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天高云淡,夏日里难得的凉爽之日,镜泊湖上早就停满了琳琅画舫,才子佳人聚集吟诗作画,倒是平添一份风雅志趣。

湖心停着一艘低调的墨色画舫,帷幔却用的上好鲛人纱,日光照耀下流淌着柔亮的光华。

画舫侧舷上聚着四人,其中一个神色轻浮的公子哥儿刷地打开折扇,漫不经心地弯唇道:“慕二少爷倒是个稀客,还是唐小侯爷面子大,竟是连他都邀了来。”

唐昱锋为了今日的出游,换了身轻便的玉色长袍,迎风立在船舷风姿潇洒,闻言微笑道:“慕二少喜沉静,今日能应邀出游也属不易。”

慕少鸣抿了抿唇,虽在这群人中年龄最小,却丝毫没有露怯,沉着的眉宇间快速掠过一丝讥诮,这才缓声道:“唐小侯爷说的哪里话,少鸣也非不识时务之人,更何况这般好的日子,呆在家中也是无事,托辞不来岂不是自讨无趣。”

那先前出言挤兑慕少鸣的正是杜家的二公子杜景然,上面有个嫡兄杜松然,当年是江南惊才绝艳的少年英才,后来果然连中三元入京,想来是官运亨通,连带着杜家在洛城也是水涨船高,由原本的二流商家一跃跟知府鹿家并肩。

只是这杜景然着实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整日里声色犬马不学无术,全赖着家中父母宠爱。

“杜兄这话便有失偏颇了,慕二少毕竟年幼,又没有入学院,咱们自然难以接触,日后等在学院碰面,自然就熟悉了。”出面调和的是蒋家蒋恒,一身青竹照影书生长衫,倒是仪表堂堂,白净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朝着慕少鸣笑笑道:“不过这称呼却是生疏了,恒虚长慕二少几岁,便托大唤慕二弟如何?”

“蒋兄。”慕少鸣从善如流,虽然并不太喜欢这个名义上的表哥,但好歹蒋家跟慕家明面上也是表亲,在外人面前还是要多亲近些。

唐昱锋微眯的眼眸中精光一闪,这才敲了敲船舷道:“其实今日请各位来,也并非

全为了赏景,各位都是洛城的精英俊才,想必眼界也不会仅仅局限于小小江南吧?”

一直都没有出声的葱白长衣少年闻言神情一变,随即讶声温言道:“难道真是殿下来了?”

唐昱锋并没有惊讶:“鹿少果然消息灵通,殿下也是不日前才到达洛城的,没想到鹿少那边已经得了消息。”

少年不骄不躁,似乎没有注意到唐昱锋眼底的暗芒,神情间落落大方道:“鹿家若是连这洛城中的事情都后知后觉,怕是要被殿下说失职了。”

鹿家作为江南五州知府,对于建府之地洛城当然要掌控手中,鹿铭佑作为鹿家唯一的男丁,掌握一些特殊的情报并不奇怪。

“殿下?”杜景然却是全然不知,突然听闻竟然还有这样的大人物到来,下意识地便站直了身子。

能称一声殿下的那可都是龙子龙孙,可比唐小侯爷还有威慑力,容不得他吊儿郎当。

一旁的蒋恒闻言也是打了个激灵,慕少鸣却是轻轻垂落眼眸,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

前几日方闻雍亲王世子住进方医馆,没想到这又来了个殿下,洛城这阵子倒是来了不少大人物……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1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