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迷药

夜晚,干净整洁的小院,云飞峋将苏涟漪狠狠抱在怀中,仿佛只有这样的拥抱方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感和自己的占有权。

涟漪被搂得生疼,只能暗暗用力自保,从对方起伏的胸膛便能看出,他生气了,气得很严重。

苏涟漪觉得自己很变态,明明云飞峋误解生气,她非但没有任何急切及罪恶感,反倒是心情愉悦!他越是气愤,便越是在意她,这种被人在意、被人放在心尖的很好。

“说啊,苏涟漪,你给我解释。”云飞峋急了。

涟漪更是不想说了,抬眼看着他焦急的目光,唇角勾着,就这么笑眯眯地,继续享受这种变态的幸福感。

云飞峋越来越急,从第一次表白到第二次表白,好说歹说才将涟漪得到,可不能这么失去,捏着她的双肩,将她从自己怀中拉开,保持一段距离,一双眉皱得不能再皱,本就深邃的眼,因这皱眉,竟陷入深深的眼窝中。

鼻梁高挺,唇角如磐石一般坚硬,面庞也是如此。

苏涟漪欣赏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心情越来越轻快无比。

飞峋哪知苏涟漪想了什么,只当她是默认,心中越发焦急,后怕!深深的后怕!怕刚刚拥有数日,幸福的日子就如同泡沫一般消失。

“难道,你……真喜欢他?”等了许久,没有涟漪的回答,飞峋的声音有些颤抖,眉,也逐渐松下。这个时候,她便是骗骗他,也行。

涟漪看着他那样子,如此刚毅的俊容,仿佛就要哭出来,噗嗤一声笑了,“一直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刚刚苏涟漪不发一语,云飞峋已被吓了半死,若是从她口中听到什么不利的话,云飞峋真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冲去县城把那两人杀了。“

将她拽到一旁树下的椅子上坐下,两人隔着桌子,飞峋紧紧握着苏涟漪的手,”涟漪,你说过我们彼此要坦诚相待,你告诉我,今天你是和那……那李玉堂在一起吗?“说出李玉堂的名字,云飞峋咬牙切齿。

晚风夹杂着一丝凉意将一天的闷热冲散,苏涟漪的手被紧紧握着,想严肃,但唇角却总忍不住一再勾起。

……原来,有男朋友的感觉很不错。原来,男人吃醋的样子很可爱。原来,爱情真的可以将一个人改变得面目全非。

还记得当时两人第一次见面,夜晚无灯,他那魁梧的身躯出现时如同野兽一般,浑身散发出的杀气逼人,好像一个眼神便能将人冻僵结冰。

而如今,他那一双乌黑的眸子那么孩子气,带着纯真,大手紧扣着她的手,表情楚楚可怜,好像要被人抛弃的一只大狗,坐地苦苦哀求主人不要弃它而去。

按理说,按照这样的情况,正常人都会立刻前去安抚,但苏涟漪非但不想安抚,相反更想对他进行刺激。人心底都是有阴暗面,恋母、弑父这些情节在心理学学术上是真实存在的,包括施虐……好吧,苏涟漪不再牵强的找理由了,她此时就是想欺负云飞峋。

”我说了,怕你……受不了。“垂下了眼,好似悲伤,其实是不能再看飞峋那痛苦的表情了,她怕笑场。

果然,那双大掌狠狠一抖,手心急速凉了一些。”发生什么事了?“语速急促,焦急难耐。

”今日,我去李府为李夫人送第一套准备上市的妆品,这件事,你知晓吧。“涟漪慢慢道,声音仿佛有些悲伤。

飞峋点头,”知晓。“

涟漪的头又低了一些,掩饰住自己即将爆发的笑,因为太过忍耐,那声音有了一些颤抖,”那李夫人打了一把好算盘,想让我……嫁入李家,为李家卖命,逼着李玉堂和我……“

云飞峋大惊失色,”岂有此理!世上怎会有这样的老妖妇!?她……她没对你怎么样吧?“

涟漪微微摇了摇头,”寻欢散,你可知晓?“想笑……继续忍耐。

云飞峋的心,被狠狠一击,结合两句话,他多少能猜出一些,他不敢多想,大热的天,身上却凉了。”知晓。“声音更是颤抖。

苏涟漪长长叹了口气,”当时我去时,她便拖延时间,让我足足等了快一个时辰,对我说是家中有要事,其实,是去找了李玉堂李公子,其实李公子也是无辜的,他被骗来。“

云飞峋的心越来越凉了,面色也白了又白,”然……然后呢?“

”然后,便给我下了寻欢散,后面的事,你应该也能猜到了。“本来,苏涟漪只是单纯的逗云飞峋玩,但说到了这,竟萌发了一种很无聊的想法——试探他。

她知道云飞峋喜欢她,但却不知是何种喜欢,到底喜欢到了什么程度。毕竟,他在外执行任务,在这小山村与世隔绝,日日与一女子相处,说句不好听的,母猪都能赛貂蝉,何况她还自认自己容貌还算过得去。

虽然云飞峋说过,从前面对那么多军妓及将门闺秀不动心,但毕竟年纪还小,还不到二十,未来的路还太长,面对的诱惑只会越来越多。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她不得不防。

时空仿佛瞬间凝固,苏涟漪只觉得云飞峋的大手越来越凉,手也松了很多,她的心也是狠狠一落,自责。面对这种事,现代男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古代男人,她真是……自作孽。

但马上,云飞峋那大掌犹豫了一下,又重新握住她的手,比刚刚更坚定。

”涟漪,你看着我回答,你被下药,你是不愿的,对吗?“飞峋的声音很是急切,仔细听来,又带着隐隐伤心。

涟漪下意识地抬眼,惊讶地看着他,有些尴尬,”……是,我不是情愿的。“

云飞峋闭上了眼,而后重新睁开,长长舒了口气,”只要你未变,就好,是我没用,让你独自面对这种危险。等任务结束,你便别抛头露面了,我养你。“

涟漪愣了一愣,难道他没想到,被下了春药而后发生什么?自寻死路地又加了一句,”但有些事,已经发生了。“已经说得够直白了。

飞峋的双眼通红带着血丝,手上的力气更大,”我知道,这件事……涟漪,不怪你,我说过,错在我。若是……你怨,就怨我吧,以后我会加倍补偿你。“

各种情况,苏涟漪都想过。幻想过冷战,幻想过挣扎,幻想过大吵,却没想过,竟是这样的结果。”你有何错?“

飞峋道,声音也没了之前的彷徨,满是坚定。”若是你有人可依靠,还需这么抛头露面的做生意吗?涟漪,无论你发生了什么,只要你的心未变,我就不在乎。“

这个回答,让苏涟漪大吃一惊,他明知自己和李玉堂也许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也不在乎?”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是苏涟漪,而非什么女子贞洁。这件事,你也是受害者,我不应因此而嫌弃你。“

云飞峋的话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安抚苏涟漪的成分居多。自己脸上则是一阵青一阵白,眼中满是血丝,嘴唇紧闭,不难想象,口中定然银牙暗咬。

苏涟漪真真被云飞峋震惊了,握着自己的大手,那么冰冷,却还是紧紧握着不肯松开,让人无比心疼,很想反握为其温暖。

涟漪试了一试,却发现无法抽回自己的手。

云飞峋不肯放开,若是真放开,怕苏涟漪便永远不回来了。

健硕庞大的身体,此时却十分无助,仿佛与山崩搏斗的巨石一般。

饶是再冰冷的心,此时也是被融化了,涟漪也实在不忍心这么折磨他。”那个寻欢散,我确实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但李公子却未喝,带着我跑了出去,而后煎了解药,所以,我无事。“涟漪淡淡笑着,一双美眸温柔似水。

云飞峋惊讶地看着她,过了好半晌,这惊喜才涌上心头,”谢谢你,涟漪。“

苏涟漪哭笑不得,”谢我干什么?要谢的还是李公子,这件事,真的让我对他完全改观,从前的一切都过去吧,有因必有果,如今算是重新交往。“之前李玉堂的种种手段,与本尊有脱离不了的关系。

虚惊一场,这件事原应结束,但云飞峋却还是心中后怕。”涟漪,还记得从前我给你的银票吗?那些银票,你用完了?“

涟漪不解其意,”用的不多,大半都在,这发展苏家酒厂,用的是大哥的积蓄。“

”那以后,你便别抛头露面的做生意了,好吗?“飞峋问,后怕的心,还是忐忑跳着。

涟漪温柔的眸子猛然一冷,”你也觉得,女人应该守着后院,相夫教子,这一生没有自己事业和追求?“

云飞峋发现了苏涟漪态度的转变,立刻摇头否认,”不是,涟漪你误会了,这几个月的相处,以我对你的了解,怎会不知你的抱负?只是……“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这世道对女子是不公平的,随便一个流言蜚语,足可将女子的名声尽毁。

虽然这与人交道,我不是很懂,但也见了不少。当日在京中便是有这么个例子,某位官员的正妻被人诬赖与人私通,这流言越传越凶,闹得满城风雨,最后那名夫人悬梁自尽。“

涟漪愣了下,想了一想,最后也缓缓点了点头。还记得阮玲玉临死的遗言吗?

——人言可畏。

飞峋平日里虽寡言少语,但并不是不会思考之人,身边之事他都看在眼中,他虽不愿出风头去挑战世俗,但心中却有自己的主见。苏涟漪又一次肯定了这看法。

长长舒了口气,”飞峋,有一点你错了,其实我并非真有什么大抱负,我最想要的生活是平平淡淡,就如你所说,男耕女织。我说这些,是不是令你意外?“

确实意外,云飞峋点了点头。

”飞峋,你是真正的见证人,你回想一下,最早发展苏家酒业,是因李玉堂对苏家商业的封锁,为了破除封锁才开发了药酒、探索秘方。而后本以为可以按部就班的做生意,却又有了胜酒。为了谋生存,我便将苏家酒卖到了外城。苏家酒的秘方,你是知晓的,这么大规模的生产,这秘方早晚会被人发觉,而未了尽量将这秘密隐瞒,于是我边开了妆品厂为幌子。其实,并非我又多大的抱负,是命运逼着我不断前进。“苏涟漪苦笑。

这些,云飞峋也都是知道的,长长舒了口气,”是啊,造化弄人。“

低头再次看向苏涟漪,眼中得疼爱多了许多,”我的任务完成后,你便将妆品厂交给别人打理吧,你过你想过的生活,好吗?“

涟漪心中满满的感动,喜欢有人这么宠着她,顺着她,尊重她的每一个决定,但,越是这样,她的事业便越要发展,因为——”飞峋,若你只是普通人家的儿子,或只是个地方的官宦公子,也许,真就如你所说,我去过想要的生活。但你家世显赫,我们若是想有结果,我便定要做一番事业出来。“

飞峋不解,”这和我家族有什么关系?“

涟漪无奈地摇了摇头,”别傻了,也别天真了,难道你不知什么叫门当户对?你以为当任务完成之时,你拉着我回家后跪着对你父母闻声并茂地诉说真爱,你家人就会感动?就会允许你打破世间伦常的只娶一妻?“这样的镜头,只在琼瑶小说中才有。

云飞峋也沉默了。

”回家后,你如何和你父母交代?说在执行任务时,爱上了一无所有的村姑,而后决定一生只娶一人?也许你我二人有真爱,但我与你家人可没什么真爱,他们永远不会理解。“苏涟漪的话很犀利、将本美好的爱情憧憬剖析得赤裸裸,她从来都不是凭空梦幻之人。

”他们不理解就算了,我们两人远走高飞。“云飞峋激动道。

涟漪又是无奈地笑了一笑,”你因为我背井离乡与父母一刀两断,那我呢?难道我就很坦然、高兴地接受了这一些?在未来的几十年,每逢重阳节,看到你对月思念家人时,难道我不内疚?飞峋,你还是太天真了。“

云飞峋皱着浓眉,”为什么你总说我天真?你明明比我还小上两岁。“

涟漪一挑眉,”秘密。“

飞峋无奈,”我不管,成熟也好、天真也罢,这些我都不在乎,只要能与你在一起,我怎样都行。“

苏涟漪不知为何云飞峋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她,也许爱一个人就是这么没有道理,不是任何经验或公式可以算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很喜欢这样被人疯狂得爱恋。

”飞峋,我这么做,也是不想所有压力都推在你身上,让你与家人抗争,有些困难,我们一起来克服;有些陈规陋俗,我们一起来打破,这样不好吗?“涟漪道。

云飞峋想了一下,”我有信心,让你免除流言蜚语。“

”哦?“涟漪来了兴趣,”说说看,你有打算怎么做?“这方法,她没想出来,很好奇云飞峋能想出什么妙计。

他的幽黑双眸盯着她,异常坚定。”只要我不动摇便好,若是你被流言攻击,我便第一个出来支持你。“

涟漪想了一下,而后不得不称赞飞峋,”是啊,想必京城中,被流言蜚语击倒的并非是那位夫人,而是她的夫君吧。她夫君第一个不相信她,而后这流言便如同得到默许一般扩散,很简单的事情。“

”除了这个,我云飞峋立誓,以后定要在仕途上进取,当我有了实力,便由不得其他人干涉。“他的大哥云飞扬便是如此,金鹏大将军名扬四海,家人自然不过多管束。

涟漪也笑着点了点头,努力抽回自己的手,就在飞峋不解其意时,她伸长手臂,捧住了他的面颊,稍稍用力,便将他的头拉了过来。

涟漪带着淡笑看着他已恢复了大半的俊容,这容貌虽不若李玉堂那般孤傲,也没叶词那般妖媚,却别有一种清爽的英俊。

云飞峋一下子紧张起来,喜欢这双小手捧着自己的脸。

涟漪在他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后者的脸噗嗤一下红了。

”那我们一起努力吧。“涟漪淡笑着将他放开。

就这一个简单的吻,飞峋却仿佛直入云霄,冲入了九重殿般,好像喝了数坛美酒,不知今夕是何年了一般。

涟漪看着面前的云飞峋,忍不住噗嗤笑了,这孩子,还真是好哄又容易满足。

站起身来,”不聊了,我要洗漱睡觉了。“准备离开时,却被云飞峋又叫住。

”涟漪,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他的语速很快,很急。

”恩,你说。“涟漪问。

”你……能不能……“云飞峋的面色通红,不知是因为刚刚那蜻蜓点水的额吻,还是即将提出的问题很尖锐。

苏涟漪阴暗地想,飞峋不会是想和她洞房吧?

云飞峋一咬牙,”你能不能不再与李玉堂接触。“

就在涟漪想着如何拒绝她幻想的问题时,竟听见了这么个纯洁不能再纯洁的问题,窘迫,”其实我与李玉堂什么关系都没有。“

飞峋知晓苏涟漪不是随便的女子,但这件事,他却怎么都不放心。”不行,涟漪,除了这件事,其他我都可以不在乎,唯独这件事,唯独对李玉堂。“

”哦,知道了。“涟漪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

其实苏涟漪不知的是,当初本尊对李玉堂的疯狂,云飞峋是真正的见证人,虽然知晓如今的苏涟漪不是当初的苏涟漪,不知为何突然性情大变,但对李玉堂,他就是有莫名得危机感。

”还有事吗?“涟漪微微一偏头,问。

云飞峋很想说,他不忍心就此和她分开,见不够她、看不够她、还想和她相处一会,”没了。“

”恩,那就晚安了。“涟漪微笑点头,回了房间,关了门。

飞峋欲哭无泪,依依不舍地看着那抹倩影,为什么话到嘴边就变了呢?真是该死!

……

神仙方妆品正式上市,在上市之前,妆品厂已经陆续收到各地贵妇们送来的订单,这些挥金如土的贵妇们,为了青春美貌根本不在乎这些钱财,最少的是订了十箱,最多的要订百箱。

苏涟漪看着订单苦笑着,第一批才五百箱,上哪给她们搞这么多去?

最后,所有送来订单之人,每人只有一箱,即便是如此,还有几乎百人没收到产品。

苏涟漪排序很有原则,绝不根据订单大小或客人身份来排,只按照订单到妆品厂的前后顺序,当然,她也不是那种清高不畏权贵之人,除了五百箱,自然也有五十箱的存货,以备不时之需。

若是真有得罪不起的贵妇,她也是会允许走后门的。

就这样,第一批妆品还未正式上到市面之上,便已经销售一空。

涟漪数着银子,算着账。是否上市,她不在乎,反正这妆品只是为了掩护苏家酒的秘方,产品出了、名头有了,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神仙方妆品大热,想来仿制的人定然不少,仿就仿吧,那些秘方,也不是人说仿就能仿的。

仿制的妆品,价格定然低廉,能卖给普通人家的女子,也算是她的功劳一件,至于卖给贵妇,还不够资格,这个,就好像当初胜酒和名酒的区别一番。

妆品厂继续有条不紊地生产,也不扩大生产规模,还是那些产量,让贵妇们慢慢排队去吧。

……

这一日,涟漪难得的清闲,去初萤家坐了一坐。

初萤还是老原样,吃着涟漪开出的营养餐,除了休息外,便是在孙阿婆的陪伴下在院子附近散步。

离产期,越来越近了。

初萤是典型的娇小女子,有些矮,却十分玲珑,如同精灵一般。此时,挺着的肚子却十分突兀,涟漪一度怀疑是双胞胎,但经验丰富的孙阿婆说,是一个孩子,看这么大的个头,想来,是个男孩。

初萤和涟漪说了一会话,便累了,睡了下。

涟漪为她小心盖好了被子,而后悄悄出来,门外,院子中,陈阿婆等着她。

”阿婆,你觉得……怎样?“涟漪拉着阿婆的手,出了院门,在门外低声问。

孙阿婆叹了口气,”我看……哎……“只叹气,不忍说下去。

苏涟漪秀美狠狠皱着,回头去看向初萤的方向。无论如何,她绝不会让初萤有事!她要用生平所学救下她,她发誓!

突然,脑海中闪过某人的一句话,她顿时大喜。

当时那人说这些话时,她根本没留意,现在却突然想起,那不正是她所需要的东西吗?”孙阿婆,最近就麻烦您老了,我有要事,出去一下。“涟漪赶忙道。

孙阿婆赶忙答应,”是,涟漪小姐你快去忙把,平日里也要注意休息。“

”是,麻烦了。“

告别了孙阿婆,涟漪忙回了家,家中,云飞峋正雕着什么打发时间,见她匆匆赶回来,放下刻刀。”什么事这么急?“

”去县城。“涟漪赶忙道。

飞峋默默出了院子,为她套了驴车。”早去早回。“

换了一套衣服的苏涟漪出了来,”谢谢。“说着,便赶车离开。

……

李府别院,此时已是下午,吃过午饭,李玉堂开始整理账册,因他父亲李福安又交给了他很多铺子,正在接手。

如今兵荒马乱,李老爷也与涟漪的想法相同,将其他地方的产业收了一收,即便是不赚钱,也不愿承担风险,主要将精力放在京城左右的城市上。其中,李家老本应岳望县的所有铺子,都交给了李玉堂。

只因,李老爷发现,自从胜酒之事后,李玉堂性格沉稳,有了很大改变。

玉堂的逻辑思维极强,在处理繁杂账目上十分有优势,但有个怪毛病,喜欢静,书房中只能有他一人,即便是贴身随从墨浓,也鲜少允许他在其身侧,只有要事时,方可进入书房。

工作的李玉堂,没人敢打扰。

而此时,门外却有下人的声音,”少爷,小的有事禀告。“

玉堂没理他,淡雅的眉微微动了一动。

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门外那下人好像已经等不及,”少爷,小的……有事禀告。“心中叫苦不堪,因今日墨浓公子不在,可怜了他们了。

玉堂正欲发脾气,却想到了苏涟漪,她曾说,性格决定命运,性格不沉稳、做事岂能安妥?

想到这,便将被人打扰的戾气生生压了下来,”何事?“

那下人隐约听见少爷声音温和许多,大大舒了口气,”门外有人求见。“

”哦,是谁?“李玉堂问,收起了手上的账册。长长吸了口气,压抑心中不快。一般生意往来都有拜帖,会提前投贴,以约时间,这么贸然而来,很是不礼貌。

若是平日,李玉堂多半直接用——人不在,这个利用来将对方挡回去,但今日,既然决定了要改变自己的陋习,便逼着自己去见那人。

不自觉,又想起了苏涟漪,能让他改变的,也许便只有她了吧。

就不知,此时的她,在做什么。

”回少爷,是苏家酒厂的二小姐,苏涟漪。“下人回答。

”什么?你说是谁?“李玉堂赶忙放下收拾了一半的账册,绕过书案,几步走出了房间大门。因他出来得急了,门外小厮吓了一条。

——糟,早就听说二少爷最讨厌的便是苏涟漪,此时那苏涟漪非要求见,会不会迁怒到他?暗暗哭丧了脸,”回少爷,是苏涟漪,苏小姐。“

李玉堂狭长的眸闪过惊喜,连平日里鲜少勾起的唇,也有了动容的痕迹,”人在哪?快带我去。“

那小厮一愣,不敢怠慢,”在前厅。“

李玉堂也不等什么小厮引路,直接大步走了去,那脚步轻快,无比的欢乐。

前厅,苏涟漪静静端坐,也未饮手边的香茗,不知想着什么。

前厅空旷,女子衣着素雅,垂首沉思,很平常得一幅画面,看在李玉堂严重却惊艳连连。”苏小姐。“打了招呼。

涟漪被这招呼惊醒,看到一身白衣的李玉堂正跨过前厅门槛入内,站起身来,”李公子,真是抱歉,百忙之中打扰您。“她来和他讨要一样东西。

李玉堂淡淡一笑,”哪里,不会打扰。“这烦闷的午后,竟开心,一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坐。“

涟漪微笑着入座,”是这样,李公子还记得昨日在药房后厅,你说过,在你初入商界,李老爷曾教你如何识别春药、迷药和麻药吗?“

李玉堂了然,”苏小姐是来学习如何识别这些?“

涟漪否认,”不,其实,我是想问问那迷药和麻药,是什么东西。“最好是麻沸散之类的东西。

玉堂没想到苏涟漪的问题如此奇怪,”麻药与迷药类似,都是控制人的毒药,不同之处在于,不慎中了迷药之人,失了意识,处于昏迷之中;而中了麻药之人,身体四肢无力,但却能说话。“

涟漪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你这里有迷药和麻药吗?“

李玉堂一愣,哭笑不得,”没有。“他这里怎么会有那种害人的东西?难道苏涟漪认为他就是那样的人?

苏涟漪有些着急,”那你知道去哪儿买吗?“

李玉堂一头雾水,”你要买这两样东西做什么?“

”有急用,帮帮我,帮我弄到这两样东西。“涟漪哀求,看向李玉堂的眼中满是期望,”放心,我真的不是害人,想救人。“

玉堂想了一想,见苏涟漪确实着急,”你等等。“说着,便出了前厅,唤来了别院的管事,在管事惊讶的表情中,耳语了一些话,而后,那管事便准备转身去准备。

涟漪心知,李玉堂定然知晓这两样害人的东西去哪弄,急急跑了出来,”管事先生,您请留步。“

管事和李玉堂都不解。

”李公子,你这儿可有银针或者刀具?“涟漪又问。

玉堂摇头,”别院没大夫,自然没有银针。“

”那能帮我顺便弄一包银针吗?“涟漪问。

管事不解,这苏小姐要银针做什么?但李玉堂却回头吩咐,顺便在药房买针,管事便点头应允,出了府去准备。

管事外出寻觅所需之物,两人则是回了前厅。

”不知苏小姐要这些物件,有和用途?“李玉堂忍不住好奇。

涟漪踌躇很久,不知如何回答,是告诉李玉堂,她准备开一台手术?要给孕妇开膛破肚?这样会不会把李玉堂吓到。

”若是不方便说,苏小姐就别说了。“李玉堂赶忙道。

苏涟漪哪好意思如此?李玉堂分明帮她很多次,现在又多帮了她一次,而她还不解开人家的好奇心,连她自己都过意不去了。

想了一想,涟漪的秀眉微微一皱,咬了下唇,”其实我很想告诉你,但却怕吓到你。“

玉堂哭笑不得,”难道看起来,我就那么胆小?“

涟漪自然知道他不是胆小,叹了口气,离开了位置,到李玉堂身边的座位坐下,又压低了一些声音。”我的朋友面临分娩,但她体格太小,而胎儿太大,怕是无法正常分娩,我做了最坏得打算,若是实在生不下来,便施行剖腹产……呃……就是将肚割开,把胎儿取出,而后缝合。“

李玉堂那淡然的面孔十分好看,刚开始是红的,毕竟一个未婚男子去听女人分娩,但后来是白的,开膛……破肚!?

狭长的眸子睁得老大,惊恐地看向苏涟漪,”你开什么玩笑?开膛破肚?“

涟漪点了点头,”对,就是……呃……开膛破肚。“

李玉堂觉得这苏涟漪疯了,若不是苏涟漪疯,就是他疯了,”割开了肚子,还人还能活吗?“

涟漪长长舒了口气,”自然能活,其实致死的原因一般分为脑死亡和机体死亡,而只要不伤害人体主要器官,避开动脉和静脉,控制出血量,就不会致死。“

玉堂听得云里雾里,他哪里能懂?”这绝对不行,将人刨开肚子怎么还能活?苏涟漪你赶紧醒醒吧,难道切老鼠走火入魔了?“

涟漪一愣,”切老鼠?“那是什么?

玉堂赶忙噤声,面色僵硬,糟,他说漏嘴了。

切老鼠,说的不就是当时在万珍楼,苏涟漪亲自动手为那苏家酒坛中的老鼠验尸?但是他和叶词在屏风后偷看的,按理说,他是不应知道这件事的,却因太着急说漏了嘴。

李玉堂自是十分尴尬。

苏涟漪眸子转了一转,而后眼神狐疑,”难道是……万珍楼之事?“

到底玉堂还是反应机敏,很大方地点了点头,脸上满是一片君子坦荡,”对,我听张掌柜说了那件事,虽未亲眼所见,但对苏小姐也是佩服。“

苏涟漪噗嗤一笑,”佩服?刚刚还说我切老鼠。“

两人正说着,管事已回来,因少爷吩咐越快越好,他便派小厮跑着去最近得一家药房取药,来回最多就一盏茶的功夫。

”少爷,东西取来了。“管事将两包药和银针送了来,放在李玉堂桌子上,而后便退了出去。

涟漪走过去拿起两包药,踮了踮、闻了闻,”这个,怎么吃?“

李玉堂大吃一惊,”你说什么,你要吃?“

涟漪点了点头,”对,还记得我刚刚和你说的剖腹产吗?做切口定然疼,所以我在找一种类似麻醉药的东西,减少病人疼痛。“

今天李玉堂吃惊过度,甚至觉得此时在梦里。那行事沉稳、淡雅恬静的苏涟漪怎么说要开一怀有身孕的女子的肚子!?他吃惊!大大的吃惊!”苏小姐,你真的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涟漪收起了招牌笑容,面色严肃了下来,”真的不是开玩笑。“一双眼直视他的眼。

李玉堂突然有种眩晕的感觉,有种想要昏死过去的冲动,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如此狼狈,竟是被平日里另眼相看,或是说很心仪的女子弄得如此狼狈。

涟漪见他还在震惊,就给他时间震惊,自己则是打开了纸包,闻了一闻,舔了一舔,”这个是麻药?“那药粉沾了舌尖后,有些酥麻,想来和麻沸散的作用原理应该相同。

打开了另一纸包,刚一打开,便能闻到一股类似橙子的味道,如果说上一包是麻药,那这一包,应该就是迷药了。

春药带有花香,迷药带有橙香,麻药无气味,但沾舌尖有一种酥麻之感。

想来,这就是李玉堂所说,出门在外,分辨毒药的方法吧。

将迷药先包了上,将麻药倒入自己的茶碗中,扣上了盖子,摇了均匀。

”苏小姐,你……你这是要作什么?“李玉堂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从前觉得苏涟漪深不可测,总是在她身上发现他从前未发现的特点,那今天,苏涟漪在他眼中就是个天坑!

每一次接触,苏涟漪都会让他震撼,这一次,也是震撼——她到底要作什么?难道这样苏涟漪,才是真正的苏涟漪?

”我想喝喝试试。“涟漪道。她曾经想过,回家试验,但飞峋定然下不去手,毕竟飞峋喜欢她,而李玉堂就不是,两人只是泛泛之交,想必应该可以下得去手吧。

李玉堂急了,”苏涟漪,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什么事打击了你?刺激了你?你说来听听,我们一同探讨解决,你可别……“

涟漪噗嗤笑了,”其实,我真不想在这吓你,但此时能协助我的,只有你一人。“

玉堂惊讶,”只有我一人?“

涟漪点了点头,”这药,是准备在紧急情况施放在我朋友身上,在这之前,我定要亲自检验,这药到底是否有效、药效如何。因一会要在我身上施针以及动刀,想来我家人下不去手,所以找了你。“

李玉堂哭笑不得,”难道我就能下得去手?“

苏涟漪很想说,回忆一下从前本尊骚扰你的情景。不过话到嘴边,没敢说,怕一会李玉堂入戏太深,失手要了她小命。”所谓,无毒不丈夫嘛,要成就一番事业,就要心狠手辣。“

李玉堂失笑,”我记得,昨日某人还谴责了我急功近利。“

苏涟漪尴尬一笑,确实在自打嘴巴。不管他了,拿起茶碗就喝了下去,因为药剂太浓,从口腔入食道到胃,不大一会,浑身酥麻,没了知觉。

------题外话------

今天迟得太多了,实在抱歉,明天一定准时更新,计划最近加万更一次,呜呜呜呜,丫头折腾妹子,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感谢月票:季月华、胡儿111(4)、zhuqihao、嫁秀娶浩、花月幽兰(2)、zhouchengl(2)、小狼小、迪宝宝兔、新月如弓、大小姐不侍宠而娇、风12情、viggyzhou、18631124237(2)、wyy1026lb、李清瑟、yan2010130、lulinjie1128、pang84711391、州惠666666惠州、丝竹悠扬、limumu3344、15059188477(2)、camelliaduan、ruru19831116、晴天娃娃47、桥上看风景的人、张robyn王luke、99788、慕泪i潸潸(6花)tamyatam(1钻)乔依霏霏(66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