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承诺

今日天气晴朗,但在苏涟漪的脑海中却是电闪雷鸣。

初萤一口一口乖乖吃着涟漪喂来的粥,虽然确实疼得受不住,却还是吃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涟漪逐渐冷静下来,看着此时的初萤竟觉得有些陌生,初萤的冷静和忍耐力,绝非平常。

吃好后,初萤一抬头,看向涟漪,那双乌黑大眼满是依赖,这让苏涟漪重新又将心放下。

笑自己刚刚想的多了,初萤就是初萤,怎么会是别人?

果然,肚里有了东西,初萤的面色也好了许多,脸上的冷汗也逐渐减少。

孙阿婆进来,“涟漪小姐,黄氏怕是要生了,最好在地上走走,活动开了才好生产。”

涟漪看向初萤,初萤也是懂事的,点了点头,便坚持着起身,咬牙忍疼在地上转着,由孙阿婆扶着。

涟漪没敢去扶,怕初萤不小心碰到她的伤口。她做了两方面打算,若是初萤能自己生,最好,若是实在生不出,她也管不了什么手术成功率了,必须进行剖腹产。

孙阿婆虽只做了几年的接生婆,但也是有经验的,带着初萤走走停停,时而喝些汤补,涟漪则是一会陪着初萤走着,尽量说些话让其开心,一会则是站在院子门口,焦急的看着远方,期待着县城来的产婆能快一些到。

随着初萤惨叫声加剧,孙阿婆赶忙扶着初萤入了房间,房内,生产的物件早已准备好了。

“快生了。”孙阿婆道。

涟漪不敢怠慢,准备查看,却被孙阿婆拦了住,“涟漪小姐,你虽嫁人,却未生产,不能呆在这地方,容易沾到晦气。”

涟漪哭笑不得,女人分娩那是生理现象,所有物种都要经历的过程,有什么可晦气的?“没关系,阿婆,回头我去庙里上香。”时间紧迫,她没闲心和孙阿婆探讨这些唯物还是有神论之类的话题。

孙阿婆怎么肯?板下了脸,“涟漪小姐,我老婆子是敬你的,但现在你必须出去,为了你好,你若是沾染了晦气,生出孩子搞不好要缺胳膊少腿,为了你着想,我老婆子就算是得罪了你也不能让你进来。”说着,拽着涟漪的胳膊就要将她推出去。

涟漪被孙阿婆不小心捏到了伤口,面色一变,就在这功夫,就被推了出去。

门被孙阿婆从里面插死了,涟漪在门外干着急,怎么拍门,孙阿婆也是不肯开,涟漪哭笑不得,真是封建迷信!一低头,看见衣袖上竟有些渗血,叹气,这可怜的伤口,再怎么躲避,最后还是被碰了。

门内,是初萤的惨叫声。

终于,随着马车声响,吴氏终于带着从县城内找到的两名顶级接生婆赶到,孙阿婆开了门,让三人入内,就是不肯让苏涟漪进去。

苏涟漪叹气,见暂时还没什么事,便回家去,趁着飞峋还未起床,取了金疮药和纱布回到初萤家,在院子中为自己包扎伤口。

突然,门内的惨叫声增大,门开了,吴氏出来换水,涟漪才知,原来是羊水破了。

“孙大嫂,需要我帮忙吗?”涟漪不顾包扎了一半的胳膊,冲了过去。

“不用,你还未成产,不能进来。”丢了一句话,便关了门。

涟漪心中了然,想必这不生产的女子不能入产房,是这个时空的讲究吧。又坐回去,为自己包扎。

初萤在惨叫,苏涟漪倒不是担心这个,而是担心生不出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吴氏又来来回回取了很多东西,但面色却越来越不好,这时,云飞峋来了。

“涟漪,原来你在这里,我以为你去了妆品厂,但看驴车还在家,便来这里寻。”飞峋道,看涟漪面色严肃,“初萤这是,要生了?”

涟漪点了点头,“是啊。”

飞峋眼尖,看见了一旁沾着血的绷带,赶忙冲了去,“涟漪,你受伤了?”

涟漪见云飞峋关切的眼神,那种焦急是无法掩饰也是无法装出的,本来心中那枚小小的疙瘩猛然被放大,想起昨夜她宿夜未归,他则是担忧得一夜未合眼,她却因为心中的顾忌没将事实告诉他。

无论是当初的大虎,还是此时的云飞峋,都是那般无辜、可怜又让人感动。

心中的内疚如同滴墨入水,扩散得越来越大,“飞峋,抱抱我。”说着,便轻轻扑倒他怀中。

这把云飞峋弄了一个大红脸,本就一头雾水,如今这雾水却越来越浓,明明是初萤生孩子,怎么涟漪却这般内疚?难道是涟漪受了委屈?多半是担心初萤。

他知晓两人的关系很好,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拥入怀中,伸手拍了拍的背,“别担心,她会没事的。”

以往冰冷的声音今日听起来却别样温柔,这温柔的声音听入苏涟漪的耳朵里,就如同尖刀一样。

欺骗,这个沉重罪名压得苏涟漪抬不起头。

她心思向来很重,一件事都要考虑个千百遍,难道她想的是错了?难道他应该和飞峋交代?但她最怕的是这样的结果——告诉了飞峋,飞峋接受不了这开膛破肚,别说初萤承担风险,即便是操作手术的苏涟漪也会被牵连,而飞峋便会想办法阻挠。

现代人接受新鲜事物速度都需几年,何况古代人,她光凭一张嘴就能解释得清楚?那还要几百年的科技发展干什么,幼稚!

若是真的阻挠,耽误了时机,一切便都晚了,毕竟,生命不可逆!

想到这,涟漪又坚定了信心,不是不告诉飞峋,而是在初萤生产前的关键时刻,不能告诉!

云飞峋哪知怀中之人的心思,只能安抚着,“初萤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放心。”

涟漪点了点头,靠在他坚实的怀中,迷恋这种安全感,“飞峋,若是有一些事,我隐瞒你,你能原谅我吗?”

飞峋垂下了眼,低头看她,“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善意的。”她坚定不移地回答。

云飞峋点头,“那便原谅。”怎能不原谅,他也有事未告诉她。

涟漪心中感动,云飞峋这是信任她,只有完全信任一人才不会无故猜忌,没想到,这无心插柳,竟真能收获一份真情。“飞峋,只要你真心待我,我也会付出真心。”

她的感情从来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激情澎湃,总是在这一件件小事中,加深了情意。

正当云飞峋要说着什么,屋子门被猛然推开,吴氏出了来,端着满满一盆血水,别说把苏涟漪吓了一跳,就是久经沙场,对大小伤口习以为常的云飞峋也是大吃一惊。

吴氏自然没留意院子中两人正甜蜜地拥抱,满脑子只有屋子里正在生产的黄氏。

涟漪推开飞峋,“孙大嫂,里面情况怎么样?”心中再次自责,刚刚只顾着自己的私事,却忽略了房内惨叫声越来越小。

吴氏倒了血水,跑厨房中准备继续烧热水。

“飞峋……大虎,你去帮忙烧水。”因着急,她差点当着外人面将飞峋的名字唤出,后者也立刻钻入厨房。

吴氏取了最后的热水正准备进屋,却被涟漪一把抓住,“孙大嫂,快和我说,初萤情况怎么样。”

吴氏是着急的,但被抓着,见涟漪态度坚决,只能如实说,“涟漪小姐,你要做好准备,黄氏她……她那孩子,是站着的。”

“站着?”涟漪一愣,站着是什么意思?恍然大悟,原来是胎位不正!

胎儿在母亲的子宫中位置并非固定,而是转动,只不过到了预产期正好是头向下,便能顺利出生,但初萤却分明是早产。涟漪心中大叫不好,刚刚她怎么就没想到这早产和胎位不正?若是想到,根本不会让初萤白遭这些罪,直接开刀。

“孙大嫂,水你来烧,大虎,和我回家取东西。”说着,放开吴氏便拽着飞峋向家跑。

云飞峋没提出什么疑问,苏涟漪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

“你去取蒸馏酒,就是之前我们做出的高浓度酒,若是我没记错,还有两瓶。”还没进院门,涟漪便吩咐,自己则是冲进了房间,去取今日带回的麻药、迷药、赵仵作送的一套刀具和一切相关物件,抱了个满怀。

当她到院子时,飞峋已经取到了两瓶子酒,“涟漪,你这是要作什么?”大惊失色,那刀具……不是仵作验尸用的吗?苏涟漪拿这个做什么?

“去初萤家,快。”涟漪抱着东西就向初萤家飞奔,飞峋见她手中东西太多,太过吃力,便抢下了沉重得刀具,两人飞快赶往初萤家。

初萤的惨叫声已小了许多,想来是体力不支。

两人入院时,吴氏正好又出来换水,又是一盆浓浓的血水,涟漪抢过刀具和酒瓶,便闯了进去。

“涟漪小姐,你不能进啊,你是未……”

“我要进行手术,割开她的肚子取出胎儿,若是再不手术,大小都不保!”涟漪道。

将所有东西都在一旁干净的桌上一字排开,见到了满地、满床的血,心中狠狠一震,听着初萤此时如同垂死的小猫般的叫声,她将自己的后怕狠狠压了下去。

“什么?苏小姐,你疯了?怎么能开膛破肚?”那两名从县城接开的接生婆大惊失色。

涟漪用刚刚打进来的水洗了手,用干净布子擦干后,又用酒精擦了一遍。“我没疯,这是手术,若是你们有胆子就留着帮忙,若是没胆就出去。”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另一名接生婆道。

涟漪狠狠瞪了一眼,“不怎么做还怎么做?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我唯一的好友这么死去?我再说一次,愿意留下就帮忙,不愿意留下就出去。”

这就是她最担心的后果,若是她将手术的消息早早放出去,这些古人又如何接受?别说她们接受不了,恐怕初萤自己都害怕。

“疯子!苏涟漪你是个疯子,我要报官。”其中一人见苏涟漪从那硕大的刀具箱中,挑选了几只刀和剪子,依次放入一旁的铁盘中,失声大叫。

涟漪头也未回,“去吧,去报官吧。孙阿婆,把这位接生婆请出去。”止血钳只有两只,还仅仅是简陋的模仿,是涟漪在画出图纸后,让县城铁匠打造,说是止血钳,还有些牵强。

孙阿婆到底是了解苏涟漪的人,当时自家儿子已经病入膏肓,无人能救,但从天而降的苏涟漪却可以。她还未忘,当涟漪小姐在孙大海赤裸的胸前倾听,这事看似伤风败俗,但听涟漪小姐说,却是治疗的关键。

虽然她也接受不了开膛破肚,但因为相信苏涟漪,便将那喊着要报官的产婆拽了出去,另一个产婆也乖乖跟着出去,毕竟,她怕担责任。

门外,云飞峋只听见屋内嘈杂却不知何事,只能焦急地在屋外等待,却见孙阿婆拽着产婆出来。

那产婆如同受了刺激、见了鬼一般,喊着,“杀人了,快来人啊,要杀人了。”

孙阿婆赶忙对飞峋道,“大虎,快将这两人绑了,省的坏了涟漪小姐的事。”

云飞峋不知苏涟漪要干什么,但还是听了孙阿婆的,迅速找了两根绳子,将那产婆绑了个结实。孙阿婆找了两块破布,塞入两人口中。“两位老妹妹,委屈你们了,但现在不能有事干扰涟漪小姐。”

飞峋紧张,一把抓过孙阿婆,“阿婆,屋内到底有什么事,涟漪要干什么?”

孙阿婆也是面色苍白,虽帮着苏涟漪控制这两名产婆,但口中的牙齿却一直再打颤,“大虎啊,是……是这样,黄氏她难产,怕是生不出来,挺……不过去,涟漪小姐她……”

云飞峋大吃一惊,一双眼睁得硕大,专注地听着,不放过孙阿婆任何一句话。

“涟漪小姐她要割开黄氏的肚子,将孩子……取出来。”孙阿婆只要想到那场面,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

飞峋赶忙扶住摇摇晃晃的孙阿婆,将她扶入凳子上,自己则是向屋子里冲,欲阻拦。

这可万万不行,千万不能这么做,这样不仅初萤没命,就是涟漪也得偿命!

但他刚到屋子门口,就被涟漪挡了回去。

云飞峋惊讶,因为,苏涟漪脸上全无紧张、惧怕,有的,只有骇人的冷静,这冷静是他没见过的,十分陌生的。此时是苏涟漪的工作状态,与平日里带着淡笑定然判若两人。

“飞峋,你相信我吗?”涟漪的声音冰冷冷,就如同她此时手上拿的刀具,锋利、不带丝毫温度。

“我……”飞峋挣扎,“涟漪,从古至今都没有开膛破肚的先例,你……”

“从古至今没有,但未来会有。”涟漪答。

“先不说初萤能不能活,就连你也会被牵连。”飞峋又道。

“难道就因怕被牵连,就眼睁睁看着她死去?我做不到。”涟漪冷冷道,眼中带着失望,“飞峋,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

云飞峋一惊,“不,不是不了解你,是担心,我害怕……”

涟漪微微一笑,“被牵连也好,在阴间也可和初萤作伴。”不再理会飞峋,扭头对吴氏,“孙大嫂,你来帮忙吗?若是你害怕,我就要关门了,我自己进行。”

虽是这么说,但自己进行,困难太大,羊水虽流了一些,但大半还在子宫,一会下刀后,羊水会喷涌,必须要第一时间导流,还有使用止血钳等等,两个人做这手术风险都非常大,需要两名医生经验丰富,配合默契天衣无缝。

一会看到开膛的情景,想必古人都会吓晕过去吧。

罢了,即便是没人帮忙,她也要用尽全力!

“涟漪小姐,我帮你,我不怕!”吴氏道。她丈夫的命是涟漪小姐给的,黄氏又是小锦的启蒙师父,涟漪小姐破釜沉舟,她自然也不能落后,即便以后以命抵命,她也要上,为了报答两位小姐对她的恩情。

“恩,孙大嫂,谢谢你了。”涟漪一闪身,放吴氏进来,而后扭头对飞峋道,“时间来不及了,相信我,在门外等着,照顾好三名老年人。”说完,便邦的一下关门上锁。

室内,一片血腥,吴氏是怕的,但为了两人,她也豁出去了。

农妇哪个没杀过鸡?像她这样的过日子能手,连小猪仔都杀过,吴氏现在就把面前的黄氏当成鸡和猪仔,告诉自己,没什么可怕。

涟漪简单交代了吴氏需要做什么,而后将麻药放入红糖水中,“初萤,我要做什么,你也应该知晓吧?”

满脸冷汗的初萤艰难点了点头。

“你同意吗?”涟漪继续问。

初萤有了一丝犹豫,但那犹豫转瞬即逝,苍白得全无血色的唇,努力勾了勾,想给涟漪一个安抚的笑,却没成功,点了下头。

涟漪顿时鼻尖酸了,大量液体涌上眼眶,这是信任!她在现代行医那么多年,却从没得到过这种信任,她做出的诊断无人信,有病人曾将她开的诊断书摔她脸上;她开出的药无人用,有病人觉得她刻意开贵药吃回扣;她努力救治一名老人终无效,却被那老人的儿子杀死。

她清楚地记得临死前,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我,苏涟漪,发誓永不行医!

但如今却一破再破,考入医学院时做下的誓言犹在耳畔,穿上白褂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从医这么多年,她等的是什么?不就是这一份信任?

“把这个喝了吧。”涟漪的声音柔了下来,眼中的温柔,是从未有过的。

初萤看向苏涟漪的眼神是依赖,仿佛可以将自己生命交付给面前女子一般,忍着痛,咬着牙,将麻药喝下。

“涟漪小姐,得快一些,时间来不及了,一会羊水流完,孩子就有憋死的危险。”吴氏忙道。

涟漪点了点头,“知道了孙大嫂,刚喂她喝了麻药,麻药不起作用也无法下刀,那种疼,能将人活活疼死。”

麻药是极有效的,剂量也足,初萤只觉得随着那热热甜甜的红糖水,从舌根向下,一顿酥麻,疼痛竟逐渐减少,“涟……漪,我不太……疼了。”惊喜。

涟漪取过帕子,十分爱怜地将初萤脸上的汗水擦下,“傻瓜,有什么可高兴的,喝了麻药你身子就无法用力,便不能生了,你的命,就全在我手上了。”

初萤眨了眨眼,那双眼更黑、更幽,深深地看着苏涟漪,“没关系,生死有命,无论结果如何,我都相信你,涟漪,我能交到你这么个真心实意的朋友,不枉此生。”

涟漪无奈地摇了摇头,眼泪顺着眼角留下,这个傻孩子,她不知自己面对是什么危险,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初萤,听我说,若是你死了,我也去阴间陪你。”

初萤一惊,“不行!涟漪,你要好好活着,你还要和大虎快乐的过一辈子。”

涟漪点了点头,这初萤从来都是撮合她和云飞峋的,“知道了,你放心吧。”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却知,初萤若是有个好歹,她定是要以命偿命的。

算了下时间,药效应该起了作用,而就如同苏涟漪之前所预料,初萤从前应该是服用过不少名药,有了一些抗药性,麻药奇效时间比她晚了很多,想必失效时间也要提前。

一个时辰之内,不,是半个时辰,她必须要做完手术!

自掐了下初萤的肚皮,“有感觉吗?”

“没。”初萤的声音比刚刚有力许多,毕竟不疼了。

“好,你闭眼吧,别看。”说着,将一块干净帕子轻轻盖在了初萤的眼上,而后,手术开始。

……

屋内没了声音,屋外之人更是紧张。

云飞峋真是怕了,经历过大小战役无数,没这么怕过,但自从认识了苏涟漪,就一次次担惊受怕,开膛破腹……人还能活吗!?

初萤死了怎么办?苏涟漪遇难怎么办?

这一个个问题射向云飞峋,将他万箭穿心。

两名产婆被绑着,嘴里塞着帕子,脸色一片苍白,都傻傻地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孙阿婆刚刚晕了,如今挣扎着起身,看向门内,她人生中重要的三个女人都在门内,若是三人都遇难,可如何是好?锦儿的娘没了,师父没了,孙家的救命恩人没了!

孙阿婆眼前一黑,又要晕倒,却被云飞峋拉了住,“孙阿婆,要相信涟漪,涟漪的为人您应该清楚,她不会盲目做鲁莽之事。”虽是这么安慰,但心中却也是提心吊胆。

孙阿婆看着眼前的男人,挣扎了下,终于没向那最坏的角度考虑,叹了口气,“大虎啊,哎……”

云飞峋点了点头,“一定会没事的。”

两名产婆如今冷静了下来,都回头去看云飞峋。如今苏涟漪在岳望县也算是风云人物,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正面的,自然是商界黑马,当时苏家酒铺开张时何其风光?如今苏家酒铺的生意又是如此火热。

负面,自然是和李府二公子的恩怨纠葛,最早好像是听说苏涟漪纠缠二公子,而二公子不愿,后来苏涟漪性情大变,身子也瘦了,容貌也美了,能力也强了,二公子也慢慢就愿意了。两人最后背着苏涟漪那又傻又丑的相公,偷情被人看到。

这人,是不是就是传说中那又傻又丑的夫君?

面前的男子容貌虽不算俊美,但那也是英挺,身材修长健硕,虽穿着的是普通粗布衣衫,但举止却能看出文雅。轮廓十分深、五官分明,那鼻子高挺笔直,英气,真真的英气。

还有那双犀利的双眼,不像他们平日见的商人的奸与农夫的愚,是一种逼人,好像是等待猎物的苍鹰一般。

美中不足,是他面皮不是很平整,有了些疙瘩,疙瘩不是很大,却不惹人烦,只平添了粗狂,又有一种少年热血的味道。

两接生婆相视看了一眼,交换了眼神——这苏涟漪的相公,怎么不像传闻那般不堪。

云飞峋见到了两人对视,想了一想,“两位阿婆,我这么做休要埋怨,但此时人命关天,涟漪吩咐不能受到干扰,所以,在下得罪了。”

两人见这看似粗鲁野蛮的汉子说话这么彬彬有礼,很惊讶。

“塞着嘴定然不舒服,若是两位阿婆答应不乱喊乱叫干扰了涟漪,我便将你们口中的帕子取出。”飞峋道。

两人赶忙点头如捣蒜。

飞峋便伸手,将两人嘴里的帕子小心取了出来。

两人对视看了一眼,“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飞峋没想到这些阿婆不再干扰涟漪,竟关心起他,“大虎,我叫大虎。”

两人尴尬一笑,毕竟是城里人,觉得这名儿是实在俗了些,难怪那苏小姐看不上,“看你也是个不错的孩子,大婶就告诉你,平日里别让你家娘子到处走,落人口舌。”

可能是两人上了年纪,有些可怜这被传言得不堪的大虎,好言道。

飞峋无奈地笑了一笑,“我尊重涟漪,涟漪想坐什么,我都支持。”

两人叹气,另一人道,“你家中可有什么人?”

飞峋又是无奈,但若是这两人不大喊干扰涟漪,这件事过后,两人散播涟漪的坏话,他也愿陪着她们说几句话。“在下是孤儿,家中无人。”

果然,两个老婆子母爱泛滥起来,哪还能想起屋内正发生的血腥之事。“傻孩子,看你这老实巴交的,也没个娘和爹告诉你,这女人啊,不能放出去乱走,就算是要出去,也得等年纪大上一些,生几个娃再说。”

另一个人补道,“对,女人没生娃时心思不稳,加上苏小姐又年轻貌美,跟了人跑了,你可啥也落不着。”

孙阿婆刚想说什么,又想到那传言,看了看眼前这彬彬有礼的大虎,便在一旁没吭声。

飞峋叹气,“多谢二位的忠告。”

“傻孩子,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们都是过来人,挨家挨户的接生,看过的人和事儿多了,把你女人看住,不然走了,说什么都晚了。”

云飞峋垂下了眼,想到了李玉堂将她送回的情景,本来坚定的心也有了一丝动摇,不是对苏涟漪感情的动摇,而是在想,他这样在家守着,是不是太……被动了一些。

“孩子,你真是傻啊,就算是你尊重苏小姐,也可以陪着苏小姐到处走啊,你这胳膊腿儿健全的,长相也不差,去裁件好衣裳,也去露露脸,最起码也得告诉那些野爷们,苏小姐是有人家的。”

云飞峋惊讶,说他长相不差?

他从小因脸上的疮鲜少照镜子,已成了习惯,即便是如今涟漪帮他治脸,他也没刻意照过镜子,他的脸……难道真的好了?

“对对,跟着苏小姐去做生意,当个庄稼汉有什么出息?”两个老婆子左一言右一语,就好像云飞峋是她们儿子一般。

飞峋心中无奈,他离不开村子自是有原因,即便是能离开,他也不打算那般看着苏涟漪。

“平时也主动一些,搞一些小花样儿,那些个花花公子可会弄了,你知道潇爷吗?”其中一人道。

“知道,潇爷为了醉仙楼的仙姬可花了不少心思,什么烟火啊,什么花舟啊,啧啧啧,这一天搞的花样,比我老太太一辈子见的都多。”

两老太太就这么唠了起来。

女人都是三八的,连孙阿婆也跑去听。

云飞峋一愣,烟火?用烟火干什么?

两人自然是看出飞峋不懂,“傻大虎,你想啊,男人专门给女人放了烟火,女人能不感动?那冰冷冷的花魁仙姬都感动了,苏小姐也没问题的。”

飞峋听说这样能让女人开心,赶忙心中暗暗记下,烟火!回头他去买一些试试,只要苏涟漪能开心,他就去做做。

“还有首饰,要送女人首饰,没有女人不喜欢这个的。”有一老太说。

飞峋点了点头,开始后悔当初送苏涟漪那劣质的镯子,恨不得敲自己的头,怎么就送个那么糟的东西?

因这谈话,本来压抑的气氛得到了缓解,而云飞峋就这儿跪坐在地上,将两个从城里来的接生婆说的一个个新奇花样牢牢记在心里,准备以后一样样为苏涟漪弄来。

两人的话对云飞峋可谓是醍醐灌顶,他早就听闻那些花花公子的花样繁多,却不知多到这种程度,别说女子,即便是男子听了也是眼花缭乱,而女子多半也是心动了吧。

他今日才知,他对苏涟漪做的太少太少,而能得到她的亲睐,又十分惊喜。

叶词是真真切切喜欢涟漪的,他能看出,而那李玉堂也不是个好人,从男人的角度,那李玉堂看向涟漪的眼光绝不是那么单纯。

而涟漪最后却选择了和他在一起,此时想来,很是惊讶。

无论从前如何,从今以后,他发誓定要在苏涟漪身上用心,拢住她的心。

两名老太热烈地聊着,孙阿婆在一旁听着,云飞峋却渐渐走了神,视线一次次向紧闭的大门飘去,目光若有所思,好似在想苏涟漪,却又好似在想更多的东西。

那一双深邃的目光,此时神秘无比。

……

门内,一切都在紧张的气氛中进行。

一声嘹亮的婴孩哭声……

生了!

门内、门外所有人都激动,除了苏涟漪一人冷静,因为比切开创口更重要的是缝合,还好,之前有先见之明自制了一些羊肠线。

吴氏看着一层层皮开肉绽,忍不住一次次想吐,原来,女人肚子里就是这样的。

“你去处理婴孩,这里我来。”涟漪的声音,比刀具还要冰冷。“别忘了和初萤说话,不要停。”

没有输血,止血钳太少,流了太多血,她怕初萤失血过多。

吴氏不敢怠慢,一边处理着婴孩,一边与初萤说着话。

初萤已经很虚弱,但也总比刚开始要好,毕竟不疼,不用体力。

涟漪将伤口缝合,而后小心消毒,上了一些可以消炎的金疮药,而后包扎。

“这样就结束了?涟漪小姐,你真是神了,把人肚子剖开,还能合上,人还能活!”吴氏真真开了眼界,抱着已经擦干净的婴孩道,脸上的表情很怪,是惊讶,是高兴,是恐惧,各种表情糅合。

初萤也是笑呵呵地,眼神满是和蔼,带着一种超脱的成熟,柔和地看着善后的涟漪。

苏涟漪长叹了口气,将手洗了干净,用皂角粉细细洗了,而后又用酒精擦了一遍。“不,危险才刚刚开始。自然生产,危险在前,孩子呱呱落地后若是没有大出血等症就算是过了难关。但剖腹产可不是,动了刀开了腔,没有静脉注射的消炎药,感染的几率很大。”

就如她所说,危险,才刚刚开始。

初萤笑眯眯的,“没关系,只要涟漪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苏涟漪看着虚弱的初萤,也笑了,拢了拢初萤半干的湿发,“恩,未来的十日,我都会寸步不离地守在你身边,放心。”

初萤笑嘻嘻地,努力伸手去找涟漪的手,涟漪怕她用力,赶忙将自己的手递了过来。

“你的……袖子,都……染红了。”初萤道。

涟漪低头,才发现袖子红了,手臂微疼,想必是因长时间使用过度,伤口崩裂,也不知这血,是初萤的,还是自己的。

“没关系,回去洗洗就是了。”涟漪微笑。

“等我……好了,要帮……涟漪做一件……最美的裙子。”初萤握着涟漪的手,慢慢道。

一旁的吴氏心中感慨,若非亲眼所见,她是不信,这世上可以有两名女子的友情比亲姐妹还要亲。突然一惊,“哦,对了,你们还没看这孩子吧?这孩子长得可真是俊啊。”

涟漪失笑,刚生下来的小孩皮都是皱的,能看出什么俊不俊?

但当看到那孩子时,却也略微惊讶,这孩子,长得确实不错。

“恭喜黄妹妹了,是个男孩。”吴氏喜滋滋地抱过去给初萤看,初萤也是惊喜,男孩!

两人送看着孩子,涟漪则是开始动手打扫其屋子。

将刚刚沾了血的床单换成新的,将地用拖把拖了几次,又想起了件事,“初萤,你要有心理准备,这麻药过后,你应该会很疼,我一会去让大虎抓写止疼的药,熬了给你喝。”

不过谢天谢地,这一碗麻药过后,初萤竟挺了下来。

“恩,一切都听涟漪的。”初萤很乖地点了点头。

涟漪笑着,将东西收拾好,才出了房门,出去后,又立刻关紧。

门外四人顿时紧张,“怎样?”孙阿婆出来,看见满身是血的苏涟漪吓了一跳。

那两名产婆也是吓的满脸惨败,开膛破肚还能活?想必是这苏涟漪剖开黄氏的肚子取出孩子后,黄氏死了吧。那她现在出来,会不会是……杀她们两人灭口?

“苏小姐,求您饶命啊,我们什么都没看到啊。”一人哭喊起来。

“对对,今天我们也没来过什么苏家村,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另一人也哭喊。

涟漪噗嗤笑了起来,走过去亲手去解两人身上的绳子,“两位老人家,委屈你们了,黄氏母子平安,放心吧,一会给你们双倍赏钱,算是给你们二位压惊了。”

两人大惊,母子平安?

孙阿婆也惊讶,赶忙跑进去看,没多大一会,便出来,“真是……母子平安,涟漪小姐,你真是神了,真是活神仙啊。”

涟漪笑着摇头,“没什么的。”

吴氏出了来,也是浑身的血,涟漪本想让她帮忙,但见吴氏也累了,“两位稍等,我去换一件衣服,而后就送你们回县城。”

云飞峋却突然开口,“你累了,休息吧,我去送。”

涟漪一惊,将他拉到一侧,“你不是有任务在身吗?”

飞峋摇了摇头,“任务不是一切,我为认为奉献了一切,却不能让你也同样奉献,涟漪,我为你做的太少了,从今以后,我会用尽全力对你好。”他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只是将心中想的,说了。

涟漪笑着,身后抓着飞峋的手,才发现,那大掌反常的冷。想来,是担心她吧。“不,你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只要你守在我身边,给我一个家便可。”

飞峋忍不住伸手抚上她的面颊,“家,是一定给你的,但这还不够,我要给你的,更多。”

------题外话------

有读者抱怨说,女主花心,我却不知这花心何来,女主从未动过心又何来花心。有人又说,男配互动太多,我想说,一个作者这么写定然是有她的原因,不方便太早透露,不想剧透,只想承诺:看到最后,你们会恍然大悟。因为我每一件事,都是有伏笔,不是凭空发生。看似事态平缓,其实一环扣一环,少了一件事,事情都不会发展下去。

说这些不是批驳读者,因为你们不知故事框架,我都不方便剧透,自然是有误会,但被误会考验过的爱,才是真爱,不是吗?

相信亲们对丫头是真爱,丫头对你们也是真爱。

PS:丫头快掉出月票榜了,呜呜呜,妹子们表这么对待丫头啊,呜呜呜呜,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