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黄皮子为书友“转圈圈”打赏皇冠加更

心中大感疑惑,于是朝院子里看了看。只见此时由于有十几个汉子帮忙,那疯女人倒是不敢再戏弄人了,开始卖力的跑起来,不过由于人多,分开来堵截,很快疯女人就没有了逃路。

这时,村民们就拿起了绳子,纷纷叫着把她给绑起来。大家纷纷往前涌去,很快把疯女人逼到了墙角里,就在大家都以为就要抓到她的时候,那疯女人一转身就窜上了墙,这次没有跃墙而逃,而是直直的站到了土墙之上,转头冲大家一笑,然后脚下一使力,人就顺着墙头直接窜上了房顶。

这可把底下的一大群人看的直喊:“上去了!上去了!这下糟了,李三叔家的屋瓦也要被她给揭了!”

这时,又有人叫着快去拿梯子过来,要不然就晚了。

话音刚落,就有人跑去寻梯子,而那疯婆子则坐在了房顶上,对着下边的人嘿嘿的乐着,满脸的得意。

下面的人就冲疯女人叫道:“快下来,别再疯喽,要不然等下绑了你,非打你不可。”

也有的人无奈叹息着,骂她也没用的,她疯了,啥也不懂,还是快点去把她弄下来吧。

听着他们着急上火的话,我不由暗道,看到这疯婆子没少折腾村里人,都把大伙折腾的没脾气了。

而这时,其中一个村民却不断的抹着眼泪,又急又担心,显然,这个人或许就是这个疯婆子的家人吧!

话说,这时那疯婆子一看有人架梯子,也不过来推梯子,而是把脚下的瓦片猛得一阵乱踢,弄得下边的人赶紧跑开,怕被瓦片伤到。

一时之间倒没有人敢上那梯子了。这时,之前那个抹泪的男子便冲了上去,要爬上房顶。旁边的村民就劝他别上去,万一摔下来就坏了。同时,也有一个老者说,水生啊,不怕的,瓦片揭了还可以盖,老头我不会怪你们的,安全重要,其它的都不打紧。

那个叫水生的男子抹了一把泪,没有听大家的劝拦,转头就往房顶爬去。疯婆子见有人爬上来了,她也不再踢瓦片了,而是脚下一发狠,又窜了起来,这次直接窜到了房顶的边沿上,并且还是单腿直立在上面打起了转,边转边笑,那笑声又尖又细的让人觉得很诡异。转几下就换次腿,左右晃荡起来,真是惊险万分,看得下边的人都替她捏了一把汗。

这时,那个叫水生的男人哭了,跪在房顶上,对着站在房顶边上的疯婆子哭道:“三妹啊,别再折腾了,求你了,别再这样了。呜……”

男人哭是最让人感到可怜的,因为男人一般是不会哭的,哭的话,代表着他真的是到了无奈绝望的地步了。

见到叫水生的男人哭着,大家都满脸的同情,满脸的无奈,是啊,任谁有这样一个家人,都会感到绝望的,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到这里,说实话,我也很是非常的同情于他,心里不免叹了口气。虽说我此次目的是为了寻人参,但如今遇到这事,也算是天意吧,不可能不管。于是我就急忙开了天眼,因为在我看来,那个疯婆子并不是犯病,也不是被菩萨惩罚了,而应当是中了邪。

可是,当我打开天眼一看,却发现疯婆子除了阳气有点虚弱,三盏阳火灭了一盏之外,并没有被鬼上身。

要知道,疯婆子这种情形像极了鬼上身,鬼上身,其实就是有鬼附在了人的背上,虽然平常人看不见那人背上的鬼,但用天眼就能看见那个人背上还背着一个人,这就是鬼上身。而疯婆子背上显然是什么也没有。

看到这,我自然也明白了,这女人既然不是被鬼上身,就一定是被畜生给着了道了。

于是我当下就往前走出几步,然后对着房顶上那女人喊道:“大胆畜生,竟然光天化日之下这般胡闹,就不怕损了自己的道行么?”

大家突然见到我这个陌生人跑出来骂疯婆子是畜生,个个都皱着眉头打量着我,显然是一时之间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大家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却一时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而是就这般看着我。

我的话音一落,那站在房顶边上的疯婆子倒是消停了下来,之前那玩味的笑声也止了下来,直直的瞪着我看,然后用一种尖尖的非常刺耳的声音说:“哪里冒出来的小阴阳,多管闲事,难道还想让我多咬几口!”

一听这话,显然对方看出我的身份了,不过很显然,人家并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虽然对方不怎么把我放眼里,但是我却也能确定下来了,眼前这个疯婆子一定是着了畜生的道了,于是我直接说:“游身寻世十甲子,江西仙山常太奶,不知阁下是哪位啊?”

我这是直接把“师傅”常太奶给搬出来了,报了她老人家的名讳。所谓游身,就是指蛇,一甲子是六十年,十甲子就是六百年,我这是在告诉对方,我“师傅”是江西仙山里六百年修行的蛇仙,名常太奶。既然都是地仙,怎么样也得卖几分面子不是?何况六百年的道行也足够让一些地仙害怕的。

对方一听我报出了常太奶的名讳,果然神色一变,收起了先前那副冷眼,微微一笑,道:“本仙乃是神农仙山观音洞菩萨,既然你这弟子是仙家里的人,本仙也就不为难你了,你快快离去吧!”

我当下就心里骂了一句“放你他娘的狗屁”,心说就一个畜生,也竟敢冒充观音菩萨。

见对方竟然不给面子,还要打发我走,我当下就不高兴了,心说不给点颜色你瞧瞧,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了。

当下,我笑了笑,于是便转身往村口走去。

那疯女人见我果真识趣的往外走,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嘴里还说着:回去给你常太奶带句话,就说本仙改日带她一起修行。

也许有人就要问了,你咋就这离开了?难道你真的不管了么?

错,我并不是真的要离开,因为当我离开疯婆子的视线后,我又转身进了村。接着,我就在这个院子的四周偷偷的到处找了起来,对,我找的就是那个畜生。

我先是在院子后边找了一番,啥东西也没瞧见,于是我又朝旁边的房屋周围去找,此时的村民们都聚到了一块,所以村里其它地方倒是人影都没有一个。

大约找了有十几分钟,最后我终于在其中一户农家的柴火堆后面找到了那个畜生。

只见一只毛光皮亮,双眼溜圆,拖着大尾巴的小东西正在草堆旁边自己“玩”呢,左跳一下,右跳一下,好象还挺来劲,不时还吱吱怪叫。看到这,我不由也乐了,这他娘的原来竟是一只黄鼠狼!

这只黄鼠狼也不大,就是比平时大家在山里边见到的稍大一些,显然这小家伙压根就还不是仙家,只是有一套迷惑人的本事。

黄鼠狼又称黄皮子,修了仙的黄皮子也称为黄大仙或黄仙姑,黄皮子这种畜生是最喜欢迷惑体弱多病之人的。在早些年间,人们经常会看到被黄鼠狼“附”上身的人,这种人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如:“我没偷吃你家的鸡,你们为什么堵了我的洞口?”等等。总之,这地仙就是喜欢折腾人。

见眼下这只黄皮子还在自顾自的玩着,我就心中暗笑,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这下爷就把你给逮了。

想到这里,我就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然后对着它就扑了上去……

那黄皮子本来就在操纵着百米外那疯婆子,这回虽然察觉到了危险,但是却没有机会逃跑了,一下就被我给按在了地上,伸手就将他给捏在了手里。

这时,黄皮子也吓得不轻,拼命的挣扎着,而且嘴里还吱吱的叫着。我朝百米外那房顶上的疯女人看去,只见此时的她也像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样子极为吓人!

看到这里,于是我就对着手里的黄皮子大声喝道:“再叫,再叫爷把你嘴巴给削喽!”

你还别说,经我这么一吓,那黄皮子顿时就放老实了,立马就消停了下来,可怜巴巴的盯着我。

见它不闹了,于是我就捏着它往疯女人那边走去。不久,我重新回到了疯女人那里,手里捏着黄皮子,对着她就问:“你个畜生,为什么祸害人?”

只见那个疯女人此时满脸的惊恐模样,好像很怕我似的,乖乖的回答道:“她偷拿了菩萨洞里的供品,所以我这才来惩罚她的。”

我知道,女人口中所说的“她”,其实就是指女人自己。不过,听她这么一说,倒还真是女人的不是了,你拿谁的不好,非得去拿黄皮子的东西啊,这不是自找罪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