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萧被沈浓看得一阵惊慌,就算是夜黑风高的大晚上遇见无头鬼,都没有这么惧怕过。许久,思绪在一片天旋地转中,总算震惊了许多。

“怎么了?”她试探地问。

或许,也不一定是发现她将戒指扔进了床底。

而,这个戒指,大有文章。

沈浓皱了皱眉头。

林萧怕死他这样子的表情,三年前也是这样子不动声色,也是一闪而过的皱眉,然后他说,离婚。

所以现在……

她暗暗咬了咬牙,已经慌乱得不成样,信手拈来了一个谎言说,“我只是……怕,怕被拍到了什么,传出去的话……那么我老公……”

说完,咬了咬嘴唇。

那样子,就算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也会心疼到极致。

可,见他还是面无表情,林萧不免泄气,暗骂了一句狡猾的狐狸,就等她一一交代么?

她眯着眼睛,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昂贵射灯,奢华完美到无可挑剔,散发的黯淡光芒倾洒在他身上,如天使般雕刻的蜡像。

蜡像,没有心的。

体温,是冰冷的。

房间很是压抑,就快透不过气了。

她故作轻松地摆了摆修长的双脚,也不知道是踢到了什么,又是一阵“当当当”的作响。

顺着响声,循声寻去,只见是百合花项链上的铜片。

她笑了笑,做出一副难堪的表情,说,“很抱歉,我对着你太紧张了。所以……我又踢到了……”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qianqibugaijia/15.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