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山野怪谈

原先我以为杨家之所以煞气极重,会是风水上出了问题,可是如今看来就是仇家下镇所害,正所谓行善积德也有个度,能帮则帮,量力而行,不能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不是?所以我只得收手不管了。

杨权一听我不能帮他破解了,顿时就急了,一把拉住了我就说:“先生可不能不管啊,实话跟你说,我这些日子也找了好些位大师过来,可是他们虽然说的一套一套的,但是却根本没一丁半点的效果。而先生你我一看就知是有真本事的人,您若是也不帮我了,那我就真的死定了。”

听到这话,我到是有些无奈,心说我这不是不愿意帮,而是无能为力,总不能为了帮你而自己惹祸上身吧?

当然,这话我不可能明说,只得摇头苦笑,劝他另请高明。

杨权哪里愿信啊,或许在他看来,我所说的每句话都点中要害,所以他已经非常信任我了。他见我不愿意再帮他了,于是问我是不是他哪里做错了什么,还是哪儿失了礼数,所以惹我生气了?

我苦笑着说:“杨先生误会了,您哪会得罪于我,主要是我真的无法帮你这忙啊!”

“既然我没有做错,那先生为何突然这就要离去啊?”杨权满脸的无可奈何。接着他见我没说话,于是问道:“难道是先生看出了什么,所以才要离开的?”

见他说出了我的心思,于是我只得点点头,苦笑道:“杨先生,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真的不想把自己陷入麻烦。实话告诉你吧,您这宅子是被人动了手脚,你还是仔细想想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吧,你直接去找他,赔礼道歉,这事或许能请他收手。”

一听我这么说,杨权整个人脸色都变了,一阵青一阵白的,也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气成这样的。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叫我先等等,然后就冲进了屋内。不一会儿后,当他再次回来时,手里却多了一沓绿绿的毛爷爷。

他来到我面前,将那一沓毛爷爷往我面前一递,要我收下。

看到这,我倒是疑惑了,我急忙推开,说这是何意?

杨权说,不管我今天帮不帮他破解麻烦,这钱都将给我。虽然他这么说,但是这钱我肯定是不会收的,正所谓拿人手短,我若真是拿了这钱,那我就真的不得不帮他化解了。所以,我直接给拒绝了,然后准备离开。

可是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他却突然一下跪在了我面前,也不说话,就是这样看着我离开。

见到他这个样子,说实话我心里还真的很不好受,那感觉就好像我做下了什么违心之事似的,浑身不自在。当下,我就转身对他说,你这又是何苦呢,快起来吧,还是去另寻高人,或是寻出那害你之人吧。

哪知此时杨权突然就哭了起来,那样子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你想想,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跪在你面前掉眼泪,眼巴巴望着你,你会好受吗?

这时,他开口了,他乞求道:“先生,我的儿子就快死了,不管谁在害我,或许我之前得罪过什么人,可是我的儿子是无辜的。先生,我找了这么多位师父,我知道就你是有真本事的,求你救救我们吧?”

“你儿子快死了?你……没骗我吧?”听到杨权说到他儿子快死了,说实话我的确是停住了离开的步子,转身走了回去,如果真如他所说那样,那么他还真是个有苦的人。

“是的,躺床上几个月了,情况一天比一天差,如今……如今就快支撑不了几天了……”杨权猛的点头,说到最后连声音都哑了。

“带我去看看吧!”我对他说。虽然早就听说他有个儿子生病,但是我还真不知道会这么严重了。

见我想去看他儿子,杨权立刻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慌忙带着我进了屋,上了二楼一个房间。

一进房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扑鼻而来,这只有在久病之人的房中才会有的,看来杨权并没有骗我。

我朝里面看了一眼,房间比较大,但稍显空荡。一张小床上正躺着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一个保姆正守在床前。此时的小孩闭着双眼,脸上毫无血色,一看就是一副病容,而且还病得真不轻。

走到床前,杨权问那保姆,小孩还没有醒过来吗?那保姆摇头说一天了,一直还没醒过。

听着他们的谈话,我也猜得出来,眼前这个小孩想必是真的很严重了。

杨权微微点头,然后叫保姆先出去,接着便对我说:“我儿子很可怜,如今不过三岁半,小小年纪年前他母亲就去世离开了,如今他也病成了这样,到处寻医都治不好,也查找不出病因,只得接回家中等……等死!”

说实话,眼前的小孩真叫人觉得可怜,小小年纪就遇到这么多灾厄,直叫人心疼。不过我也看出来了,这小孩明显不是真正的病,而是被阴煞所害的。看着床上只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再看到神色不振,目光萎靡的杨权,我终是叹了口气,心想或许这真是天意吧,让他找到了我,罢了罢了,那我就帮他们渡过这个难关吧!

下定了决心,于是我就对杨权说:“要救你儿子的话,就别掉眼泪了,赶紧随我来干活吧!”

说完,我也不再多说,转身便出了房间下了楼。而杨权也立刻抹了眼泪跟了上来,满脸尽是激动。

是的,我终于是心软了,把爷爷以前就教导给我的行规给抛到了一边,打算救下杨权父子。如果真因为此事而惹上了不该惹的高人,那也只能认了,可是如果真让我放任不管,或许我这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因为那小孩实在可怜。

我直接带着杨权来到了大门广的台阶前,指着那块松动的石板说,问题应当就在这里,你快快将这里挖开!

杨权点点头,也不问我原因,当下就去寻来工具就动起了土。可是他这一挖可就出了事,石板搬开,锄头还没挖几下,一尺深都还没挖到,他人就一头栽到了地上,抽起了歪风!

这一下可把我给吓坏了,只见他整个人栽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口里还吐着白沫,脸色铁青,那样子就好似下一刻就该两腿一伸的样子。说实话,这种症状像极了鬼上身,饶是我见过几次这场面的人,突然见到他这样也是慌了神,知道这下可出大事了。

当下我也不敢耽搁,急忙是掐他仁中,然后又是画化煞符,顿时慌作一团。当然,我也知道,杨权之所以会突然这样,一定是跟他动土有关,很显然土里所埋之物乃为大煞之物,而杨权他本身运程差到了极点,所以才会着了对方的道,被煞气冲了体。

整了大概有一袋烟功夫,昏倒过去的杨权这才慢慢醒转了过来。脸色煞白的他醒来后便强行站了起来,重新抄起锄头又要继续挖。此时我哪里还能让他挖呀,如果再继续挖下去的话,就算我给他画化煞符,那也很有可能救不了他的性命。

当下我就一把抢过锄头,叫他一边呆着去,然后自己拿起锄头挖了起来!

还别说,锄头没挖到七八下,我也就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胸口一阵阵的烦闷之气涌起,冷汗一下就冒了全身,斗珠的大汗一粒粒滚落下来。但是我没有停下手中的活来,因为我知道,这东西如果不挖出来的话,那么杨权的儿子就算是死定了。所以,我手中的动作更快了,一把锄头武的呼呼作响,就在我快要承受不了的时候,锄头突然“嘭”的一声大响,我心里知道终于是挖到东西了!

当然,也就在锄头挖到那东西的那一刻,我也再也受不了胸中的翻江倒海,一下扑到地上辟里啪拉的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