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山野怪谈

这声大唱不仅是唱给生人听的,同时也是唱给阴魂听的,叫生人莫冲撞,叫阴人莫挡道。唱完这句,接下来我便开始拿着扫帚从李神婆的屋前扫了起来……

村里的村道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就连狗也不吠了,我就这样一个人拿他着扫帚一路朝村外头扫去,整条死静的村道上只有扫地的声音,还有铁链在地上拖出来的哗啦啦的刺耳声……

我以前就做过扫夜人,所以做起这事来绝对是老手,轻车熟路。这扫路也并不是真的要扫垃圾,主要就是做做样子,随便扫它几下,取一个扫晦气的意思。

一路扫去,不久就扫出了村子,往凤阳坡扫去。出了村就是野地里了,路也变成了山路,李神婆出殡时撒在村子里的纸钱一早就被村民们扫掉了,而这村外的山道上的两旁倒满是撒的黄纸钱,在这夜里迎着阴冷的山风不断的回旋。

“呱……呱……呱……”

一声高一声低的乌鸦叫声在不远处的山头上徐徐传来,在这深更半夜的山路里显得是那么的刺耳,若是胆小一点的人不免不敢前行,因为山里的夜路的确阴森恐怖。

不过还好,我本身是阴阳行当里的人,加上以前也习惯了,所以心里只不过有些紧张之外,并不至于害怕到不敢前行。

一路走来,倒也顺利,除了夜风吹得山路旁的树木哗哗作响之外,倒没有别的异常动静。

正当我低头继续扫路时,突然,身后传来一阵阵轻微的摩擦音,准确的说,应该是轻微的脚步声!

“谁?”

当下我就心里一惊,急忙回声喝问道。可是转身一看,身后空无一人,山路上只有树木摭挡月光形成一个个的黑影,在夜风中黑影左右摇晃。

若说一点不害怕那是假的,因为我刚才明明听见身后是传来了脚步声,这种感觉是不可能有错的。可是,身后却连个鬼影也不见,这让我心里大感奇怪。

我又冲着身后大喝一声:“到底是谁,别再装神弄鬼了,既然来了何不出来现身呢?”

喊完话,我便四周扫视,可是四周静悄悄的连只虫鸟的鸣叫声都不曾听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在那不停的嘭嘭乱跳。

说来奇怪,此时四周突然静的吓人,连夜风都消停了下来,而且远处山上一直“呱呱”直叫的乌鸦声也不见了,就好像它们都知道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一般,全部消停了下来,死静!

我心中“咦”了一声,直叫奇怪。心说难不成我听错了,太过疑神疑鬼了?可是,就在我回身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突然一转身就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山路上,竟站着一个黑影!

这一下我可以肯定没有看花眼,那的确是一个黑影,一个人的黑影,就那么静静地站在我百步开外的山路中间,一动不动地。

当下我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要知道在山里大半夜里是不会有村民的,山里人晚上一般都少有夜行,就算夜行也会打着灯,哪里会摸黑走路的?

“是谁?”我大喝一声,死死的盯着前面那个黑影。可是对方一听见我的话,立即就抬腿便跑。

我哪里会让他跑掉呀,于是就追了上去。说实话,此时我也管不了对方是人是鬼了,是人,我就要看看他到底是谁,若是鬼的话,我也要问问他为什么在我面前招摇。

对方跑得十分快,我使出全力都追赶不上,我快他便快,我慢他也慢,这一追就直接来到了一处山坡上,这时那黑影就再也没了踪影。

我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竟然追到了凤阳坡。一眼望去低低矮矮的全是坟头,由于凤阳坡处于山阴,阳光一般很难照进来,再加上围绕着这里出现了很多林林种种的恐怖故事,使这里显得格外的阴森,除了清明和春节,这里很少有人会到此来。

此时正好是月圆之夜,月光很大,虽然此时是深更半夜之间,但是却在月光下能将整个山坡看得个清清楚楚。只见那些老坟都是杂草丛生,显得很是荒凉,而一些新坟跟前却摆满了白花花的花圈,坟头之上挂着白白的招魂幡,在夜风里刮得呼呼作响,一片阴森气氛。

此时我就站在这座山坡的山脚下,李神婆的坟头就在山坡的半山腰上。此时已经到了凤阳坡,我自然就得扫到李神婆的坟头前了。只不过我心里很奇怪,之前明明那个黑影追到了这儿,可是如今为什么突然就不见了呢?难道那个黑影不是人,而是这里的某个坟头里的阴魂么?

心里这般想着,接着我只得拿着扫帚开始扫了起来,从山脚下往半山腰走去。穿过一个个的坟头,慢慢的我也终于来到了半山腰,而李神婆的坟头就在前方不远处。可是快到她的坟头前时,我却给愣住了,因为她的坟头不对劲!

李神婆的坟头是我们给她立的,因为她无儿无女,所以坟头也就是挖坑填土草草了事,并没有像其它的新坟那般,会有花圈,会有祭祀之物。可是如今我还没走近她的坟头,我就看到她的坟前竟然摆放着两个红绿红绿的纸人。那两个纸人扎的是活灵活现,乍一看去还会当成真人,两个纸人一边一个,站在李神婆的坟头两边,就像是两个看门的仆人一般。

看到这,我就眉头直皱,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

李神婆无儿无女,立坟的那天坟头前空空的啥东西也没有,这时怎么会有纸人呢?我可不会认为是村民送的,因为没有哪个村民会跑到坟头前,给一个死人送这些玩意。

若是就只是多了一对纸人,那也就罢了,可是坟头前除了多了两个纸人外,竟然还立着三支正燃烧着的白蜡烛。

看到这里,我当时就大感惊讶,急忙朝四周望去,可是除了大片的坟头墓碑之外,并没有半个人影。可是,李神婆坟前那三支燃烧着的蜡烛却告诉我,刚才有人来过,因为这蜡烛还有好长一截呢。

当下我就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可是当我跑到李神婆的坟头前时却吓了一跳,因为此时的坟头竟然动了土,一副黑漆漆的棺材被谁给拉到了坟头外面,把整口棺材都就这般裸露在了土外头。

看到这里,我真是又惊又怒,惊的是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怒的是到底是谁会做出这种恶毒之事。要知道人死为大,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此文,首发磨铁网)一般人是不会去动已死之人的,这样把李神婆的棺材都刨出来,不就是让她老人家死不暝目么?

要说李神婆的为人,我想她是不可能会有什么仇家的,可是眼下的一切又会是谁做的呢?

可是,这还不够,就在我心里满是怒意之时,我又看了一眼坟头前的燃着的蜡烛。这不看还好,一看直接把我给惊住了,指着那蜡烛前的三口大碗惊得嘴都张大了,这……这碗里的竟然是血!

是的,坟前三口大碗,两碗白米饭,中间一碗装着的却是血。

我当时就感到无比的震惊,祭祀之物有白米饭或果品等物,可是却万万也没有想到其中一个碗里装着的竟然会是血!顿时,我就感到一丝寒意,知道这一定是有人在使坏心眼。

我哪敢耽搁,急忙就拿他起一碗血凑鼻子前一闻,顿时就大叫一声不好,这他娘的碗里装的竟是鸡血,因为碗里还有着鸡毛。这是有人在这摆了个迷魂局啊!

所谓迷魂局,顾名思议就是迷惑阴魂的局,这是一种非常阴毒的*术。

一般的人都有三魂七魄,人死之后,三魂一般不会立刻离开,因为此时尸体中尚有一口生气,所以魂魄一旦发现“自己”的肉身还有阳气,就不会走,要在“肉身”上盘旋七日之后,才会确信自己已经死了,才肯步入轮回,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头七”。

而眼下有人将棺材刨出裸露在外,再用鸡血这种至阳之物供之,就是为了让头七的阴魂看到自己的身体,认为自己还没死,还有阳气,如此便能让阴魂久留于阳世。只要头七之夜阴魂没有回阴间,七日之后,勾魂使者便会找不到死者的灵魂。而死者从此就将变成孤魂野鬼,无**回。很显然,这是有人故意要祸害李神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