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山野怪谈

次日,我没有开门做生意,因为我已了回家的打算。一直想着回家,想着去找爷爷,可是一直被耽误着没时间回去。如今眼下的事情暂时都处理完了,杨家的事也有了圆满的结局,也算让人感到欣慰的,当然,刘家村的事虽然没有得到解决,但是那已经不是我该操心的了,因为我已经尽力,剩下的是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早晨,杨晴来到了店里,想拉着我陪他逛街。不过我拒绝了,我告诉他我想先回一趟老家。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我这一回去要多久才能回来。

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回去得多久时间,因为我不知道爷爷的情况。如果爷爷放出来了,他在家里的话,我会尽量劝他一起来城里,毕竟家里的老房子已经无法住人了,如果他还在牢里的话,或许我还得想办法怎么去救他。

我想了想,告诉杨晴,我说我会很快回来,短则几天,快则十天半个月。

杨晴笑着点点头,她说她会等着我回来,这个店铺她会每日来替我打扫。随后,她便帮我一起收拾着行李,等着下午的汽车。

大概就在中午刚过的时候,店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接,原来打电话的竟然又是刘家村的刘强。

这边一接通电话,刘强那头就带着焦急的声音叫了起来,说大师,大事不好了,我们村的确出大事了!

一听到这事,我心里一惊,心说虽然我算到他们那里会出事,但是也没有料到这祸事来得这么快。于是急忙叫他先别急,慢慢说,是村里边出了啥意外,还是三岔路口出了事?

刘强说,是三岔路口那儿出了事,就在刚刚吃过中饭,村里的的一辆车坏在三岔路口那儿,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熄火打不着了,于是喊了十几个村民到三岔路口去帮忙推车。当时刘强也被喊去了,不过他因为记得我的话,所以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推迟了点过去。可是,等他快到三岔路口准备也去帮忙时,结果人还未走到三岔口,恐怖的一幕就发生了,一辆直行的大客车唰的一下就对着三岔路口这边狠狠的撞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撞在了正在帮忙推车的村民们身上……

听到这,我心都凉了,不用想都知道,这一下定然死伤不少人。虽然心里明白,但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他,死了多少人?

刘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少说也死了有几十人吧,因为光是我们村的十几个帮忙推车的村民就全死了,然后客车里的人也死了很多,暂时交警还在处理,也还不清楚到底死了多少。”

说实话,虽然我有想过会死人,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死这么多的人。当听到刘强说光村里就一下去了十几个,我心就一沉,一时间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唯有长叹一声,这都是命,刘家村注定躲不过这一劫。

电话那头的刘强带着哭音说,大师,您能过来看一下吗,现在我们村的村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我没有答应回刘家村,因为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就算我回去又能帮得上什么呢?所以,我跟刘强说,我过来也没用的,你们还是尽早按我说的方法化解老虎张口煞吧!

其实我也知道,刘强之所以希望我过去一趟,只不过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村民们心都乱了,希望我去安抚一下大家的心慌,做他们的主心骨。

刘强有些失落,不过他还是明白我的意思,的确我去了也没用了。他在电话里说了一声对不起,说村民们不该怀疑我说的话。

我苦笑了一下,说你们没有对不起我,任何人都可以怀疑别人,这都是造化,注定了要有此劫,就算我点破了你们也不会改变。

挂了电话,虽然这事怨不得我,但是我心里还有非常的失落难过。几十条活生生的人命,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没了,或许我当初离开刘家村时再有多努力一分,劝他们炸了老虎山,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事了吧。

长叹了口气,事已经发生了,多想也无益,只得希望刘家村经此事,能尽早将老虎张开煞炸了吧!

其实,在风水中,风水中的形象对人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如刘家村就是因为有一块形似老虎张口的石头对着村子,便招来了大灾!其实风水中的“形象”论例子很多,比如箭煞、棺材山、老猪吃猪……等等数不胜数。

我就记得遇到过这样一件风水形象煞。有一个住宅区里头,一个金店发生了一场火灾,死了几个人,于是请我去看看风水,问还能不能装修好继续经营。

我当时应约而去,以前的住宅区不同于现在的小区,以前的住宅区都是那种建的很密集的,规划显得有些杂乱,两边是楼,中间留出来一条巷子非常的窄,只够一辆小车通过,看上去如同一道天堑,而金店所在的位置,就正好对着这条长长的窄巷子。

我来到现场经过勘测后,起初怀疑造成火灾的风水原因是前面两幢楼之间的缝形成“开天煞”,因为巷子两边是高楼,站在金店的门口望去,就像是一道天堑。

不过后来一想,“开天煞”一般是出现牢狱和刑伤,不会出现火灾。结果再次仔细一看,发现巷子里的一侧楼房下面有一条长长的大水管。我问金店老板,那水管是用来干嘛的,金店老板告诉我,那排水管是水利发电站的水管,以前从这里经过,后来水电站的坝荒废了,这水管却扔在了这儿。

这也难怪水管会这么大,水管是钢铁打造的大钢管,足有两人合抱才行,水管涂着红漆,,长长的大水管一直从巷子那来延伸至金店百十步开外,而那水管的这一端却留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正对着金店。看到这,我当下就知道原因找到了,于是告诉金店老板,之所以发生火灾,就是因为这根长长的大水管。

我当时之所以这么肯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金店门口看去,正好看到大水管那黑乎乎深幽的洞口,就好像犹如一架大炮口一样对着金铺,大炮的八卦类象属火,金铺虽然属金,但内存打金用的汽油,属金中藏火,那年甲申年,金遇火制,不能伤木,则木生火,“大炮”一轰,火灾即发。

金店老板听后吓得不行,问我怎么办,是否把水管移走就行了。我告诉他,还是到别处再去寻个店铺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虽然水管移走了,化解了大炮煞,但是开天煞依旧存在,总不可能把两边的房子也给拆了吧?

金店老板很听我话,不日便将店铺转让掉了,接下来我也放出话来了,说这儿有大炮煞,最好移走水管,这样对谁都好。可是,除了金店老板信我外,其它的人并不怎么信我。

后来,我又一次经过那个住宅区时,发现之前那个店铺竟然又开了一家新店,而且竟然也是金店。当时我就找到那个金店老板,告知这儿犯了大炮煞,容易发生火灾。这位新来的金店老板却说他自己就是风水行的,叫我去别处混饭吃,显然是把我当成了混吃混喝的江湖骗子了。

或许大家要问了,后来呢?后来这个金店有没有发生火灾呢?

其实我还真关注了一下这个金店,时常会去打听一下这个地方。结果就在次年的年底,金店有一新来的女孩,在店铺后侧的厨房给店员做饭,由于从山沟沟里出来,没用过煤气,在换煤气时没有关汽阀门,煤气泄露出来,迅速弥满金店,客人和员工一闻到煤气味仓惶跑出,几分钟后爆炸,金店老板所有的投入和积蓄全毁于这场火灾中,所庆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

我虽没判断金店什么时候发生火灾,但结论也很明显:金被火克,木生火,“大炮”一轰,火灾即发。后来听这楼上住宅的主人说,十多年前,这间铺位也曾发过火灾,具体时间说不清了,他们住在上面已成惊弓之鸟。

后来据说那个金店老板在这次火灾中,变得一无所有,倾家荡产了。

这真是风水杀人,不可不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