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看相

离开陈家镇,走南闯北的也见识了许多,尝试到了人情冷暖,也明白了人心难测,不再是陈家镇里那个啥事不懂的小毛孩子了。

这天,我照常在街上摆了个摊子,所谓摊子只不过就是一张小桌一张小櫈,摊前立上一副“算命看相寻龙问穴”的小布幡,就这样就算完事了,只等着生意上门了。

今天,摊子摆上没多久,摊前来了一个中年男子,西装笔挺,龙形虎步,看上去是个富有之人。那人走到我摊前停了下来,朝我的布幡上瞧了瞧,打量了我两眼,似是有些纠节,并没有立刻找我问话,或是觉得我太过年轻了吧。

此人微微顿步之后,便有要离开的打算。见此人犹豫不决,我岂会放过上门的生意,于是认真打量了他一眼,只见此人虽一副富态之相,但其面色发黄,眉宇之间似有青丝游走,显然近段时间状况不会很好。于是我也不抬头,沉声道:“煞气缠身,血光临命,若再迟疑耽搁,恐性命不保矣!”

男子一听,终于是收回了离去的步子,转身好奇地再次打量了我一眼,问我:“这位小兄弟是跟我说话么?”

我笑了笑说:“难道我说错了么?”

男子来了兴趣,问道:“小兄弟刚才说煞气缠身,血光临命,这话怎讲啊?”

看来这人还是不相信我啊,我叹了口气,于是说:“损丁损财,家宅不宁,难道还不够坏么吗?”

这一下对方大感惊讶,身子明显一抖,急忙凑了过来,惊讶道:“小兄弟怎么知道的?”

“看出来的。”我微微笑道。现在看来,这单生意是跑不了了,对方明显是被我说中了。当然,我这也并不是蒙的,的确是他面相所示。

男子顿时就急了,表情明显变得焦头烂额的样子,说:“大师一定要救救我啊,我的确遇到麻烦了。”

我指了指他跟前的椅子,叫他坐下说。一边笑道:“你还能有命来此,已经不容易了。”

“啊?”这下男子明显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的应道:“大师真是神人,这都被你说中了!的确,我今早就差点出了意外。”

我点点头,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我点点头,便等着他说话。虽然我不是蓝道,但是从面相上也只能粗略大致的看出一些运程上的事情,具体的事情是看不出来的。

阴阳行当里头有两种人,一种是红道,就是我这种有真才实学的人;还有一种称之为蓝道,与之相反他们则是一些招摇诓骗之徒。手艺好的先生可以断生死道天机除邪煞过阴曹救人度命去灾免祸可以说是神通广大,但这样的高人很少显露与世更不愿扬名在外多是流与世间暗积阴德或深归乡里不问世事。而那些抛头在外置摊与市的先生大多属于蓝道这一类,几乎没有什么真本事,都是些对易经八卦只是略知一点点甚至是一无所知之人,常常做的就是些招摇撞骗的勾当。

蓝道主要是懂得一手骗术心理学,有人来算命,或者去登门给对方算命,蓝道的话,他们一般自己先不会开口说话的,主要听对方讲,对方讲的越多,透露的信息就越多,他们就能从这些话中猜出一些你的不如意,甚至是你的底细都能摸清大半。然后一语点中你的要害,你便上勾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受骗被宰。

总之,出如今这个年头神通广大的高人很少显露与世,更不愿扬名在外,多是流与世间,暗积阴德,或深归乡里,不问世事。而那些抛头在外,置摊与市的阴阳先生,甚至是一些所谓的协会名头标榜的大师,他们都很少有真本事。

言归正转,虽然我不是哪门子的蓝道,但是总不可能算得到对方所遇的事情原由吧,所以只得等对方细说了。

此时的男子明显是因为前面我所点破的话说中了,所以对我是没有丝毫怀疑了。他告诉我,他家的确是遇到麻烦事了,老婆死了,儿子生病四处寻医而不得治,生意也连连失利,不但惹上官司,而且钱财被骗,就连他今早也差点出了车祸,损丁损财全被我给言中了。而他这次来,目的就是想找一个识货的先生给他看看原因。

听完他的诉说,我叹了口气,一时间遇上这么多麻烦事,还真是可怜。既然此人让我给撞上了,也算是天命吧,罢了,那么我便帮他一帮吧,让他助过这个难关!

想到这里,于是我便对他说:“这样吧,若是你相信我的话,就带我去你家中看一看,或许能查找出此事的原因!”

男子猛得点头,满是感激,还说只要我能帮他解决眼下的麻烦,将给我一万块钱。

说实话,我摆难算命解灾,一方面是为了行善积德,另一方面是为了生存。我的确很缺钱,孤身一个闯荡在外地,人生地不熟的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几块钱么?饶是如此,可是当我突然听到对方说出这么大一个数目时,还是把我吓了一跳,要知道那时候才改革开放没几年,万元户就很让人觉得富有了,而眼前这人一开口就说给一万,让我直接成为万元户,你说我能不惊讶么?

当然,我也知道,这钱最终要想拿到还得靠本事。所以,经过短暂的激动过后,我便平复了下来,叫他把地址告诉我,我将摊子收了便会去找他。

男子留下地址后,便感激涕零的离开了,而我也立马收了摊子,回了家。今天能接到这么一笔大生意,已经足够了,何况那男子的确有很大的麻烦,看那样子随时都有血光之灾,耽搁不得。

将摊子送回家,所谓家,只不过是个临时的落脚点,租的一个小小地下室而已。随后,挎上我的黄布袋子就按着男子所给的地址寻了过去……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按照李老头说的地址跟师付一说,那司机师付听后惊诧地打量了一下我,然后说:“先生,你说的地址没错吧?”

我摇了摇头,说:“没错,就是这个小区,怎么难道那个地方很远去不了?”

突然听到出租车司机这样问我,我心里还真的很疑惑,心想难不成那个男子给的地址会是错的不成?

司机师付说:“你确定是去这里就行,因为那儿住的人可不是一般人。”说到这里,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嘿嘿笑了笑。

一听这话我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人是看我不像是有钱人,从穿着打扮上来看与那地方所住的人不可能有什么关联,所以才会问这样问我。

我一看自己,上身是一件穿了多年的黄妮外衣,早已洗得掉色,下身是一条去年买的涤纶布料(老话叫“的确良”)的裤子此时也变得有些短了。特别是脚上穿着的那双“解放”牌布鞋,更是直接在我脸上打上了一个“土里土气”的标签。

我心里冷笑了一下,没想到这开车的也这么势力眼。

听到司机师付如此说,我倒好奇了起来,于是我就问他:“师付,听你这般说,莫非那里住的都是有钱人?”

司机师付一脸向往的样子,说:“何止是有钱呀,那里住得可都是些富豪啊!”

我点了点头,想不到那男子还真是富豪来着。只是这有钱人过得也不一定就很好,像那男人又是死老婆,又是儿子生病无处医,家宅不宁,倒还不如当个穷人一家人平平安安来的舒心。

就这般跟司机聊着天,不一会儿车子就来到了目的地。付了车费,走下车来一看,我的乖乖这也太他娘的气派了吧!

只见此处一片全是别墅,别墅群背靠森林公园,前望海景,森林公园龙脉里面延伸出两条分支抱揽着别墅群的两旁;单从风水上来看,这里的风水可谓是绝佳。这他娘的真是前有水来,后有靠,两岸朝拜享不完啊!

再看向那群别墅,通通都是三层的法式官邸建筑群落,法式贵族气息浓郁,尽显豪华风韵。

啧啧啧……

我这乡下人进城,见识别墅还是头一回。看得我两眼直瞪瞪的,心里不由得感叹道:“有钱人就是有钱人,这没有个大家底哪能买下此等楼房啊!”

按着门牌号找到其中一栋别墅,站在外头的铁门处按了按电铃,不久我便再次见到了之前那名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