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中毒

昏迷后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被成千上万只蚂蚁追赶着,我拼命的跑,可是最后还是被蚂蚁给追上了,然后我就感到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被蚂蚁死死地咬着,疼痛无比,奇痒无比,我不断的挣扎着,疯狂的抓挠着,这种痛苦的感觉让我生不如死。

我有种冲动,想用刀把自己的肉全给削下来的冲动,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全身上下被虫蚁啃咬的煎熬。就在这时,突然扑来了一阵香风,香风拂过我的身体,那些虫蚁纷纷退去,这种痛苦的感觉终于缓缓消失了。我想看看那阵香风是从何而来,但却只能看见前方一个女子的模糊身影,随后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恍恍惚惚间我又做了一个梦,这次梦见了常太奶,是的,她静静的站在我的面前,这次的她没有戴黄帽子,美丽的脸蛋长发飘飘,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一身白色长裙一尘不染,如一古代穿越而来的女子。

我发现常太奶没有戴黄帽子,显得更加的漂亮了,这种漂亮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美丽让人心动,却不会产生丝毫亵渎的念想,只是那么单纯的美!

饶是之前见过她,这次我还是心中好奇,被李神婆称为常太奶的地仙,会有着这样一个年轻女子的模样。

此时的常太奶蹙着眉头,看上去好像心里有些忧虑一般。我喊了她一声:“常太奶,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弟子会冥记在心的,以后定当好好报答您。”

常太奶微微笑了笑,然后又佯装出一副略有些生气的表情,说:“好个不听话的弟子,之前就吩咐让你离去,你却不听劝,这回知道吃苦头了吧!”

我笑了笑:“李神婆是我的师父,这次虽然差点丢掉小命,但最起码帮到了李神婆,我觉得值。”

常太奶瞟了我一眼,然后说:“得失取舍我就不说了,你真是嫌命长,你知不知道你已经中了五毒降了?”

“啊!我中五毒降了?”一听这话,我大惊失色。难道说,之前在与黑袍人打斗时,我使出来的爆阳术没能把所有的五毒粉震散,最后还是有些五毒粉被我粘上了?这可怎么办?五毒降我是再清楚不过了,这玩意可是最为毒辣的降物啊,阴阳行当里都禁止炼制此种绝降,一旦生人中了五毒粉那可就真的难逃一死了,吸入五毒粉末的人将直接五毒侵身,直攻五脏,立即暴毙而亡;而若是身体上粘到了五毒粉,那也会皮肤起红斑,全身溃烂,奇痒无比,可谓是生不如死,直至被自己给活活抓得血肉全无,直至死去。

想到这里,我不由冷汗直冒,急忙问常太奶,我该怎么办?是不是只有等死了?

同时,我突然想起了之前那个恶梦,梦里我全身奇痒无比,那种感觉就是生不如死。难道,刚才梦境中的感觉不是假的,而是真的?

常太奶叹惜了一声,摇了摇头,眉头轻蹙着道:“你这弟子,五毒降可是你爆阳术就能全部震走的,你真是太大意了。不过好在我刚才已经施了深山灵药控制了你的毒性,想来还是可以控制一段时间的,余下的事情,就只能听天由命,看你的造化了!”

听完常太奶的话,我顿时就傻了眼,急问道:“常太奶,听您这么说,我中了这个毒就没得救了?”

此时,问出这话我就苦笑了一下,这话问出来也等于是白问了,因为我自己都知道没得救了。五毒降称之为绝降,不同于其它盅毒或降术,五毒降是根本没有解药的,只有全身溃烂活活至死。

同时,我也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境,一阵香风拂过,我就感觉好多了,原来竟是常太奶给我施用了灵药啊。

话说请“师傅”的神棍神婆一般都很会治病的,因为请地仙师傅都是深山里修行的动物畜生,他们能识各种山中灵草,什么草能治什么病,地仙们都是了如指掌。本草纲目中就有写道,人所识别的草药,与山中狐仙相比,不及万一,犹此可见,地仙们识药治病的本事是多么的高深了。

常太奶说:“凡非司命之所属,是病皆有治。不可治,只是代表医术不够或无药罢了。如今我虽救不了你,但却也有可救你之灵方,只要你找到此灵药,自然能解你体中的五毒降!”

听到有药可化解五毒降,我就犹如看到了希望,急问她是什么药?

“千年灵参!”常太奶说。

一听这话,我就两眼一黑,额头上掉下几根黑线。千年灵参,这他娘的不是说了等于没说么?别说千年灵参,就是百年老参都一时之间很难寻到,就更别提千年的人参了。千年人参,可以说都成精了,就是遇上了,也不可能能将它采到。

顿时我就泄了气,说:“常太奶,这千年灵参我看是没有那个命寻到了,或许我是注定了躲不过这一劫吧!”

常太奶也没有否认,是啊,如果那般好寻到,常太奶也不会摇头叹气了,一早就给我采一只来了,要知道她可是常年在深山之中修行的地仙啊,连她都难寻此灵物,何况我一市井凡人。

她说:“我施的灵药能控制毒性半年不发作,所以这半年来你是不用担忧的。”

我一听,背心冷汗直冒,半年不发作,那过了半年怎么办?那岂不等死了?想到梦境中那生不如死的痒痛煎熬,我就有一种现在就一头撞死的冲动,最起码免去了日后那痛不欲生的折磨。

当然,贪生怕死人之常情,我也怕死,而且也不想死,所以心里也就对五毒降更加的害怕。

常太奶说:“一切皆是命,你也勿需太过担忧,只要你有那个造化,命不该绝,这千年灵参还是能寻到的。所以,你需在这半年里多上些心,否则一旦毒性发作,你后悔都晚了!”

听着常太奶的话,我也知道她这是为我好,于是点了点头,道了声谢。

常太奶点点头,然后说了一句“去神农架走走吧,听仙家们说那里有个人参精。”话落,她白色长裙一闪,就没了人影……

当我从梦中惊醒过来时,发现自己依旧躺在凤阳坡的坟地里,只不过此时天色大亮,艳阳高照。

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脑袋,从地上坐了起来,发现全身如散架了一般的疼痛和酸软,我知道,这一定是昨晚使用了爆阳术带来的疲乏。

一坐起来,我就感到后背凉凉的,一摸,整个后背都湿透了。此时,我想起了之前的梦境,于是急忙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发现竟然真的起了一块块的红斑,那些红斑并不明显,只有仔细看才会注意的到。

顿时,我就又惊出了一身冷汗,知道刚才的梦境都是真的了,我真的是中了五毒降!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我真的死定了么?

坐在地上顿时就失魂落魄了起来,心里充满了死亡的恐惧。死,我还真不舍得,我还对活着有着渴望。可是想到只有千年灵参才能救自己的命,我就又有了一种颓废感,半年的时间我能找到它么?

我叹了口气,心中满是无奈,不过虽然知道半年时间找到千年灵参的希望几乎是零,但是我还是得尽力去找,因为我不想等死的那一刻,才后悔不及!

从地上站了起来,长叹了口气,老天何苦这般捉弄我呢?难道还嫌我不够倒霉么?

心中苦笑了一下,这时我才打量了一眼周围。此时的我就站在凤阳坡的山顶上,望着脚下一个个的小土包,想着昨晚的生死打斗,我笑了笑,今日还能活着看见太阳,也不算太惨!

如此安慰了一下自己失落的心,于是我就往山下的半山腰走去,不久我来到了李神婆的坟前,坟前如昨晚一样,两个纸人还是立在坟前,坟头被刨开,满是猫血的棺材裸露在外。百怨幡不见了踪影,想着它昨晚将黑袍人打下了山坡,也不知道那黑袍人是否已经如他布下的降局一般,吐血而亡了?

当下,我脱下衣服,将棺盖上的猫血给擦拭掉了,然后盖上棺盖,将棺材重新推入了坟坑里,用了半天的时间,才把李神婆的棺材给埋入了土中。逝者,终究是要入土为安的!

忙完这些,我就下山去寻那个黑袍人,可是找遍了整块山坡,根本就不见那黑袍人的踪影。难道那黑袍人没死?可是昨天降局已经反客为主了,他本就受了伤难道还能在百怨幡的手里逃命么?

我想不明白那黑袍人去了哪里,是死是活。如果是死了的话,为何找不到他的尸体,如果他还活着?想到这里,我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心里不免有了些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