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078,积食(求票啊,妹子们!)

农家小院宁静,一角的树下放着桌椅,桌子上几盘菜肴被一身华贵紫色的男子吃得狼狈,一边吃着,一边叫着好吃。

在临近屋檐下的角落里,身材修长魁梧的大虎双目一动不动地盯着苏涟漪,而对方则是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后,带着一丝歉意,将视线撤离。

黑暗沉默中,大虎的心狠狠一沉,难道这是她第二次拒绝!?

从男人的角度看,这名为叶词的人来此目的十分明确,便是苏涟漪,那她是否也会心仪于叶词?

这名男子衣着华贵、容貌俊美、举止优雅,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若是苏涟漪真的喜欢上他,也……情有可原。

想到这里,大虎只觉得胸口隐痛,再也不忍看这一切,转身进了屋子,回了房间。

在大虎身影消失的瞬间,正大快朵颐的叶词,眼角闪过一丝得意。

这些菜肴确实不错,但也没他表现得这么好,一名女子再厉害,却也无法用最常见廉价的食材与酒楼大师傅做出的佳肴相媲美,没错,他现在的表现就是刻意的夸张,为了哄美人开心,但心里却如明镜。

那个长得丑陋的男子一直在他监视范围内,能看出他是喜欢苏涟漪的,但相反,苏涟漪的目光却有些清冷,完全不是沉迷爱恋中女子的眼神,所以,他肯定了心中的猜想。

优雅地用筷子夹起菜肴,笑容更是妖娆,那一双桃花眼妩媚如厮,看向苏涟漪。

涟漪哪有心思注意叶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叶词吃了个软钉子,却不在意,一耸肩。就是因苏涟漪独特,才吸引了他,若是她轻易被他吸引,那他这一次也算是白来了。有趣,这女子,他势在必得。

叶词吃了很多,他想把所有饭菜一扫而光,却发现自己没那么大的量,在桌下,狠狠踩了叶欢的脚,用眼神暗示。

叶欢从小便跟随叶词,自然知晓主子的意思,哭丧着脸,硬着头皮开吃。其实……他也不饿,晚上吃过饭了。

终于,所有菜肴都吃了干净,涟漪有些惊讶,这主仆二人多久没吃饭了?

叶欢帮忙苏涟漪收拾了碗筷,涟漪却开始犯难。“词,你们的马车呢?”

叶欢低声嘟囔了句,“马车?自然是少爷让马车回了。”声音很小,涟漪没听到。

叶词一摇扇子,脸上一片淡然,没有丝毫破绽,“是这样,我们来得急,便在驿站随便雇了辆马车,驿站马车你也知晓,到了地方付了车费便原路返回到驿站。”

涟漪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看来叶词真是够朋友,真心为苏家酒厂着想。

叶欢心中翻白眼——少爷,您就糊弄苏小姐没看见你那马车吧,那马车豪华的,就算是驿站有,谁能雇的起?

涟漪微微一笑,“没关系,若是你们不嫌弃,我这里有平日里代步的驴车,我送你们回县城吧。”

叶词一惊,赶忙拒绝,“不用,不用,夜色都深了,这一折腾,一晚上就不用睡了,再说我也没什么急事,不用着急回去,好容易来一次乡下,感受一下也不错,呵呵,所以可否,借宿在涟漪家中?”

叶欢低头,不肯看向他家主子。

涟漪想了一下,确实也是这么回事,若是现在赶车到县城也要一个多时辰,来回就是近三个时辰,六个小时。

她可以熬熬夜,但人家叶词确实没有什么必要熬。

但……

涟漪看了眼自己家干净整洁的小房子,再次后悔当时为何不加盖几间。就两个房间,她和大虎一人一间,他们若是留宿,睡在哪里?

“词,我家中简陋,若你们不嫌弃,可否在一个房间挤挤?”涟漪问。

“好啊,”叶词赶忙点头,“没关系的,其实我这人随和,在哪儿都能将就,真的,真的,对什么吃喝住宿从来不挑。”叶词赶忙道。

叶欢听见这句话,差点原地扑倒。

涟漪笑着,心中感慨,这叶词真是个不错的男子,风趣幽默,人也随和,家底丰厚却毫无架子,主要是,够意思!有了商机第一个想到她,还亲自赶来相告,这个朋友,她交定了。

“那这就行了,你们稍作休息,我找大虎商量下。”涟漪微笑着站起身,款款入了屋子。

叶词一挑眉,很是不屑,“大虎”?真难听的名儿,不过却也配那个丑八怪。苏涟漪和那个丑八怪,分明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不成,他必须要英雄救美。

一旁的叶欢很是担心,“少爷,您确定能在这睡好?”自家少爷从小锦衣玉食,一点委屈都受不得,那一日在青州县豪华的悦方客栈都因“住宿条件艰苦”彻夜难眠,何况是这农家小院。

叶词一握拳,“为了美人,本少可以忍!”

叶欢暗暗一耸肩,既然主子都要忍了,他还操什么心?“少爷,您……撑吗?”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胃。

经叶欢这么一说,叶词也觉得自己胃堵得难受。

那菜食毕竟粗陋,还有那主食,一般人吃着无碍,但叶词是吃什么长大的?那可是鲍鱼燕窝,即便是米粒都恨不得一粒粒筛选,卖相不好或太老太大都不肯吃,如今那大菜叶吃了一肚子,有些难以消化。

加之,本来就吃了晚膳,又加了一顿,撑得难受。刚刚注意力都在美人身上,如今美人离开了,才发觉,腹部隐隐作痛。

不过,为了苏涟漪,他继续咬牙忍着。

涟漪入了屋子,伸手轻轻敲了敲大虎的房门,“睡了吗?大虎,有件事想找你商量。”

大虎本在床上平躺,双眼失神地盯着棚顶,听见涟漪的声音一下子坐起,站起身来亲自去开门。

涟漪看见大虎后,歉意地笑了下,“实在抱歉,大虎,有件事,我想求你。”

这客套话,瞬时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很多。

大虎刚燃起希望的眼神黯淡了下,点了点头,“恩。”

“叶词和叶欢主仆二人因酒厂的事特意跑来相告,如今夜色深了,让他们连夜折腾回去怕是耽误了休息,所以……呃……能不能让他们住在你的房间?”涟漪有些尴尬,她的事,凭什么要折腾人家大虎。

为了酒厂之事?大虎自然是不信的,可惜苏涟漪却没发现。深深叹了口气,心又一次落下,“恩。”说着,便准备回房间取被子。

“今天晚上……”涟漪脸一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牙说了出来,“今天晚上,睡我那里吧?”斟酌了好久,但这话说出来,还是觉得暧昧无比。

“我睡厨房。”大虎回答得干脆,拿了贴身衣物和被子便准备出去。

涟漪一把拽住大虎的胳膊,“别,那样岂不是被人发现我们两人不是真夫妻?”

大虎闻此,低头,用一种复杂地眼神看向她,“真的就是真的,假的……也真不了,别人知道,又何妨?”

涟漪知道大虎想说什么,但她却不想面对,“但厨房满是油烟,太脏。”

大虎幽幽叹气,苏涟漪,连解释都不肯解释一下,看来,真真的心中无他。“不了。”挣脱了涟漪的手,坚定出了屋子。

厨房被苏涟漪打扫得干净,大虎很熟练地从厨房一旁的杂物中抽出草垫子,垫在地上,而后铺了床单,扔下枕头,人也躺了上去,闭上眼,不再理会跟来的苏涟漪。

涟漪欲言又止,罢了,若是有缘无分,有些事早晚也要面对,还不如未开始时便结束,两人也不会尴尬,最起码见面还是朋友。

“大虎,谢谢你。”涟漪轻声道,语调温柔。转身出了厨房,还细心为其关了门。

涟漪一走,大虎紧闭的双眼就睁开,那双浓眉,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厨房外,院子中。

“词,你们两人稍等下,我去帮你们打理下房间。”涟漪对叶词礼貌一笑,又转身入了屋子。

叶词被苏涟漪的笑容弄得神魂颠倒,飘飘欲仙。一把抓过一旁捂着胃的叶欢,“看见没,涟漪和那兽绝对是假夫妻,若不是,为何不在一个房间安眠?我猜的果然没错,那苏老爹逼着涟漪嫁给兽,而涟漪喜欢的是李家小白脸,后来聪明的涟漪看穿了小白脸的本质后心灰意冷,一心扑在了事业上,涟漪啊涟漪,你的真命天子在这里。”

叶欢哪有心思去听叶词的话,“少爷,我难受。”

叶词将叶欢又推了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聪明睿智又勤劳可人,苏涟漪啊苏涟漪,这世上除了我叶三少,又有谁能征服你?”一边说着,一边手不自觉也捂住了胃。

别说,他也有些难受。

涟漪将大虎本就干净整洁的房间又重新打扫了一下,而后换上了新洗的床单,拿出备用的枕头和薄被,出了去,到叶词主仆身旁。“夜深了,你们二人洗漱睡吧,明日一早,我送你们到县城。”

叶词很想和美人花前月下说点体己话,但苏涟漪却丝毫没那意思,于是便忍了回去,毕竟这一次前来,只是确认涟漪和那兽是不是真夫妻,这结果,他很满意。

“好,那就麻烦涟漪了。”叶词道。

“哪里,是麻烦词了才是。”涟漪将两人领了进去,告知两人洗漱的地方后,便帮其关了房门,回了自己房间。

换衣洗漱,准备休息,毕竟,她也忙了整整一天。

叶词两人洗漱完后,挤在床上,一想到同一屋檐下,苏涟漪在另一房间与他同眠,叶词就觉得幸福无比,捂着嘴呵呵笑着,一时间都忘记了所处环境的不堪。

叶欢很难受,翻身起床,“少爷,我还是难受。”

叶词也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鼓出的胃,“其实……我也难受。”但那又能怎么办?“忍忍吧,明天就回去了。”意外地安抚自己的跟班。

另一房间,涟漪换衣洗漱后,并未睡下,脑海中却总闪过大虎的神情。

她知道大虎很失落伤心,但她真的无法答应他、承诺他。先不说两人认识才仅仅几个月,就说她根本不知大虎的身份、过去,甚至真实姓名,岂能轻易就将心交出去?

确实,她也曾心动,如今冷静下来才明白,她那只是无助之时找寻安全感,就如同那一日被流氓袭击,大虎的挺身而出一般。

她的心动是依赖性,而非真正的爱情。

碾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干脆点亮了油灯,翻出了账册,继续看白日里未看完的账目。

就在这时,门外有敲门声,“涟漪姑娘,您睡了吗?哎呦……”是叶欢的声音,听那声音很不对劲。

涟漪随便套了件衣服,开了门,“叶欢,你怎么了?”

门外正是叶欢,他捂着肚子,脸色涨红,满是痛苦的样子。“涟漪姑娘,可有茶?少爷和我晚上都吃撑了,现在堵得难受,无法睡啊。”

涟漪一惊,“我去看看。”她没直接取茶,若是旁人,应该是对方要什么就拿了什么,但她是医生,深知有些病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发烧不一定是感冒,腹痛不一定是腹泻,她别的不怕,怕是食物中毒。

“词,你没事吧?”当到另一个房间时,涟漪吓了一跳,因那叶词面色苍白,捂着腹部,蜷缩在床上。

叶词见心中美人来了,抬起头,硬挤出一道魅惑众生的笑容。

涟漪没心思见他卖骚,直接走了去,下意识地伸手去摸他的头。若是食物中毒,多半会引起发烧。“告诉我,是哪里疼?”

叶词指了指胃的地方。

涟漪犹豫了下,“可否让我摸一下?”

叶词赶紧点头,“好啊好啊。”摸哪都可以。

涟漪先是伸手去触碰他的小腹,很意外,本以为这种花花公子没什么腹肌,但触碰之下却发现,他肌肉异常结实。要用力才能摁下去,“这里疼吗?”

叶词摇头,“不疼。”美人那纤纤小手竟摸他的小腹,真是……刺激!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涌,若是再向下一点……

可惜,让他失望了,苏涟漪没向下摸,倒是向上摁了下,“这里可疼?”

叶词失望,“不疼。”为什么不向下?为什么不向下?怨念!

涟漪又摁了几个部位后,心中了然,虽然叶词和叶欢两人同时患病,但就叶词自己而言,可排除阑尾炎、结肠炎、腹泻的可能。

当她触碰到叶词的胃部时,已下了诊断,“是吃得太急、太多了,消化不良。”站起身来,回了房间,叶欢也跟了过去,等着苏涟漪为其泡浓茶消食,却没想到,这苏涟漪没拿出茶叶,倒是拿了一袋子酸果。

酸果是鸾国的叫法,在现代,这种水果被称之为山里红,山上很多,农家家家户户都有,孩子们喜欢吃,平日里也可以做个汤羹。

“词,别躺着了,站起来和叶欢在院子里稍微走走,我马上就好。”说着,便拿着酸果去了厨房。

想到在厨房中睡的大虎,涟漪有些过意不去,犹豫了下,最终轻轻敲了敲厨房门,“大虎,睡了吗?我……我得用一下厨房。”语带愧疚。

不一会,厨房门开了,大虎并未脱衣,还是那一身,“恩。”说着,便闪身到一侧。

时间紧急,涟漪赶忙舀水生火,同时用刀将酸果切开,水沸腾后,将大半袋切好的酸果倒了进去,又加了糖。

大虎不解,“这是?”

涟漪叹了口气,“那主仆二人晚上没吃好,现在难以消化,我给他们煮一些酸汤,促进消化。”说着,又扔了一些柴到灶膛中,火更旺了。

水一直在沸腾,白色的水汽争先恐后的升腾,涟漪便不再塞柴,而是用勺子将酸汤舀出,又放了一些水入锅中慢慢熬着。“大虎,抱歉了。”

“没什么。”大虎道。

没时间浪费,涟漪赶忙捧着碗出了厨房,“词,你们两人不用走了,来将这个喝了。”说完,将手中的碗端给了叶词,而后又回到厨房中盛了一碗给叶欢送了去。

主仆二人看着手中碗中红红的、黏糊糊的汤汁,一股酸涩喷鼻而来,谁能喝得下去?

“苏小姐,这是什么啊?积食不是喝浓茶吗?喝这个有什么用?”叶欢问。

涟漪微笑着耐心解释,“这个是酸汤,食物在胃中,是由胃液来进行消化,胃液是酸性的,积食是因食物太多胃液不足,需增加酸性促进消化,而茶属碱性,非但不会促进,相反会中和酸性胃液,我说这些你们不懂,只要记得,把这些汤都喝了就行了。”

在美人面前,叶词算是豁出去了,把这辈子能遭的罪都遭了,不差这什么酸汤了,一仰头,喝了下去。

那酸味入口,差点没吐出来,但为了苏涟漪,他还是咬牙喝了下去。

叶欢见主子都喝了,也拧着鼻子喝了,那酸汤真酸啊,牙都酸得难受!

涟漪见两人喝下,这才欣慰地收回了碗,“浓茶可消油腻,所以给人一种消食的假象,而不能喝浓茶的另一原因是天色已晚,喝了如何安眠?”

叶词道,“对,涟漪说的对。”管它对不对的,都是对。

涟漪嫣然一笑,这叶词真是个有趣的人。“这样吧,一会我陪你们散散步,等消了食,再回来睡。”

叶词一听,美了,“好啊。”这腹痛,值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无二更了,只更五千,明天老公又回外地上班了,今天必须陪陪,呜呜呜呜……从明天开始恢复万更。这几天折腾了看官,丫头道歉。

虽然只更了五千,但丫头继续厚着脸皮要票!

看官们送丫头月票把!

照理感谢:xinlang12(1票)ysw03171226(3票)lidongyuang(1票)缠绵天使(9票,(⊙o⊙)谢谢!)rt87379793(1票,1评价票)tamyatam(1钻)艾爷丨艾艺然(1票)cetvzhou(1票)wn750817(1票)新月如弓(1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