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09,行凶

“爹?讹钱?”苏涟漪惊讶出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苏白与苏涟漪姐弟俩的长得很像,都是白胖的皮肤,圆圆的大眼黑白分明,一张小嘴微微上翘,可惜了这一身肥肉和猥琐的气质,硬生生将这对本应是帅哥美女的姐弟拖成了两只浑圆的流氓胖子。

苏白流里流气,满是横肉的脸上是阴险又得意的笑。“是啊,爹不去讹钱,我们哪来的钱?姐,你上回不是说要买县城雪百堂的香粉吗,那破粉面子那么贵,要是不靠爹,还靠你家傻子种田给你买?”

“……”涟漪猛然想起,昨夜洗衣服时就发生过的质疑——为什么一个乡下女人竟能买那么多衣服,院子中挂的大半是她的衣服,五颜六色,数量惊人,如今算是明白了,原来都是讹来的钱。

“快起啊,爹等你呢!”姐弟俩的关系一向是好,苏白也不客气,就拽着涟漪的手腕子向床下拖,这让后者十分反感,她讨厌肢体接触。

猛的一甩手,用的力气不小,这本尊本就力气很大,靠一身蛮力打架战无不胜,如今加之涟漪的身手,更是随便一甩,便将苏白甩到一边。“别碰我。”冷冷的厉声道。

被打翻在地的苏白吓了一跳,“姐,你这是怎么了?”

涟漪忍住心中的反感坐起身来,“没什么,爹讹钱关我什么事。”

这个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无论现代还是古代,她能做的除了独善其身,便只能自欺欺人的装看不见。正义感?作为现代人,还有正义感一说?

圆滚滚的苏白费力的从地上爬起,“姐,那家人也真没油水,哪哪找不到财物,连只老母鸡都没有,但我们英明的爹怀疑,他家把所有细软都放到了那家女人身上,无奈男女有别,我们也不能搜身不是?这就想到二姐你了,爹说了,到时候算你一份儿好处。”

听了苏白的话,涟漪只觉得胸腔有一股火没地方发泄。虽然现代也有很多不公,但好歹面上还算一片和平,哪像这里?

“我不要什么狗屁香粉,你赶紧给我滚。”说着,一脚踢了过去,把刚刚才站起身子的苏白又踢了一个跟头。

苏白见二姐生气了,以为是自己打扰了她好眠,连滚带爬的向外跑,“知道了,我错了,姐你继续睡,我不打扰了,真的,真的……”

“等等,你回来。”就在苏白要出了房间门时,涟漪又把他叫住。

“额,姐,还有啥事?”面对二姐的淫威,苏白敢怒不敢言。

苏涟漪身上穿着的是里衣,对于现代人来说,这样穿着已十分保守,“若是我不去,你们打算怎么做?”伸手取过一件干净的米色衣裙,穿在身上。古人的衣服并不难穿,主要看腰带系的水平。

“同去的除了爹,还是王二癞和赵大铁,你要是不去,就让王二癞的媳妇来,只不过爹的意思是,多叫个人就少分一份钱,肥水不流外人田,爹这不是把这肥差第一个想到姐身上了吗?”苏白小心回答。

苏涟漪可以做到独善其身,却做不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走吧。”她还是放心不下。

苏白跟着涟漪出了房门,哭笑不得,摸了摸自己的后腰还生疼。爹说过女人都是不讲理的,在自家二姐身上,得到了完全体现。

在苏家村,涟漪家的房子算是好的了,还有很多家一贫如洗。墙是泥和石头砌的,仔细看还能发现缝隙,屋顶是没有半片瓦只有茅草,屋外下大雨,屋内便下小雨,院子是用乱石、树枝搭起来的,就如同苏涟漪此时所见的院子。

当涟漪随着苏白赶到时,院中央已经站了三个流里流气、满脸写着“不讲理”的痞子流氓,这其中就有本尊的爹。

因为苏白和她长得像,涟漪便认为本尊的爹,苏峰也应该白白胖胖,但面前这三个人都是黑瘦,两个上了年纪,一个还算年轻。到底……哪个是本尊的爹?她可不能轻易露出马脚,让人发现苏涟漪已换了人。

“涟漪,你来了?”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流氓看见了她,脸上笑开了花,如同已经见到了白花花的银子。

“恩。”涟漪微微点了下头,先不说这人到底是不是苏涟漪的爹,即便真是,她也不想和他过于亲近,更不想同流合污。

“爹,我们来了。”苏白对着那老头叫道。

除了苏峰,其他两人对看了一眼,都有些纳闷——怎么总觉得今天的苏涟漪,不太一样?

院子中除了一伙流氓,便是这户可怜的人家。

他们真的狠穷,一个个衣着褴褛,面黄肌瘦。面色苍白的男人大概三十出头,半趴在地上,重病缠身,看起来,这人应该是这家的户主。难怪这家人受欺负,原来是男人病了。

农村便是如此,当家男人决定实力,一个家族中,男丁越多,便越强大不受欺负。

男人身旁是名老妪,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头发花白,也是骨瘦如柴,因长年劳作,背已经弯得不能再弯,她颤颤巍巍的哭着,口中苦苦哀求。

跪在老妪身旁的是名女子,三十左右,看起来应是病男人的妻子,皮肤黝黑干裂,一看就是长年在外劳作晒伤的结果,她一只手扶着病男人,另一只手则是死死拽着正挣扎的男孩。

“你们这些畜生、败类、流氓,我要打死你们!”男孩看起来八、九岁,一双乌黑的大眼恶狠狠盯着面前这伙人,满脸是血,想必刚刚已被揍了一顿。

女人吓坏了,赶忙求饶,“各位大爷,孩子还小不懂事,还请大爷大人有大量,奴家给你们磕头了!”说着,手虽然抓着孩子,但却努力弯腰磕头,用力之猛,梆梆作响,黝黑的皮肤也掩不住额头的红肿。

“哈哈哈,我说吴氏,咱都是爷们,自然不会和你们这群娘们孩崽子一般见识,只要老老实实拿出钱,咱也不会为难你们。”同样上了年纪的流氓嚣张的说道。

“我们家……真没钱了,求求大爷……放过我们吧。”老妪一边哭着,一边哀求。

“放屁,那女人身上还没搜!咱都是正经人,不会占女人便宜,这不,涟漪来了,让涟漪搜那女人的身,没钱,咱就走,刚刚这孩子撞了我们苏峰大爷的事,就算了。”年轻的流氓道。

涟漪一皱眉,岂有此理,这群人真是猪狗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