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替鬼作主为书友“walse”打赏皇冠加更

二人开始思索了起来,这时另一边吃饭的那一桌四个人,正看向我们这边,其中一个年轻人对着老人说:“教授快看,那有个算命的先生,在搞封建迷信哩!”

被他这一说,同桌的那几个人也都朝我这边瞧了过来。同时还有另一个年轻人低声议论着:“这山区里就是这种装神弄鬼的骗子多,什么鬼鬼神神的把戏,真是可笑。”

听着那一桌的人这些话,我也没去理睬他们,心道,此时都有一个阴魂进店了,如果你们知道的话,就不敢说这种轻狂之语了。

不过被那几个年轻人称为“教授”的老者倒是急忙轻声叫那几个年轻人别乱说,让他们懂点礼貌。

这时,店老板夫妻二人也开口了,他们二人告诉我:“我们想了好久,可就是没有想到哪里得罪过鬼神。先生,难道你认为我老婆近来身体不好,是因为有鬼在作怪么?”

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就知道这下可能要坏事了,于是急忙追问他老婆:“大姐,你难道就没有做过对鬼神不敬的事么?”

哪知她还是摇头,一脸的无辜神情。

而就在这时,那个老婆婆这时就突然站了起来,嘴里喊了一句话,不过具体是什么话我一时也没有听清楚,倒是我前面那老板娘却随口应了一声,然后就抬步走到我身后,朝店里店外的四处乱看。男人见她这样,就问她找什么呢?

女人说:“刚才听见有人喊我,怎么没有瞧见人呢?”

一听见她这话,我心里就暗叫一声坏了。然后赶紧朝她肩膀上一看,果然肩膀上另一盏阳火在刚刚也给灭掉了,显然是刚才被那鬼婆婆又给吹灭了一盏灯!

鬼吹灯,并不是就指鬼直接来吹你身上的三把阳火,通常邪物会利用喊名、拍肩等方式来吹你的阳火。鬼吹灯一般都是在夜晚阴气聚会之时,如重阴之时(夜晚的半夜既阴中之阴)或阳错,阴错之日(每月都有一阳错,阴错之日,百事不宜)。

比如喊名的方法吹灯,当你在家或走夜路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或总觉得背后有东西看自己,这时候如遇喊名,只要应一声就有可能灭灯,灯灭两盏人就危险了,但阴邪之物只能喊三次,所以,在农村如今还有老人们会叮嘱小孩,夜晚遇人喊名字时,千万不要急着应声,看到了是熟人再应声,为的就是防止被邪物着了道。

而鬼拍肩也很常见,也就是赶路时,会总让你感觉身后有东西在跟着你身后,有时会响起脚步声呀,有时又会觉得身后有阴风吹过,总之让你心里怪怪的,然后这个时候就极有可能有人拍你的肩膀。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回了头,而且回头之后啥人都没有,那你可就糟糕了,被鬼给拍肩了,左回头左灯灭,右回头右灯灭。

所以,夜晚切莫急回头,也切莫急着应别人喊你的名字。当然,在城里这种事很少发生,但是在农村或走夜路时就要小心了,因为山区生人稀少,所以鬼怪邪崇就比较多了。

当然,如果你走夜路时遇到这种鬼吹灯的情况,也不用太怕。因为对方之所以要来吹你灯,显然就是说明你身上还有阳火,它们近不得身,所以,你大可放心的离开,啥也别去管。而想对付它们,也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吐口水,往地上吐口水,然后在地上蹬上三脚,鬼就不会再跟着你了。如果还跟着你,那只能说明你得罪过他,这就另当别论。

扯得有些远了,咱言归正转。一见到女人肩膀上的一盏灯被鬼婆婆给吹灭了,我当下就急了,对着一脸莫名其妙的还在找谁喊她名字的夫妻二人说:“别找了,刚才是鬼喊的名字,你刚才已经被鬼给吹灯了!”

“鬼喊的我名字?”这下女人吓得脸都变了色,满脸的惊恐,四处乱看。

而男人也吓得不轻,问道:“先生,你可别吓我们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没有骗你们!”我随口应了一声,接着对女人说:“别再随意应声了。”

女人连连点头。这时,另一桌的那一老三少也在店里头四处乱瞟,显然是想看鬼呢。

我能清楚的听见那一桌人的嘀嘀咕咕的议论声,其中那两个男生还在一边猛笑,说我真是太会骗人了,整个店里头除了我们在说话,哪儿还有别人喊名字啊,总之,意思就是在讲我在骗人。

这时,我可管不了闲言碎语了,因为此时那鬼婆婆发作了,人身灭了两盏火,鬼邪之物就能上身了,只见鬼婆婆直接起身就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当下心里就一紧,知道这是要坏事了。于是赶紧对着女人直接大声质问道:“你有没有得罪过一个老婆婆!”

我这句话是突然间提高音量喊出来的,可把大家都惊住了,显然是没有想到我口气突然间会变得这样凶。

女人有些害怕,她说:“我没有得罪过什么老婆婆,先生你……你可要帮帮我啊。”

女人说话的这会儿,我突然就感到背后怨煞之气扑来,知道那鬼婆婆袭来了,于是急忙转身,掐上手决一拦,那鬼婆婆顿时就止住了步子,怨恨的瞪着我,那样子就是在怪我不该拦住她。

所谓鬼魂是虚浮的,人一般是拦不住它们的,但是我因为掐上了法指,对方倒是不敢上前,因为会被我的法指而伤到。

我见鬼婆婆有些生气,于是就冷冷的问道“你上来做什么?是你自己说,还是我下去问?”

我这是吓唬鬼婆婆,其实我哪有下阴曹的本事呀,虽说李神婆有那种本事,但是李神婆给我的《阴阳仙经》我一直都没有时间看,所以这下阴的本事自然就不可能懂了。据说,以前的阴阳先生大多都有本事,一边在阳间给生人化灾解难,一边又在阴间替鬼差办事,称之为阳差。一来,他们给阴间拘魂,做鬼差的耳目,如果发现有阴魂偷跑上来,他们这些阳差就会替阴司鬼差们捉回去,本事十分了得。二来,因为这种阴阳先生常替阴司办事,所以在阳间搞不定的事情,也可以托阴司的人帮他办,各取所需。当然,这种有本事的人在这个年头是十分难见了,不敢说没有,但极少。

不过,在与阴魂打交道时却不能装出弱势的样子,得拿出话来镇住他们,否则阴魂一旦知道你怕它们,那就会瞪鼻子上脸了,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喽。

要说这鬼还真是比人好骗,我这么一说她就恐惧起来,以为我真的可以过阴曹,要知道阴阳两道,各有各道,阴魂是不能随便上来阳间的,一旦被鬼差发现,那可就得受地狱刑罚了。

鬼婆婆退后了两步,然后有些害怕的说道:“老身是自己上来的,希望先生念在老身与你无怨无仇的份上,不要下去举发我。”

见她果然惧我三分,于是我心里松了口气,脸上依旧摆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说:“饶了你可以,只是你为何要来伤人害命呢?既然你偷跑上来都怕下头办你,那你这样勾魂索命,就不怕地狱刑罚么?”

我说的没有错,既然私自偷跑上来她都怕下头知道,何况随便取生人性命这种大杀业,这可比偷跑上来严重得多了。

鬼婆婆说:“我没有要取她性命,老身只想给她点颜色瞧瞧,让她长点记性。”

说到这,鬼婆婆之前的惧意一扫而光,变成了满脸的怨恨。

听到这,很显然,那个老板娘是真有得罪了这位鬼婆婆啊。想到这里,于是我就问鬼婆婆:“您老刚才也听到了,对方可想不起哪儿得罪过你了,难不成是有什么言语不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得罪到你了?”

此时,店里的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我,是的,因为此时的我正对着空荡荡的空气在讲话呢,他们不奇怪才怪呢。

鬼婆婆恨恨地回道:“如果只是言语冲撞,我也不会跑上来找她麻烦了,而是这坏女人竟然把我七月半的钱纸全用水给冲走了,让我在下面没钱用,没衣穿,实在可恶!”

一听这话,我眉头一皱,心想原来还真是有过节啊。于是我对鬼婆婆说:“你先等等,这事让我来替你讨回公道,这样你也不会因为祸害生人,而被下面降罪。”

鬼婆婆一听我愿意帮他忙,赶紧作揖说:“谢谢先生作主!”

到得这时,我便松了口气,知道这事差不多谈成了,只要店老板夫妇二人不会不识好歹,这事算是可以轻松解决了。

于是,我转头看向店老板夫妻二人,脸一冷,对着女人就质问道:“你个女人,明明得罪过鬼神,却还犹不可知,当真是该罚!”

夫妻二人一愣,问我这是什么意思啊,说他们没有得罪过什么鬼神。

见他们还没想起自己的过错,于是我就说:“还敢狡辩,人家鬼婆婆都找到门来了。我可问你们,七月半的时候,你是否用水毁了人家的纸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