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绝冥棺阵

这一吐就吐了老半天,整个人都虚脱了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要知道我可不是普通常人,因为知道土里那东西很邪门,我在挖土的同时手中还掐着手决呢,可是饶是如此,我还是差点就被那玩意冲倒。

煞气如此之重,这也的确让我有些害怕,这么厉害的煞物被人故意埋在这里,这不是打算要杨家全家死绝吗。想到对方下手如此狠毒,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些惧意,若是让对方打听到是我破了他的法术,谁知道对方会不会用同样的手段报复我呢?

不过如今害怕也已经晚了,东西已经挖出,就算对方要来报复,那我也就只有全单接下,奉陪到底了。

休息了好大一会儿,期间杨权是又端茶又送水,倒是让我觉得没有白帮他。当觉得体力慢慢恢复了些许,我便起了身,一下跳进了土坑之中,这个土坑挖了有近两米,一跳入土坑我扒拉了几下松散的泥土,接着我就看见了一个铜疙瘩。

这个铜疙瘩四四方方呈长方形,大概九寸多长,当我从土中取出一看,竟是一口小棺材!

棺材本就是装殓死人的,对生人来讲十分之晦气,为不详之物。如今眼前这口黄铜棺材虽然不是装死人的大棺材,但是却一眼便能看出它就是一口棺材,只不过比平日里大家见到过的棺材小了几十倍。

拿上棺材爬出土坑,我开始打量起这口棺材。棺材用黄铜打造,四四方方,棺头用朱砂写有一个红色的福字,棺尾写有一个寿字,样子与真正的棺材没有丝毫分别。

当下杨权就吓得不轻,惊恐万状的说这棺材是干什么的?

“棺长九寸九,棺中煞物有!”我没有答他,而是模着手中的九寸多长的棺材心中大骇。想到这,我急忙将棺材盖子打开,接着果真就看见棺材里头躺着一枚七寸来长的铜钉,及一道黄色符咒。

我取出细细打量了一下那枚铜钉及符咒,不由脸色大变,因为我好似认出这邪物是啥玩意儿了。

杨权见我脸色有变,急问我怎么了,是不是认出这东西来了?我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指着那个土坑叫道:“这里肯定不止这一口小棺材,这下面一定还埋有另外两口棺材!”

杨权一听,立刻便跳下了土坑里,然后开始挖了起来,接着果真接连又挖出了两口小棺材。

这两口小棺材同之前那口相差不多,一样是黄铜所造,棺长九寸九,打开棺材,里边都装有一枚铜钉及一道黄符纸。

望着眼前摆在地上齐齐整整的三口诡异小棺材,杨权早就傻了眼,虽然没有问我,但是一双眼珠子却滴溜溜的望着我,显然是想问我这三口棺材是做什么用的。

说实话,一口气挖出了三口小棺材,我也给愣住了,挖之前罗盘显示此处有煞物,可是我没有料到会是这种邪物!当下我转头便对杨权说:“这三口棺材叫作三绝冥棺阵,是一种非常狠毒的害人之术,你如今还能留着性命找到我,还真是你的造化!”

“三绝冥棺阵是什么阵?严重吗?”杨权见我认识这种东西,当下就问出了一大串的问题。

“是的,很严重!”见他这么想知道,于是我便对他解释了起来。

所谓三绝冥棺阵,又叫三绝死煞镇,是一种非常邪门的害人之术,可以说得上是一种恶毒之术。施用此术用的就是三口长九寸九的铜棺材,里面置放铜钉,画上相应的符咒,埋在欲害之人的家门前便能起效。

棺材乃为不吉之物,与死有关,将其埋在土里代表着入土。如果只是一副空棺埋在土里倒也没什么,毕竟棺中并无它物。可是眼下的棺中却有一枚铜钉,铜钉乃为利器,则为煞,此种利煞本就对生人不利,还把它藏在棺中,这就成了死伤之煞,煞气之重可想而知。

当然,三绝冥棺阵可不仅仅只是这样,它的厉害之处可不在于此。棺中埋钉,本已成死伤之煞,然而在此之中还施予符咒,三口棺材之中的符咒都有所不同,使得每口棺材都成为一绝。三口棺材分别叫作“破棺败绝”、“害棺死绝”和“绝棺死别”。

所谓破棺败绝,指的就是破财绝财,下了此术之人铁定是会破财绝财,枉你有百万家资也会倾家荡产。而害棺死绝,顾名思义就是指死得干干净净,乃为绝户之意。这劫棺死别,也就是死别的意思,即永别。这又是绝财,又是绝户的,可见此术是多么的狠辣恶毒。

三绝冥棺阵因为太过狠辣恶毒,所以又被称之为绝法,很少会有人用起,因为施用此术多少会对自己造成反噬,减寿损阴是自不在话下了,若是一般被别人给破了,那问题就更大了。所以,我也只是听爷爷讲过这种阵法,但是却从未见过。别说是我了,就连爷爷他这个老江湖讲起此术的时候也是说没有见过几回,可是没想到这种传说中早已消失的绝术却会被我撞到,也不知道是我走运,还是倒霉。

我将关于三绝冥棺阵的事情一讲完,再看杨权时,只见此时的他已经完全给惊愣住了,脸色煞白,满脸惊恐模样,甚至连话都吓得说不出来了。

我对他说:“杨先生,这种阵法如此狠毒,若不是跟你有深仇大恨是不会轻易施用的。你好好想想,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过什么人,所以才会惹来如此涛天大祸?”

被我这么一问,杨权才从惊恐之中回过神来,接着他猛得摇头说不曾得罪过这种人,他说自己做生意也都是正当生意,平时也没有结什么怨,所以想不出会是谁要这样来害他。

说到这,他猛地抬头问我:“先生,这东西如果真像你说的这么恐怖,那我岂不是死定了?”

我点点头:“被别人下了此等镇术,定当难逃一死,不仅你在劫难逃,就连你的家人也得遭殃,直到全家死绝方才罢休。不过此术一般需使你绝财,直至倾家荡产,然后才会接着损丁。”

“可是……可是我如今虽从一年前就开始破财,但是却也并没有到那倾家荡产的地步,可是我老婆为什么就出事了?还有我儿子,他……他如今也快不行了!”杨权惊疑了起来。

“之所以会造成财还未破尽,人丁先损,那是因为对方将镇物下到了你家的大门口!”我指着脚下的土坑说道。

说实话,我原先也有此疑惑,甚至还认为眼下这三口棺材难道不是三绝冥棺阵。不过,后来我便想明白了其中原因,原因就是这个三绝冥棺阵不偏不倚偏偏埋在了大门口。

正所谓门户通气之处,和气则致祥,乖气则致戾。门就像是人的咽喉,是进气的地方,宅以门户为冠带,大门与吉凶福祸的关系,事关一家人的生死吉凶。门是人出入之所在,在门口被人埋下了这么一个邪煞之物,人天天踩踏着凶煞,岂会好过?不仅如此,门是气之门户,如此一来,每天煞风不停得吹入宅中,这在风水里叫作夺命煞风,宅中之人每日吹着夺命煞风,非死即伤。若是我没料错的话,杨家之所以财未败绝先损人丁,就是这夺命煞风所为!

想到到这,我不由在心里感叹了起来,三绝冥棺阵埋在了他的大门口,这对杨家来说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如果说它是福的话,那么因为这股夺命煞风,杨权已经死了老婆,而且连儿子也奄奄一息之中。可是如果说它是祸,那如果真的等到杨家财破尽之时,那就一切都为时晚矣,那时剩下的“害棺死绝”与“劫棺死别”两口棺材就将起效,不出七日便将全家死绝,一口不剩。而如今因为被这夺命煞风一闹,虽有损人丁,但却也正因如此,才发现及时,让我们找出了这个三绝冥棺阵不是?

或许,这就是命,一切都是一早就冥冥之中注定了的事,是福是祸都是他的造化。

我将原因对杨权讲了一下,然后就告诉他,如今发现及时,三绝冥棺阵也被挖出来了,你杨家是不会再受三绝冥棺阵所害了。

杨权一听,顿时惊喜交集,连连作揖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当然,其实我话并没有说全,因为这三口棺材挖出,虽然不会再对杨家不利了,但是这却并不能说是破了此阵,最多只能算是破了一半,而要想完全破了此阵,那么对方那施术之人便将遭到大难了,破阵的反噬不死即伤,对方为此丢下半条性命是跑不掉了!

要想完全破了此阵却也不难,虽然此术阴毒狠辣,乃称之为绝术,但是破此术却是非常之简单,只需将三口棺材里的符咒一烧,此阵便算是被破了!当然,我暂时是不可能就这么做的,毕竟那施术之人与我无仇无怨,有违行规插手别人的法术已经就犯了行内大忌,我哪还犯得着让对方遭那破阵的反噬呢。所以,当下我便将三口棺材收进了黄布袋中,打算先拿回家后再作处理。

PS:很多书友都没有帐号,希望大家都注册个磨铁帐号,看完更新若觉得喜欢的话,为本书投下推荐票支持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