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分娩

岳望县,李府别院,前厅。

当苏涟漪将那麻药喝下时,才想起,还在前厅。

脑子一团乱,心中暗暗责怪自己,平日里看似办事稳妥,今日怎么就做出这么粗糙之事?想来,是太急躁了吧。人在急躁之时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或者考虑不周全。

若是平日,她会告诫自己冷静。但面临着即将临盆的初萤,她根本冷静不下来也不想冷静,自己在这异世唯一的挚友即将面临生死大劫,说冷静,那是自欺欺人!

无论结果怎样,麻药已经喝下。

涟漪很仔细地观察自己的身体反应,包括麻醉程度、范围、有无影响呼吸及其他感官。

李玉堂在一旁站着,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她,犹如今日才第一次见到她一般,目瞪口呆、呆若木鸡……一切惊讶的词汇都可用上。

涟漪不懂中医,也不懂中药,更是不解为何身子没了知觉,但意识却是清醒的,呼吸顺畅,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不用呼吸机?奇妙的药却可以得到局麻的效果,实在神奇。

但接下来问题就出现了,苏涟漪喝麻药前根本没考虑到瘫在硬邦邦的椅子上会有什么后果,而如今才知,后果是——身子一歪,即将亲吻地砖。

一旁的玉堂一惊,赶忙伸手去接,“得罪了。”一边接,还不忘补了句。

涟漪好笑这李玉堂也实在太“君子”了,明明是他帮忙,还有什么愧疚?做了个鬼脸,“不是你得罪了,是我要麻烦你了。”

李玉堂浑身肌肉紧绷,一只手揽着苏涟漪虚软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扶着她的肩,不知应要怎么办。是直接放在地上?还是再扶入椅中?

柔软的触感与男人完全不同,李玉堂只觉得呼吸困难,一双眼不知应放在何处。

干咳了两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量去想一些其他事。“苏小姐,若是你不介意,我将你送到房间可好?”他是一片好意,但这话说出口,就有种变味的感觉,将女子送入房间,还是……他的房间。

想到这,又赶忙解释,“苏小姐你放心,我李玉堂不会趁机怎样,只是这厅堂简陋,若是直接将你放地上又实在不妥。”

涟漪尴尬,今天算是丢人丢大发了,考虑不周。“今日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全,与李公子无关,我也知今日之事定然让李公子难办,但事发紧急,我朋友的预产期临近,若是在那之前我没做好完全的准备,她将面临生命危险,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失去她!”苏涟漪越说越激动,只要想起这那么纯真可爱的初萤消失在这世上消失,她就无法冷静下来。

李玉堂一愣,在他印象里,苏涟漪是鲜少这么激动慌张,从来都是有条不紊,包括那一日中了春药,也没见她的狼狈。但今日却因为一名女子如此……

世人都说君子重情义,但他们却未见到苏涟漪,原来女子只见的友情也是深如海、坚如石!

李玉堂大为感动,面容也严肃了下来,“苏小姐切勿着急,既然你信得过在下,我定然会全力帮你。”一伸手,将她拦腰抱起,出了前厅,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着头皮向自己房间走。

“谢谢你了。”涟漪闻到了他身上的一股干净的清香,有种儒雅之感。

玉堂摇了摇头,“应该说谢谢的是我才对,苏小姐,自从认识了你,我学到了很多。”他由衷得说。

李家别院很小,无客房,本就是李玉堂建的一个私人空间,没想招待过客人,连下人都很少,加上管事也就不到十人,这与李府相比,已经小了又小。

当初修盖之时虽设计了客房,但因从不招待客人,便荒置,若是想启用,也得打扫个把时辰。所以,在这别院之中,除了下人们住的房间,便只有李玉堂的房间了。

玉堂十分在意私人空间,除了起居不用下人伺候外,其房间也不是人随便进的,每一次打扫之前,都要请示墨浓。

房间整洁,颜色单调,桌椅雕花床,都是深红,其余则满是白。雪白的墙面,不挂一幅字画,虽单调,却别样干净。

李玉堂将苏涟漪平放在自己的床上,怦然心跳,一种异样之感。

她身上没有寻常女子那般香气,很淡、淡的不能再淡的一种馨香,好似落花拂过衣襟留下的点点,若有若无,让他留恋不已。

“苏小姐,你真对在下这么放心?就不怕在下对你不轨?”他忍不住问了句。

“放心,若是你对我心存不轨,想一日我中春药时便不轨了,哪等到今日?”涟漪道,她看人也算是准,绝不会看错的,“李公子,这几日你对我苏涟漪做的帮助,我都记在心里,有一日定会报答。”

李玉堂忍不住微微笑了,“苏小姐言重了,应该怎么办,您说吧。”

涟漪也不多说那些没用的感谢之词了,大恩不言谢,专心考虑如何实验。因头无法动,只能用眼看。

桌上是刚刚一同带来的银针和匕首,“李公子,您先用那根最长、最细的针,在我胳膊上扎一下。”

李玉堂心中吃惊,却没表现出来,修长素手执起银针,“具体扎再何处?”看着那只垂下的雪白柔荑,指形优美,有些下不去手。

涟漪想了下,“将我袖子挽起来,扎我手臂吧。”不能扎手上,若是被飞峋发现,可就不好了。

李玉堂闻言,身子僵了一下,女子的手臂算是隐蔽之处,若是大家闺秀,这一生都不会将手臂露给陌生男子,他这样看了苏涟漪的手臂,会不会唐突?

涟漪心中也猜测到了李玉堂的顾忌,从初萤处得知,古代女子的身子都只能给夫君看的,手臂、腿、足,心中好笑,在现代,姑娘们穿着半袖热裤不是很正常?

“让李公子为难了,深表歉意,但如今情况紧急,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吧。”涟漪双眼坚定,又带了淡淡哀求。

李玉堂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将她袖子拉开,雪白的手臂尽现。他忍住心中那丝异样之感,手起针落,为了尽量减少她的痛苦,那针,迅速扎上。

“怎样?”玉堂问,小心翼翼,略微紧张地看着苏涟漪。

涟漪没去看他,盯着头顶的床帐,细细体会疼痛,竟丝毫感觉不到,心中惊喜,“李公子,这一根别拔出,换一根,稍粗一些的。”

李玉堂心知应是麻药起了作用,点了点头,将粗一些的针如法炮制,扎入苏涟漪的胳膊上。

“再来。”

“下一根。”

“继续。”

就这样,不到一刻钟,那满满的一包银针,就都扎在了苏涟漪雪白的手臂上,好好的一条手臂,如今如同刺猬一般。

李玉堂是有分寸的,因和李府周大夫学了医理、背了药方,自然也多少涉猎了经脉之图,他刻意避开苏涟漪手臂上的几大穴位,生怕伤害她。

苏涟漪松半口气,为何是半口?因为提着的心并未落下,这最粗得银针直径才两毫米,与手术刀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将这些针都拔下去吧。”

李玉堂也暗暗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结束了。

不料,他刚把所有针拔出,苏涟漪的话却让他也忍不住大惊失色。“李公子,麻烦你,用匕首在我胳膊上割一下。”

李玉堂终于忍不住了,冲到床前,两只手撑在床沿,双眼直视她的双眼,“苏涟漪,你疯了?如今用银针都用了,为何你非要在身上平添伤口?”

涟漪能感觉到李玉堂的急切的关心,心中大为感动,微微一笑,“因为我即将做的不是扎针,而是割开她的皮肤及内脏,那种疼痛是银针之痛根本无法比拟,李公子,好人做到底,听我的吧。”

李玉堂犹豫挣扎了下。

涟漪叹气,“若是你不做,一会我也会找人做的,你太善良,也许太为难你了。”

玉堂失笑,善良?竟有人说他善良!?

李玉堂也不多言,转身到一旁的柜子中,取出一只木箱,从中拿出一只陶瓷小瓶和干净棉布绷带。“我这就准备做,苏小姐还有什么要叮嘱的吗?”

涟漪想了一想,“在小手臂面上割,不要割肘弯等部位,那里经脉多,若是不小心割到静脉,尽量止血,若是止不住,我也不怪你。”

好在,李玉堂不懂什么是动脉、静脉,也不懂不慎伤了静脉、动脉会有什么后果,否则,他怎么也是不肯下手的。

玉堂先是找了块巾子垫在苏涟漪手臂下面,而后拿起匕首,用药水擦了几下,在苏涟漪胳膊上小心刺下,顿时,鲜血流出,在雪白的手臂上,那红艳的血,更为刺目。

李玉堂的眉猛然一皱,眼中是不舍,恨不得此时受伤的是自己。

涟漪却突然笑开了,“太棒了,竟不疼!这麻药,实在太神奇了!”为什么口服麻药可以做到局部麻醉的效果?在现代,这是要有专门的麻醉师,根据病人体质状况制定麻醉方案。

但,这麻药竟可以做到局麻!

与苏涟漪的兴高采烈不同,李玉堂则不知暗暗叹了几次气,为其上药,止血,而后包扎。他的手是技巧的,包扎得很完美。

苏涟漪还沉浸再欢乐中,不仅使因初萤的手术有了曙光,更是因发现了现代所没有的奇药。

她的血,不小心沾染到了李玉堂雪白的衣襟上,他有洁癖,若是放在往日,早就大发雷霆,立刻沐浴换衣,这件污了的衣,直接烧掉。

但如今,他却愣愣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一抹血,严重满是惊讶和疼惜。惊讶是,原来这人世间竟有如此真挚的友情,他虽与潇小耽从小玩到大,但为了潇小耽,他是不肯伤害自己的。

苏涟漪,真是个奇女子,让他一再触动,此时更是开始动摇过去十几二十年的信念,甚至对自己的人格也有了质疑。

虽然这麻药有效,但苏涟漪却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每个人的体制都是不同,甚至有些人天生体内便有一些抗药性。她不知初萤从前的生活如何,但就现在的了解,她死去的夫家应该家中不少钱财。

若是如此,初萤定然也喝了不少补药或珍贵汤药,而自己本尊这一穷二白的身子,自然无法与之相比。

若是初萤对麻药无效怎么办?

即便是麻药有效,但效果不如她这般明显怎么办?

若是手术一般,麻药失效,怎么办?

这些问题,必须考虑。

“李公子,这麻药大概能作用多久?”涟漪问。

李玉堂回想了下刚刚苏涟漪向茶碗中倒的剂量,“按照你刚刚饮下的麻药,最少还能作用两个时辰,这麻药与迷药、春药不同,作用时间有效。”

果然!

“那如果再次饮用麻药,可以吗?”涟漪忙问。

李玉堂微微摇头,“再一次补饮麻药,其效果也不会太好,可以说,这麻药,五天内只能使用一次,用第二次效果就不如第一次。”

抗药性!?

苏涟漪心中后怕、冷汗!好在她想到了这一点。虽然在这简陋的环境,手术的时间越短、病人的危险就越少,怎么也不会做两个时辰的手术,四个小时,在没有输血的情况下,多少止血钳都是不够的,但还是要作完全的准备。

李玉堂见她面色微变,有些担心,“苏小姐,是哪里不舒服吗?”

涟漪道,“不是,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可以吗?”她已经麻烦了李玉堂太多事,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但事已至此,又必须要麻烦他到底。

“苏小姐尽管说。”玉堂道。

“一个时辰之后,麻药逐渐解开,你能不能……喂我服用迷药?”涟漪说着,自己想咬自己舌头,今天真是厚脸皮,求人没个完,李公子若是不耐烦,也是应该的。

李玉堂又是吃惊,不知第几次吃惊,“苏涟漪,你又想干什么?”也不管什么礼节,指名道姓地说。

涟漪苦笑,“因为我怕在手术过程中麻药失效,就如你刚刚所说,第二次补上麻药,效果也不会太好,所以,第二次补的是迷药,破釜沉舟。”

李玉堂长长叹了口气,脸上满是无可奈何,用十分无奈的眼神看着苏涟漪,“苏小姐,你这是何苦?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或生或死都是她的命数。”

涟漪失笑,“作为商贾的李公子怎么也相信这命数说?这些,都是统治者用来麻醉百姓们的工具,你能不知?若真是生死由命,那为何还要寻医用药?若真是富贵在天,那为何还要科举买卖?她,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朋友、最好的朋友,她面临生死,我若不尽到自己全力,又如何能对得起这朋友二字?她若是真的没了,我会一生愧疚。”

苏涟漪的话又对李玉堂有了很大触动,他从来不知,对一个人可以这样,即便是对父母,他也从来没考虑到这一层。

难怪……难怪潇小耽曾说过,他是自私的。

他的心中,唯有自己,自己建立了壁垒自己居住,最后的结果却也是越来越孤单。

他时常觉得孤单、空虚和烦躁,难道其原因,便是如此?

涟漪笑着看他,“你有朋友吗?”

李玉堂本想说,他有个发小,名为潇小耽,但话到嘴边,却不知是否该说,他本以为自己对潇小耽尽到朋友之义,但如今想来,根本没有。

他每一次,都是有事之时才将那潇小耽找出来,发泄喝喝闷酒。

涟漪不解地看了看李玉堂,没再说话,只是闭上了眼。

不得不说,李玉堂的床还真是舒服,很软,身下的单子想来定时价值连城,沾在身上舒适无比,与自己家中的普通床单真是天然之别,果然,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好,想来,她也赚了一些银两,是不是也得添置些好东西,犒劳下自己?

李玉堂想了很多、想了很久,在他想继续询问苏涟漪“朋友”的感觉时,却发现,苏涟漪已睡了去。

李玉堂站在床沿,低头看着她包扎过的手臂,突然想起一句话——为朋友,两肋插刀。这形容君子的话,如今却被苏涟漪这个小女子做了去,实在让七尺男儿汗颜。

玉堂怕她醒来,便不敢离开。

好在,房间也有桌案,今日墨浓外出不在,他便只能唤来其他下人搬来卷宗账册,想继续工作,但却怎么也是无法集中精力。一双眼,忍不住看向床上的苏涟漪,脑子里却将她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

当苏涟漪醒来时,已是一个多时辰之后的事,她是被疼醒的。

那么大的一条伤口,流了不少血,怎能不疼?

疼了,就说明这麻药失效了。

她的头能动了,扭头看去,一身白衣的李玉堂在专注看着手上账册,白衣上染了一块血,但主人仿佛浑然不知。他的长发垂在身上,黑白分明,显得他的衣更雪白,发更乌黑。

他的容貌与身材,都极为修长,男子中少见的瓜子脸,却没有女气;狭长的眸子本妖娆,但却给人清冷。

苏涟漪不得不感慨,难怪从前本尊如此痴迷,李玉堂,确实有让女人疯狂的资本。

可惜……不是她的菜……

她不喜欢这种遥不可及的美,太过虚幻,她更喜欢的是云飞峋的那种,很踏实,很真诚。

刚想到这,苏涟漪又觉得自打嘴巴,那云飞峋连此时做什么都不告诉她,这踏实又从何而来?

李玉堂发现了苏涟漪醒来,“苏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涟漪笑了下,手臂疼,却没说出来,“接下来又得麻烦李公子了,一会帮我服下迷药,当迷药生效,就用同样得方法,在我另一只手臂上用匕首割,这一次不用银针了。”

玉堂无可奈何,今日的苏涟漪就是疯了,而今日,他也注定了要陪着苏涟漪发疯。

罢了,人生难得几回疯。

“好。”李玉堂答应道。

到底是李玉堂,心细,想到了苏涟漪喝了麻药又要饮迷药,身子疲惫、肚肠饥饿,特意让人准备了鸡汤,而后将迷药放入了鸡汤中。

“苏小姐,得罪了。”准备为其喂汤,李玉堂先道。

涟漪惊叹李玉堂的细心,“哪里,是麻烦了才是。”好香的汤。

玉堂先是将垫子垫在了苏涟漪身后,而后与她迎面而坐,用勺子,一点点喂她,那动作无比优雅。

本来苏涟漪不觉得有什么尴尬,是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但被这种优质服侍之后,她却越来越尴尬,脸都红了起来。

她真希望李玉堂捧着碗直接倒她嘴里,也不能这样一点点的……呃……鸡汤味道不错。

一碗鸡汤空了,苏涟漪也迷迷糊糊的有种犯困之感,李玉堂将空碗放在一旁桌上,将垫子抽出,小心将苏涟漪又放平在床上。

匀称的呼吸声,让他忍不住顿了一下,这种被人信赖的感觉很好,原来与人交心是如此简单。

她的睡容如此恬淡,没了白日里的咄咄逼人和睿智机敏,十分……可人。他忍不住伸手轻轻触碰她的面颊,却又马上收了手,如同触电了一般。

站起身来,深呼吸几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确认迷药发挥效用后,执起了匕首,做了苏涟漪一再交代之事。

苏涟漪不知睡了多久,只知在这柔软的床上睡觉是一件十分舒服的事,可惜双臂疼痛。一抬眼,看向窗子,蒙蒙亮,大惊。

一下子坐起身来,看到一旁李玉堂坐在书案上,一只手支着头在打盹,“李公子。”小声唤了句。

李玉堂一下子惊醒,放下了手,见她醒来,好似开心。走了过去,“苏小姐,现在觉得如何?”

涟漪哪顾得上手疼?着急下了床,“抱歉,打扰多时了,天色已晚,我得急着回家,大恩不言谢,回头请你吃大餐,喝美酒。”

当下地时才想起,自己鞋子都未脱,那脏的鞋底,定然是将李玉堂雪白的床单弄脏了,心中更为愧疚。愧疚之余,也感慨,李玉堂真是君子,因这古怪的时代有个古怪的规矩——陌生男人看了女子的脚就如同占了她便宜。

苏涟漪怎么也是想不通,一个脚,有什么占便宜的。

李玉堂愣了下,而后突然轻笑出声,也许因为刚醒,他本略带磁性的声音有一丝沙哑,很动听。“苏小姐你不用急了,此时不是黄昏,而是黎明。”

苏涟漪惊恐地看向窗外,嘴巴动了几下,“你是说,这是……这是第二天了?”

李玉堂第一次见苏涟漪这么可爱的表情,笑着点了点头。

苏涟漪要疯了,天啊!这是什么?这分明就是夜不归宿!还不知飞峋会怎么担心,他会不会多想?她……她……都怪她!

玉堂道,“我让人备了粥,吃一些粥再走吧,路途遥远,你昨日晚膳也未用,怕你体力不支。”他忍不住看向她两条手臂,其上有两道不小的伤口。

涟漪也觉得,靠此时的体力怕是支撑不回家了,反正已经过了夜,也不差这最后一个时辰了,便留下来在黎明只是用了早膳。

餐桌上,两人相对而坐,李府的别院很简单,但这早膳可不简单,可见这李玉堂平日里是个比较在乎享受之人。

一碗清粥,十小盘菜,十分精致可口。

两人在餐桌上并未多语,用过膳后,苏涟漪婉拒了李玉堂的相送,自己跑到了苏家酒铺,她的小驴车还在那里。

而后,赶着小驴车,怀着一颗十分忐忑的心,回了苏家村,自己的家中。

……

当苏涟漪将驴车赶回家时,已是天明,家家户户正烧火做饭,到处处弥漫着饭香,炊烟徐徐。

就在苏涟漪蹑手蹑脚准备将车卸套,让小驴子休息休息时,一直强壮的手臂将她手中的工作夺了过去。

涟漪惊恐地回头,看见了云飞峋那张冰冷又僵硬的脸,“呵呵……早啊,飞峋……”其实她没做什么亏心事,本不用这么忐忑,却怕他追问昨日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为什么做。

飞峋没理她,动作熟练地将驴子卸下。

苏涟漪小心翼翼地观察这云飞峋,这一瞬间,竟有种又回到两人初见面时的情景。

“飞峋,昨天因为酒铺突然有了事……”

“进屋说。”飞峋道,那声音也是冷冰冰得。

涟漪叹气,这女人夜不归宿,在现代也是要不得的,何况在这古代。如同一名做错事的小孩儿一般,乖乖跟着飞峋入了院子,入了屋。

“吃早饭了吗?”飞峋问。

“吃过了。”苏涟漪回答完又后悔了,因为能感觉到,飞峋的心情更不好,脸拉得更长了,好像吉林长白山。

两人站在客厅,云飞峋等着苏涟漪的回答,苏涟漪挣扎着怎么说谎,一抬头,看见他满是血丝的眼,“你昨夜未睡?”

飞峋却答非所问,“以后你去县城,我陪你。”

涟漪惊讶,“你不是说有任务在身,无法离开村子吗?”

飞峋闻此,浑身僵住,好似矛盾挣扎,最后的话从牙缝中挤出,“那也陪,我……顾不得了。”

涟漪噗嗤一笑,伸手去戳他胸膛,“小样儿,年纪不大,醋劲儿不小。”

飞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入怀中,涟漪大惊失色,好险!真的好险!刚刚只要他再向上一点,就碰到她的伤口。她的伤口虽疼,但到底是皮肉伤,只要忍着疼不做剧烈运动,是影响不了日常生活的。

“苏涟漪,你知道昨夜我多担心你吗?若不是因为这该死的任务,我早就去县城找你,我真怕你……怕你……”怕她出意外,或遇到歹人,这种不吉利的话,他不想说出口,但昨夜种种幻想纠缠在他脑中,怕的要死。

恨不得遇到危险的是他,而不是她。

涟漪赶忙从他怀中将自己两只胳膊抽了出来,怕碰到伤口,若是渗出血就糟了。

她的身子被他紧紧抱着,一双手臂举着,无处可放,索性,便搭在了他肩上。

两人就这么拥着,他搂着她的腰,她搭着他的肩,除了暧昧,还是暧昧。本来还剑拔弩张,一下子就暧昧旖旎。

只见,云飞峋的怒气值直线下降,刚刚还横眉冷对,现在一张脸便微红,一双眼满是深情。涟漪心中了然,早知如此,她就不用这么担心,男人呵,还真是好哄。

将他脖颈搂紧,语气撒娇,“飞峋不要生气了,昨日是酒铺突然有急事,账目上出现了问题,我便与大哥对了一夜的账,所以没回来,你原谅我好吗?”

吐气如兰,都快把云飞峋迷醉了,“那……下回,若是有急事,派人通知我一声,你知道昨夜我多害怕吗?曾经……我重伤身陷山里,九死一生,我都没这么怕过。”

涟漪揽着他的脖子,头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疯狂的心跳,笑得幸福。她知晓他不会说谎,想来,昨夜他定然担心了整整一夜,真是难为他了。“别担心了,我发誓,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会回家的,再也不会这样了。”

飞峋点了点头,嘴角却不小心碰到她的额头,很是紧张,浑身肌肉都紧绷起来,硬邦邦的。

涟漪踮起脚,在他下巴处轻轻亲了一下,熬了一夜,胡茬长得猛烈,扎得她嘴角有些微疼。“别生气了,乖。”

可怜了云飞峋这一铁汉,被苏涟漪这么小吻弄得晕头转向,云里雾里,哪还有半分气。

“吃早饭了吗?”涟漪问。

“没。”昨夜的也未用。

涟漪伸手轻轻去碰他那疲惫的双眼,眼中满是血丝,心疼得很,“你稍作休息,我去做早饭。”

“哦。”飞峋乖乖回答。

一个时辰后,用了饭,云飞峋被苏涟漪硬塞到床上睡觉,自己则是回房间洗漱。

看着梳妆台上的两包药,涟漪想了很久,而后一咬牙,做了决定,虽然在这医疗条件为零的古代做开腔手术风险为百分之九十,但若是情况紧急,哪怕是百分之一的成功几率,她也要做!

就在苏涟漪想脱衣休息时,云飞峋却过来了,“涟漪,我才想起来,刚刚孙家嫂子来过一次,说找你急事,会不会是妆品厂的事?”

“哦,知道了,我这就去妆品厂,你快回去睡。”涟漪命令道。

飞峋点了点头,又乖乖回屋子补觉去。

涟漪换了套衣服,正准备去妆品厂,但右眼皮却是疯狂的跳,心中很是不安。第一批订单已经完成,第二批还在制作,如今应该没什么大事,怎会这么急?

一种不好的念头闪过脑海,吴氏来找,会不会是帮孙阿婆来找?孙阿婆……涟漪后怕,会不会是初萤!?

没了刚刚的沉稳,苏涟漪快步出了院子,直奔初萤家中。按理说,初萤的还有几日才分娩,但她肚中胎儿太大,这日子,怕是不准。

当苏涟漪到初萤家中事,除了孙阿婆,吴氏也在。两人正在院子中商量,见苏涟漪来,高兴坏了。

“涟漪小姐,你可算是来了,”吴氏急的都快哭了,这一大早,她找遍了妆品厂和村子,也去了涟漪家中,却找不到人影,初萤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们婆媳两人如何能担得住责任?

“要生了吗?”涟漪没废话,直奔主题。

孙阿婆神色焦急,“从早晨起来便喊疼,却没有生的迹象,这才停下,估计是睡了过去。”

涟漪点了点头,悄悄入内,推开房门,无声无息。

初萤家中还是那般整洁,即便是此时行动已不便,也没有杂乱的迹象,到处都是绣品,无论是窗帘还是半垂着帘布,上面的绣花栩栩如生。

涟漪想到了她那雪白长裙上三百余朵花,鼻子一酸。

初萤的肚子太大,已经无法平躺睡下,只能半靠着。

面色苍白如纸,虽已睡去,但两道小眉还是皱着,可见其痛苦。涟漪很想用帕子将她脸上的冷汗轻轻擦去,但又怕将她惊醒。

悄悄退了出去,“阿婆,以你看,大概多久能生?”小声问。

孙阿婆无奈叹气,“这个可不好说,女人养孩子,人人不一样,有的疼个几个时辰就生了,有的疼了几天也不生,哎,女人的命就是苦啊。”

涟漪点了点头,对吴氏道,“孙大嫂,这几日妆品厂,我就不去了,你与大伯母盯着点,若是有什么事,告诉他们五日后再说。”她估算,五日,怎么也是生了。

吴氏道,“涟漪小姐,妆品厂得原料已经准备完,离出厂也还有时日,管生产的是大伯母,我最近没什么事,也来这里吧,多少能帮多少帮多少,毕竟,我也生过锦儿,有些经验。”

涟漪感激,“多谢大嫂了。”

吴氏眼圈红,“别,涟漪小姐,和我说什么谢。”

涟漪又想了一下,“大嫂,还有件事得麻烦你,去县城找两名接生婆,虽然阿婆会接生,但毕竟阿婆年纪大了,多找几人也稳妥,找经验丰富得,不用在乎价钱。”

“是。”吴氏答应了声,赶忙回了家去,收拾东西这就准备去县城。

苏涟漪不懂在古代女人生产有什么讲究,而需要准备的东西,孙阿婆已经开始准备,涟漪则是下了厨房,熬了粥、蒸了鸡蛋羹、沏了红糖水,将一些都备好了,等初萤醒来后立刻进食补充能量。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房内又传来了低低的苦吟声,涟漪赶忙放下手中工作,冲了进去,“初萤。”

正在与疼痛做斗争的初萤听见苏涟漪的声音,很是惊喜,“涟……漪……”声音很疲惫。巴掌大的小脸苍白,更衬得那双大眼漆黑,如同小鹿一般无助,满脸是冷汗。

涟漪赶忙冲了过去,半跪在地上,伸手握住初萤的手,强打着欢笑,“没事的,女人生孩子前都这样,会一切平安的。”话说出口,却觉得有些欲盖弥彰。

初萤淡淡笑了一笑,没有往日的撒娇天真,那双无助大眼中却有了沧桑。

涟漪哪会注意这种细节,一边强颜欢笑,一边脑子里计划着。

“喝一些粥吧,听说你早起还未吃饭。”涟漪道。

初萤轻轻摇了摇头,“不……想吃,好疼……什么也……吃不下。”

“就是因为快生了,才要吃,不然一会你哪有力气生孩子?乖,听我的,吃一些,好吗?”涟漪耐心道。

初萤伸手抓住涟漪的手,涟漪不敢让她抓,怕碰到自己伤口,主动握住了她的小手,“难道我说的,你也不信?”

初萤赶忙摇头,“我信,就……是……”有些难为情,不知如何说出。

“有什么话就说,别考虑别的。”涟漪道,紧握着冰凉的小手,想给她温暖。今天的初萤,让她惊讶,她本以为以初萤的性子,会大吵大闹,却没想到,初萤这么冷静。

难道是母性?

初萤哀求着看着苏涟漪,“求别……虽然我……知道这样……缠着……你,不对,但……我好害怕,你别……离开……”

涟漪赶忙点头,“放心初萤,这几日,我都会在这里,寸步不离,放心好了。”病人是最无助的,生病之时,只想最亲近人在身边,她知道,初萤也是将她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初萤冷汗划过面颊,却笑了。

涟漪苦笑,用帕子去擦她脸上的冷汗,“我去取粥,吃了饭才有体力,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

------题外话------

因为昨天没更新,今日早更,今日不拉清单了,要感谢各位的支持。

昨天在群里妹子们的鼓励下,去办了张健身卡,教练给我做了个测试,结果是体力和代谢能力如同老年人,哈哈,看来不运动才是万病之源。从今天开始,丫头要按时跑步去了。

妹子们,你们要引以为戒,不能和丫头学,平时多多运动,尤其是宅女妹子或者妈妈妹子,记住,一定要系统的运动。

答应了群里妹子,练出八块腹肌,秀照片,哈哈,等丫头练出来后,你们都来群里看~五日内加更,丫头定会做到,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