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都是坟场惹的祸

听到杨权说柳树的另一边尽头处是一个大墓园,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我敢肯定,杨家阴魂徘徊不去的麻烦就出在了那儿!

杨权惊讶道:“先生,你……你的意思是说是那个墓园的原因?”

我点点头,接着他很疑惑的说:“可是……可是那个墓园在森林公园的另一边,离我这儿可算近啊?”

见他还是不懂,于是我便告诉他:“其实也并非是墓园的原因,主要是不该那个墓园不偏不倚就正好在柳树的尽头处。你想想,柳树与河沟构成了风水局中的赶魂阴路,而那墓园里自然阴气最为浓郁之地,那儿的阴魂十有八九出门就会撞进赶魂阴路里来,最后只能顺着这条阴路全部赶到了你家的后门,这也就能解释的通为何你家常有阴魂徘徊了。”

听到这,杨权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大呼原来如此!接着我也不再多讲,叫他赶紧带我去柳树尽头那边的墓园看看。

墓园离的的确不近,大概约有一里多路,我们顺着柳树旁边的小路一直走了大约十来分钟,最后来到了那个墓园门前。

只见墓园的确很大,占地很广,整个森林公园的一面全是密密麻麻规化整齐的坟头,少说也有成百上千座。再看眼前墓园的大门前,就是栽种着的那延绵到杨家后门的那两排鬼柳树。

看到这,我哪还会不明白呀,杨家的麻烦就出在了这儿。正所谓门为出入之所在,墓园也是一样,墓园里的阴魂从大门走出,正好就会撞进两排柳树中间,因为柳树为阴,河沟也是阴水,所以阴魂走出墓园大门很自然的就会钻入这条赶魂阴路,从而一路赶到杨家方才能离开。墓园有成百上千座阴宅,可见阴气之重绝非平常,这也难怪杨家阴气会这么重了。

看清这些,于是我当下便对杨权说:“问题已经查出来了,就是这处墓园的原因。”

杨权点头,接着说:“经先生这么一说我这才想起来,这两排柳树是前年刚栽的,而也就是在前年开始我就能听见各种莫明其妙的响声,原来感情全是因为这个引起的啊!”

我点点头,这更加应证了我的判断了。

这时,杨权开始问我该如何解决才好,我告诉他,要解决这个麻烦其实并不难,等下回去后只需将这两排从墓园一直延绵到屋后的鬼柳树给砍了便可破解!

杨权满脸的惊讶,问我就是这么简单么?

我点点头,叫他放心,只要砍了柳树,保准杨家便不会再有阴魂扰宅了。

我说的是真话,虽然这个麻烦看上去挺严重的,但是要知道那些进宅的阴魂都不是恶阴,全是这处墓园里的阴人。只要把那两排鬼柳树给砍了,那么便构不成赶魂阴路的风水困局的,鬼魂自然就不可能没事特意往杨家跑了,毕竟杨家是阳宅,住着生人,生人都带有阳火,只要这家人不是特倒霉,阴魂也不敢随意闯入阳宅而遭到阳火烧身。

杨权听到原来事情如此简单,当下便大松了口气,说等下就去喊几个工人把这些柳树给砍了。

我说,这柳树好像是森林公园里的吧,政府种的树,咱能轻易砍得吗?

他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没关系,他能搞得定。

情况查明,破解之法也告诉给了杨权,接下来我们便回到了杨家。不知道为啥,见终于将杨家的麻烦解决了,我心里突然倒乱了起来,一个思绪总在脑子里挥之不去,那就是杨权今早说的那件事倒底是不是真的呀?他妹妹真的会嫁给帮助杨家化解困局的人吗?

这个猥琐的念想在心里一响起,便总是挥之不去,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脑子里还是不免会想入非非。当然,不是我好色,更不是我贪图杨家的钱财,具体是为什么总冒出这种想法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或许是因为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的太久了吧,或许是因为我到了该解放单身的年纪吧,又或许是因为我真的看到她很美很漂亮,所以动心了吧?若是没有听到杨权说那句话,或许我什么心思也不会动,因为我知道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如今听到了杨权这么说,我就忍不了总往那方面想,如果杨权说的万一都是真的呢?

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不知不觉随着杨权回到了杨家,杨晴见到我们回来了,立即递来了一杯热茶,问我们有没有查出些什么来?

我将今日所查到的收获都告诉给了她听,当她得知杨家的麻烦终于解决了,很是欣喜,精致的小脸上露出了两个迷人的小酒窝。

她兴奋的握住我的手,不断的感激着我,说我真是他们杨家的大恩人。

再次触碰到她的小手,热乎乎的,嫩滑嫩滑的,很是舒服,心里总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如今想起,我都觉得当时的我未免有些猥琐了,或许是因为那时正值那种骚动的年纪吧!

一旁的杨权也喜不自禁的脸上全是舒心的笑意,是啊,一直压在杨家头上的愁云终于解决了,这事放在谁头上都是值得高兴的事儿,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劫后余生。

杨权也附和道:“晴儿说的对,陈先生的的确确是我们杨家的大恩人,我们这辈子都不能把他给忘了。”

说完这话的杨权,眼神还特意看了看杨晴,接着杨晴突然就好像不好意思了起来。看到这,可把我看得心里打起了鼓,心想莫不会杨权早上说的都是真的吧?要不然杨晴干嘛好端端地变得不好意思起来呀?

心里虽然想着这些小九九,但是脸上却并不能表现出来,还是得装成一副正大高尚的样子,罢手笑道:“你们言重了,身为阴阳先生,本就是为人消灾解难的,不值一提!”

杨权说我实在太客气了,接着他叮嘱我今天一定要留下来吃饭,说帮了他们杨家这么大的忙不能连顿饭都不吃。

我也不客气,点点头应了下来。接着他便吩咐杨晴陪我聊聊天,而他自己则起身离开了,说是去办砍屋后柳树的事情。

杨权离开后,杨晴便陪着我,本来我是很少和女生打交道的,属于是那种一和女生说话就脸红心跳的那种人,何况是像杨晴这种气质逼人,美若天仙的美女,平时更是连话都挤不出几句来,整个人都会变得像块木头。

不过好在杨晴竟然对风水阴阳方面十分的感兴趣,不断的像我问一些风水阴阳方面的事情,也很喜欢听我讲一些风水故事,所以两人倒是聊得很投机,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停下来。

我们先是谈风水,后是谈着各自的经历。说起各自的经历,我们倒真的颇有些感叹,我是无亲无故,虽被爷爷收留可是最终还是孤零零一人。而她竟然也和我差不太多,她也是从小失去了父母,靠着哥哥带大的,好在他哥哥敢拼敢搏,不但供她上学,还拼出了如今这份让人羡慕的家境。虽然她如今的生活优越,但说到身世倒和我略有相同,只不过她比我幸运一些,最起码有一个好哥哥。

经这么一谈,两人倒是亲切了几分,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生疏,或许我们都能感觉到对方的那份孤独无亲的感觉吧!

聊着聊着,最后又谈到了算命看相,直到再次握着她的小手看起手相来时,我的心再次乱了起来,看向她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许不自然。而她虽然主动伸出手央求着我给她看手相,但是很明显她的手被我抓在手里时,她有些害羞脸红。当然,又或许是我想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