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山野怪谈

一旁的杨权一句话也没说,看上去像是发着呆,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是惊恐害怕,还是无奈释然?

苗拾不出意外的骂道:“苗家百余口人命我是绝不会就这样罢休的,今日我必须取了他的小命,让苗家百余冤魂入土为安。”

说着这话,他指了指祠堂外不远的荒野地里,那里放眼望去尽是裸露在外头的棺材。原来,之所以那些棺材没有入土,是为了等着报仇。冤未清,入土亦不安。

这时,对方又说:“姓杨的今日必须死,如果你现在早,我可以放你一离去,否则连你一块收拾。”

听到这话,我只得苦笑了起来。虽然如今我心乱如麻,也不知道他们这恩怨到底是谁对谁错,但是我却知道他这样继续下去,仇虽报了,但是却也是在种下恶果。杨家虽有错在先,但是杨家已经遭到了报应,杨半仙被埋葬在了大凶之地而永世不安,杨权的父母亲也早早被苗拾害死,如果苗拾还要取杨权的性命,这不等于如同当初的杨半仙一样么?

所以,我苦笑道:“我身为阴阳先生,既然已经插手此事,自然不可能让任你作恶不管,不愿让你再成为第二个杨半仙。既然你非要执迷不悟,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吧!”

说出这话的同时,我心里也知道,对方的能力并不会比我弱,今日能不能有命回去还真不一定了。

这时,一直不说话的杨权突然开口了,他说:“陈先生,谢谢你。不过你还是回去吧,替我照顾妹妹,既然杨家早前种下过这样的恶果,那就让我来偿还罢!”

一听这话,我心里不由震,知道他这是有一死之心了。不过,我是不可能扔下他不管的,因为还是那句话,虽然杨家为恶,但是苗拾如果要让杨家断子绝孙,就是与当年的杨半仙无异,我又岂能容得下在我眼下发生这种事呢?

所以我对杨权说:“少废话,给老子躲一边去,我今日一定会带你回去的。”

说完,只见此时对面的苗拾脸色越加变得狠厉的,他手决一打,厉喝道:“既然你要送死,我就成全了你!”接着,手决一变,念起了咒:“乾元亨利贞,日月照吾行。三元养吾身,北斗降吾仁。行如路边草,坐如路边尘。一化天清,二化地灵,三化我变身.人不见,鬼不见,吾奉太上老君如律令……”

一看到对方念咒,我心就提到了嗓子眼,接着身后就传来了一声闷喝声,我回头一看,大叫一声不好,只见此时的杨权突然手捂着胸口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脸上表情痛苦万分,整个脸色都变成了煞白。

就在我想去扶起杨权时,顿感身后传来一阵劲风,急忙转身一看,只见一道三角形似的红纸,带着猛烈的煞气破风而来。

看到这,我不由一惊,大叫一声不好,原来苗拾奸诈,竟然在我们四周一早就做了手脚,种下了犁头巫术!

是的,他使的是一种叫作犁头巫术的*术。这种*术其实是一种风水上的镇术,专用于害人取命的绝法。如果想害谁时,*师便会在其阳宅上做手脚,用红纸剪成犁头状,画上“犁头符”,写上仇家的姓名,然后加上咒语操作即可。(因此法为*法,具体操作内容不做详细介绍)。

犁头巫术可是取人性命的绝法,红纸剪成的犁头,不过取的是我是犁头的寓意,犁头破土之物,代表入土,取一个“死”字,且犁头是利器,代表煞,此乃死煞之物。一旦被人下了此术,定然很难活命!

据我所知,古往今来,害人之法最灵验,最厉害的就当属这“犁头巫术”了。《犁头巫家》一书中虽然记载了很多害人之法,大多不过是在风水上做些手脚而已,不过是将风水上的趋吉避凶之格局反其道而行之罢了。凡懂些风水者,一经发现,化之不难,就算是常人发现了此害人之法,亦可随手而解除之。唯有“犁头符咒”破解比较麻烦,也不是谁都能随便就解除的,因为此二法在施法时加了咒语,解除此法也必须有咒语方可。

很显然,杨权之所以突然栽倒,应当就是这玩意给害的。虽说那东西只不过是用红纸剪的,但是风水阴阳之术,取的就是一个“意”,并非只是大家肉眼所见那般简单。我敢肯定,一旦被那红纸剪的犁头打中,一定不会比真的铁犁头所带来的伤害小。

话说那迎面向我冲到的纸犁头速度很快,我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双手挡在前胸,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当红纸剪成的犁头撞在我身上时,我就感觉到自己挡在前胸的双手废掉了一般,顿时疼痛难忍,胸口也随之一闷,人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飞了起来,狠狠的砸出了十几步开外……

此时我哪有时间查看是否受了伤啊,因为只见远处那苗拾手决一变,那道纸犁头又掉了个头迎面飞来了。

当下我就忍着身上的疼痛,赶紧从包里拿出了一把桃木剑,手指一咬,将血往桃木剑上一抹,念起祭剑咒:“天灵灵,地灵灵,弟子祭起斩鬼剑,四面八方杀无形,万法不能侵其身,一把神剑木三分,天地正罡加中心,不论铜墙与铁壁,铜墙铁壁入三分。弟子加上五雷罡,孤魂野鬼化灰尘,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祭剑咒一念完,手中的木剑才能具有了神力。当下,那道纸犁头也飞到了面前,我哪还敢迟疑,一剑猛地劈了上去,正好砍在了那张纸犁头上,总算是把纸犁头给拍飞了出去好几米远。

不过,纸犁头虽然暂时打飞了,便是却又转了个头,又冲了过来,显然只是这样根本无法化解此术。

想到这里,我便立即从身上包袱里掏出了一张黄符纸,手指再次一咬,在黄符纸上画起了一道破犁头符,一边念咒:“天猜猜,地猜猜,仙人收犁到临来,仙人催来自消灭,押退*兵千千败。一化天清,二化地灵,三化天神兵,急急如律令……”

之前也说过,“犁头符咒”破解比较麻烦,也不是谁都能随便就解除的,因为此法在施法时加了咒语,解除此法也必须有咒语方可。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命大,因为爷爷以前正好教过我“犁头符咒”,这也是为何我一看到这纸犁头,就能一眼认出它来。

破犁头符咒一画好,我便法指一打,大喝一声“敕”,接着破犁头符猛得向迎面飞来的纸犁头砸在了一起,最后“嘭”的一声,火光一现,灰飞烟灭……

看到犁头术竟被我破了,对方显得很震惊,显然是没想到这种绝法我都能破。的确,犁头术是犁头巫家的法术,一般的阴阳先生还真的不懂,甚至只闻其名,没未见过,就更别提懂犁头符咒来破解此术了,这也不怪对方会显得如此惊讶。

我说:“收手吧,你若再继续下去,又与当初的杨半仙有何不同?”

“少废话,为今日之事我等了几十年,我是不会为此放弃的!”说完,他又开始念起了咒语:“天地灵气,万神皆敬;我发灵气,无中生有;可比父母,鬼神皆厌;生你者我,创你者我,为人子女,服从首要。若有违背,不再供养!我此有令,永远牢记……急急如律令,现!”

一听到苗拾念出这句咒语,我当下就惊的脸色大变,这……这他娘会炼鬼术,竟然养了小鬼,他这是在请小鬼来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