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仙方(万更继续求票!)

李玉堂做梦都想不到,他的名字再一次和苏涟漪牵连在了一起,以这种方式。这传言比从前的更不堪,胸口有怒火,但连自己都未发现,这传言虽比从前更甚,但他怒气却比之前小了很多。

潇家也算是岳望县的大户,常年走商,以贸易各国高档木材为主,潇家一脉单传,而潇老爷子还年壮康健,家里人便不忍让独子吃苦,随便在岳望县弄了点小生意给其玩玩。

潇家公子名小耽,耽,沉溺也。可见家人对其的溺爱。

潇家除这一根独苗,皆是姐妹女子,与那红楼大观园有上一拼,而这潇公子的人生抱负,也是如此——愿怜遍红尘香,惜遍天下玉。

说来也怪,那清高孤傲的李玉堂,偏偏就和这个拈花惹草的潇小耽是发小,从小玩到大,除了潇公子,李玉堂与外人无深交。

这整整一日,把李玉堂郁闷坏了,为何人人看他的眼光都很奇怪?他的性格也不允许自己到处问,便只能忍着,晚上之时,叫上发小潇小耽去丰膳楼喝闷酒。

潇小耽一摇折扇,做风流才子样,“玉堂,这两日,你可在我们岳望县出了大名了。”说着,笑得暧昧。

一身白衣的李玉堂一扫平日里那优雅,倒了杯酒,一仰头喝下,而后狠狠将那酒杯摔到桌上,“岂有此理,这分明就是含血喷人,我哪里和那苏涟漪在一起?夜深人静幽会?我的行程墨浓都知晓,这几日我根本没离开岳望县城半步。”

潇小耽一耸肩,很刻意地眨了眨眼。

李玉堂火了,狠狠一拍桌子,“怎么,连你也不信?我们从小结识到如今,我犯得着因这种事骗你吗?”

潇小耽立刻像猴子似得从位置上蹦起来,找了张离李玉堂最远的椅子上坐下,重新慢条斯理地摇起了扇子,“冷静,一定要冷静,我才不和你打架呢,打架那是粗人才干的事。”为何不和李玉堂打架?因为从小到大,就没赢过,每次都被李玉堂打得鼻青脸肿。

儿时破相就破相了,如今大了可万万不能破相,没了他这张道貌岸然的脸,还怎么去哄那美娇娘?

墨浓不在李玉堂身旁,早就带了一堆人去查这消息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说到了正事,潇小耽皱了皱眉,“玉堂,你说,会不会是那苏涟漪想借机勾引你,自己散发的消息?”

李玉堂愣了下,垂下眼,想起那高挑清冷的女子,在河畔,对着官道远方翘首以望,静如处子,媚如垂柳。她见到他第一眼时确实有惊艳,但也仅仅一闪而过,随后便一直保持着陌生人的距离。

他不会看错,那根本不是可以刻意装出,她确实……不记得他了。

想到这,李玉堂本应高兴,但不知为何,却还有一种不甘。

“不会,这消息不是她散播的。”李玉堂的回答坚定,不容置疑。

“那能是谁呢?”潇小耽本就是纨绔子弟,装一会就没了正型,此时干脆扔了扇子,半趴在桌子上。

门外,有小二的声音,“李公子、潇爷,门外有几位客人听闻你们二位在此,想进来打个招呼。”丰膳楼就是丰膳楼,对客人的隐私空间保护得很好,若不是客人同意,外人是不允许随意进入雅间。

“恩,让他们进来吧。”李玉堂道。

潇小耽也赶忙捡起扇子,坐正了身子,装出少爷样。

有三人入内,都是中年人,两胖一瘦,衣着华贵,操着外地口音,见到两人时一拱手,“听闻李公子和潇爷在,我们三人便慕名而来,叨扰了。”

为何叫李玉堂为公子,而潇小耽为潇爷?前者是正常叫法,后者是刻意为之,因潇小耽就喜欢装那大爷。

李玉堂与潇小耽也站起身拱手客套,请三人入座。商场应酬便是如此,见面则熟,合作则友。

那三人是外地商人,行商至此,而李玉堂在岳望县名气甚大,所以听闻李玉堂在隔壁,便来认识下。

其中一位胖商人姓周,做酒品生意,潇小耽来了兴致,“这位周老板,您来岳望县做酒生意,可与苏家小姐打过交道?”

那周老板愣了一下,下意识用眼角扫了李玉堂一眼,马上恢复了正常,“我老周走南闯北还第一次见到苏小姐那样的奇女子,容貌绝丽,国色天香,为人爽直,睿智聪颖,以一名女子之力竟可以挑起苏家酒的重梁,真是难得的女子啊。”一边夸张,一边偷眼又看了李玉堂一眼。

他这话固然有真,但也有夸张,其意很简单——夸了淫妇苏涟漪,这奸夫李玉堂肯定会高兴啊。

“噗……”潇小耽忍不住笑了,用扇子掩着嘴,斜眼去看李玉堂,果然,那厮的脸又黑了一层。

旁边瘦的那人也说话了,“周老板说的是,虽我未与苏小姐打过交道,但听闻苏家药酒的奇效,便买了一坛尝试,果然,才喝了半坛,腿舒服了许多,几日后离开岳望县,我便打算稍上一些回去。”

本来还打算客套客套的李玉堂,坐在一旁,什么都不想说,生着闷气。

潇小耽又陪着说了几句,那行商之人也都是有眼色的,看李家公子面色不好,说了几句便也离开了。

三人都纳闷,都挑着好听的说了,为何那李公子还不高兴。谁能想到,李玉堂此时被冤枉,被大大的冤枉。

继续吃饭喝酒,潇小耽说着好话,哄着发小,让其喝酒,吃喝到了一半,墨浓回来。

“少爷,我回来了。”墨浓道。

李玉堂立刻没了吃饭的兴致,扔了筷子,“那消息到底是谁传出来的?”很是焦急。

“回少爷,这消息是苏家村几名村妇传出来的,我亲自去问了,她们确实是看到苏涟漪夜半与一名俊美男子在外嬉戏,都以为是少爷您,所以……”墨浓后面便没说。

李玉堂本来很生气,如今听见墨浓的话更是生气,狠狠一拍桌子。

苏涟漪半夜三更竟与俊美男子私会!?那人是谁?“那人身份调查出了吗?”

“回少爷,村妇说,那男子一身紫衣,衣着华贵,容貌俊美,有着桃花眼。”

李玉堂一惊,总穿紫色衣服招摇过市带着桃花眼,除了那叶词还能有谁?猛然想起,当时在万珍楼屏风之后,叶词说,他对苏涟漪有兴趣。难道……叶词并非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下手了?

苏涟漪啊苏涟漪,枉我还以为你变了性子,原来还是那般好男色。

李玉堂的面色越来越黑,一双峨眉紧皱,清冷狭长的眸子带着浓浓怒气,白玉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早习惯了风月场所的潇爷一勾唇,他好像在玉堂身上看出了有趣的东西,谁说李玉堂不食人间烟火,这吃起来,比谁都知味儿。

丰膳楼接下来如何,便不表,与此同时,苏家村。

这一日,涟漪告了假,未去县城酒铺,也未去酒厂,在家一直在研究着什么,瓶瓶罐罐,碗碗盆盆,各种各样的材料,一会加上一些,一会减上一些。

初萤也来了,支着下巴也不打扰,就这么眼巴巴地陪着,看着。

院外有车响,老马头赶着马车来。“涟漪小姐在家吗?”

初萤见涟漪正忙,赶忙起身快步而去。如今初萤不能像小蝴蝶一般飞来飞去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已快八个月,娇小的身子挺着大肚子很是辛苦,走快了便喘。

“马大叔,您有什么事吗?”她也随着苏涟漪称呼马大叔。

“是初萤小姐啊,”老马头道,“涟漪小姐让我帮她去县城铁铺做的东西做好了,今天运了回来。”说着,从车厢内取出一堆奇形怪状的铁片,下了车,搬了进去。

涟漪放下手中正在研制的东西,迎了过去,也帮忙抬着,“谢谢马大叔了。”

老马头笑呵呵的,“有什么谢的,您先看看,有没有漏下的,若是有,我赶紧去县城找人做了。”

涟漪笑着点点头,清点了一下,一共是21块,“没错,正好,马大叔辛苦了,进来休息喝杯茶?”

老马头拒绝,“不用了,涟漪小姐和初萤小姐忙着吧,酒厂还有事,我先走了。”

“好,辛苦了。”涟漪亲自将老马头送了出去,然后继续回来研究刚刚未完成的东西。

“涟漪,这些铁片是做什么的?”初萤问。

“是蒸馏装置,我托马大叔在县城几个铁匠铺做的。”涟漪道,图纸是她画的。

初萤不解,“为何要在几个铁匠铺做,难道一个铁匠做不出?”

涟漪摇了摇头,“原因有二,一是同时赶制可节省时间。二是设计图纸不会那么容易外泄,一个铁匠可以做出一个便能做出第二个,外人随便出些钱就能买到。”

初萤恍然大悟,“还是涟漪想得周到,分开来做,再自己动手组装是吗?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组装?”很感兴趣,因为好奇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虎回来就组装。”涟漪回答,说着,将最后一次调制的东西弄好,将袖子高高挽起,露出洁白的藕臂,将搅拌出来的东西用小木棒小心涂抹在手臂上。

“做好了?我也要试。”说着,初萤也挽起了手臂。

涟漪摇头,“不行,这里有酒精成分,你怀有身孕,恐伤身体。”

初萤撅起小嘴。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涟漪将那隐约干的膏体除去,挽起另一只袖子对比,却发现不出什么效果。因这幅身体年龄尚小,加之皮肤天生嫩滑,别说汗毛,就是毛孔都没上几个,怎么能看出效果?

清瑟无奈,长叹了口气,东西做出来了,但这实验在哪里做?

突然,灵机一动,想起了孙大嫂吴氏和大伯母赵氏,莞尔一笑,“初萤你在这看家,我出去下,一会就回。”

“好的。”初萤笑眯眯道。

涟漪用清水洗了洗胳膊后,放下袖子便快步出了去。

此时为盛夏,地里除了早晚需要浇水,一般不用留人,吴氏和赵氏在家做家务,涟漪到了便找到,将两人带回了自己家。

“涟漪妹子,有啥事啊,非去你家?”吴氏不解,赵氏也是如此。

涟漪笑着解释,“我做了一种护肤品,想找人试试效果,放心好了,刚刚我用自己手臂试过了,不会出现任何副作用。”

赵氏问。“护肤品?那是啥?”

“就是保护皮肤的一种东西,女人的皮肤过了三十岁后便开始流失胶原蛋白,时间长便松弛暗沉,出现一些皱纹或色斑,若是用上一些护肤品,便可多少得到缓解,何况你们平日常年暴露在外,皮肤受紫外线伤害,更需要调养一下。”涟漪解释着。

苏涟漪是医科,对这些东西多少有些知晓,美白的护肤品含铅,紧致的护肤品里有酒精,纯天然的东西是不护肤的。

而她现在做的便是酒曲面膜,其原理便是现代的爽肤水和红酒面膜的结合,在现代,有一个日本护肤品牌推出的神仙水也是以发酵为原理进行收缩毛孔和促进皮肤新陈代谢。

苏涟漪自然不懂其中到底有什么配方,所以,便只能靠自己的一次次实验。

如今,酒曲面膜的雏形已经做出,就差实践。

吴氏和赵氏不懂这苏涟漪说的是什么,但她们却都不约而同的想,自己是村妇没什么见识,想来,那些都是涟漪在外闯荡接触的。

到了苏涟漪家,涟漪让吴氏和赵氏躺在自己床上,头向外。反正家中无男人,两人便脱了外衣,穿着内衣躺着,涟漪为两人清了面后,用粗盐为两人简单去了角质,而后便敷了酒曲面膜。

只不过,每人只打理了一半的脸,另一半没碰,以作对比。

两人就这么躺着,任由苏涟漪弄着。“涟漪丫头,别说,让你这巧手一弄,我这脸还怪舒服的。”赵氏道。

涟漪笑着摇头,“大伯母夸奖了,我哪会什么按摩手法啊,就是尽量将这些面膜敷平了罢了。”

初萤还是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兴致勃勃地看着。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换成现代时间便是半个小时。涟漪让两人起来,先使用木棒将面膜刮了去,而后用蘸了清水的帕子擦拭。

“呀,好神奇啊!”两人还未去照镜子,一旁的初萤就叫了起来,“大伯母,您的脸差距太大了,两只脸好像不是一个人的。孙嫂嫂,您成了阴阳脸,一半黑一半白。”

正在收拾东西的涟漪见到,心中暗喜,看来,初步算是实验成功了。

两人都赶忙跑到镜子面前,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

“哎妈呀,太神了,这可真神了,涟漪丫头,这是啥啊?怎么能返老还童啊?”赵氏惊喜。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但哪个女人不在意外貌?

吴氏也是如此,伸手摸着自己略显白皙的一侧脸,那滑腻冰凉的触感,已经二十几年未曾有过,很是感动,眼圈都红了。

涟漪笑笑,“你们躺好,我将另一半脸也给你们用上,回头多弄几份告诉你们用法。”

两人赶忙躺好,涟漪便动手将他们另一半脸也敷了膜,如法炮制。

当另一侧也弄好时,又是一炷香的时间。

两人在铜镜前惊讶地抚着自己的脸,赞叹着,感谢着。

其实这个效果若是放到现代,根本不算什么,但古代人哪有现代人的眼界?加之,两人都是村妇,平日里鲜少保养,一张脸就这么吹风日晒,如今用上,效果便十分明显。

苏涟漪为什么要研制这面膜?就如同之前说过的,这是为大虎治疗的一部分,其功用是收缩毛孔和促进表皮细胞生长。

两人欢天喜地的回了家去,恨不得马上给自家相公看看。这一路上被多少村妇瞧见,惹来多少羡慕嫉妒的目光,自然不说。

“这个东西好厉害,如果能卖到城里,肯定赚好多钱。”初萤道。

涟漪想了一下,微微一笑,“其实刚开始不是用来赚钱的,但既然做出了,可以赚钱,又为何不赚?”刚说到这,涟漪顿了下,脑子中猛然想起一直纠缠她的问题。

苏家酒重在其独特的口感,也就是碎银子花的花粉,这东西无法申请专利,虽然现在能瞒着,但只能瞒一时,无法瞒一世,随着苏家酒的大卖,自然是需要更多碎银子花,也就不能像如今一样偷偷采摘。

大量采摘,定会有人察觉,若是想仿造就太容易了。

现在苏家酒还在跑渠道,此时此刻万万不能被人模仿出来,所以,她需要一个幌子,一个堂而皇之的幌子来作掩护。

那护肤品,便是最好的方法!

“涟漪,你在想什么?”初萤见涟漪不说话,好奇地问。

涟漪很满意自己的这一次灵感,拉着初萤的小手坐在床边,“初萤,我有一个计划,高价雇佣村民养殖蝎子和种植碎银子花怎么样?蝎子自然是药酒用,碎银子花则用途很多。”

初萤不解,“山上不是多的是吗?”

涟漪解释,“还记得之前我给你讲的食物链吗?蝎子也是食物链中得一环,若是仙水山上的蝎子都没了,蝗虫自然打量繁殖,蝗虫多了便成灾,最后受灾的是村民,所以定要养殖。至于那花,我也是担心有些人开采无度,最后绝迹。”

初萤了然,“原来如此,涟漪你的眼光好长远,竟能想到以后发生得事。”

涟漪苦笑,哪是她想的长远,而是亲眼见证过贪婪的人类自取灭亡的种种事罢了。

两人正说着,大虎回来了。

“大虎,你回来得正好,有些事需要你帮忙。”涟漪赶忙出了屋子。

大虎面色不好,因去地里看了一圈,大部分人都用嘲笑、怜悯地目光看他,好像他头上正带着那绿油油的帽子。有些老实的,和大虎还算是能说上几句话的年轻庄稼汉,委婉地讲传言说给大虎听。

大虎自然知道那群人以讹传讹,当时发生之事他是亲眼见到,根本没有李家二公子什么事。但一想到苏涟漪和叶词那欢声笑语,心头就堵得慌。

“恩。”虽然心情不好,但大虎对苏涟漪还是言听计从。

而后,两人便开始动手,将那十二块贴片,以此组装了起来。

“这是?”大虎疑问。

涟漪仔细查看着,“这便是我设计的蒸馏器,用做蒸馏酒精,就是上回我们俩在厨房中做的那种。”

大虎摒除了杂想,仔细翻看着,研究着。

涟漪为其一一解释,“下面这个最大的盆便是盛放液体的容器,这盆与上面的盖子封闭,盖子上可换水,用以冷却水蒸气,盖子上容器之水若是热了,就及时更换,看见这几个槽了吧?水蒸气冷却后的水滴便从这里流出。”

大虎很耐心听着,视线顺着苏涟漪手指的方向一点点看着,脑子回想那一日蒸馏的过程,而后发现,这奇怪的器材真的可以做到源源不断的蒸馏。

“苏涟漪,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大虎惊讶,在苏涟漪身上,永远会有令人刮目相看之处。

涟漪笑笑,“原理不是我想出的,但这东西还真是我设计的,所以才会漏洞百出。”如果能从现代运来一个专业蒸馏机械,就不用她这么硬着头皮设计了。

大虎还在翻看,震惊着,涟漪的思路却已经跳出了蒸馏器,想到了下一件事。

“大虎,跟我来。”涟漪道,起身进了屋里。

大虎不知苏涟漪想坐什么,便乖乖跟了过去。

只留下初萤还在好奇地研究着这奇怪的机械。

“你躺下。”涟漪到了大虎的房间,让他躺在床上,还是那样,头向外,以便涟漪在一旁打理。

涟漪等了很久,见大虎还是直直地站在一旁,“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大虎破天荒地笑了下,竟是苦笑。“我的脸,不治也罢。”

涟漪一愣,“你发什么神经?”

大虎犹豫,他想问,若是他的脸治好,她会不会接受他。但又觉得自己可笑,先不说他不知自己脸治好了容貌如何,但就靠容貌去吸引一个女人也实在轻浮,何况那叶词的容貌已俊美到极限,哪是人轻易赶超?

一俯身,大虎躺了下来,闭上眼。

从现在开始,他要对她好,她想做什么,他都会帮忙,她担心什么,他会想办法解决,她想要的,他会尽全力帮其得到。他不会甜言蜜语,也没有俊美容貌,若是她能看到他的真心,他将守护她一生。

若是看不到,那两人便是有缘无分吧。

大虎想这么多,苏涟漪根本就不知,她满脑子都是大虎的治疗方案、酒厂的发展、护肤品的制作和推广、蝎子人工养殖和碎银子花人工培育的计划。

苏涟漪很忙,忙到根本没时间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自然,更没心思去猜面前男子心中所想。

为大虎清理完了面部,仔细检查疮痘。那些疮痘在两天前第二次放脓,如今已全然没了脓,有些已经愈合,有些还捎带红肿。

酒精可收敛皮肤和消炎,酒曲面膜也是治疗的一部分。

将刚刚做好的面膜为大虎覆上,大虎刚想和其谈谈心,却没想到,涟漪交代了句就转身离开,跑回自己房间取出纸墨开始写计划书。

半个时辰后,涟漪回来,开始处理大虎的脸。

才仅仅一次面膜,大虎脸上的红肿又消失了许多,不得不说,苏涟漪她成功了。

初萤跑了过来,看着大虎的脸,笑眯眯的,“大虎,你可比从前要英俊多了,涟漪,你说是不是?”

涟漪看了看,大虎的皮肤平整很多,人的视线便可忽略皮肤直接看其五官。不得不说,大虎的五官很俊朗,那种棱角分明的俊朗,用现代话说,很有型。“是啊,大虎也是很帅气的。”笑着迎合初萤。

大虎的心,怦然一动,他喜欢被苏涟漪赞扬。

他虽自卑容貌的丑陋,却从未期盼着容貌有如何俊美,但,若是苏涟漪喜欢俊美之人,他还真是希望自己容貌……

不知不觉,已到了傍晚,涟漪和初萤做了饭,吃过后,初萤便乖乖回了家,做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宝宝,涟漪拉着大虎迫不及待地第一次“试炉”,用那蒸馏器。

实验很成功,两摊酒竟然整整蒸馏出了半坛!

大虎一直心不在焉,想开口问很多次,最终在实验成功后,趁着苏涟漪高兴时开了口。

“苏涟漪,你可否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

涟漪一愣,大虎很少叫她名字,更少这么连名带姓的叫,点了点头。“恩,你问,我一定好好回答你。”

大虎一咬牙,坚定了信心。“你喜欢叶词?”

涟漪又一次愣住,她喜欢叶词?怎么可能,两人分明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猛然想起,会不会是大虎误会了,“大虎,有一点我得解释,可能我和叶词只见称呼比较亲切,那不是我的意思,是当初苏家酒苦无销路时,叶词说帮忙订两千坛酒,但却要我称他为词,我是为了销路,无可奈何才答应的,于是便叫到了现在。”

大虎的呼吸凝了,这,算不算苏涟漪对他解释?

虽面上无表现,但心情无比雀跃!

“那你,喜欢他吗?”大虎追问。

涟漪摇头,“不喜欢,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或者说是合作伙伴。”

“恩。”大虎心中更是高兴,比打了一场以少胜多的大胜仗还要高兴!

苏涟漪有些尴尬,“那个……大虎,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为了卖东西,就全无节操?那个……”

“不会。”大虎回答,斩钉截铁。

涟漪心情也暖了一下,“谢谢你,大虎,谢谢你不会误会我。”

“但,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大虎道。

“什么事?”涟漪问。

大虎想了一下,整理了下语言,尽量不去刺激、伤害苏涟漪。“如今外面盛传,你和……李玉堂关系暧昧,传言有些不堪。”

苏涟漪吓了一跳,“我和李玉堂?怎么可能?”她和李玉堂现在是铁打的仇家好吗?

大虎点头,“有人说半夜见到你与李玉堂在树下打闹,我怀疑,他们错把叶词当李玉堂了。”

涟漪语噎,“打……打闹?”

大虎点头。

苏涟漪惊讶,而后觉得好笑。天,她和叶词一靠在一起,二没手牵手,两人从头至尾抱着着距离,丝毫没有肢体接触,怎么就能传出这种言论?

这让一个现代人十分不理解!

现代?涟漪突然发现了问题所在。对,此时她已在古代了,在古代,按理说女子是不能和陌生男子单独相处的,要避嫌,而她与叶词深夜在外,确实有些不妥。

可恨的封建,可恨的古代,怎么如此束缚女子!?

凭什么!?

在现代的苏涟漪不是什么女权主义,但如今,却真真是女权主义,她实在无法接受女子地位的地低下以及处处不平等待遇。

见苏涟漪面色不好,大虎也不知安慰什么,便准备起身离开,让她自己静一静,在他站起身来时,苏涟漪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大虎,你在外,是不是被人嘲笑了?”涟漪眼中担忧。

大虎眸子微微一暖,“我不在乎。”

“对不起。”虽然大虎说不在乎,但苏涟漪还是觉得抱歉,因为自己的考虑不周,让他人陷入窘境,“以后,我会注意保持距离的。”

大虎很高兴,恨不得立刻到仙水潭狠狠游上几圈,唇角,早就勾起了,虽外人不大能看出来。

“直到你任务结束,我们解除关系。”大虎还没完全浸入幸福中,却听苏涟漪的这句话,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脚底。

“恩。”本来微微勾起的唇角重新又垂了下去,大虎走开了。

……

传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攻自破的,但前提是,时间。

李玉堂和苏涟漪都是岳望县的风云人物,人人这两人名字耳熟能详,所以这两人的绯闻,自然短时间内无法平息。

涟漪在李府门前踌躇很久,手上提着一只精致的木箱,里面装的就是那护肤品,酒曲面膜。

是进,还是不进呢?

涟漪知道,那李夫人别看是在后院,其消息定然灵通,她也感受到了其他人看她的别样眼光,还有女子们那种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的目光,却苦无方法解释。

她进李府求见李夫人,会不会被乱棍打出来?明明是个有夫之妇,还和人家二儿子搞绯闻。

但……不进还不行。一来,是之前答应过,要位李夫人弄一些护肤品,而来,是为了打开销路,这面膜她想卖上高价,最好的方法便是让这些名门贵妇口口相传,李夫人就是最大的活招牌。

愁啊!

苏涟漪正愁着,一辆马车在李府门前停下,有人下来,回头看到了苏涟漪,惊讶,赶忙上前,“涟漪姑娘是来见夫人的吧?怎么还不进去?”这人,正是李夫人身旁伺候的刘妈妈。

刘妈妈脸上满是热络,上千亲昵地拉起苏涟漪的手,作势便引入李府。

涟漪一进去,就见到李府下人们偷偷看她的眼光,冤屈得无地自容。她真没和李玉堂发生什么不该发生得,甚至于,她都没见过李玉堂!

但心底的呐喊,外人却无法听见。

进了牡丹院。

一群小丫鬟们上前和其恭敬招呼,小嘴一个比一个甜,一口一个涟漪姐姐,想来,她在这牡丹院地位颇高。

当看见李夫人时,涟漪都不敢抬头了,心中苦笑。

李夫人就好像根本没听说过那绯闻一般,“涟漪丫头你可算是来了,最近可把我好想。”口气亲昵,好像两人是亲人一般。

涟漪尴尬得紧,想着赶紧将该办得事办完,速速离开。“夫人,还记得上回我和您说过的护肤之品吗?”

李夫人自然是知道那不堪的传闻,但到底是商家,与官宦不同,若是名与利发生矛盾,首先想的是利。这也是她想用二儿子拉拢苏涟漪的原因。

这苏涟漪手段高明,短短几个月,就将苏家小酒厂做得如此大,每每晚膳之事,老爷总拿苏涟漪的事来做例子,让玉堂学习。

若是男子,便罢,若是女子,又曾喜欢玉堂,何不直接收了过来?正妻固然没苏涟漪的份儿,给个姨娘的倒是可以,不为别的,就为她经商的才能。

这便是,李夫人的如意算盘。

“记得。”李夫人笑得和蔼,就如同长辈对自家孩子一般,当然,那笑容中有几分真几分假,便只有当事人自己知晓。

看见李夫人的笑容,苏涟漪狠狠打了两个冷颤,更是下了决心,给她做完面膜,立刻就走,绝不停留!

“夫人,涟漪这回便将上回提到的护肤品带来了,”说着,将精致的木箱放下,打开,其内是几只罐子几只瓶子,那罐罐瓶瓶都是苏涟漪到珍玩店精挑细选,美轮美奂之品。

商品包装,很重要!

“这是?”李夫人好奇,一旁的刘妈妈也看向那木盒。

涟漪微微一笑,“这个叫神仙方,用在女子的脸上,可恢复皮肤的白皙和娇嫩,坚持用,便可恢复少女的容颜。”

李夫人大吃一惊,“真的?”衰老,是所有女人都痛恨和恐惧的。

涟漪微笑着继续解释,声音绵绵柔柔,无比动听,“当然,不会一时半刻便恢复成少女之容,那需要长久的坚持,也许事几个月,也许是几年,看肤质也靠缘分,但每一次用,都会让皮肤气色好上许多。”

苏涟漪怎么夸下那种海口?现代的名牌护肤品也不敢那么喊,原因很简单,现在能糊弄就糊弄,反正她的目标只是引起李夫人的重视,几年之后的效果,几年之后再说。

在这几年之间,她这“神仙方”早就卖出去了。

但这酒曲面膜有利无害,即便是不恢复少女容颜,收缩毛孔减少皱纹却是真真有效的。

李夫人相信苏涟漪,既然这苏涟漪能说出的话,便必然能办到!

怀着欣喜和期待,被刘妈妈伺候着在小榻上躺下,涟漪则是吩咐丫鬟准备一些洁面的水和帕子。

像李夫人这样的贵妇,自然也是保养的,用的是古代的一些膏体,最多勉强可以保湿,但其分子太大,很难吸收。

真正擦抹的护肤品,苏涟漪也是一头雾水,得慢慢研发,现在只弄了这一种酒曲面膜,借着灵感之源——某日本化妆品牌的神仙水,名为“神仙方”。

涟漪先是用帕子蘸水,将李夫人脸上的胭脂香粉和膏体一一擦拭干净,而后取出一只小瓶,倒出了晶莹得颗粒。

那颗粒带着香气,无人知是什么东西,其实,就是粗盐,只不过被涟漪加工了一下,加了一些香粉。这粗盐用来做什么?是用来去角质的。

古人不懂什么角质,现代人不陌生,这东西效果很明显,很能唬人。

去完角质,又用帕子擦拭干净后,便调了一些酒曲面膜,为其敷上。

刘妈妈一直再观察苏涟漪的木盒,见她从那精致器皿中倒出各种各样的东西,而后弄成糊状,均匀敷在李夫人脸上。

接着,涟漪随便在李夫人脸上按着,其实也是瞎按,促进面膜的吸收,一炷香后,将面膜卸了,刘妈妈拿来了铜镜,为李夫人照着。

李夫人摸着自己面积,那冰冰凉凉,又嫩嫩滑滑,真的是她的脸?在看向铜镜,那平日里的细纹几乎消失,整张脸都水嫩嫩的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般。

这真是她的脸!?

“夫人,您好像回到了十六岁。”刘妈妈赞叹。

一旁的小丫鬟也围了上来,惊叹着,夸奖着,自然是捡着好听的说。

李夫人惊喜,满意,对自己的柔嫩的面颊爱不释手,“这真是神仙方,只有神仙才能开出的方子,涟漪丫头,你这是怎么做到的?”两只手不停抚摸自己面颊,一双眼黏在铜镜中得自己。

李夫人惊叹!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个惊叹的人,就是苏涟漪。她经营苏家酒厂,可以将老爷从鬼门关活活拽回来,如今又有方法让女人返老还童。

她在苏涟漪那高挑的身上看到了无限的银子,苏涟漪就是个宝藏,永开发不尽的宝藏!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手,无论用什么手段,都会讲着苏涟漪拿下,收入李家!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上午在读者群和看官妹子们聊得太嗨,忘了时间,写文时间没够,所以可能你看到的都是错别字,丫头正在检查修正。抱歉了!

照常感谢:zxyluck(1票)sy25979040(1票)迪宝宝兔(1票)路志深(1票)wdf1966(1票)smile2007(1票)hongchenlu(2票)13999883098(1票)暮夕夜影(2票)米多多6688(1票)dzy684948(1票)tamyatam(1钻)aayujin(1票)viggyzhou(1票)美人谷主(4票)慕泪i潸潸(1花)飞鸟1031yy(1票)姹紫嫣红的花(1钻)蓝色魔力l(1票)筱洁洁(1票)路思羽(5票)joannac赏)阁楼上的小猫(999花!)a8015715(135花!)谢谢,爱你们!

更新书签方便下次看,或者/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