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蒋氏震惊地看着目光阴霾的慕靖,似乎有一阵子没有反应过来,这些年虽然慕靖更加宠爱容颜艳丽的郁姨娘和柔婉娇弱的柳姨娘,但是在众人面前还是很尊重蒋氏的意见,但是现在,竟然当着众人的面驳了她的面子,维护慕卿月?!

果然都是这个小贱人的错!方氏好不容易被自己斗死了,现在又让女儿来膈应她!

慕靖看着蒋氏的眼神带着失望,正是这种情绪让蒋氏胆寒,转头强硬地将两人拉了起来,肃声道:“有为父在,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把脏水往你们身上泼!都给我起来!”

慕卿月这才从善如流地起身,拉了拉还使倔劲儿的弟弟,两人站起来后沉默地立在一边,竟是丝毫不为自己辩解,看得慕靖心中更是酸楚。

“夫人管了这么一大家,确实不容易,有些问题上注意不到也在所难免。”柳姨娘见慕靖脾气暴怒,连忙娇柔地依靠过来安抚着慕靖,言语之间却颇有落井下石的意思。

郁姨娘眉间一挑,摇着帕子娇声道:“夫人确实是万分辛苦呢,这慕府里天天这么多事情,夫人一个人管着,有个纰漏那也是可以理解的,老爷您也别动怒了,对身体多不好呀。”

慕锦月哪里听得出这是姨娘们在挤兑蒋氏,还以为是在帮着蒋氏说话呢,连忙接道:“是啊爹,娘每天都忙不完的事儿,这次对姐姐的事儿也是分外上心,才亲自过来看看的,娘也是为了姐姐好,毕竟女儿家的清白大如天……”

“住口!”慕靖看慕锦月眉宇间像足了蒋氏,都是那样如出一辙地颐指气使,不由更加心烦,目光转向一旁不声不响的慕卿月,却见她眉宇间萦绕着忧愁,却并不自怨自艾,也不为自己辩解,淡然无争的模样。

那么像当年的方氏,自己初见她,便是这样恬淡温婉的女子,慕卿月越来越像方氏了……

慕锦月被吼住,眼圈登时红了一圈,委屈地叫道:“爹,您怎么吼女儿,女儿哪里说错了么?”

“好了,别说了,老爷自然会有定夺。”蒋氏皱眉拽住慕锦月,心中烦躁,慕靖既然来了就断然不会看着

慕卿月被验身,那么他们几天的行为便没有任何作用,还平白让慕卿月对自己产生了戒备。

“其实也并非一定要验身,大小姐昨日夜里回来,一定会被下人看到的,或者是谁送大小姐回来的呢?”郁姨娘美目一转,对着脸色苍白的慕卿月再次发难。

慕卿月咬了咬唇,摇头道:“昨夜里,回来的时候府里已经熄了灯,确实没注意到有下人走动。”

“这样就不好办了啊……”郁姨娘装作遗憾地摊了摊手:“这样一来,又怎么能证明大小姐是清白的呢?”

慕靖却罕见地没有宠着郁姨娘,而是冷哼了句:“我的车夫昨夜起夜,看见了卿月,这样还不能证明么?”

“什么?!”还没等郁姨娘惊奇,慕锦月倒是先出了一声,引来慕靖不满地眼神,这才尖声道:“可是昨晚姐姐明明就应该……”

“锦月!”蒋氏这时候已经明白,今日的谋算算是落空了!证人若是芍药或者是揽月阁里的下人,那倒是好说是互相包庇,但是作证的人却是前院慕靖的下人,慕靖又这么斩钉截铁地说了出来,那必然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在争辩也于事无补。

面对着慕靖冰冷的眼神,向来得宠的慕锦月也不敢再多言了,只得忍气吞声地嘟囔道:“就算是如此,姐姐怎么回来还是个问题啊,更何况在明月楼相会本身就已经……”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28.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