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忙赶回家里的慕卿月接到了流瑕‘任务完成’的眼神,不由抿嘴掩住唇边的一抹笑意,对着等候在前厅的慕靖和蒋氏行礼道:“女儿今日带着少鸣去白鹿书院入学,没想到家里就出了事,匆忙赶回来让父亲母亲久等了”

“无碍。”慕靖摆了摆手,看向一旁脸色苍白的蒋氏道:“你看看卿月,没用你的管教却也生的聪明伶俐,再看看锦月,明明有你这个母亲在一旁教导,竟然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是气死我了!”

蒋氏的身体坐在圈椅上都有些摇摇欲坠,强撑着想辩解,却被慕靖那冰冷的眼神堵了回去。

慕卿月见此情此景不由垂眸,心底冷笑。

蒋氏,难道你以为只有你会算计我,而我就不能反击了么?之前不动声色见招拆招,不过是想等时机成熟,等你露出更多破绽,而现在,就是那个时机了!

“父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慕卿月装作浑然不知的样子,看着慕靖问道。

慕靖扬了扬下巴,冲着那跪在地上的丫鬟道:“给大小姐讲清楚!”

地上畏畏缩缩的丫鬟慕卿月倒是没见过,但是应该是慕锦月院子里的人,这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乱七八糟,头发也是凌乱不堪地跪坐在地上,听到慕靖的话后磕头道:“奴婢是二小姐院子里的洒扫丫鬟,今日无心看到原本一直伺候二小姐的湘竹姐姐,竟然从二小姐的房间里拿走了一副首饰,奴婢便上前制止,结果却被湘竹姐姐给打了回来,踉跄之下这才不小心撞到了老爷!”

今日清晨,慕锦月就被东陵霄派了个小轿子接走了,这一走估计是回不来了,原本慕靖是想来看看怎么处置慕锦月走后留的院子,所以才亲自过去看看,却不曾想被破门而出的女婢撞了个正着!

那丫鬟说着怕极地跪在地上猛地磕头道:“奴婢无意冒犯了老爷,并非是存心接近,还请老爷夫人饶命啊!”

这件事原本是被蒋氏揪住不放,

结果派人将那湘竹捉住以后,却意外地发现湘竹和众多奴婢身上,竟然是一层累着一层的伤疤,这伤疤一看就是有人用软鞭子抽出来的,而对这些奴婢下手的,只有已经走了的慕锦月!

蒋氏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此刻也是心中懊恼,狠狠瞪了一眼慕锦月,直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面前这个弱质少女策划的,是她想要对她下手的征兆!

“父亲,这奴婢还罪不至死,那湘竹才是可恶的,竟然对同是奴婢的下手。”慕卿月抽了抽那丫鬟的曼联泪痕,微微叹了口气道:“父亲,看着女儿的面上饶了这奴婢吧。”

“卿月就是心太软了。”慕靖沉声道:“这些个奴婢之间互相包庇,这种情况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若这慕府的所有奴婢都照这样子学着,咱们这些主子就什么都被奴仆蒙蔽,那可不是好玩的!”

慕卿月听罢,拂了拂手道:“还是父亲想得仔细,是女儿托大了,既然如此,这湘竹聚众殴打女婢,更是罪无可赦。”

一旁同样跪在那里的湘竹,此刻脸颊通红,似乎已经被掌掴嘴了,脸上还有泪痕,看起来惨兮兮的,但是这并不能让慕卿月真正地心软,因为这个湘竹……前世便曾经多次害她,今生更是帮着慕锦月做了不少事情,死不足惜。

“老爷,夫人,奴婢知错,只是这聚众一事并非奴婢所谓,奴婢冤枉啊。”湘竹趴在地上呜咽道:“奴婢平时都是按着二小姐的命令执行的,这些事情二小姐吩咐下来,奴婢也不得不从啊!”

“二妹妹让你将这丫鬟打出门去的?”慕卿月眯着眼眸,看向湘竹,那眼神中带着看透人心的冷冽,竟是生生将湘竹刚刚积攒起来的勇气一扫而空。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nudangjia/11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