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留在厅内的只有闻讯而来的郁姨娘,仍旧稳如泰山地坐在边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看到慕靖走了出去,这才朝着蒋氏阴阳怪气道:“夫人,您说这事儿怪不怪,荣哥儿才回来多久,怎么就能发生这样的事儿了,按理说之前荣哥儿跟那楚家小姐也没什么交际才对啊。”

慕少荣此刻跪在地上,没有慕靖的吩咐也不敢起来,只觉得双膝已经麻木得不是自己的了,而那种酸麻的感觉正从双腿逐渐向要不蔓延,让一向养尊处优的他格外不适。

自小到大都是在慕靖赞许的眼神中成长的慕少荣,几乎没有体会过这种如坐针毡的羞耻,他低低垂下的面容涨红着,上下牙床狠狠咬在一起,像是想将那些情绪都憋在身体里,不让自己发出屈服的信号。

蒋氏没有慕靖的压制,当然不会给郁姨娘什么好脸色,更何况对方还有个受宠的儿子慕少尧,虽然最近因为大病初愈一直都没有露面,但是谁都知道这个家里慕靖最宠爱的就是慕少尧,如果慕少荣不能让慕靖重新信赖的话,这慕家家主的位置还真说不好会有什么变数。

“荣哥儿便是被冤枉了,那楚家小姐是个什么德行咱们洛城的圈子里谁不知道,荣哥儿断然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只是不知道是哪个丧尽天良的,竟来算计我家荣哥儿,若是叫我知道了,定然叫她不得安生!”蒋氏咬牙切齿地说着,那话语中的狠辣,饶是郁姨娘也不由打了个寒颤。

反倒是一旁默不作声的慕卿月没什么反应,淡定自若地端了茶道蒋氏手边:“母亲这般放狠话也是无用,这事儿楚夫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刚也说了大哥的行径都是有目击者的,说到最后恐怕这事儿咱们慕家也沾不得理。”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蒋氏跟慕卿月早就撕破了脸皮,所以也不怕直接将话说开。

慕卿月愣了一下,这才缓慢地扯动了一下唇角道:“母亲,我想父亲有一句话您还是应该好好想想,您现在是慕家的主母,您的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慕家,若是您的行为举止符合给慕家抹黑

的话,恐怕父亲才是第一个会不乐意看到的……”

蒋氏本来是打算慕卿月不论说什么,都会将她训斥一番的,谁知慕卿月却不软不硬说了这样一番话,这让原本怒火冲天的蒋氏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心中便一片冰冷!

是了,现在慕靖对自己已经很失望了,若是再不能挽回慕靖心中自己的形象,恐怕他真的不会对自己再留情面,到时候就算是慕少荣,也不能再拯救她了!

郁姨娘眼见着蒋氏吃瘪,怎么可能回放过这么好的嘲笑机会:“那楚家也真是,先前那悔婚的事情妾身虽然是没有亲眼见到,但是据说也是脸皮蛮厚的样子,那蒋家的女儿竟然还有了身子,简直是笑死人了,若我是那其中一方的话,恐怕都要羞死了去,结果今天来咱们慕家反倒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还真是不知羞。”

这话说的明面上是说楚夫人脸皮厚,不知廉耻,实际上却是讽刺蒋家的家教不怎么样,先前出事的就是蒋家的小姐蒋欣怡,现在连带着蒋氏的儿子慕少荣也出了这样的事情,还叫路过的人都看到了,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慕卿月见话题又引到了自己身上,拿捏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不慌不忙地开口道:“母亲和姨娘也别再争吵了,这些事情父亲自然会定夺的,不过想来大哥向来是个情深意重的人,这破了人家姑娘的身子,怎么想来都是会负责到底的,不然大哥的名声可就……”

“只是躺在一起,怎么就……”蒋氏张嘴还要狡辩,却被慕少荣猛然抬头的阴冷眼神吓了一跳,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慕少荣阴冷的眼神从蒋氏身上滑向了慕卿月,见后者一直气定神闲地喝着茶,甚至连身体都是全然地放松,好像一点也没有对面前情形的意外,这不得不让他心中浮想联翩!

“卿月知道些什么么?”慕少荣的嘴唇干涩,沙哑的声音中带着沉沉地质疑。

慕卿月挑了挑眉,在蒋氏和郁姨娘疑惑的眼神中慢慢站起身来,然后走近了慕少荣身边,俯身轻轻在她耳边道:“大哥

,您想问的是,妹妹我是不是跟这件事情有关么?”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137.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