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山野怪谈我没有故意吓杨权的意思,事到如今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明明白白的去死,总比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要好得多。如今情况的确正如我所说的那样,只等对方布局的那人发丧,就会有阴司地府中的阴差前来拘我们二人的魂魄。因为发丧,说直白点就是通知地府我们死了,让他们来拘魂。这回杨权可谓是吓得脸都成了一片死灰,他问我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问我如果把那盏灯或者写有我们名字的催命符给毁了,会不会有用?我苦笑着摇了...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quANbEn.IO/n/minjianshanyeguaitan/36.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阅读完整章节内容。

QuAnBen.iO【全本网】

来源: HtTp://quANbEn.IO/n/minjianshanyeguaitan/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