔不是了么?”

慕卿月不答话,将窗户果断关了上,而后走回了桌几前重新翻开书卷:“世子爷还是请回吧。”

过了半晌,窗外在没有声响,慕卿月想着大概那人被落了面子,已经回去了,不由长叹了口气。

揉揉眉心站起身来,将裙摆上的褶皱抚平,吹熄了油灯将床边的帐子放下,打算就寝。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道清雅低沉的男声,似乎近在耳畔,又想远在天边:“卿卿,

你确定不让我进去么?我若是不乐意就这么回去,肯定是会一直在门外等你的,到时候若是真惊扰了别人……”

慕卿月凤眸一瞪,快速在自己身边环视了一圈,却没有见到半个人影,这才松了口气对着门外厉声道:“世子爷这是在威胁我么?”

“威胁?这就算是威胁了么?”东陵无烨的声音这回清晰地从门外传来,但是似乎是贴在门上说话的,那声音听得并不真切,但是随即他声调渐渐上扬,最后带着些许调侃道:“卿卿你若是再不放我进去,我就大声……唔。”

东陵无烨的话说到一半,就见面前的门被人猛然推开,纤纤玉手伸出来盖在他唇上,还带着丝丝清香,让他僵硬的唇角瞬间柔软,在那掌心处轻轻吮了一口才抬手握住,顺势闪身进了房间,看着面前少女又羞又恼的小脸哑声道:“卿卿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慕卿月忍不住呛声道。

这人真是自说自话,从来了上京后就没有跟她正八经地说过话,白日里见到都是浅淡地招呼,背地里见面也是偷偷摸摸的,好像有多见不得人一样。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1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