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信不信,真的不是我……”林萧对视着沈浓的目光,然后,又解释说,“我说我是受害者,你信不信?”

“信。”沈浓没有片刻的犹豫。

林萧惊讶地看着他,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说这个字。

刚才他生气地质问,还以为他是要维护着薇薇安。

心,柔软了一下,说,“酒是陈婷婷自己端过来的,如果不是我调换了顺序,那么……今天躺在那里的人是我,而不是她。并且,这一切都是薇薇安一手设计出来的,现在这样子,也只能说是自食苦果而已,我觉得我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是你把陈婷婷弄到房间的?”

“不是我,我因为喝太多酒了,头有点沉重,她说要搀扶我上来休息。”林萧的声音越来越低,低得仿若只有自己听到,“然后,我就明白她们的意思了,如果我不上来,她们还有对我还有更大的威胁呢?”

“那你不会去找我么?”沈浓顿时黑着脸,对她大声呵斥,“你和她来到了房间,如果那个男的也没有喝醉,而是对你们都用强的,那怎么办?”

莫名其妙的生气。

胸膛堵着一块石头一样。

“我没有想这么多。”

“算了。”沈浓冷笑了一声,然后说,“林秘书,可没有我想象中单纯。”

林萧怔了一下。

许久,才看着他,毫无畏惧他的眼神,“如果,我依旧单纯的话,不知道我死了多少次呢?”

这下,轮到沈浓呆住了。

是啊,在豪门斗争中生存,光是学会保护自己,那是远远不行的。

自顾着走了许久,也没有发现林萧没有跟上来。

还以为她生气了,别过头想说几句柔软的话,才发现她已经掉头走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anqibugaijia/51.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