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虽然地处偏远,但是还算是东陵的国土,并不能算是异域吧?”慕卿月见顾音阁上来就冲着自己,也早有心理准备,刚才那样阴毒的眼神定然是她看向自己,慕卿月心底对顾音阁早有防备,再加上先前东陵无烨跟她的互动也着实让慕卿月自己生了一肚子闷气,这时候跟顾音阁正是两看生厌。

“音阁可没有机会去江南,还望慕小姐能够让音阁长长见识呢。”顾音阁也知道自己太过急切,语言上有欠妥的地方,连忙弥补。

唐淑妃自然对慕卿月也是有所耳闻,还知道瑶贵妃为了东陵霄从江南带回来的一个慕姓女子大发雷霆,险些将那少女给活生生拆了,还是东陵霄护着才没有出什么大事,这时候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慕卿月身上,即便唐淑妃推上一把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慕小姐放轻松,随便给我们带来点新意便可。”

慕卿月抿抿唇,情知今天这情况恐怕想要什么都不做是不现实了,但是跳舞抚琴难免落于窠臼,既然要表演那慕卿月就要力求让所有人都留下印象,不然只会让人们觉得她是个软柿子,谁都可以上来随便捏,她还不是要烦死。

招手让红缨附耳过来,慕卿月细细叮嘱了一番,而后才转向唐淑妃和云贤妃道:“卿月确实是有些稀奇的东西想让两位娘娘观赏,但是在这院子里露天地儿的倒是不妥,须得移步室内才行。”

“无妨,本宫倒是许多年不曾见新奇的东西,今儿可要开开眼界。”唐淑妃摆手,任由顾音阁扶着转身向后面的暖阁而,众人见这情景都是兴致盎然,跟着两位娘娘纷纷进入了暖阁。

暖阁内红缨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厅堂中间被红绸围出了一圈空地,云贤妃坐在上首有些担心地看向慕卿月,而这边的喧嚣也让原本散落在国宴厅各地的贵族子弟们都吸引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在众位闺秀身上掠过,最后无一例外地都集中在刚刚脱下大氅,一身月白色广袖长裙的慕卿月身上。

女修长纤细的身姿未动已如弱柳扶风,此刻袅袅婷婷走入空地中央更是让众人眼前一亮,墨色如云的长发从背后倾泻而下,肤若凝脂眉目如画,愣是像从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儿,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灵动之气。

慕卿月打了个响指,红缨手脚麻利地在场中绕行了一圈,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这红绸围起来的空地周围已经立起了数十根象牙灯柱,柱身到慕卿月腰际,每个柱子上都点着手指粗的蜡烛,刚刚红缨做的便是将每一根蜡烛都点燃,在暖阁内相对暗了些的光线下,显得尤为显眼。

“卿月需要一人抚琴伴奏,不知可有人愿意相助?”慕卿月环视了周围一圈,却见那些个陌生的贵族少女都向后退了一步,这些少女个个都懂得明哲保身,再加上压根看不上慕卿月的商贾之女的身份,自然是不会想上前帮助的。

慕卿月内心苦笑一下,正打算重整下心态直接开始表演,但就在她认为不会有人站出来的时候,却听见一道温凉女声幽幽响起:“臣女来吧。”

众人都惊奇地回头看去,却见走出来的少女一身水蓝色百褶长裙,腰间束着一条琉璃色四环流云玉带,飘然玉坠下亚蓝色穗儿悠**,外罩着宝蓝色缎面云纹半袖夹袄,端庄大气中带着娴静气质,杏核眸子带着暖意看向慕卿月再次确认道:“荏苒琴技只算中流,还望慕小姐莫要嫌弃。”

“竟然是楼家那位小姐唉!天啊,她竟然主动要求给慕家那位伴奏?”

“我是不是看错了,楼大小姐竟然会为他人伴奏,要知道她的琴技可是得到了皇太后的赞扬啊!”

“肯定是有什么别的考虑吧,可是楼家怎么会也照顾着慕家呢,这说不通啊。”

“天啊这位慕大小姐可真走运,有了楼家小姐在这镇场子,就算是她瞎表演一段也不会太难看了。”

“说的是呢,还真是好命啊。”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299.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