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知心(求票,求票,继续嚎叫)

最后,这夜“鹰”送笺,算是失败了,云飞峋怎么也没想到苏涟漪怕禽类,尤其是猛禽,而忍着肉麻精心写下的情诗也就这么寿终正寝了。

苏涟漪心中是感动的,看着云飞峋那高大身影无比落寞有一点于心不忍,上了前去,“其实细细想来,猫头鹰也很……呃……可爱,它脖子上的蝴蝶结也很漂亮。”她还能怎么做?只能尽量安慰了。

云飞峋看着手中的碎纸,幽幽叹了口气,“涟漪不用安慰我了,让你受惊,是我考虑不周。”出师不利。

涟漪噗嗤笑了出来,看见他那幽怨的眼神,楚楚可怜,那最后一丝惊慌彻底烟消云散了,轻轻挽了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头,“说实话,我心中的感动比惊讶要多,不过话说回来,那猫头鹰,你是怎么训的?”

云飞峋深深叹了口气,“我会训苍鹰,但这山上却只有猫头鹰,我便抓来试试,也是用熬鹰法,熬到它驯服,之后指导口令。”

涟漪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放开了他的手,快走几步入了房子,一把拉开云飞峋的房门,果然……

虽做了思想准备,但这门一拉开,还是飞出了不少羽毛。

涟漪掏出帕子捂住了口鼻,惊讶地看着飞峋的房间。

云飞峋是很干净整洁的人,但就为了这个什么夜“鹰”送笺,竟将好好的房间弄得一团乱。紧闭的屋内满是异味,地上有鸟屎,还有老鼠的尸体,想来是飞峋捉来给猫头鹰吃的。

飞峋随后赶了过来,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更是怕苏涟漪生气了,“涟漪你别生气,我这就收拾。”他知道苏涟漪向来都是爱干净的人。

涟漪又轻笑出声,喜欢的人这么想尽办法地哄自己开心,她怎么会生气?“今夜,你去我那里睡吧。”

云飞峋如同触电了一般,浑身僵硬,让……让……让他去她的房间睡?没有任何被迫原因,就让他去她房里睡,难道这是邀请?是不是她被他的诚心所感动了?

他确实幻想过拥着最心爱的苏涟漪入眠,但在睡前发生的一些事,不敢多想,即便是在幻想中,也不想亵渎了涟漪,但如今她若是邀请,他自然也是……没理由拒绝。

难道刚刚夜“鹰”送笺,现在就要依苏迪宝所言“一夜十次”吗?有些期待和紧张。

一旁的苏涟漪没注意到云飞峋的反常,“你这房间,最好两日内不要住人。”

飞峋一愣,“为何?”

涟漪将门重新关上,“你将猫头鹰关在封闭的房间内三天三夜,先不说这屋内有多少野生猛禽带着的病菌,就说半空中漂浮的飞羽也是非常危险,吸入肺中根本清理不出,所以打扫了房间后,开窗通风两天,这两日最好别住人。”

“哦。”云飞峋声音闷闷,刚刚那欢喜之心早就没了。

两人将巾子浸湿后掩住口鼻,在脑后系上,开始彻底打扫房间,将所有被褥都拿到了院子中晾晒,屋子用拖把拖了不止一次两次。

其实,这种乌烟瘴气的环境下,即便是住人也是没问题的,普通人不知其中病菌,随便打扫下也就住下了,所谓,不知者无畏,知道得越多,反而便越是恐惧。

两人彻底打扫完,已是夜半三更,又是一身臭汗,分别冲了澡便入屋子睡觉。

这一次,云飞峋没再抱有什么一夜十次的幻想,希望的越大失望的越大,如今他真真体会到了,便老老实实地在地上铺了铺盖,一人在床,一个人席地,一夜就这么在安静中过去了。

……

日子平静流淌,最起码对于苏涟漪来说,这一段日子是她从来到鸾国后最平静安逸的生活。

每日去初萤家中,逗弄孩童,陪伴初萤,夜晚和飞峋聊天下棋。

她已经彻底退出了苏家酒的经营,即便是苏皓盛情邀请,但她都不肯再去,原因很多,不一一累述;妆品厂按部就班,涟漪不是贪财之人,既然达到了掩人耳目的目的,便不再扩大经营,还是那么些产量,按订单送货,未买到的顾客订单继续后延,引那群贵妇们抢得头破血流。

这一日,苏涟漪从初萤家刚刚下了“夜班”,与孙阿婆交了班后已是上午,还没出屋子便听见院子外一片嘈杂,忍不住秀眉皱起。

初萤还在月子中需要安静和休息,是什么人跑到这里喧闹?

“涟漪在吗?”有人边走边喊,入了院子。

听声音,是村子里的某位村妇,或是嫂子或是婶子,声音耳熟得很。

涟漪怕惊扰了初萤,赶忙出了去,而后关上了房门,一抬眼,果然,是村西边的四嫂。“四嫂有什么急事吗?”声音不冷不热。

村妇兴奋得满脸通红,自然没注意到苏涟漪略微不悦的语调,何况后者隐藏得很好。“涟漪你快回家把,你家来贵客了,尊贵的知县大老爷驾到了。”说着,便上前拉住涟漪的手。

涟漪一愣,“知县?吴大人?”

村妇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么大的官儿,从前里觉得村长就已经威风凛凛了,而如今,那平日里威风八面的村长和极具权威的苏家长老,正在涟漪家端茶倒水的伺候着县太爷,她能不开了眼?

整个苏家村倾巢而出,都到跑苏涟漪家看热闹,平日里那孤零零的小房子,此时被拥挤得水泄不通。

涟漪赶忙回去对孙阿婆和初萤交代了句,而后便被四嫂拉着快步回了家。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见苏涟漪来了,都用一种崇拜崇敬外加各种类型的眼神对之行注目礼,默默退出了一条路,涟漪被看得很是尴尬,快步穿过人群进了院子。

与苏涟漪的不自在相比,县太爷吴长安便安然自得。众所周知,这吴大人最喜欢的便是出风头,看他的人越多,越是有表现欲,此时更是比平日更具官威,若不是知道他是知县,非以为他是提督之类的大官。

村长和苏家长老在一旁伺候,而云飞峋则是站在一旁,那高大的身材挺拔,面容冷峻不可侵犯,虽站在一个角落,但却夺人眼球,让人无法忽视。

好在,他站在知县大人的身后,否则那知县见有人抢他风头定然会不爽。

“民女见过吴大人,大人大驾光临让寒舍蓬荜生辉,却不知吴大人有什么事吗?”苏涟漪道,还是那般不冷不热,有吹捧,但也保持着淡淡距离。

村长和族长退到了一边,心中为苏涟漪举大拇指,不愧是苏涟漪,就是能为村争光,县太爷亲自驾临这是何等的荣耀,这是他们活了一辈子都没见到的。

那吴长安来自然是有事,打着官腔呵呵一笑,“来人,抬上来。”

话音刚落,就见两名衙役抬着盖着红布的牌匾入了来,“涟漪真是女中豪杰,竟能妙手回春,无论是苏家酒还是神仙方妆品,更或是这剖腹生子都乃壮举,为本县争光,本官特送牌匾一幅,表彰苏姑娘。”吴长安解释。

涟漪面上是感激的笑,心中却是轻轻一挑眉头。这吴大人,定然还有其他事。“吴大人言重了,一切都是大人指导的好,岳望县也在大人的引领下蓬勃发展,大人才是我们岳望县的领头人。”她不会说拍马的话,只是将记忆中新闻联播的话一一复述出来。

没想到,这一下戳到了对方的爽点上,那吴长安暗暗打了鸡血,更是一顿表彰。

盖着牌匾的红布掀开,上面是四个庄严却又带飘逸的大字——妙手回春。

“……”苏涟漪和云飞峋都无语,她也不是大夫,弄什么妙手回春干什么?还悬壶济世呢,得,以后若是想改行开医馆,牌匾算是省下了。

人家送来便是好的,何况这块牌匾木材上等,以后就是做个床板不错,涟漪默默地想。

一起跟来的师爷上来说话了,“苏姑娘啊,这可是我们吴大人亲手提字,你这是何等荣耀啊?我们大人可不是随便题字的。”

人群一片哗然,纷纷惊叹。那村长和族长眼都红了。

涟漪十分怀疑师爷的话,就吴大人这般好出风头,能不经常给人题字?想来和那乾隆皇帝似的,到哪写哪儿罢。

虽是这么想,却不能这么说,自然也是千恩万谢。涟漪是个心细的,看到村长和族长那羡慕嫉妒红眼睛的眼神,心中觉得好笑,面上露出大大的钦佩,“吴大人真是好字,竟比民女在字帖上见到的字更好。”

那吴长安见平日里端庄冷淡的苏涟漪竟夸他,心里更飘了,“哪里哪里,从前还经常练笔,但如今日日忙于县中琐事,已好久没练了。”

“吴大人,民女斗胆,能不能再要一幅字,挂在家中?”涟漪微微一指客厅空白的墙壁。

吴长安美死了,当即同意继续提字。

铺了纸、磨了墨,威风凛凛的知县大老爷又题字四枚——悬壶济世。

“……”苏涟漪哭笑不得,担心什么来什么,刚刚还在纳闷为何不是悬壶济世,这回这四个字就到了。

看来这吴大人是真心想让她继续行医,怎么一题字就是这种?写个家庭和睦什么恭喜发财也好啊。

趁着知县写字,云飞峋则是斜眼看了看,而后不动声色跑到涟漪身边,一撇嘴,“我的字比他的好。”

涟漪一愣,而后恍然大悟,噗嗤一笑,原来丫是吃醋了。拜托,和这老头子的县太爷有什么醋可吃?她又要一幅字,是想送给村长和族长的。

此时在苏涟漪眼里,那修长健硕的云飞峋顿时成了一只任性的大狗,蹲在一旁吃着醋。压低了声音,“行,那今晚你写字给我看。”写字,一直是她的弱项,试问,从来都没碰过毛笔的人,怎么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习得书法?

匾赐完了,字写完了,知县大人的面色有些尴尬,众目睽睽的,如何开口?

涟漪知晓吴大人跑到这穷乡僻壤定然有事,便将所有人请了出去,关了门,但村民们不肯走,还在院外围着,院子中站着威风凛凛的衙役。

见没了人,吴长安终于肯开口,“那个,涟漪啊,你我也算是旧识了,是这么回事,我家夫人也订了你的神仙方,却听说订晚了,你们没货要排队等,但她真是日日念夜夜念,念的本官耳朵都生茧了,逼着本官来买,咱都是老熟人,涟漪你看看,能不能通融通融?”

果然,和苏涟漪想象的差不多。

其实这吴大人对她算是有恩的,先是代言了苏家酒,而后又因苏家酒中的老鼠事件帮了忙,如今又特意来送牌匾,她能不通融吗?

当即表示,不用钱,送吴大人一套,多了没有,也只有一套。这一套若是省着,能用上几个月,而后便慢慢排订单便好。

其实吴长安也不想跑这么远,他在县城叫人去接苏涟漪,却得知这苏涟漪一个月内是不会到县城的,要照顾那名产子妇人,他被夫人念叨的心烦,没办法,这才在师爷的建议下找了个引子,跑来买妆品。

苏涟漪只送了一盒,但吴长安也是兴高采烈的,要知,苏涟漪真真是个不畏权贵的,那么多贵妇软硬兼施都没得到,何况他这个小小的知县。

吴长安高兴之余一回头,看见了威风凛凛的云飞峋,刚刚从苏家村长处得知,这名男子便是苏涟漪的夫君,好一个威武少年郎,竟比县衙的铺头还要壮实,心中一动,“涟漪啊,这位便是你的夫君?”

涟漪点头,“回大人,正是民女的夫君,大虎。”

云飞峋绷直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钩,喜欢苏涟漪对外人介绍时,说自己是她的夫君,那种强烈的占有欲和满足感,袭满胸膛。

吴长安越想越喜欢,这样一个健硕的少年若是随身保护,那他不是更威风?“好一个少年郎啊,看这健硕的身子,做农夫实在是委屈,这个叫大……大虎的,想做铺头吗?”

“不想。”飞峋丝毫不给面子。

涟漪差点笑出来,云飞峋在军中有要职都不做,能去县城做捕快?但飞峋也实在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就这么干脆的拒绝。“大人莫怪,大虎他从小就在乡下没见过世面,脑子也跟……呃……正常人不太一样。”还是用这个借口,一劳永逸。

吴长安看着这云飞峋这健硕的身材,很是感慨,可惜了,可惜了,竟真如传闻那样,是个傻子。

飞峋有些不乐意,斜眼瞪了苏涟漪——干什么说我是傻子?

涟漪回之无辜的眼神——反正外界传闻你一直是傻子,将计就计嘛。

飞峋的眉皱得更深——我不想被传当傻子。

涟漪回之以疑问的眼神——为什么?当初你不是都不在意吗?

飞峋恶狠狠——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此一时彼一时。

吴长安想到终于可以不用被夫人念叨,心情大好,“不知苏姑娘何时回县城,本官夫人已念叨好久,想邀请苏姑娘去做客。”

涟漪微笑道,“多谢吴大人,也多谢夫人的美意,民女短时间内还无法脱身,以后定当登门拜访。”

“好,就这么定了。”见目的达到,吴长安也不久留,带着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打道回府,那排场壮大,让村民们开了眼。

恭送知县走了,屋内只留下一副牌匾一幅字——“妙手回春”、“悬壶济世”。

村长和族长入了屋,涟漪赶忙把族长扶着入了座。现在,县太爷不在,他俩就算是大官了。

两人看着那牌匾和字红着眼,流着口水,心中暗暗想着,若是将县太爷赐的字挂家里,那是何等的威风。

七窍玲珑的苏涟漪自然知晓两人想什么,笑道,“二位为苏家村操劳,从前也是对涟漪和兄弟多番照顾,这牌匾和字,涟漪便打算送给二位。”说得好听,其实是因家里太小,实在没地方放这些杂物。

两人如同打了鸡血,一边保持着深沉一边兴高采烈,“行啊,涟漪年纪还小,以后这光宗耀祖的事还多,那我们两人便收下了。”

屋内没外人,除了苏涟漪和云飞峋两人便只有村长和族长两人,两个老头子便开始争抢,谁不想要那牌匾?

涟漪拉着飞峋跑到了一边,省的一会两老头打起来溅一身血,玩笑。

“你为什么要说我傻?我就那么傻?”飞峋不愿意道。

涟漪一摊手,“谁让你不给人家县太爷面子,这么当众折面,人家不和你计较就不错了。”

飞峋更不乐意,“他一个小小知县,让我去做捕快,他也敢开口?”那口气,突现狂妄。

“知道什么叫虎落平阳吗?如今你这大虎在平阳,就暂时夹着尾巴,否则引了大事,你还如何隐身?话说,你以前当傻子不是十分心安理得吗,为何突然又计较起来了?”涟漪低声道,眼睛警惕地看向村长和族长,俩老头正嗷嗷的吵着,千万别动手,哪个受伤了都不好。

飞峋冷哼了下,没回答。若是苏涟漪不在,说他什么他都不在乎,但在苏涟漪面前,他可不想当傻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见我威风的一面。”

涟漪噗嗤笑了出来,哪能不知他心中的小算盘?“我和你在一起并非是追求风光,笨蛋。”

飞峋顿了一下,想了一会,幽幽道,“我早知你不是追求虚荣的女子,但我却不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涟漪抬眼看他,笑意盈盈,“感情哪是分析得出的,若是可以用斤两来衡量,那不成了生意?”她也不知为什么就喜欢了云飞峋,难道是因为他陪伴她度过最无助的时光?难道是他对她的照顾?

其实爱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也许就是在某一时间碰到了某一个人,又经历了某些事,便产生了爱情罢。

两人正低声聊着,一旁的村长和族长两人已经分出了胜负,最终,族长胜出。

因这村长与苏峰是一辈分,而族长辈分要比村长高一级,涟漪等人得叫族长七爷爷,而村长也得恭敬喊一声七叔,于是,这牌匾便被族长要了去,村长只能将那字取了走。

族长找了几名村里壮年抬着牌匾去离开,苏涟漪真是不懂,两老头抢这些东西干什么,进了族长家一抬头,喝,妙手回春!去了村长家一回头,喝,悬壶济世!若是知道其中之事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举村行医呢。

县太爷也走了,村长和族长也走了,围着看热闹的人群自然也就散了去,涟漪和飞峋开始用扫把开始清扫院子。

对于一地瓜子皮哭笑不得,闹了半天,无形中她竟给村民的日常生活带来了欢乐。

这么一折腾,又到了中午,涟漪简单吃了一点点饭后,便爬上了床,准备休息。昨夜她彻底守着初萤,帮忙照顾孩子,虽然偶尔可以稍微眯上那么一会,但那小孩却是经常饿的,每隔一个时辰便哭,不是吃奶便是屎尿,涟漪感慨,不经历永远不知晓,养孩子的不易。

云飞峋也跑到卧室,就这么坐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看着那暗想的睡颜,怎么也是看不够。脑子里不停反复刚刚苏涟漪介绍他时说的话——她的夫君,她的夫君,她的夫君……笑着。

涟漪睁开眼,“喂,你坐在那傻笑什么?”

飞峋如同被捉了包,赶忙板起了脸,“没什么。”

涟漪笑着看向后背挺直的飞峋,笑意盈盈,“来。”

“啊?”飞峋一时不解。

“来这里。”

飞峋因头脑太过兴奋刺激,浑身僵硬,直直过了去,尴尬地坐在床沿,她竟然唤他来,一颗心跳得厉害,恨不得直接冲破喉咙而出。

“一起睡个午觉?”涟漪笑道。

“恩。”飞峋点头如捣蒜。

涟漪拍了拍身侧的床,就听某健硕男子咽着口水僵硬地躺了下来。

困意袭来,一夜未安眠的滋味想必人人知晓,刚刚又得硬撑着应付那县太爷,涟漪此时只觉得头晕沉沉的,闭上眼便头重脚轻,“别胡思乱想,让你躺着一起睡是看你眼巴巴地太可怜,你把心放平稳些,再这么跳下去,床板都要塌了好吗?”涟漪的声音懒洋洋的,逗着他。

云飞峋尴尬,涟漪又笑了出来,伸手环住他的手臂,不再多语,睡了去。

……

就在初萤欲出月子时,苏涟漪又出了事,还是流言蜚语!

苏涟漪家中,涟漪面色不好,一旁坐着的云飞峋面色也是不好。两人坐在桌前,不语。

过了许久,涟漪长叹了口气,“看来,去李家别院,是我错了。”声音闷闷的,带着愧疚。虽然她问心无愧,没做什么对不起飞峋之事,但在外人看来,绿帽子,却是生生给飞峋带了。

云飞峋垂着眼,面色一阵红一阵白,不肯说话。

“飞峋,”涟漪抬眼去看隔着一张桌子的人,“是不是很生气?要不然,你骂骂我泄气?”

飞峋一愣,而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用,我知道你没做过格的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每日与自己真正的男朋友保持着距离,却日日与李玉堂传出绯闻,如果她是云飞峋,想必此时也是暴跳如雷吧?伸手抓住了飞峋的手,“原谅我这一次好吗?是我的错。”

飞峋爱怜地反握住她纤长的手指,摇了摇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不要自责了,你已经很不易了。”他指的是酒厂、是妆品厂,是初萤之事,她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他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么忍心责备。

涟漪的手被他的大掌包着,长叹口气,“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却不知为何事情发展成如此。以后,我不会再去县城。”

飞峋一愣,抬眼看她,“不去县城?”

涟漪点头,“恩,不去县城,便远离是非,安逸简单的生活才是我所追求的。”说着,看向面前的云飞峋,略显俊朗的面容,深邃真挚的眼神,那种信赖和默默守候,这不正是她所想找的男人?

涟漪忍不住又道,“谢谢你了。”

有人说经得住流言蜚语的爱才是真爱,这种互相信赖可遇不可求,如今她苏涟漪竟得了,唯有感谢上苍。

云飞峋摇了摇头,“我因任务作借口,整日在家中,你一次次在风口浪尖,我却爱莫能助,唯有让你独自面对各式困境。今日你对人说我是你夫君,我只有汗颜。我占着你的夫君之名,却未挺身而出保护你,我何德何能得到你的心?

但我云飞峋发誓,会永远守护你一生,从今往后,再也不让你独自面对困难,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

看着云飞峋真挚的双眼,涟漪心中竟突然涌现一种可以称之为“委屈”的情感。当无人可依靠时,女人可以比男人更坚韧;但若是身后有人默默支持,女人又是无比软弱。

吸了吸鼻子,涟漪从桌位上出来,俯下腰,深深给云飞峋一个拥抱,感受着他的体温,强硬着将莫名其妙涌现的泪咽了回去,声音却带了一些哽咽沙哑。“谢谢你,飞峋,真希望,和你永远在一起,一生一世。”

……

与此同时,另一边。岳望县城。

李家别院,厅堂内,李玉堂面色阴沉,坐在中央红木椅上,平日里清冷的眸子今日唯有狠戾,那狭长的眼冰冷,泛着杀气,让所有见到之人不寒而栗。

厅堂外,正院中,烈日炎炎,别院伺候的包括管家在内的十人都跪在地上,低着头,已跪了一个多时辰。

“说,是谁跑出去造的谣?”李玉堂声音冰冷无人气,如同鬼魅一般。

那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怕得很。听李府伺候的人说,二少爷平日很好伺候,但发起火来,比阎王都可怕,后果之严重,没人承担得起,即便是夫人也不敢轻易劝解。

角落中有一人,则是瑟瑟发抖。

李玉堂早就看出那人不对劲,却未说出,别院的这些下人想来是不了解他的行为作风,如今也好让他们长长记性。

墨浓归来,快步到李玉堂身边,俯下身子低声说了一些话,而后站直了身子在其一侧,一双狠戾的眼则是看向角落里越来越抖的那人,那人名叫张三。

那张三见墨浓一直盯着他看,心知纸里包不住火,连连磕响头,“少爷饶命,少爷饶命,是奴才的错,是奴才不小心……说出去的,少爷饶命。”

李玉堂已从墨浓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原是这厮是个酒色之徒,到了青楼,喝了酒,抱着青楼妓子,嘴就没了把门。那妓子知晓张三是李家别院的下人,自然想知道更多李玉堂的事。

却没想到,套来套去,套出了苏涟漪在李玉堂房中过夜的秘事,那妓子也是个傻的,不经大脑就直接向其他要好的妓子说了去,而后这消息就如同插了翅膀的鸟儿,立刻在岳望县城传了开。

张三吓坏了,疯狂磕头,那额头已经血肉模糊,就希望得到二少爷的宽恕。

李玉堂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置若罔闻,遥遥望向院外的一棵参天大树。

苏涟漪此时在做什么?会不会因这件事受到伤害?这件事如何解决?苏涟漪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又想到苏涟漪那夫君,李玉堂只觉得一颗心揪得紧,若是说从前对苏涟漪有了改观,那此时对她却是真真上了心,若因此事苏涟漪被休,他也是愿意负责的。

李夫人强迫他追求苏涟漪,让他万分反感,却不知从何时开始,这反感越来越淡、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有时碰上了难题,竟忍不住去想,若是苏涟漪在此,她会做出什么决定。

有个小小念头让这流言放之纵之,但这私念一闪而过,他的眸子更冷。微微回头对墨浓道,“将他送官,顺便去把那妓子绑了,这话,怎么从他们口中说出来,就让他们怎么吃回去。”

那张三一听送官,吓坏了,“二少爷,饶命啊,二少爷,饶……”

还没等张三说完,李玉堂便优雅站起身来,“你的命,本少不饶,去衙门里应该怎么说,你心中知晓,若是说错了,你们全家老小的命,本少也是——不饶。”不再理会,转身离开这厅堂。

那些跪着的下人们后背都生生出了一身冷汗,全家老小……二少就这么光天化日下说这些丧尽天良的话,而他们却知道,这种丧尽天良之事,二少也是做的出来的。

那一抹白色身影如同仙子下凡,但今日才知,二少果然就如李府下人传言的那般,阴狠无情。他不屑什么光明磊落,动辄便以人全家性命相要挟,这样的人,万万不能得罪!

那张三也不磕头了,跌坐在地上,双眼呆滞,他能活命?如今见识了二少爷的另一面,如今,他已不再奢望自己能活下来了,只要能保住家人便是万幸。怪只怪,这一生他贪酒好色,断送了性命罢。

一众下人们不敢与他过多交谈,生怕受到连累,只能用眼神表示哀悼。上了年纪的管事在其他下人的搀扶下起身,到了张三面前,话还未说,先深叹三声。

“你呀,哎,去衙门里一定要管好嘴,你的家人……回头我会照顾,事成之后,想必二少也会给你家银两,你去吧。”

张三面如死灰,点了点头,“张三谢谢管事了。”心中已是绝望。

不大一会,墨浓便叫了人,绑着张三去了衙门,罪名便是散播谣言、诋毁雇主。那青楼的妓子也被人绑了去,杀猪一般的叫着,却没人敢拦。

……

除了苏涟漪、云飞峋和李玉堂,还有一人真是气坏了,在屋里砸着东西,发现砸得不过瘾,便欲夺门而出,却被叶欢抱着腰拦住。

“少爷,别冲动,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那砸东西又要冲出去的人自然就是叶词。

自从在群菁会被苏涟漪拒绝了之后,叶词低沉了好多天,便投入到工作当中,到处忙,瞎忙,没事找事的也要忙,今天终于平缓了心情,便听说了这件事,这不,马不停蹄地跑到了岳望县。

“我……我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去。”是去找李玉堂打架,还是找苏涟漪问清楚情况?

不过转念一想,多半是前者,他不敢去面对苏涟漪,他永远也忘不掉苏涟漪对他冷冷道——“别想说服我,我也不想说服你。”

他烦躁的抓头发,一把抓过叶欢的衣领,“叶欢,你说男人怎么可能只娶一妻?那不是等着活活被人笑话死吗?那人的爹能同意吗?那人的娘又如何同意?若是出门聚会,人家嘲笑他,他又怎么办?”

叶欢被抓着衣领,无奈地叹气,“少爷,这个问题你已经质问我一十七回了,加上这回,是一十八回。你就别浪费力气问我了,我哪知道?”即便是他爹,也是一妻三妾。

叶词一甩手,差点将叶欢摔了个跟头,好在后者已被拽习惯,有了防备。很灵巧地站定了身子,开始默默整理衣领。

叶词跌坐在床上,平躺下,盯着床顶喃喃自语,“其实想一想,只娶一妻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这么多年,我除了苏涟漪也没什么瞧得上的女子,但又不敢保证以后也瞧不上,若是再有好女子呢?”

叶欢搭理他,而是将自家少爷那堆衣物从箱包中取出,一件件地放入衣柜中。

……

事关苏涟漪,知县吴长安当即开了堂,将李府别院家丁张三和妓子小凤当堂审问。那张三面如死灰,一口咬定,是自己酒后乱说,当日苏小姐根本没去别院,是他为了哄妓子开心,瞎编造本。

那妓子小凤不解,为何张三当日信誓旦旦,这一会便改了口,弄得她好没面子。但又能如何?想来是张三真的哄骗自己,自责自己真就听信了这嘴里没谱的家伙,丢了人去。

吴长安立刻将这造谣生事的两人重打三十大板后,将妓子小凤放了回去,张三则是绑在闹市口示众,又在县城各个找贴牌上贴了公告,说李家家丁张三造谣生事,诋毁苏小姐声誉等等。

这一场风波,算是又平息了下来。

苏家村的苏涟漪等人,虽不在县城,但却也知城内发生之事,毕竟这沸沸扬扬的无人不知,甚至传到了其他城去,如今苏涟漪是彻彻底底的名人、红人,苏涟漪便代表了种种焦点和话题。

初萤还有两天月子便结束,傍晚,天际的云火红,与吴氏交了班,涟漪便出了初萤家大门,见云飞峋在门口大石上坐着,那脊背笔挺,目不斜视,一双眼炯炯有神地看向初萤家房门。

涟漪噗嗤一笑,因为飞峋已知了她们的接班安排,每天去初萤家之时,他要陪伴,每次离开时,他也提前跑来接。就如同现代,接女朋友下班的男子一样。

“辛苦了。”涟漪笑着道,走了过去。

云飞峋点了点头,垂头看了下自己的左臂,涟漪好笑着伸手过去,挽在他左臂上。

这个习惯还要追溯到前天。苏涟漪突发奇想,在现代时,每每在街上看到女孩子亲密挽着男朋友的手臂,都艳羡得很,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幻想过许久。如今身边终于有了男人,当然要试验下。

飞峋的手臂与现代男人细细的手臂不同,骨骼笔直、肌肉结实,无丝毫赘肉,挽起来既舒适又十分有安全感,于是,她便挽了几下。而这闷骚的飞峋,面上看不出什么息怒,心中却是在暗爽。

这不,一旦是遇见,就用眼神示意,挽手臂吧。

反正是自己男朋友,涟漪也就不客气,伸手挽上,两人甜蜜地向外走。好在,此地人不是很多,若是人多,涟漪还是有些害羞的。

两人向家里走着,随口说着什么,却见面前有一辆精致马车驶来,涟漪还没看清车夫旁边坐着的是谁,下意识地将手臂抽回来,却发现,飞峋夹得很紧。他力气太大,涟漪反抗不得。

马车在他们面前停下了,车夫旁边坐着的是墨浓,他跳下车,车夫也下了车,搬了车凳,那马车帘撩起,一身白衣的李玉堂优雅下了车来,当看到苏涟漪挽着云飞峋的手臂,瞳仁猛地缩小。

涟漪见自己手臂抽不出,就干脆放弃了挣扎,就这么挽着,“李公子?你亲自来这里,是有什么急事吗?”

李玉堂的眼垂着,看着两人交缠的手臂,一时间没说话。

相反,云飞峋则是勾起了嘴角,深邃的眸子中满是应战勇士的锋芒。

------题外话------

妹子们,丫头肥来了,让妹子们久等了,深表歉意!以香吻赠送!不许不稀罕!

感谢妹子们的礼物:tamyatam(3钻)小气爵西(5花)提拉米苏l(130花,1钻)妃凡(2钻)雨静风香(1钻)

谢谢妹子们了,丫头最近事奇多,现实旧症复发,而后是老公的姥爷去世,囧,断更不说,答应妹子们的加更还没实现。丫头不会赖账,积极实现,MUA!

最后,还是老话题,月票,嘻嘻!来来,愤怒的妹子们,用月票砸死丫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