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鹿清漪穿了身白色的长裙子,外面套了件防风的薄纱褙子,衬得她稍微丰满了些许,倒是没有之前见的那样羸弱了。

她脸色看起来还好,虽然肌肤还是白的有些透明,但是从那温润的神情中已经能够透露出些许暖意,如水双眸看到从院门外进来的人时瞬间一亮,笑着颔首道:“父亲,哥哥,还有卿月,你们都来了。”

慕卿月打量着鹿清漪,然后才笑着走上来拉住她的手道:“你倒是精神了不少,我来的是不是晚了,看你们都已经收拾好了的样子,怎么样,做好去方医馆小住的准备了么?”

鹿清漪点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稍微一红,垂眸轻声道:“能去方医馆接受治疗,是我以前都不敢想的事情,毕竟像我这样的病,要是薛老和汝老不亲自出手,也没有什么痊愈的可能性,真没想到我还能有这一天……”

她的话说到后来有些哽咽,慕卿月也能理解她的心情,笑着拍她的手背安抚道:“好啦,现在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呢,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走,我们先上路,有什么话路上再说。”

鹿铭佑也知道时间宝贵,招呼着下人收拾了东西,时隔不久,一行人再次出现在了鹿府门口。

慕卿月冲着鹿老爷拂手道:“鹿伯父,今日要送清漪去方医馆,那边还需要安排一二,所以不能在鹿府久留,有时间的话卿月再来叨扰,鹿伯父别嫌烦哦。”

这话说的娇俏柔软,也让一直都是正八经端着的慕卿月显出符合年龄的可爱来,看得鹿老爷也是心中温暖,含笑点头道:“自然是欢迎的,清漪这丫头没出过门,还要卿月丫头多照顾了。”

慕卿月点头答应下来,这才跟着鹿清漪上了马车,轻舒了口气道:“清漪,鹿伯父可真关心你呢。”

鹿清漪好奇地在马车上东摸摸西摸摸,听到慕卿月的话才温柔地笑道:“我身子不好,从小到大给家里添了不少麻烦,父亲很宠我也很关心我,等我病好了,

我一定要好好孝敬他老人家。”

慕卿月笑着挥挥手,如意会意地从马车左边打开一个暗格,拖出一张精巧的拼接小桌子,然后又麻利地从右侧同样嵌在车壁中的柜子中拿出了茶壶茶杯摆好,称心则手脚迅速优雅地给两人斟了茶,这才一起退出了马车,上了后面稍小一些的随行马车。

鹿清漪惊讶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又好奇地望了望马车两边的车壁,惊讶道:“原来这车壁中还别有乾坤呢,我先前都没注意到。”

这马车自然是慕卿月自己加工过的,她早就想要一个这样方便储物,又能加强安全系数的马车,终于在前阵子自己闲下来之后,才终于改装完成,在洛城这还是头一份儿呢,也不怪鹿清漪会好奇。

“卿月,你说……我这身去方医馆行么?”鹿清漪的眼神转了一圈,终于收了回来,有些忐忑地看着慕卿月问道。

慕卿月奇怪地打量了她上下,然后才狐疑道:“挺好的啊,以前刚见你面就觉得你最适合穿白色了。”

鹿清漪迟疑了一下,随即才微微羞赧道:“穿得这般素净,不会很失礼吧?”

慕卿月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鹿清漪的迟疑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这般忐忑,心中不由坠了坠,在嘴边的话徘徊了两圈后才吞了回去,换上一副不动声色的面孔道:“清漪不用担心这么多,安心养病就是了。”

鹿清漪也知道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被慕卿月安慰后也平静了下来,这才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从来没出过门,倒是太紧张了,让卿月看了笑话。”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19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