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慕家的联姻以流言蜚语开头,以闹剧结尾,倒是首尾呼应,让人无语至极。

慕少荣更是摆明了对楚夕白毫不留情面,大婚当日便谁在了苏姨娘屋中,倒是让一小部分传言慕家大少爷和慕家大小姐不和的消息消声灭迹。

毕竟苏姨娘流瑕,就是慕卿月身边贴身丫鬟这件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瞒得住这些天天嚼舌根的人。

“小姐,咱们这么早就起来干什么啊……今日也没我们什么事儿,小姐竟然放弃了睡懒觉,好稀奇。”慕卿月早早就起来梳妆打扮,倒是让习惯了她看医术到半夜,然后早上可爱赖床的称心惊讶了一下。

慕卿月拂袖的动作顿了一下,这才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道:“照你说的,你家小姐难不成是猪么?”

这么早起来自然是因为有好戏要看,但是这话可就不能这么正大光明地说出来了,慕卿月收拾妥当后,带着称心和如意朝着正堂而去。

大婚后第一日,新媳妇是要向主母敬茶的,慕卿月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楚夕白和蒋氏狗咬狗的好戏了。

昨日里慕少荣将楚夕白罚到了青园禁足的事情是众人皆知,而晚上直接将苏姨娘接进了松柏堂的事情更是传得飞快,楚夕白一觉睡醒早就从众人鄙视的言语中弄明白了自己昨日里的所作所为,惊怒之下却越发疑惑起来。

她并不是完全没脑子,虽然邀了鹿铭佑道水榭舞台却是大胆了一些,但是后来的那些举动却并非出自她本意,可以说她再怎么蠢笨,也不至于在慕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更不要说当着众人的面对鹿铭佑表达爱意了。

这一切肯定是有人在背后算计她!就是为了要让她颜面扫地!

楚夕白紧紧攥住了拳头,透过铜镜打量着自己肿了一边的脸颊,猛然感到头上传来一阵撕扯的疼痛,却是丹青有些心不在焉,发钗勾住了发丝拉痛了她!

“笨手笨脚的贱婢!”楚夕白原本心情就不好,被丹青这么

一刺更是怒火中烧,反手一掌便扇了过去,将丹青扇得跌倒在地,忙不迭地磕头认罪。

“还不滚起来收拾好!”楚夕白冷声呵斥道。

丹青诺诺地应是,藏起眼中的怨毒,麻利爬起来重新整理着楚夕白头上的发髻。

等到两人好不容易折腾好走出青园,就见慕少荣带着流瑕已经等在了园子外面,两人皆是容颜出众之人,相携站在湖边更是如同神仙眷侣一般,让楚夕白原本就郁郁的眼底更是激出了些许火花。

她楚夕白这个少夫人的宝座还没做热乎呢,就被贬到了青园,最受益的便是这妖媚的苏姨娘,要说昨天的事情跟她没关系,楚夕白第一个不相信!

此刻这两人竟然跑到了青园门口来秀恩爱,楚夕白丝丝抓着手中的手帕,几度忍耐才压住了涌到喉咙口的尖厉责骂,朝着慕少荣行礼道:“夫君等久了吧。”

“是挺久的。”慕少荣原本手掌放在流瑕脸颊上,正甜言蜜语地说着什么,陡然听到那令人生厌的娇滴滴的声音,不由眉头一拧,连眼神都懒得投射过来,摆手道:“行了,赶紧去给爹娘请安吧。”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16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