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群菁 上

欧阳家,群菁会。

商贾比之官宦聚会有相同,也有不同。

相同处都是互相攀比、相互攀附,说着场面话,实则是分帮结派勾心斗角。不同处是商贾人家少了一些儒雅,多了一些犀利,当然,也只是在一定范围内犀利一些,大半时间都是曲意逢迎。

比之男宾区,女宾区更是硝烟弥漫、暗流激涌。

李夫人陶氏,自从用了苏涟漪提供得神仙方试用装紧急调理了几次,皮肤明显紧致许多,因皮肤不再松懈,就那平日里不易擦匀的粉,也是涂得很匀。有了这样的皮肤,自然可以换一身年轻些得装束。

如果说之前的陶氏看起来四十有余,如今看起来便只有三十出头,一扫平日里深沉的颜色,身上穿的是墨绿色荷叶绣图锦缎长裙,配之粉色含苞待放的芙蓉,有蝴蝶飞舞缀着金丝。

没有花团锦簇,却别有一种清新淡雅,彻底甩来了铜臭。她摇着团扇,硬生生将身边左右同龄的贵妇们狠狠比了下去。

那些贵妇眼中惊讶,心中嫉妒,却不能直白白地问出口。

其中一名雍容华贵的贵妇孙夫人,为青州县富贾正妻,与李夫人交情还算过的去,身边坐着一位妙龄少女,那少女眼不大,却妩媚,有一股赤裸的精明在里面,她叫孙倩儿,孙家嫡女,青州孙家与岳望李家有生意往来,而孙倩儿早就倾慕于李玉堂,誓要作李家儿媳。

孙夫人用团扇微微一遮嘴角,侧过身靠近女儿孙倩儿的耳边,说了什么。

孙倩儿眯了眯锐利的小眼,点了点头,在母亲的授意下,热情地到了李夫人身边,一口一个“陶姨”叫得亲切热络,而李夫人也是慈爱回应。一群妇人们说着客套话,那孙倩儿甜甜的小嘴便开始奉承起李夫人。

另一位贵妇王夫人心中不免嫉妒,酸溜溜地说了一句,“李夫人当然美丽大方,不仅是自己美,连那儿子李二公子也是美名在外,勾了村妇夜半献身,可见其魅力。”

说的,正是李玉堂和苏涟漪的流言,至于她说的李玉堂的“美名”,自然按时的是“臭名”。

其他夫人们不动声色,其实都竖起了耳朵,心中偷笑,静观其变等着笑话看。

孙倩儿生气了,“王夫人您可不能瞎说,玉堂哥哥可不是那样的人,苏涟漪那个村妇是上杆子勾引,玉堂哥哥一直厌恶,这流言,定然是那村妇传的,和玉堂哥哥无关。”

王夫人哼了一声,一仰头,“这真是孙夫人教育的好闺女,就这么不分大小毫无礼貌,我倒要看看,谁家能娶这么个没规矩的姑娘。”

孙夫人的面子有些挂不住,闺女到底还是年幼,心中压不下事。

众夫人暗暗笑着,那王夫人继续道,“倩儿,本夫人与你娘也算姐妹,作为长辈就好心叮嘱你一声,女子要有矜持,这还没过门就扑过去,与那村妇又有什么区别?”

“你!”孙倩儿面色通红,若不是场合不对,非上去挠这贱妇不可。

孙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王夫人,我家倩儿还小,不懂什么男女之情,只是喜欢亲近李夫人罢了,就不劳您操心了,您还是操心自己闺女吧,嫁到刘家五年肚子还没动静,再这么下去,刘家妾室们的儿女都成家立业生子了,你那王小姐也可以直接当祖母,也算是省了事。”

“你!”这回喊出这个字的,是刚刚还趾高气昂的王夫人。

一群夫人们心中笑着,有好戏看,为何不看?

李夫人未发一言,即便是听见王夫人的话,也不生气。并非是她脾气多好,而是心中暗笑,这些没见识的妇人,眼高于顶,都不知苏涟漪被邀请来了群菁会,一会少不得要被闪瞎双眼。

“好了,别说了,”李夫人慢慢开口,“王夫人,涟漪那孩子我是知道的,我儿与涟漪的谣言确实是误传,而且,涟漪也不是你口中的村妇。”

王夫人冷哼,“看来,李夫人还是很看好那村妇嘛,怎么,难道想讨了村妇当儿媳?”

李夫人微微一笑,“若是孩子看对了眼,讨来又何妨?”

一群夫人都震惊了,这李夫人平日里最势利,唯利是图,在她眼中只有利用,哪有什么感情?今日怎么大变样了?

李夫人继续道,“王夫人,我们也算旧识,有句话必须要提醒你,做人要慎言,别不小心得罪了不能得罪之人。”

王夫人冷嗤了一下,“不知李夫人说的不能得罪之人是哪一位?是孙夫人,还是你李夫人?”气焰嚣张。

李夫人轻轻扫了她一眼,眼中轻蔑,“你可知,欧阳老先生邀请了一位商界新秀?”

“哦,是谁?”王夫人问。

李夫人冷笑,“正是刚刚你说的,与我儿有谣言的那名村妇,苏涟漪。”

众夫人哗然,欧阳老先生邀请了村妇?这怎么可能!?

王夫人也大吃一惊,“不可能,你怎么知道的?”

李夫人继续淡然摇着团扇,“自然是刚刚见到了,话说回来,若是欧阳老先生知晓你王夫人众目睽睽之下侮辱他老人家邀请的贵客,不知会不会生气。你刚刚问我不能得罪之人,这欧阳老先生,可算是不能得罪之人?”

众人又是哗然,欧阳老先生,自然是不能得罪。

凌氏面色白了又白,有些怕了,眼角忍不住扫向一旁,生怕这些在旁伺候的欧阳府下人,将她刚刚的话传出去,那样就糟了。“陶姐姐说笑了,妹妹怎么会说欧阳老先生贵客的坏话,都是误会。”那声音很大,故意给旁人听,对陶氏,也立刻改了口。

众人还在震惊中。

李夫人有些得意,“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道理很简单,妹妹,下回,你可要注意着点。”一下子将王夫人的气焰狠狠打压。

孙倩儿的脸色却挂不住了,本以为帮李夫人说话讨了欢喜,却没想到,没出气不说还引了侮辱。默默地回到了自己母亲孙夫人身边,暗暗咬牙,撕着帕子。

李夫人在众夫人中,地位立刻平地而起,连说话的口气也硬实了很多,“刚刚众夫人都好奇,为何我今日看起来年轻许多罢?”

“是啊。”一众人回答。

李夫人笑了笑,“因为涟漪那孩子孝敬,刚刚研发出了可返老还童的神仙方,就立刻给我送了来,亲自帮着我敷面,所以看起来才年轻许多。”

众夫人惊讶,“神仙方?那是什么?”

李夫人回答,“是一种妆品,效果奇佳,涟漪那孩子真是个能干的,苏家药酒便是出自涟漪之手,想必你们家家都在饮用吧?如今这神仙方,可以想到,不久的将来上市时,少不得引人争抢。”

李夫人这么说是有原因的,一方面答应了苏涟漪为其宣传,另一方面无形之中将苏涟漪拉成了“自家人”。人人都知晓了苏涟漪与李夫人关系的亲近,也都忍不住猜想了那流言的真伪。

——想必,为真。

只有一人很生气,是孙倩儿。

她暗暗撕着手帕,讨厌这些妇人将玉堂哥哥和那村妇拉在一起,恨,她很恨!

那个村妇,千万别落在她的手中,否则定要她好看!

……

与女宾客区得硝烟不同,蜿蜒小路上,锦簇梨花林种,两人聊得正欢。

与其说是聊天,还不如说是一个人讲、一个听。苏涟漪在讲,李玉堂在听。

涟漪平日不是这么多话,但今日却反常地为这白衣朋友讲解蜜蜂的知识,只因她是真真的喜欢蜜蜂,喜欢蜜蜂的单纯、勤劳以及忠诚。

李玉堂很惊讶,从来未想过,这普通常见的飞虫竟有这么多故事。

在蜂巢的大家族中,有一名女王,而其他蜜蜂都是这女王的子女。除了女王,蜜蜂们没有生殖能力,他们日日夜夜辛苦工作采蜜,就是为了养活家中兄弟姐妹,当这些兄弟姐妹长大了,也会参与到采蜜的队伍中,以养活即将准备出生的兄弟姐妹。

李玉堂听得入迷,又十分震惊,这种无私的付出和严谨的纪律性,是怎么做到的?就如苏涟漪所说,蜂群中不存在背叛,是人永远比之不过的。

简单的生活,远离算计,别说这苏涟漪喜欢蜜蜂,这么听来,他也是很喜欢。

当然,这些事,他惊讶——苏涟漪是怎么知道这些闻所未闻之事?

这苏涟漪就仿佛是一个谜,越是深入接触,谜团便越是大,越是无法解开,而却又引人去继续探索。

这一刻,李玉堂竟忘了从前的苏涟漪,好像那肥胖的苏涟漪从未存在于世,如同一场噩梦,如今醒了,那人就没了一般。而眼前的,才是真正的苏涟漪。

涟漪说了半天,有些口渴了,才想到,两人见了两面,人家又陪着她扯了这么长时间,竟还没介绍身份,“我还不知,你怎么称呼。”

李玉堂一愣,气氛顿时尴尬,他……要怎么回答?

“怎么?”涟漪不解,“你方便回答吗?”

“不是……”李玉堂急急道,却又是尴尬。

正当这时,有一名欧阳府下人赶了来,简单行了礼,恭敬道。“两位客人,正宴就要开始,小的特来提醒,二位若是不识路,小的便为二位引路。”

李玉堂在心中长长舒了口气,这小厮来得正好,缓了一时之急,但问题虽暂时解决了,以后可怎么办,难道以后两人再无交集?

不知为何,李玉堂很喜欢听她的潺潺之语,听她讲一些新奇之事,第一次后悔曾经做的一切,活活将自己的路堵死。

“那就有劳了。”涟漪道。

小厮点头,走在前,为两人引路。

就在这三人准备出了这幽静小路时,李玉堂却突然道,“这位小哥,我们到这里便认识路了,你先去忙,我们还有些事,随后便到。”下了决心,他要说出。

涟漪不解,他有事?

小厮答应,又是一礼,转身离开。

树林中,重新恢复了平静,还是这两人,一人一身白衣如雪,一人一身水蓝如天,两抹身影颀长,相对而立。

“苏小姐,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坦诚交代。”李玉堂暗暗咬牙,道。

本来还算轻松愉悦的气氛,一下子僵持下来。

涟漪秀眉微微一颦,有种不好的预感。“恩,您说。”

李玉堂缓缓闭上了眼,挣扎地说出。“我,就是……李玉堂。”

李玉堂!?苏涟漪震惊,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刚刚两人还随意而聊,现在却……

玉堂垂下了眼,等待对方的反应,不外乎就三种——要么破口大骂,要么冷嘲热讽,要么便是直接甩袖而去。

心中隐痛,刚刚那随性聊天的情景,是否将一去不复返。

苏涟漪万万没想到,这人就是李玉堂,那个背后害自己,又宁可赔银子也要打压自己的李玉堂。

她曾幻想过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却没想到,真正的相遇却是如此。

李玉堂微微低着头,垂着眼,心中愧疚。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他不会做那些,对天发誓。

“原来你就是李公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涟漪含着笑,慢慢道,听不出什么愤怒仇恨,但口吻中哪还有刚刚那般随意?

两人凭空出现距离。

李玉堂惊讶抬眼看她,没有责骂、没有嘲讽、没有甩袖而去或者干脆给他一嘴巴,为什么如此镇静?“你不恨我?”

涟漪淡笑着缓缓摇头,“本以为是恨的,但见了面才知,其实不恨。从前你对我所为,说实话,与其说是愤怒憎恨,不如说是莫名其妙。”

对啊,就是莫名其妙,刚穿越来就被人如此针锋相对,她被迫承受本尊的报应,很是无辜,也很是莫名其妙。

李玉堂难以置信,“我有一事不解,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涟漪点头,“我曾得了一场大病,醒来后就失了忆,”说到这,她也是有疑问,“李公子,你能告诉我,我从前是如何得罪你的吗?”

本尊到底做了什么,让李玉堂如此愤怒?

李玉堂不知如何解释,难道要说她从前天天缠着自己,放言要嫁入李府,为他引来了漫天嘲笑?难道要说她扑到了他身上,对他产生了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最可恨的是他爹还离不开苏家酒,每每送酒,那苏涟漪都要跟来,对他骚扰。

如果面前还是从前那胖子,这些话他能说出来。但面对此时的苏涟漪,他却说不出来,总觉得,她与那胖子,不是一个人。

见到李玉堂的表现,涟漪心中知晓,看来她猜对了,定是本尊曾冒犯过李玉堂,而后才有李玉堂的报复。她,只是背了个黑锅罢了。

她真是……屈啊!

李玉堂沉默,只见他俊美淡然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在矛盾挣扎。

涟漪叹了口气,“李公子,过去的都过去了。如今,我们也算是扯平了,从今以后,放下干戈,可好?”

李玉堂还能说什么,只能点点头,同意。

心中却一次次地想问——两人可否还能这样聊天,散步。

苏涟漪想了一想,“李公子,有件事,我想和您解释一下。”

李玉堂赶忙道,“何事?”此时该解释道歉的,不应是他吗?

涟漪尴尬,“就是,最近的传言……呃……关于我和你的那件事,想必给你带来了不少麻烦吧?这个真是抱歉,但我还是想解释下,当日之事并非像传言那样不堪,我和另一人也是清清白白,并未有过丝毫肢体接触,这是有见证人的。”

李玉堂点了点头,“哦,那件事啊,知道了。”

他莫名相信,苏涟漪不是那般胡来之人,却未发现,自己“名声”再一次被毁,却不像从前那般气愤。

涟漪见话说完了,便一福身,“若是没事,奴家便告辞,李公子请便。”说完,便转身欲走。

苏涟漪的一声“奴家”,彻底将残存的最后一丝欢快气氛撕裂,两人中间凭现万丈鸿沟。

“等等,”李玉堂叫住她。

涟漪回身,面容还是那般淡笑,却没了刚刚讲解蜜蜂知识时的亲切,相反,是礼貌的笑。“不知李公子还有何事?”

这句话,又是一堵透明的墙,将李玉堂狠狠推开。

“我……”李玉堂心中焦急。

涟漪又是一福身,准备转身而去。

“以后,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李玉堂憋了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苏涟漪垂下了眼,想了一下,而后认真道,“当然,刚刚我说过了,从前之事都一笔勾销,很高兴认识你,李玉堂李公子。”

李玉堂哪能听不出其中的客套,只能心中苦笑,有恶因必有恶果,现在他是在自食恶果罢了。“你可识路?”

涟漪这才想起来,“不识。”

玉堂轻叹了口气,“若是苏小姐不嫌弃,我来引路,若是坚持独自去,我便先行一步,唤来欧阳府下人,为你引路。”

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苏涟漪自然不好再说别的,毕竟刚刚是她说过——从前的事都放下。虽然这么说,心里没疙瘩是假的。

“那奴家便与李公子同行吧。”虽是同行,涟漪还是自动向旁走了离开一步,保持着一段距离。

李玉堂有种失落感,不知这失落感何来,只能顺着往年与会的记忆,带着苏涟漪向主宴席场而去。

……

当李玉堂和苏涟漪到宴席大厅时,人们都已入座,欧阳府训练有素的下人们有条不紊地端上精致菜肴,李老爷一抬头,看见自己儿子和苏涟漪走在一起,有些惊讶,两人不是一向不对付吗?

“玉堂,怎么才到,快快入座,为这些前辈们敬酒。”李福安道。

“是。”李玉堂赶忙答应,刚想向前走,却想到一侧的苏涟漪。停了脚步,“你怎么办?”

此时男女宾客虽都在一起,但却不是同桌,女客们都在另一侧,家眷区。所有接到请柬之人,都在这男宾区。

这苦恼的问题又袭上心来,涟漪哭笑不得,“我也不知。”

一些离得进的,都回头频频看来,有些奇怪,这身材高挑气质端庄的女子是谁家家眷?为何不快快入席,来这主客区干什么?

李玉堂看了一眼李福安,又看了一眼犯难的苏涟漪,耳根莫名一红,压低了声音,“若是……你不嫌弃,在我身侧吧,有我照应,也少了尴尬。”

苏涟漪还能有什么办法?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也低声道,“好,谢谢你。”

众目睽睽之下,这名身穿水蓝色褂子的女子,就随着一身白衣的李玉堂入了席,主宾客之人不解,这女子怎么这么没规矩,怎么来主宾区,但出于礼貌,无人真的开口质疑。

女宾区也是一片哗然。

“快看,李家二公子竟带了名女子入了主宾席。”

“真是没规矩啊。”

“那名女子气质倒是不错,穿着差了些,到底是谁家姑娘?”

“现在的孩子啊,真是不吃羞耻啊。”

议论纷纷呢。

这可把孙倩儿给气坏了,小手捏着茶碗,恨不得把茶碗捏碎。

所有女客都不约而同看向李夫人,而李夫人只是轻轻看了一眼,便欣慰地笑了。

“李夫人,与你家二公子在一起的姑娘,你可认识?”有位夫人问。

李夫人笑着点了点头,“那姑娘,正是刚刚我们谈到的苏涟漪。”

女客们又是一片沸腾,议论纷纷。

之前不是传说苏涟漪又胖又丑吗?如今一看,哪与丑有半丝关系?那身材高挑,气质恬淡,动作优雅,说是官家小姐也是有人信的。

有一名夫人赶忙道,“李夫人,苏小姐那千金方什么时候开始卖啊?我都迫不及待地想买了,要不然,一会您牵个线,我也先买些试用装,高价也行。”

被这夫人一提,其他夫人们也都纷纷表示想购买。

李夫人一一客套着,视线忍不住又扫到了主宾区苏涟漪那抹水蓝色身影上,心中更是坚定,定是要将这摇钱树弄到李家!苏涟漪的商品,加之李家的庞大产业,定然能大赚特赚。

又看向一旁的李玉堂,此时的李玉堂是赎罪也好,真心也罢,很是心细地照顾着苏涟漪。欣慰地笑了一笑,虽然儿子搬出了李府,和她斗了气,但好歹,她的话算是听了进去,这样就好。

李老爷那桌,人们有些尴尬,有人不解,有人不屑,李玉堂端起了酒杯,站起身来,“一年未见,晚生给各位前辈敬酒了。”

众人都呵呵笑着端酒喝。

玉堂继续道,“也许诸位前辈不认识这位姑娘,晚辈来介绍下,她便是苏家酒厂的东家小姐,也正是发明名誉天下的苏家药酒的苏涟漪,苏小姐。”

众人大吃一惊,万万没想到这女子就是传说中的苏涟漪。

涟漪尴尬地笑了下,也端起酒杯,“涟漪初入商界,对各位前辈慕名已久,如今一见顿时钦佩,先敬诸位前辈一杯,涟漪先干为敬。”说着,一仰头,将那一杯酒饮下。

众人也都纷纷喝了酒。

在座的这些人都是商界名人,层次与李府老爷李福安相当,有些甚至盖之,苏涟漪平日里根本接触不到,他们自然不认识苏涟漪。

但不认识归不认识,名声是听过的,就算是没听过苏涟漪,也都喝过苏家药酒。这药酒疗效了得,这些走商之人谁身上多少没个风邪之症,喝了这药酒身子便暖和许多,于是,人人都买,人人收藏。

涟漪坐了下,头微微侧向李玉堂,低声道,“谢谢了。”

被她感谢,李玉堂心中成就感迅速膨胀,“不客气,大家都是朋友。”连忙道。

恭敬不如从命,涟漪点头答应,对李玉堂的隔阂少了一些,但距离,却还是存在的。

李老爷从头至尾未说话,知晓两个孩子之间有矛盾,如今就让玉堂将功补过,也希望两人能和好。

另一边,角落里的一桌。

叶词缩在一旁,左手拿着扇子,遮着脸,一双桃花眼紧张地看向女宾区,找寻苏涟漪的身影,很是矛盾,因既想看到那身影、又不想看到。

想看到的原因,自然是想念佳人;而不想看到的原因,是怕自己被认出来,暴露了身份。

在叶词身后站着伺候的叶欢,心中不免一次次叹气——少爷平日里鬼聪明,怎么一碰到苏小姐就犯傻?现在这更是傻上加傻,吃饭还打着扇子,人家都以为他有病。

叶词身旁一位公子哥道,“叶公子,你这是在找寻哪家的闺秀?”打着趣。

叶词没搭理他,继续一边遮脸,一边找。

正在这时,李老爷那一桌正好是苏涟漪敬酒,叶词没看见,因注意力都在女客区,叶欢却看见了,赶忙到叶词身边,趴在他耳旁。“少爷,我看见苏小姐了。”

叶词一着急,差点向桌子下面钻,“哪里?她在哪里?”一边说着,一边用扇子将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

叶欢白了一眼,“少爷,别遮了,苏小姐不在女客去,在主客区,李公子身边。”

“啊?”叶词一惊,呼地一下站起来,把同桌人吓了一跳,不解地看他。叶词顺着叶欢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看还好,一看恨不得直接冲过去继续和那小白脸打起来。

只见宴席上,苏涟漪一身水蓝褂子,青葱玉手端着酒杯,耐心听着同桌人的客套,笑意盈盈,而李玉堂则是坐在她身边,时不时为其解释介绍,涟漪听到后变微微点一点头,有时则是看向李玉堂一眼。

两人就这么一个说,一个听,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呸!什么金童什么玉女,他在瞎想什么?

天,他……他……他真想找块豆腐撞死,因为自己的疏忽,竟被那小白脸钻了空子!不行,他得过去。

李老爷的桌上,男人们谈着生意,就这乱世生意发表着看法,边吃边聊。涟漪听得仔细,有些实在听不懂的,就轻声问身侧的李玉堂,后者则是压低了声音,耐心为其解释。

此时的苏涟漪很后悔!她刚刚真不应该在梨花树林乱转悠,生生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她应该厚着脸皮在男宾区,听这些人的谈话。

这些老生意人经验丰富,随便一句话,就够她和哥哥苏皓探索一年。

有个面貌和蔼的中年人,却突然将话题扯到了苏涟漪的身上,“苏小姐,老夫得敬你一杯。”说着,举过酒杯。

涟漪一愣,没想到牵扯到自己身上,冷静下来,笑了一笑,赶忙举杯,但那杯中却只有半杯酒,刚刚听得入迷,没想起斟酒,而身后的伺候丫鬟想来也是忘了。

就在她手忙脚乱地想倒上酒再举杯时,身侧酒壶被人拿起,轻轻一斜,为她斟满了酒,是李玉堂。

“谢谢。”涟漪由衷道,心中汗颜,这一次席,也不知对李玉堂说了多少次谢谢。

玉堂笑着摇摇头。

涟漪端起酒杯,“这位前辈,涟漪有何功劳,让您一定要敬?”

那人哈哈一笑,“老夫的膝盖常年冰冷酸疼,到了阴天下雨,更是苦不堪言,多亏了苏小姐的药酒,如今舒适了许多,只要不是变天,便鲜少疼。”

这人的话引起周围人的共鸣,人们也都纷纷端起酒,一饮而尽。

涟漪笑了笑,也端起了酒杯,姿态优雅。“不知前辈的腿,疼了多久了?”涟漪道。

那人没想到苏涟漪能继续问,便答,“哈哈,有年头了,最少二十年。”

涟漪轻轻叹了口气,这风湿病越是到晚年越是遭罪,搞不好便能股骨头坏死,李老爷的风心病也是后果之一,这些人常年行商,看似风光,其实也是有苦难言。

“这位前辈,一会宴席之后,您可将贵府地址留给我,回头我配置一些专门针对此证之药,派人送去。”

那人惊讶,本以为有了药酒就能缓解,却没想到在这群菁会能见到创造药酒的苏涟漪,更没想到这苏涟漪竟要位他专门配置药方,惊喜,实在是惊喜!

“那就感谢苏小姐了,老夫定有重谢。”那人高兴,又端着酒,连饮三杯。

其他人也纷纷要这药,涟漪微笑着应允,让他们宴席之后留下地址,她配置好后,便送去。

旁边也有人呼啦啦地围了过来,涟漪微笑着一一允诺,留下地址,药物奉上。

她不公开药方,这些人也不问,大家都是商人,知晓规矩,人人都惊叹着这苏小姐。

涟漪重新入座,却想起一旁的李玉堂,“李公子,你的手好些了吗?”低声问。

玉堂点了点头,伸出了手,白皙的指尖还是有些肿。

涟漪看后笑着,“其实你占了便宜了。”

玉堂不解,“什么便宜?”

涟漪继续道,“例如刚刚那位前辈的寒腿,有一种最佳至于方法,便是抓着蜜蜂,让蜜蜂蛰之,那蜂毒活血去风邪,一到两年,便可痊愈。”

李玉堂惊讶,“真这么神?”看着自己指尖。

涟漪由衷地笑笑,“当然,所以说,你占了便宜。”

两人的对话声音不大,虽并未靠在一起,但对于外人来说,却略略亲昵。

同桌上了年纪之人都是过来人,带着些许暧昧地看着这对金童玉女,有些则是带着暧昧给李老爷敬酒,李老爷就如同见不到一般,默认、默许。

这可怕两人给气坏了!

一个人是叶词,另一个人是那孙家小姐孙倩儿。

叶词气呼呼地冲了过来,把叶欢吓坏了,“少爷,您冷静,冷静。”他怕少爷和李家公子再打起来。

“冷个屁,再冷,美人儿都让人抢走了,那个可恨的小白脸。”气呼呼地过去。“涟漪。”

涟漪刚说完话,一抬头,惊讶,原来这叶词也接到了邀请?“我们又见面了,词。”

李玉堂听见了苏涟漪对叶词的称呼,心中猛然一酸,两人关系这么亲密?又想起那传言,虽传闻他与苏涟漪,但实际上确实叶词与苏涟漪,难道他们……

不对!李玉堂想起苏涟漪的话,两人没有肢体接触,苏涟漪既然说了,就一定是那样!他相信苏涟漪。

其他人见到叶词,也惊讶,这叶词也和苏涟漪认识?

若是普通的公子哥,在座得众人也许不会过多理睬,但对方确实叶家三公子,自然都立刻站起来打招呼。

叶家是什么人?那可是京城首富!更是鸾国首富!

其地位在鸾国首屈一指,其根基比这欧阳家族还要根深蒂固。

叶词毕竟也是明白人,就算是气愤,还和在座得各位招呼,而后从旁拽来一把椅子,对坐在涟漪另一侧的人道,“前辈,抱歉,晚辈碰见了熟人,麻烦挪挪。”

一众老头都站了起来,开始挪椅子,那场面何其壮观?

好在身后有伺候的丫鬟下人,赶忙上前帮忙,这才没让秩序乱起来。

明明一张桌子可容十五人,但苏涟漪这张桌子就塞了十六人,叶词那表情态度十分明确——爱咋咋地。

宦官中,官职大小决定地位,而在商业,便以影响力决定。虽然叶词年轻尚轻,但其身后代表的可是首富叶家,这些人自然都是无奈任其嚣张。

叶词挤了进来,伸手立刻有丫鬟送上干净碗筷,那叶词便旁若无人,夹起一筷子菜塞到苏涟漪盘子中。“多吃点哈,如果觉得这里东西不好吃,回头出去我请你吃好吃的。”大献殷勤,势必要将李玉堂狠狠挤下去。

苏涟漪哭笑不得——大哥,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吃饭的。

旁边人都迷糊了,这苏小姐不是和李家公子是一对吗?怎么又来了叶公子?

李玉堂气坏了,浑身肌肉僵硬,若不是场合不对,他今日就要和这叶词再打一场。

见叶词大献殷勤,李玉堂很着急,但这种毫无礼节的行为,他是做不出的,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叶词来这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伺候涟漪夺得芳心战胜情敌,至于其他人,他才不在乎,除了欧阳老先生,这里没一人都没资格让他严肃下来。

他叶词,从来都是这么嚣张。

苏涟漪终于忍不住了,脸上的笑容也挂不住了,板下了脸,“词,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压低了声音道。

叶词一抽鼻子,退了回来,“别……别生气,我不夹了就是了。”

众人暗暗惊讶,这苏小姐真是好本事,颠倒众生!那李玉堂已是个人才,商界神童,如今连这鬼才叶词也能降服,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叶词乖乖听话。

李玉堂心中更不是滋味,他们二人关系竟然……已这么好?

自从知晓了他的身份,涟漪对他虽然客气,但却总是保持着距离,但与这叶词,却是真心交往,他能看出。

叶词轻蔑又带着挑衅地白了李玉堂一眼,用眼神说——看好了,涟漪是我的,你要是识相就滚远点。

涟漪虽不说,但却能看出面前这些商界前辈都很尊敬、很怕叶词,可见……叶词的身份不简单。

众人都没注意的是,有一名穿着上等丫鬟打扮的女子,端着一碗滚烫的汤,面露阴险地混了过来,而刚刚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叶词和苏涟漪身上。

那女子是谁?正是孙倩儿的贴身丫鬟。

那丫鬟到了众人身旁,“苏小姐,这是我们家小姐特意让奴婢端来的珍珠莲子汤,送予小姐,这是女宾席才有,主宾席没有的。”

涟漪一愣,她怎么不认识小姐?难道是本尊认识的?

刚一回头,就见那丫鬟状似脚下一绊,一碗滚烫的汤就这么直直泼向涟漪的脸上。

两名护花使者一愣,李玉堂下意识伸手去挡,而叶词的反应更快,一摇折扇,挡在涟漪的脸上,那汤全部泼向叶词的名贵折扇上,

但脸上是避免了,所有的汤都顺着折扇流到了苏涟漪身上。

“你是哪家的丫鬟?”叶词一下子怒了。

那丫鬟噗通跪下,“小姐息怒,是奴婢笨手笨脚,我家小姐一片好心。”心中憎恨,为何不泼到她脸上?

涟漪才没心思质问这个,她赶忙拉起水蓝褂子,怕这汤透过褂子染上里面那雪白衣裙。那衣裙万万不能脏!那可是初萤的心血!

一着急,涟漪一下子站起,赶忙解开褂子前的带子,将那褂子脱下。

一旁沸沸腾腾的人都静了,因为见到苏涟漪那一身天女散花裙。

------题外话------

今天迟更了,抱歉,妹子们。

感谢妹子们的月票:陳伊婷、hgrsy、华佳泽(2)、霖蓦然、jiarensijia、乔依霏霏、Cindy7751、657186860、飞鸟1031yy、潇湘骇客、123maling、Jasmin128、南风二月、九轩日轨、为中国喝彩、cccc688、redlemon623、yiikoo、春梦不醒、hairuili、沐衿丶、无硝烟wxy123、eleven134(2)、tinalinda、ydldiy、mermaid82、xiangshan08、huchanglihcl123、sy25979040(2)gp5201314。

tamyatam(1钻)慕泪i潸潸(6花)春梦不醒(10花)

谢谢妹子们,呜呜呜呜呜……继续求月票~不知苏涟漪这样的登场,大家喜欢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