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073,脱否?(下)

脱还是不脱,是个大问题。

“大虎,自从你来我们苏家,我苏峰自认对你不错,虽让你干了些活,但既没打你也没骂你,若是你认我苏峰这个爹,就赶紧脱了。”苏峰道。

确实,苏峰对外人蛮横不讲理,但对自己家人很好,从不打骂大虎,平日里打骂大虎的都是苏涟漪本尊。

大虎满脸通红,连脸上的疱疹都无法掩盖住红,一直红到脖子,急躁地看向苏涟漪——怎么办?

涟漪刚想说什么,苏峰便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指地上的衣服,涟漪又活活把话咽了下去。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大虎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那苏峰怎么就知苏涟漪藏了东西?

其实苏涟漪是个可怜的,她做梦都想不到,藏东西是本尊的恶习,那苏峰早就习惯了,如今只是误打误撞,将她的小聪明拆穿罢了。

很是愧意地对大虎眨了下眼,那意思很清楚,虽委屈了大虎,但先把老东西糊弄走了再说把,她一时间没什么主意。

“……”大虎无奈,真就脱了。

“你!”苏峰道。

涟漪一咬牙,也学大虎样,乖乖上了床,拉起被单,脱了。好在之前和初萤发明了一种叫“内裤”的东西,还留了底。

苏峰一张老脸清清楚楚写了四个字——势在必得!“还少了点什么吧?你们年纪轻轻,怎么比我这老人家记性都不好?快点,我这老人家还得回去睡觉。”

苏涟漪咬牙切齿,“你还知道你是老人家?哪有你这种为老不尊的?”终于忍不住还了口。

苏峰一下子生气了,“嗨你个小兔崽子,你爹我怎么为老不尊了?你娘去世快十年,我苏峰多看过其他女人一眼吗?若我苏峰是为老不尊,那这全天下男人就没什么好货了。”这一点,苏峰可以拍着胸脯保证。

“哪有你这么逼儿女的?”涟漪抗议。

“若你们正正经经过日子,我犯得着干这个吗?小兔崽子,你以为你爹我干这个很舒服?我的老脸也臊的很!”苏峰跺脚。“都成亲了,就得有成亲的样子,分开睡算什么,难道是大虎他不行?”

大虎一惊,男人最怕在这一方面被质疑。“我可以。”

“你若是可以,为啥不干爷们该干的事?要是不行就赶紧和离,别耽误了我闺女的青春。”苏峰道。

“……”大虎闭了嘴,说不过苏峰。

“别废话,快点,还用我直说?”苏峰道。

涟漪无奈,双臂抱着胸,长叹了口气,低声道,“大虎,委屈你了,抱……我吧。”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装模作样。

大虎抖了两下,又想起了昨夜那滑腻的触感,十分尴尬地转过身去,伸手犹豫地轻轻放在苏涟漪身上。

身体的反应更是大了,连吸气都不敢,即便是憋着气,怀中女子身上的馨香也时不时钻入他的鼻中,浑身肌肉紧绷,连苏涟漪也感觉到了。

大虎如此,苏涟漪也没好到哪里去,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和紧绷的肌肉,她也很惊慌,大脑一度空白。胳膊时不时触碰到他火热的胸膛,面红心跳,低着头,生怕让别人发现她的反常。

这种尴尬又火热的气氛,苏峰很满意。将两人的衣物卷了卷,哼着小曲出了去,一道清脆响声,铁锁上门,屋内只留下比昨夜更尴尬的两人。

苏峰前脚一走,苏涟漪顿时从大虎的怀中退出,用被子将自己裹得紧紧。

空气是热的,如同飘着碎炭一般,吸入鼻中,灼伤了肺。

“大虎,对不起了,这么折腾你。”苏涟漪道歉,声音甚小若蚊蝇。

大虎顿时觉得怀中一下子空了,滑腻之感不在,剩下的唯有空虚。

他未回答她,却也不怨她,受制于苏峰确实一部分因为苏涟漪,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任务,他无法声张,即便是未来发生什么更过分的事,他因为任务也会忍。

当初苏涟漪当街用鞭子抽打他时,便是因为这个原因狠狠忍了下来。

“恩。”想了一想,最终大虎还是回了一句。

紧接着,再一次陷入了尴尬的死寂。

与昨夜不同,今夜的房间,更是气氛火热,对于习惯性穿衣睡的古人来说,这种皮肤直接沾染到被褥之感,暧昧到无以伦比。

大虎一想到一旁的苏涟漪也是身无寸缕,更是口干舌燥,浑身血脉倒涌,呼吸沉重,男性该有的冲动,他一个不少。

苏涟漪也是满脸通红,身边那人如同一个大火炉一般,即便是离得很远,仍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温度。

大虎一时间竟鬼迷心窍,“以后……怎么办?”他尴尬地问,但心底却有个小声音在说,既然苏峰相逼,他们就……

反正两人男未婚女未嫁,以他的身家绝对可以配得上苏涟漪,而他也不嫌弃她出身低贱商门。这是他第一个真正接触的陌生女子,总是时不时想念,见到她时开心,总想和她聊天,他不知这样算不算喜欢。

大半应该就是……喜欢吧。

涟漪挠头,“不行,这老家伙越来越过分,明天我必须要硬下心肠来和他谈判,不能这么折腾人了,我们白天也不是无所事事,若是晚上得不到休息,会影响第二天工作。”虽然说得头头是道,其实心里一团乱麻。

“苏涟漪。”大虎突然道,郑重其事一般。

涟漪脑子里的弦突然绷紧,狠狠咽了一口口水,“恩?”

“你看着我,回答我一个问题。”这是大虎深思熟虑后,说的话。

涟漪将被子裹得很紧,抬头看向大虎,他的眼神很怪,坚定中却有一丝慌张、羞怯,还有他的脸,平日里两人离得远,也许看得不清,如今两人在一张床上,这床本就不大,两人相距最多一尺,看得清清楚楚。

大虎见苏涟漪正色看着他,刚刚正欲脱口而出的话却突然说不出来。

他想说,若是她不讨厌他,那便……这样下去。反正他对妻子也没什么要求,就这样的日子,他便满足了,愿意这么过一生。

以后,他的荣华富贵自然不会少她半分,他不好女色,不会到处拈花惹草。他不因出身官宦便鄙夷商家,她若是想继续做生意,他也不会反对其抛头露面。

他想说得很多,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

最终,大虎一咬牙,心一横,豁了出去,正打算说时,但却被苏涟漪接下来的动作震惊了。

她用被子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却突然伸出一只宛如水蛇般迷人的雪白手臂,探向大虎。

大虎的呼吸凝住了,睁大了眼,一动不敢动,就这么任由她触碰。此时,她就是想做什么,他都是依的。

只觉得那只柔软的手碰了他的面颊,对他脸上引人作呕的疮泡毫不在意。

她的目光如此真挚,专注,身子慢慢向前探去,离他的脸越来越近。

是不是要……亲他!?

大虎的脑子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更是紧张无比。心中暗暗发誓,若是与苏涟漪真的发生了什么,他定会对她负责,这一生一世,她便是他的妻,他定会对她好!

馨香之气越来越浓,缓缓地,微凉,扑到他脸上,他猛地一惊。自己怎么这么没用,让一个女子主动?

下定决心,伸手欲拦住她的腰。

“别动,我看不清了。”就在大虎决定按照苏峰所说,干一些男人该干的事时,苏涟漪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大虎不解了,不敢动了。

涟漪的秀眉微皱,双眼也眯了起来,因这室内光线太过昏暗,嘴里嘟嘟囔囔,“原本以为是天疱疮,但如今看,又好像不是,难道是普通的慢性皮肤病炎症?但却没见过这么严重的,哎,可惜,我对皮肤科真是没什么了解。”

大虎一愣,“你在说什么?”

“说你的脸啊,”涟漪自然道,“你这是从几岁开始的?”

大虎面色尴尬,他还以为她……她……

“怎么了?”涟漪疑问。

“三岁。”长叹了口气,大虎道。

涟漪了然,点了点头。一般最常见的所谓“青春痘”,便是痤疮,痤疮是毛囊皮脂腺单位的一种慢性炎症性皮肤病,主要好发于青少年,但青春期后往往能自然减轻或痊愈。

她见到大虎第一眼时,直觉是“天疱疮”。天疱疮是一种慢性水疱性皮肤病,抗体直接作用于角质形成细胞的表面,通过棘层松解过程,造成角质形成细胞间粘附丧失。

这些,都是书本知识,苏涟漪最多就是上学时曾看过,却不曾研究。

天疱疮自然比痤疮要难治很多,有些病情严重的,即便是现代医学都很难医治,而以临床经验来看,大虎脸上不是普通的痤疮,却也不敢肯定是不是天疱疮。

是什么病症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痊愈。即便是真是天疱疮,她也是束手无策的。

大虎脸上的大小疙瘩,有红有白,大半是水泡状,有一些里面是浓,有一些里面是血,还有一些直接是疙瘩,上面有个黑点小头。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涟漪苦恼。

如今大虎知道了苏涟漪在考虑自己病情,哭笑不得,心中矛盾不已,不知是应高兴还是悲哀。

高兴?是因这张脸让他痛苦了十几年,看遍了名医,吃了无数汤药都无效。他相信苏涟漪,苏涟漪可以医治好孙大海的难症,可以将李府老爷从阎王殿救回来,她便一定也能治好他的脸!

悲哀?自然是因为……

“你张嘴。”涟漪道。

“啊?”大虎不解。

“张开嘴,我看你口腔。”

大虎虽然不知嘴里有什么,却听她的话张开了嘴。

涟漪左手轻轻捏着他的下巴,左右动了一动,检查他的舌苔。“可以了,你从前应该见过大夫吧,是否说你虚火过旺?”

“恩,说过。”大虎回答。

“排便如何?会不会便秘?”一般女性内分泌失调会引起皮肤炎症,她不知男性怎样,但此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大虎无语。

“怎么了,不方便说吗?”涟漪问,“别不好意思,对医生来说,这只是询问病情。”

大虎无奈,“正常。”

“一天一次?”涟漪问。

“恩。”大虎已不想回答了。

“会不会发干?或者……”

“正!常!”大虎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好吧,我不问了。”涟漪退了回去,因为突然考虑了病症,之前那尴尬气愤缓解了不少。

之后,两人继续沉默,直到睡着。

清晨,苏峰很有良心,早早便将两人的衣服扔了进来,转身做饭。

涟漪先起床,昨夜睡得还算不错,也许是前一天确实是累了,又休息不好。趁着大虎还在睡,便起床穿衣,出了去。

其实苏涟漪自己都没意识到,赤身裸体的和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男人同睡一床、一张被子,为何会那么安心,而不怕被侵犯?也许潜意识里,便是对大虎的信任罢。

涟漪刚出门,本来熟睡的大虎便睁开了眼,双眼下是满满得淤青,一夜未睡。与自己喜欢的女子这么躺着,若是真能睡着,就怪了,那是整整一夜的煎熬。

今日的早餐气氛不好,苏涟漪一直用质问的眼光看向苏峰,“爹,我觉得有些事,我们得谈谈了。”对家人固然得忍让,但有一句话说得好,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苏峰见今日女儿的气势全然不同往日,也有些心虚了。“先吃饭把,有什么话,咱吃完饭再说。”苏大老爷没了平日里的威风,软了下来。

涟漪摇头,“事情不解决,怎么能吃得下饭。爹,如今你女儿成人了,甚至成亲了,你这样的管教会不会过分了一些?”

苏峰立刻反驳,“还不是你们……”

“我们什么?”涟漪立刻堵了他的话,“我和大虎是夫妻,这么长时间,自然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你说听初萤说,难道我和大虎要在初萤面前做上什么事吗?你年纪一大把了怎么人云亦云?难道就不会动动脑子思考下问题?

确实,有时我们两人是分开睡,那是因为我对账晚了,不想打扰了大虎才分开。爹,你太过分了!别再说你要离开苏家村这样的话,威胁不到我的。因为若是你再这么下去,离开苏家村的不是你,而是我!”

“你怎么这么和爹说话?”苏峰虽然嘴硬,但心里虚了。

“因为你做的不对!怎么,当年娘在世时,爷爷也这么做过?”涟漪继续道。

“没,但我……”苏峰刚想说什么,又被涟漪打断。

“因为你该作什么做什么了是吧?那你怎么知道我们不做?两人成亲过日子,更多的是在生活中彼此有个依靠,在你眼中又是什么?是为了身体性(和谐)欲得到满足?”涟漪继续咄咄逼人。

苏峰毕竟是古代人,很封建,一听苏涟漪将话说得赤裸裸,一张老脸通红,“行行行,小兔崽子,你长大了,我管不了你了,今晚我不来了行吗?”

大虎也很是不自在,又想到了昨夜。

涟漪点了点头,“行,爹,您这两天就不应该来操心这种没营养的事。”她不想违逆老人,但如今是被活活逼的。

“你……算了,不和你这小兔崽子一般见识。”苏峰见说不过,就低头吃饭。他怕了,就怕苏涟漪真像刚刚所说的,离开苏家村。他总有种感觉,苏涟漪说到便能做到。

“昨晚叫了我一夜兔崽子,爹,我是你生的,我是兔崽子,你又是什么?”涟漪很淡定地说了一句,而后便开始低头吃饭。

“你……你……”苏峰被堵得不知说什么了。

大虎唇角勾了一勾,低头开始吃饭,苏涟漪终于肯反击了。他从前便知道,苏涟漪并非毫无办法,而是太在意那份亲情。

……

苏老爹终于不再管涟漪家的私事,涟漪也算是彻底松了口气,将众人送到了酒厂,涟漪便去了县城。

对完了账,她将东西收拾好,却坐在位置上未起身,而是用笔在纸上随意划着,一边划,一想着大虎的病情。

她不会治皮肤病,但治病的原理不外乎内服、外用。内,便是降火气、排毒。外,便是用药或者一些药膜消炎收脓。

涟漪不懂中药,却想到了一个人——周大夫。周大夫行医多年,医术高明,她可以去找周大夫商量,继续沿用之前“中西医结合”的方法,看能不能研究出个良药。

有了主意,便立刻收拾了东西,赶往李府。

周大夫恰好在,涟漪大喜,两人便开始研究,就如同当初研究李老爷病情一般。

两个时辰过后,终于开出了一幅汤药,但这幅汤药是内服排毒,涟漪打算弄一些中药做一幅药膜,挑开那些脓包,放血、放脓,而后敷面膜消炎。

不知这些方法能否有效,还是那句话,死马当活马医。

就在苏涟漪告辞准备离开时,却有丫鬟急匆匆赶了来,找到涟漪,说是桃姨娘有请。

------题外话------

今天又是五千党,呜呜呜,老公一个月才回来一次,实在不忍心冷落他,呜呜呜,所以丫头重色轻友,只能对看官们说道歉了……明天会努力万更的!

因为这两天更的少,都不好意思要月票了,亲爱的们,明天给丫头投月票好吗?明天是一个月的开始,想登上月票榜试试什么滋味,等丫头老公回单位了,打算来几次加更,加油加油~

感谢看官:tamyatam(1钻)阁楼上的小猫(300花,破费了,小猫)谢谢看官们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