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慕卿月拧眉,倒是没有立刻就给东陵玉袖用针,而是退后一步看着唐淑妃道:“淑妃娘娘介意卿月给您看下脉么?”

唐淑妃这时候也看出问题的严重性,虽然还有些将信将疑,但是慕卿月显然对她也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应该没必要骗她才对,所以也大方地伸出手腕给母球那个月。

唐淑妃保养得当,玉手仍然细腻纤细,慕卿月搭手在她脉上,表情却越来越诡异,最后将唐淑妃的手轻轻翻过来,细细观察着手背上的脉络,而后才抿唇凝重道:“淑妃娘娘身上倒是全然没有卿月以为的那种迹象,但是公主身上的毒确实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这就有些奇怪了,按理说这种毒都是双生的,不会仅仅存在阴阳其中的一个才对。”

“双生?”唐淑妃却是蓦然色变,反手猛然抓紧了慕卿月的手臂道:“会不会是旭儿,旭儿会不会也有这种毒?!”

慕卿月抿唇,却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能性的确是存在的。

她曾在方家那本毒经上看到过这种毒,此毒名为阴阳葵花毒,依托于南疆一种色彩艳丽一支两花双生的阴阳葵花萝,在东陵应该是很难能见到的。

这种毒能依靠血脉相传,通常在母子之间存在,双方分别是阴阳两极,至阴之毒会让人逐渐衰败而死,而至阳之毒在阴极爆发的同时会猛然爆发,平时却是隐藏期,不会有丝毫反应,看起来就跟普通人一样。

所以方才慕卿月在想到这种东西的同时,就赶紧给唐淑妃探查了一下,却发现她体内没有任何一丝异常,也没有发现跟阴阳葵花毒有关的迹象。

但是想到东陵玉袖是罕见的双生龙凤胎,那么她身上至阴之毒的阳极很有可能是在跟她双生的东陵旭身上!

六皇子东陵旭,前世还曾跟她有过交集,现在想来确实是跟东陵玉袖差前差后死去,却是因为皇家秋猎不慎坠马救治不力身亡

,并非是因为什么毒气爆发……

难道前世是有人故意隐瞒了实情,甚至有可能是为了隐藏中毒的情况,而特意在东陵玉袖死后,紧急安排了一个陷阱伪造出东陵旭意外身亡的假象!

慕卿月想到这里,觉得背后出了一层冷汗,自古皇室无情,这道理绝对没错,慕卿月虽然觉得这阴阳葵花萝出现在皇宫中的几率非常之小,但是并不能完全排除,因为现在眼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若是东陵玉袖能确定是阴极,那么东陵旭十有八九便是阳极,这两人终究都难逃一死。

但是慕卿月想不明白的是,会有谁这么多年来潜心设伏,慢慢让两人死于无形?

宫中争斗大多是为了眼前利益,若是有人真的能耐下十多年的等待,只为了让唐淑妃的两个孩子在成年后死掉,那这份恒心未免有些太过骇人了!

“暂时一切都还不能确定,等汝老来了卿月还有问题要跟汝老交流。”慕卿月抿抿唇,只觉得这之间定然牵扯极大,她如今在上京还没站稳脚跟,可不能跟那些个宫中沉浮的女人随便打交道,因此打了个太极便转开了话题:“暂时公主是没什么大碍的,只要将气血稳定下来便好。”

说着,她回身麻利落针,这时候倒是不含糊了,三十六根银针明晃晃地树在东陵玉袖的身上,看得让人头皮发麻,但是两位娘娘都是在宫中大风大浪过来的,顶多就是拧了眉头,并未转开视线。

如果靠得更近便能看到慕卿月的手下,一枚枚银针贯穿的穴道之间,在皮下有浅色的铁青色在游动,不断地冲撞着被银针占据的穴道,像是在跟银针争地盘一样。

东陵玉袖因为那冲撞而微微抽搐着,显然是这铁青色的小东西在作怪,引得东陵玉袖疼痛难忍,慕卿月手一张,快速将几根相邻的银针拔起,那铁青色的小东西欢快地游进了穴道之中,而后慕卿月目光一凝,手中快速下压,银针复又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30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