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惊讶

初萤分娩,震撼了这世间所有人!原来这世间还有如此的生子方式!原来将人的肚子剖开再缝上就不会死!原来这世间竟有如此胆大的女子!

而初萤分娩,也震撼了云飞峋!

原来男子和女子在一起,不是顺理成章的相爱,而要作努力!原来一名男子为了得到女子的欢心可以做出这么多花样!原来他竟如此幸运,什么都没做,却得到了她的青睐!

好吧,就初萤分娩这件事,云飞峋的脑子与正常人不太一样,思路与方向也不太相同。

那一日,苏涟漪为初萤进行了接生手术,而在初萤家的院子里,云飞峋被两名多管闲事的接生婆谆谆教导后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对涟漪做的太少,这么木讷的自己,别说女子会不会喜欢,就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满意。

于是,云飞峋决定,要和两位接生婆口中的“潇爷”学习,为了博得美人一笑,做一些努力。

这几日,苏涟漪日夜在初萤家中守着,伺候她坐月子,生怕她伤口感染。虽然涟漪很努力,但初萤还是陆陆续续发烧三日,而苏涟漪则是衣不解带地照顾。

同样在旁帮忙的孙阿婆和吴氏两人大为感动,自然是不停劝着涟漪休息,但涟漪哪肯?她生怕真的睡了一觉,初萤就没了。毕竟,这是医疗条件低下的古代。

三日过去,初萤的各种高烧、低烧终于褪去,伤口的炎症也得到了控制,意识也清醒了,那孩儿也是极乖的,除了出声那一日哭喊不止,这三日鲜少哭闹,仿佛知晓自己娘亲病了一般。

云飞峋这几日可忙坏了,除了要送饭,也抽时间遍访苏家村的朋友们。

朋友?自然是之前他日日去田地里,周围左右与他年纪相仿的年轻村汉,其中关系最好的还属苏迪宝家,因为两家的地挨着,两人同岁,时间长了,抬头不见低头见,关系也就熟了。

这苏迪宝,按辈分与苏峰同辈,涟漪和飞峋还得称呼他一声小叔叔。

正是盛夏,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人根本无法在田地里久呆,村民们都在家中睡午觉,而云飞峋犹豫再三,去了苏迪宝家。

路过了一条小河,那河边有不少正在洗衣的村妇,有大姑娘、也有小媳妇。

笑着聊着,用清澈河水洗着衣服,一抬头,看见路过的云飞峋。

“喂喂,你们快看,那不是涟漪家的男人吗?”有一中年村妇道,因鲜少见到云飞峋,此时见到,很是惊奇。

一群女子们赶忙停了聊天,齐齐向飞峋看去。

把飞峋弄了一愣,这些女人都看他干什么?很不习惯这种被注视的目光,紧走几步,过了这河边小桥,向苏迪宝家赶着。

“是啊,就是涟漪家的男人,听说叫大虎。”又人顺着说着。

有一名年轻姑娘道,“我记得从前隐约见过一次,印象不深,只记得那脸很是骇人,为什么现在看起来顺眼许多?”

旁边有姑娘笑道,“是啊,他确实比以前好看了,也不知道咋回事?难道是因为用了涟漪的神仙方?”

“说起那神仙方,真是个好东西,我家三妹不是在神仙方的妆品厂吗?听她说,她们装瓶的时候,时不时就蹭上一次妆品,没想到那手立刻就白净了。”有人道。

“对,八九不离十就是大虎用了神仙方,啧啧啧,这大虎真是越看越英俊,你看那身材,宽肩窄胯的,那两条腿啊,怎么就这么长?”

“哎呦,九嫂这是心动了,咱可当啥也没听见,不然九哥找我们算账。”有人笑着叫着。

一句话,引起一片娇笑。

那被称作九嫂的女子害羞了下,但到底是结了婚生了娃的,比一般姑娘要放得开,此时周围左右又没男子,自然也顺着开玩笑,“九嫂我没动心,就是心疼那涟漪丫头,从前胖,估计也禁折腾,现在瘦的那小身子骨,搞不好哪天大虎用劲儿过猛,涟漪就下不来床了。”

“哈哈哈——”这种带着荤的笑话,引起一群村妇的哄笑,而未婚生的姑娘们自然不好意思听这种话,抱起了要洗的衣服,默默去了别的地方清洗,

好在,云飞峋没听见这些话。

苏迪宝家。

迪宝媳妇正在院中陪着两岁的儿子玩着,听见叫门声,一抬头,看见了云飞峋,略微惊讶,“大虎,你这是来找迪宝?”

“是,小婶子麻烦了。”飞峋道。

迪宝媳妇赶忙抱着孩子去给飞峋来了门,“大虎在院里坐一会,迪宝正睡着呢,我这就叫他起来。”说着,便脚步轻快地入了屋子,隐约能听见她的声音——当家的,快起来了,大虎来找你了。

飞峋有些过意不去,打扰了人家的午睡。

苏迪宝个子也高,虽然与飞峋同样日日在地里,但云飞峋的肤色是古铜色,而苏迪宝则是黝黑,因为黝黑得肤色,更显得精壮。

看见飞峋,也是一愣,“呦,大虎,真是西客啊,娟子,快去弄些酒菜,我今天和大虎兄弟喝两杯。”

飞峋哪好意思再麻烦人家,“别,午饭我吃过了,陪我去林间走走,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好,等会,我换件衣服咱就走。”苏迪宝回屋换了件以上,而后出来洗了把脸,就和飞峋出了院子,两人去山脚下的树林里。

“啥事啊,在我家不能说?难道你和涟漪吵起来了?”到了林子,苏迪宝赶忙问,他也算是这大虎在这村子最好的朋友了。

飞峋摇头,“不是。”如何开口,有一些尴尬。

“那是咋了?”苏迪宝见飞峋面露难看,觉得定然是什么大事。就他的了解,这大虎看似平常普通,却身上总散发一种有钱人的味儿,觉得他肯定不是普通庄稼汉。

飞峋心中挣扎,哄女子开心……这是他这辈子没做过的。从前不屑去做,如今是不会做。再次挣扎,“迪宝,当年……呃……你和小婶子没成亲时,你玩过花样吗?”

苏迪宝不懂,“花样?什么花样?”

云飞峋不知要怎么解释那些手段,便将岳望县城潇爷对醉仙楼的仙姬的示爱手段挑几个让他震惊的说了,苏迪宝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哦,闹了半天你说这个啊,这个当然要做啊,男人不花心思,女人哪能动心?你以为人人都是李府二公子,只要人一站,女人就疯了似得冲上去?”

苏迪宝话刚说完,猛然发现自己口误了,怎么能在大虎面前说李府二公子,这不是找不痛快吗?

赶忙改口,“哈哈,那个……大虎啊,其实吧……那个李府二公子吧……呃……也没啥……哈哈。”自己说着都觉得毫无说服力,人家李府二公子要身价有身价,要长相有长相,听说谈吐不凡能力超群,自然比他们这些庄稼汉要好。

云飞峋面色铁青,更加坚定了要“做一番事”的决心。狠狠一拍苏迪宝的肩,“迪宝,你把当年怎么讨好小婶子的事儿告诉我,我记你一辈子的恩。”

苏迪宝吓了一跳,那大虎分明轻轻拍了下他的肩,为何会火辣辣的疼?再看大虎那铁青的脸,怎么都好像在探讨军国大事,“呵呵……大虎,你言重了,这个……这个我说就是了,你别用那种表情。”

云飞峋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而后拽着他到了一块大石上,从兜里掏出一张被叠了很多折得纸,又从怀中套出一只炭块,“迪宝,说吧,我记下来。”

这可把苏迪宝吓了一跳,看着大虎那杀气腾腾的眼神,后脊梁冒出一层冷汗,“大虎啊,你别这么看我,吓得我什么都忘了。”

飞峋叹了口气,眼神也缓了下来,“恩,不着急,你慢慢想。”这炭块,是可以携带的笔,是涟漪发明的,他特意带出来,就是为了记录。

苏迪宝想了又想,“首先,你要嘴甜。”

飞峋的浓眉微微一皱,“嘴甜?”

“对,就是要经常夸奖赞美她,例如说,我以前追我家娟子的时候,曾守在她时常洗衣的路上,见她到了,便装作路过,好像两人不小心碰见的,之后就要夸,娟子的衣服真好看,娟子头上的花真香,娟子的脸蛋就和剥了皮儿的鸡蛋,娟子的小手好像大葱……”

“大葱?”飞峋不解。

苏迪宝挠了挠头,“呃……不是有句话说什么什么葱手吗?”

“青葱素手?”飞峋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词儿。”苏迪宝赶忙点头,感慨这大虎平日里不知声不知其,其实肚子里得酸词儿也不少。

飞峋没时间笑话他,低头,在纸上奋笔疾书。

苏迪宝一见,“嘿,大虎,你会写字?”他们这些庄稼汉,很多都不识字。

飞峋点了点头,“偶尔习了一些。”不会写字,如何写信笺?不识字,如何看兵书?

苏迪宝更是觉得这大虎实在是深不可测,身上的神秘也越来越多,接触的越多,越觉得他不是个普通人。

“还有吗?”飞峋抬头,询问。

苏迪宝赶忙继续想,“还要夸奖她的脸什么桃花,眉毛什么柳叶条。”

“面若桃花眉似柳?”飞峋问。

“对对,就这句话。”苏迪宝汗颜,本来想为了挽回面子拽几句词,前几年真心背过,哪知现在却忘了。

飞峋低头记录。

苏迪宝又想了一想,在飞峋一旁席地而坐。“当然,光夸也不行,那种光玩嘴的男人,女人是不喜欢的,你要帮她干活,还要帮她家人干活,尤其是她娘,你要知道,这个女人吧受她娘的印象很多。”

飞峋皱眉,干活?他之前曾去酒厂帮过忙,帮她娘干活?但涟漪的娘已经去世了,不知如何帮,这个可以省了。“还有吗?”

苏迪宝挠了挠头,又一拍大腿,“还有一件事很重要,除了赞美女人,你也要让女人看到你的好,当然,这个我有个窍门。”

“窍门?”飞峋来了兴趣,“快说。”

苏迪宝暧昧一笑,压低了声音好似神秘,“村里的女人都喜欢强壮的男人,不像城里的姑娘,听说那城里姑娘就喜欢文弱的,风儿一吹就倒的,当初我吸引我家娟子时,特意找了一天她单独洗衣,我就在河对面洗澡,让她见到我健硕的臂膀。”

飞峋有些不赞同,“在女子面前衣冠不整,不会唐突了女子?”

苏迪宝对着飞峋胸膛就是一拳,本来想一报那“一肩之仇”,谁知道好像杵到了铁板一般,“你这个笨蛋,怎么和城里那些穷酸秀才一样迂腐?你不表现,就等着别人表现,等有一天男人把你心爱女子抢走,你想表现都表现不了了,知道什么叫先占这为王、后占者遭殃吗?”

飞峋狠狠一点头,“你说有理!”

苏迪宝虚荣心暴涨,其实他在吹牛呢,他没可不敢在女人面前洗澡,会被打成流氓的,这么说,就是为了报那想不出词儿的耻辱,“不过话说回来,大虎你这是要干啥,你不是已经和涟漪成婚了吗?”

云飞峋神色有些尴尬,“你别管,告诉我就行。”

苏迪宝一耸肩,“成,别出去搞破鞋啊,虽然苏涟漪不认我这个小叔叔,我也是她叔叔的,看不得你背着我侄女搞野人。”

“……”云飞峋哭笑不得,“别扯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继续说,还有吗?”

苏迪宝挖空心思地想,一拍手,“对了,大虎,如果你是为了讨好涟漪,千万要记得,要赞美她的裙子,她换一条裙子,你就要赞美一次,知道吗?”

云飞峋不解,“赞美裙子,她有什么可高兴的?”

“要不说你这孩子傻,知道啥叫女为为什么高兴吗?”苏迪宝又想拽词,但这词明明就在脑子里,就说不出来。

这回真考住云飞峋了,想半天,“是不是……女为悦己者容?”

苏迪宝面子挂不住,这大虎也真是的,他怎么说也是叔叔辈,怎么就这么不给面子?心中坏心起,“最后,别说小叔叔我不教你绝招。”嘿嘿嘿嘿,大虎,让你知道知道得罪小叔叔的下场。

云飞峋见苏迪宝突然面色严肃,也极为重视,狠狠一点头,“你说。”把苏迪宝自称“小叔叔”自从忽略。

迪宝心中坏笑,一把拉住飞峋,“大虎,你听说过?好男不下十吗?”他开始准备坏大虎了。

飞峋不解,“这个……真没听说过,是什么意思?”

迪宝嘿嘿一笑,“要彻底征服女人,就要在床上征服她,一夜不能少于十次。”嘿嘿嘿嘿。

飞峋的脸一下子通红,他还没和涟漪……洞房。“这个……是必须的?”

“那是,女人找男人,男人找女人,为的是啥?不就是床上那点事?你把她伺候的离不开你了,还愁不讨好?”这句话,苏迪宝倒是没说谎。

“……”飞峋手中的炭块在纸上比划了几下,最终还是没落下字。这一点,也许苏迪宝是对的,但他却不知怎么描写……算了,他姑且就记着吧。

云飞峋头有点晕,被苏迪宝说的,后来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之后便分了开,飞峋将刚刚听到的东西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想到呢一夜十次,一张脸通红通红,神色尴尬。

正走着,一旁路过了两名手牵手的少女,见到云飞峋,娇俏的小脸一下子涨红,闪到一遍,偷偷地看着。

飞峋不解,低头看看自己衣着,并非发什么不妥,难道是两人看到他的面红?窘迫。

“快看,那人好面生,却很俊。”其中一名女子小声说。

“是啊,那人是哪一家的,为什么以前没见过啊?”另一名女子道。

两人就这么看着飞峋的身影越走越远。

云飞峋并未回家,而是因路过了赵氏家,如今赵氏在妆品厂帮忙,白天家中便只有苏正一人。

“大伯父,您忙吗?”云飞峋推开院门,询问道。

苏正正在拾到院子,见到他来,很是开心,“大虎啊,来来,进来坐。”

云飞峋去做什么?自然继续询问追女经验。

……

初萤家中一片热闹。

经过几天几夜的挣扎,初萤身子大好,为孩子喂完奶后,那男孩便在一旁睡得香甜,根本不理会另一侧几人聊天,酣睡未醒。

“黄妹妹,给孩子取名字了吗?”吴氏问。

涟漪也坐在一旁,笑盈盈的。

初萤想了一想,“这名字,涟漪你来取怎么样?”

这可怕涟漪吓了一跳,“那怎么行?名字自然是你这个当娘的来取,我取算什么?再说,我也不会取名字。”她打小学理,从来不会咬文嚼字,若是她取,搞不好就弄个现代名,什么红啊,静啊,倩啊,要多俗有多俗。

“对啊,黄妹妹,你自己来取吧。”吴氏也道。

初萤垂着眼,见那熟睡的孩童,“熙瞳,就叫熙瞳吧。”

吴氏道,“熙瞳,好名字,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初萤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一动,犹豫了片刻,才幽幽道,“熙和,犹在瞳。”

吴氏勉强识几个字,却不知其意,看向涟漪,涟漪也是微微皱眉。犹在瞳,是不是回忆、怀念的意思?那熙和,是不是团聚合欢?

再看向初萤那若有所思的样子,涟漪心中已肯定了大半,想来,定然是初萤怀念起从前的美好。长叹一口气,无奈,两情相依古难全,对初萤的遭遇,她深表同情。

“好名字,就这么定了,那孩子的姓氏呢?”涟漪道。

初萤的睫毛又闪了一闪,“跟我的姓氏,姓黄吧。”这一次,初萤很坚定。

就这样,孩子的姓名算是定了,涟漪三天三夜在初萤家中,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从今天开始,便可以和孙阿婆、吴氏,三人换着休息了。

……

与苏家村的平静相比,岳望县沸腾了。

两名接生婆回了县城,便将苏涟漪剖腹接生之事传了出去,女人都三八,加之苏涟漪本就是个热点人物,这消息传扬得特快,褒贬不一,满是质疑。

褒,自然是赞美苏涟漪高超的手艺,贬,则是说苏涟漪有违人常,而质疑,当然一方面有对产婆话的质疑,另一方面,则有些人怀疑——那产妇,已经死了。

纷纷争论不休。

李家别院。

当李玉堂从墨浓口中得知最近传出之事时,大吃一惊。

他自然是知晓苏涟漪的计划,一直忐忑不安,却不知,这一日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听苏涟漪的意思,她那朋友不是一时一刻就能生的,却没想到,苏涟漪刚刚回去,就生了。

李玉堂有些担心,细细想了一下,“墨浓,你能确信,那女子确实还活着?”追问了句。

墨浓点头,“确实还活着。”

李玉堂惊讶得不能再惊讶,苏涟漪,为何总能带给他无比的震撼?

------题外话------

妹子们,今天白天家中有事,到6点没写完,又怕妹子等急了,就有多少发多少。

从明天开始,云飞峋要摆脱木讷,讨涟漪开心,会发生很多好玩又爆笑的事,妹子们想看到什么镜头,可以留言告诉丫头,如果符合剧情,就塞进去,呵呵~

至于苏迪宝,这名字是不是很眼熟,在粉丝榜中能找到出处哦~丫头不会起名,就着自己的粉丝榜,哈哈~解元以上用原名客串,其他的,丫头就借来用用。

先说这么多,妹子们,看文愉快。

对了……关于月票……呃……虽然今天更的少,但还是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