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山野怪谈

杨晴见到我回来了,立即迎了过来,神色慌张的说:“二狗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哥出事了!”

一听这话,我不由一愣,随即叫他先别慌,到底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杨晴说:“二狗哥,不好了,我哥他……他出事了,家里闹鬼了!”

“闹鬼了?”一听这话,我立即就想到了牛形山里的那位老伯,昨晚我就见到了他在杨家门外徘徊,心想不会就是那位老伯在折腾杨家吧?

想到这,于是我问她:“你怎么知道闹鬼的,还有你哥现在如何了?”

杨晴很惊谎,但还是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跟我讲了一遍。原来,就在今天傍晚的时候,他们兄妹二人,还有杨权的儿子三个人坐在家里吃晚饭。正吃着呢,杨权的儿子却突然说话了:“爸爸,爸爸,那老伯伯怎么不过来吃啊?”

杨权兄妹两一听都愣了,心想,哪来的老伯伯啊?都没明白怎么回事。俩个人奇怪的看着小孩子。

小孩一看大人这样看着他,就睁大眼睛指着餐厅的门口说道:“就那个老伯伯啊,老伯伯怎么坐在墙角里不过来啊?”小孩奇怪的问着杨权兄妹俩。

这下,那杨权兄妹俩可吓坏了,但他们可真看不到有什么老伯伯,杨权就不高兴了,骂儿子瞎说什么呢,吃你的饭!

小孩一见爸爸要打他,就委屈的哭了起来,杨晴看着心疼,就哄起小侄子,让他好好吃饭,不要乱说话。

小孩却不听劝,反而指着墙脚说:“我没乱说,老伯伯就站在那儿呢,他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长的大草绳!”

杨晴一听,奇怪的问他什么草绳,哪有什么绳子呀?

小孩一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空荡荡的餐厅一角奇怪的说道:“这不是吗?这位老伯伯头发都白了,这个是位老爷爷,不过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还有那绳子,好长好长,老爷爷拿在手里,另一头都还拖在外面的客厅里哩。”小孩边说边比划,对着空荡荡的墙角指指点点的,就好象那边真有什么老爷爷一样。

杨权兄妹俩看着小孩的反常举动,已经吓的说不出话了,两个人现在也感觉到不对了,杨权也不敢责骂小孩子,而杨晴则哄骗了半天,终于才让小孩消停了下来。

可是这边小孩刚被杨晴哄好,而那边杨权却出了事,他开始无言乱语了起来,指着空荡荡的房间里大骂着“快给我滚”、“别来搞我家里”这类的话语,听上去就像是在冲别人发火似的。

当时杨晴就吓得不轻,急忙冲了过去,问杨权怎么了,在骂谁啊?

可是此时的杨权却根本不理她,面色铁青,浑身颤抖着,指着杨晴的身后惊恐的继续骂着:“你……你别过来,否则我找人收了你,你快给老子滚出去!”

杨晴当时连眼泪都急出来了,因为房间里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人,而杨权这样冲着对面发火,这到底是在骂谁呀?

这时,她想起了小孩之前的反常举动,顿时吓得脸色惨白,知道一定是闹鬼了。又惊又恐的杨晴只得跑到哥哥面前,一把抱住他,叫他别骂了,问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可是杨权却一把将她给摔倒在了地上,然后怒吼一声,直接转身往二楼跑去。

就在杨晴从地上爬起来,准备追上楼上去时,接着屋外传来“嘭”的一声响,等她跑出去一看,差点把自己吓晕过去,原来是杨权从二楼掉下来了,鲜血慢慢的从他脑袋上流了出来……

说到这里时,杨晴不由哭了出来,我急忙拿出纸巾递给她,问道:“你哥现在怎么样了?”

杨晴抹了一把泪,楚楚可怜的样子,她说:“我哥幸好只是从二楼掉下来的,所以后来报警送到医院算是没什么大问题了,如今他人还在医院上药,而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只能来找你了。二蛋哥,你一定要救我哥啊,求求你了二蛋哥。”

我点了点头,然后替她擦拭了一下眼泪,说:“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不你哥也没大碍么,放心,这事我会尽力帮忙的。”

说实话,虽然如今我对杨权心生怀疑,但是在事情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之前,我还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

杨晴很感激的点点头,然后说:“二蛋哥,你说我那小侄子说的是真的吗,我们家真的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吗?”

我无奈的点点头:“应当是真的吧,要不然你哥也不会好端端的自己从二楼摔下来。”当然,我心里也在想,杨家的那个鬼魂恐怕就是牛形山里的那个老伯了,只是他到底跟杨权有什么仇怨呢,为什么要找杨权索命?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对杨晴说:“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到你家里去看看。”

杨晴点点头,于是我进店里拿上我的吃饭家伙—黄布袋子,便往杨家赶去……

当然,我之所以去杨家,主要是因为凡是带着怨去来的鬼魂,一般都不会轻易离开的,他们不将怨恨化去,就会一直徘徊在那儿。

不久,杨晴带着我回到了杨家。一进杨家,我就感到了一些怨气徘徊于宅内,知道那个阴魂一定没有离去,于是叫杨晴小心的跟在我身后,别走开。

我手里捏着灵符和桃木剑,随后进入了杨家别墅,先是在别墅的花园里看了看,并无任何发现,于是我们进入了屋内,屋内明显怨气重了许多,不过我们从一楼找到了二楼却依旧没有发现那个阴魂。

我想了想,屋内这么重的阴怨气,阴魂不可能不在的,当下便知道这一定是那个阴魂故意藏了起来,不愿意现身被我看到。

最后没办法,我只得对着房内大声说道:“人死入地府才是正道,何故徘徊阳世不走呢?就算是有怨有仇,自可以到阎王那儿去告状,是善是恶自然会在善恶薄里记上一笔的,何需上门索报业呢?”

话落,屋里静悄悄地,没有人回应我。于是我接着说:“我乃阴阳先生,捉鬼降妖,替天行道是在下的本份,这事被我遇到了在下不得不管,在此还是劝你快快离去吧,如若再有下次,休怪在下不容情面!”

说完,我便从黄布袋里拿出一个纸包,纸包里是我以前常备着的桃木屑。取出这包桃木屑,接着我就重新上二楼,然后将桃木屑在每个房间里都撒了起来,一直撒到一楼。

每个房间我都撒了,唯独只留下一楼客厅的大门处没有撒上。

桃木能驱鬼,这个或许很多人都有听说过。桃木,又称之为“降妖木”,人们认为其能驱*制鬼,桃者为五木之精,也称仙木,故有辟*镇宅的作用。

我之所以在屋内撒桃木粉,主要就是因为桃木粉末具有镇妖、逐*的功能,百鬼莫侵。

桃木粉一撒完,接着我就再次查看了一圈,发现如今怨气渐渐消散,显然阴魂已经离去。

明眼人可能看出来了,我故意放阴人一条生路,把大门一早就留了下来,没有用桃木屑将出路封死。

当然,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首先,我与那阴魂无怨无仇,我犯不着取他性命,其次,对方带着这么重的怨气前来,显然是有冤未报,也是个可怜之人,我又何必为难于他呢?现在这世道,谁都不容易,我之前也有警告过他,现在也只是让他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将他逼走,如果不给面子,那就只能另做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