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 069,订单(预订下个月月票,嘻嘻)

“苏涟!”叶词见到苏涟漪后,高兴得差点蹦起来,缘分啊!这就是缘分!刚刚还在愁如何找到她,现在竟一抬头见到。

涟漪见有人唤她,回头一望,看见了叶词,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笑,“叶公子,真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没有被识破真身的窘迫,也没有再见的狂喜,她的声音永远恬淡,与人保持着最礼貌的距离。

叶词几步跑了过去,“是啊,真巧啊。”

一旁的叶欢心中翻了几个白眼——少爷你还要脸不要?巧啥啊,咱俩明明在这转悠了好几圈好吗?光在那丰膳楼前,就转了最少四次。

其实苏涟漪对叶词的印象还算不错,在她最开心的时候,有人默默陪她分享,不追问她的事,却陪着她开心。

“叶公子,请进吧。”涟漪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叶词请入了苏家酒铺。

入了酒铺,与苏白和雷子简单打了招呼,便将叶词主仆二人请赏了二楼。

“上一回我有事不辞而别,实在不礼貌,和叶公子道歉。”涟漪微笑道,其实心中却猜想这叶词定然不是普通人,在青州县他跟踪她是有目的,在岳望县认出女装的她却未惊讶。

难道两人从前认识?但苏涟漪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张漂亮的脸……刚想到这,涟漪猛地一惊——丰膳楼!

天,她怎么把在丰膳楼的事忘了?当时在楼梯上擦肩而过,后来准备离开上车之时,她还对他打了招呼。“叶词,我们在丰膳楼见过?”涟漪问道。

叶词感激涕零,“你可算想起我了。”

但涟漪却有些不开心,“既然你在青州县便认出了我,为何不提醒?”拿她当傻子愚弄?

叶欢见苏涟漪面色变了,虽然有些幸灾乐祸,但还是很担心主子。

那叶词也是个狡猾的,眼珠子暗暗一转,面色却未变上半分,“苏姑娘怎么这么说啊,确实,当时在丰膳楼我们见过面,但也就是两眼,那时候你还很是丰腴,在青州县,你不仅一下子瘦成那样,还穿着男装面上涂着易容物,即便我看着像,也不敢贸然相认啊,这若是真认错,那我多下不来台,你说对不?”

涟漪听后,也觉得有理,点了下头。

“起初我是怀疑的,所以特意跑到你下榻的客栈,敲了门想问问,但我一进去,你就拉着我喝酒,只说开心,还不让我问,我便也只能闭上嘴陪着你喝酒,想着第二天起床后再问,谁知你第二天就不辞而别。这不,刚刚见面,你又怨我不提醒你,我哪有机会提醒啊?”叶词说得头头是道,那一双桃花眼眨啊眨的,很是无辜。

涟漪越听越心虚,想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叶公子,抱歉了,这几天我确实是忙晕了,我敬酒赔罪。”说着,拿出了两只杯子,为叶词和叶欢两人倒上苏家酒。

自己也倒了一杯,端起来便干了。

叶词垂下眼,浓密的睫毛掩住眸中的得意,一仰头也喝了。

这回换叶欢很纳闷了,因为,是人都能看出来他只是少爷的随从,从来这种事儿是没他的份儿的,但如今和少爷喝酒顺便给他也倒上,说实话,很感动。

叶欢一高兴,也喝了个底朝天。

倒不是古人不尊重随从,而是在与主交流时,若是将精力分散在仆人身上,则是对主人的不尊重。

这些礼仪,苏涟漪自然是不懂的,在现代平等的社会,哪还有主仆之分?

“那现在,苏姑娘可以告诉我,你为何开心了吧?”叶词问。

涟漪微笑着点了点头,“街对面有一家酒铺,可知道?”

叶词自然是知道的,胜酒铺别说在岳望县,就是周边各个城县也知名得很,“知道,我还派叶欢给我买了两坛回来。”

涟漪一下子来了兴趣,“你试过了?”这个叶词,在品酒上有一手,她现在十分期待叶词的评价。

没想到,叶词非但没赞不绝口,还不屑的一挑眉头,“鸡肋。”

“鸡肋?”涟漪不解。难道是——吃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意思?

“那酒成本可不低,口味极佳,但到底是外行人酿的酒,只注重了口感却忽视了余韵,这样的酒就糊弄没见识的百姓吧,真正的达官贵人是不喜欢的。”叶词冷嗤了一下,“那胜酒,卖低价他赔,卖高价还竞争不过名酒,说是骨头吧,它太软,说不是骨头吧,还委屈,这不是鸡肋,又是什么?”

“噗——”涟漪忍不住笑了出来,竖起了拇指,“叶公子,评点得够犀利。”

苏涟漪第一次对叶词的身份有了兴趣。这胜酒,作为酿酒好手的大哥喝过,没有此番见解;身份神秘的大虎喝过,也没有此番见解。说明,叶词的能力远远在他们之上,这叶词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垂下了眸子,涟漪在心里鄙视了自己,但还是做了一个决定——利用这个叶词!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叶公子,你……”涟漪又要说什么,但却被叶词打断。

“我称呼你为苏姑娘,你叫我叶公子,是不是太见外了,要不然,你叫我词,我叫你涟,怎么样?”叶词笑眯眯道。

叶欢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少爷,你还要脸不要?

涟漪也寒了一下,但想到这人身上的价值,还是耐着性子,“这样会不会太亲密了?”

叶词一耸肩,“那咋办,以后我们两人一见面便公子姑娘的,多麻烦,而且你也不能连名带姓地叫我,会有种你要揍我的感觉,来,试试,叫我词。”循循善导。

“……”涟漪无奈,不过转念一下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个称呼罢了,便开了口,“好,那以后就叫你词了。”

这可把叶词给欢脱坏了,“哎,涟。”

一旁的叶欢更想死了。

涟漪噗嗤笑了出来,“词,我并非叫苏涟,那只是化名,我的全名叫苏涟漪,以后你称呼我为涟漪罢。”虽然对方是个花花公子,但却丝毫引不起她的反感,他知道她是女子,若真是登徒子,想必当日在悦方客栈便动手动脚了。

“涟漪啊,好名字,好名字。”一个“词”字,把叶词叫得心痒痒,从没一个女子引起他如此兴趣,但心中却怕……这么独特的女子若是得知了他的身份,也像那些世俗女子一般没了清冷,扑了上来,可怎么办。

涟漪笑笑,想着怎么将他身份套出来,“刚刚说到了胜酒,就如你所见,这酒铺是我哥哥家的,而对面的胜酒却用价格想压死我们苏家酒,在岳望县,我们竞争不过他,于是,我便突发奇想,想将酒卖到别的地方。”

叶词恍然大悟,“妙,涟漪你这计真妙,胜酒不敢跟进,若是继续跟下去,你就再换城,他们卖的越多,赔的越多,而只要你们挺过了这段时间,便能反败为胜,起死回生!”

涟漪笑着点了点头,她仅仅点了那么一下,这叶词立刻便能想到随后的连锁反应,这是经商之人的潜意识,她心中已确认,叶词家的“小生意”绝对不像他所说的那般小。

“哪里是什么妙计,涟漪仅是一名女子哪懂什么经商之道,只是想,这里卖不出去,便去别的地方卖,无奈之举罢了。”说着,垂眉低首,惹人怜。

叶词的一颗心都快化了,恨不得把美人拽怀里好好安慰,“那个人面兽心的混蛋,竟干这不入流的事,真是恶心,那涟漪来说说,你在青州县有收获吗?”李玉堂,那个披着人皮的狼,不对,那个披着男人皮的娘们,竟这么为难名女子,他好意思吗?

涟漪眉头微微一皱,听叶词的口气,难道他知道这胜酒是谁的?难道他认识李玉堂?

这想法一闪而逝,并未多想,此时她必须想尽办法得到叶词的同情,最好能在事业上为她助力。“算是有收货吧,还记得百酿阁的店小二吧,他想帮着我卖,但仅仅一个青州县,又如何和那胜酒对抗?”说着,垂下眼,掏出了手帕,在眼角稍微碰了一碰。

叶词有种冲动直接冲李府去,拽了那李玉堂抽嘴巴。这涟漪姑娘,可把他给心疼坏了,一下子握住苏涟漪放在桌上的手,“别怕,我帮你。”

叶欢在一旁急了,心中在呐喊——少爷,注意点形象!节操啊!矜持啊!

涟漪不动声色地将自己手收了回来,“那就……多谢词了。”还是低着头,掩盖自己尴尬的神情。

苏涟漪从来都是光明磊落的人,如今,却明知道这叶词风流,用美人计来勾引,这算不算……糟蹋自己?

她心中不免开始有些自责,商场果然是个染缸,她必须要多加注意。

叶词算是被这涟漪姑娘迷住了,不是因为她美,也不是因为她什么端庄的气质,他的着迷原因很多。先是两人见面,她忽视他俊美的容貌,而后又惊叹其高超的手段,反正说来说去都是理由,他就是着迷了。

涟漪再一次狠狠鄙视自己后,又昧着良心道,“词,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可知那胜酒的老板是谁?那人,得罪不起啊。”

“呸,就那伪君子,有什么得罪不起的?纵观鸾国商界,就没我叶词不敢得罪之人,哼。”在心仪女子面前,叶词当然蹦高了的吹。

叶欢在心中长叹一口气——哎,他家少爷平日里虽然谈笑怒骂,但心里是冷静的,如今总算是碰见克星了。这苏家小姐也是个厉害的人物,不温不火地将他家少爷吃得死死的,这不?挖了坑,就等少爷往里跳了。

涟漪心中了然,看来这叶词确实不是个普通人物,“真的吗?”激将法用完了,准备给点甜头,捧上一捧。

“那是,你不就是卖这个酒吗?我给你卖到京城去。”看到苏涟漪那怀着“希望”和“崇拜”的眼神,叶词当然更觉得要大露身手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叶欢最终无奈地叹气出声,他家少爷算是彻底跳坑里了。

涟漪自然也知道,但她是有良心的,对叶词的感激也是真心的。“词,谢谢你了,若是你有什么需要,我苏涟漪也定然在所不辞。”她正色道。

“不用,不用。”叶词真如叶欢所说,见了美色便没了理智?那道不是,虽他真的对这苏涟漪很感兴趣,却还没到没理智一说。他敛了脸上的嬉皮笑脸,端起酒杯,再一次细细品了一下,“你与那小二,有何协议?”

“我负责供酒,他负责卖酒,两千坛以上算他八百文,对外售价一两。”涟漪也认真回答。

“一两。”叶词的眼微微眯了一眯,好像是在思考什么,很快,便又睁开,“合情合理,这酒口味独特,这几日我联系下几名掌柜,过几日给你报一个数,我也按这价钱拿酒。”

涟漪惊喜,太棒了!“若是词也能帮我卖酒,那就太感谢你了。”

叶词又重新开始嬉皮笑脸,“哪里哪里,为美人效劳是君子的荣幸,再说,我也不是白卖,我也赚钱呢,想想,一坛能赚两百文,不少呢,搞不好能发财。”

涟漪又被他逗笑了,“其实苏家酒最有特点的并非这个酒,而是药酒,请稍等,我下楼取一些,给你们尝尝。”说着,便站起身来,款款下了楼去。

叶欢急了,压低了声音,但语调却激烈。“公子,我们叶家也不是没有酒,鸾国两大名酒,南雀北漠的雀山云雾就是我们家的,公子难道你忘了?”叶家的酒若是说第二,全鸾国就没有酒敢声称第一!

“去去去,别废话,那雀山云雾还用我卖吗?皇帝老儿都眼巴巴等着买酒,如今我要卖苏家酒。”叶词瞪了叶欢一眼。

叶欢无奈,只能作罢,心中却知晓,公子卖酒是假,泡妞是真。

正说着,涟漪便拿了酒上来,“你们主仆二人在聊什么那么开心?雀山云雾?”她随口问着,那雀山云雾如雷贯耳,连大虎也是十分喜爱。

叶词赶忙摇头,“没,我们没聊什么雀山云雾,那是什么东西?我听都没听过。”

叶欢想跳楼,他家少爷好生不要脸!

涟漪自然知道叶词在说笑,但也没再问,而是为两人倒上药酒。“你们尝尝,这酒如何?”

两人便端起杯子慢慢喝下。

叶欢喝完,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叶词道,“口感比苏家酒还独特一些,这酒多少钱?”

涟漪微笑,“五两一坛。”

主仆二人惊讶,“这酒五两一坛,有人买吗?”叶欢忍不住问,刚问完,就被叶词狠狠瞪了一眼。

涟漪笑着解释,“若单凭口感,它是不值五两银子的,但这酒卖点是其功效,主治邪风之证,疗效明显。词你行走商界,想必认识岳望县李府李老爷吧,李老爷如今身子康复,绝大多数的原因,便是因为这酒。”

叶词惊讶,“真的?”

涟漪点头,“此事大家有目共睹,怎可胡说?刚才入铺子时,词你难道没留意,铺子东西两面墙上挂着的画像,一个便是李老爷,一个便是岳望县太爷,此二人都是苏家药酒的主顾。”

叶词一愣,铺子里有挂李福安的画像?他怎么没看到?

叶欢心中又白了自己家公子数眼——公子,你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苏家小姐,就是墙上挂金子,你也看不见啊。

“真有这效果?那真是不错,我家老爷子也有那风邪之症,我先订上一百坛回家把。”叶词这回是认真的。

涟漪噗嗤笑了出来,“词,这药酒产量低,是用活物和珍贵药材泡制,工序也比较繁琐,并非你要多少就能拿多少的,”说到这,顿了一下,“行商之人看似奢侈风光,但其中辛劳也只有自己知晓,词,想必你也没少东奔西走,这风邪之症并非一时一刻而得,而是日积月累,一会我送你一坛,日后每餐饮用一杯便可。”

叶词又想伸手去抓苏涟漪的手,被后者巧妙闪了过去。“涟漪真是个贴心人,谁娶了你,真是幸福。”

涟漪笑着摇头,心中却想起了大虎,不知大虎在家做什么呢。

后来,叶词又抓着苏涟漪东拉西扯,一直说到夕阳西下。大半都是叶词讲一些好玩的风俗人情,而涟漪则是耐心听着,偶尔问几个关心的问题,两人的交谈十分愉快。

叶词越来越喜欢这个苏涟漪了,端庄恬静,但其性格却是痛快爽利,丝毫没有女子的劣性,就好像将男女的优点于一身一般。

他很喜欢和她聊天,她的倾听并非是敷衍或单纯捧场,是真正参与其中,与讲述者一同思考,是个极其有主见的女子。

“天色不早了,我也要回家了,以后有时候我们再继续聊好吗?”见叶词还是滔滔不绝,无奈,涟漪只好开口下逐客令。

“好吧,回头我再来找你。”叶词恋恋不舍。

一旁的叶欢觉得,这下午受尽了一辈子的屈辱。

“好。”涟漪还是那股淡笑,点了点头。虽然这叶词贫的很,看起来也很风流,却引不起她的反感,和他交流也很开心。

叶词主仆离开了,叶欢抱着涟漪赠送的一坛药酒,涟漪也交代好了苏白看店,而后雇了一辆马车回苏家村。

在马车中,她看了一眼胜酒铺子,此时,胜酒铺子早就卖光了酒,打了烊。涟漪脸上没了招牌的淡笑,而是认真下来,一双大眼微眯,若有所思。

一个时辰后,到了苏家村,涟漪付了车钱,便入了院子。

每日往返很是辛苦,也浪费钱财,但苏涟漪却还是坚持日日回家,只有回到家中,才有安全感,才能感受到真正的休息。

磨刀霍霍的声音,大虎正在磨砍柴刀,抬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又低头去磨。

涟漪也对大虎笑了一下,而后也是不说话,洗了手后,入房间换了在家穿的衣服。

两人的交流,就是这么奇特又诡异。

换完衣服,涟漪入了厨房,开始查看今日有什么蔬菜。这些蔬菜都是大虎种的,有些是吴氏派孙小锦送来的,没事还送来一些肉类。选了几样菜,舀水洗菜切菜,油锅响起,不一会,从厨房内便漾出菜香。

大虎磨好了柴刀,转身洗手,这时有人蹦蹦跳跳地来了,自然是蹭饭的初萤。“涟漪,我来了,好香啊,今天做的是什么菜,我也要吃。”

“想吃就洗手吧。”涟漪看着初萤便开心,总觉得初萤毫无烦恼,按理说,一个寡妇应该愁死,但初萤却一直乐观。初萤的乐观心态,她很羡慕。

“好。”初萤洗了手,跑来帮忙端菜碗,三人便开始用晚餐,欢快得如同一家人一般。

“涟漪啊,我在家每天好无聊,你帮我找一些工作来作好吗?我会写字会算账,我不要工钱也行。”初萤道,“从前晚上还能来找你,现在看你每天这么忙,我都不好意思再麻烦你了。”

涟漪却突然恶作剧,“会写字会算账,还会说色诗淫词,是吗?”

“涟漪,不许取笑我,我以后不说就是了!”初萤着急。

一旁正吃饭的大虎,一下子又想起了当日那情景,瞬身血液不自觉又开始倒流,赶忙端起一旁的菜汤,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

取笑完初萤,涟漪还真将她的话听了进去。“若是以后生意大了,也许还真需要初萤你的帮忙呢,当然,工钱会给的,而且会多给。”

初萤嘻嘻一笑,“我的工钱直接开给你就行了,我不要。”

涟漪无奈,这初萤到底是天然呆,还是她死去夫君给她留了如太多的钱财,怎么就能让一个姑娘做到视金钱如粪土,真怪。

“对了,涟漪白日里可有什么好玩的事给我讲讲?”初萤吃着一边问。

“好玩?”涟漪突然想起了叶词,不小心笑了出来。

“快告诉我,你一定遇到了,好涟漪,我每天呆在村子里都烦死了,给我讲讲嘛。”初萤磨着。

涟漪便将在青州县发生的事,与钱汇的往来,与叶词的交流给她讲了。

“那叶词是个很有趣的人。”初萤道。

涟漪一想到叶词,又忍不住笑了,不是习惯性的淡笑,是真的觉得很快活开心。“是啊,他说话很逗,以后有时间,让你们也认识一下。”

“好啊,嘻嘻。”初萤很是满足,“还是涟漪厉害……”巴拉巴拉又开始讲了。

接下来初萤和苏涟漪的对话,大虎怎么也是听不进去,没了吃饭的闲心,满脑子都是刚刚涟漪说的那个叶词,叶词……叶词……大虎总听着耳熟,好像在京城听人说起过,却想不起来。

大虎鲜少在京城贵公子圈中活动,一来他不习惯那种应酬场合,二来便是……他的容貌。

他生下来时还好,从三岁起便开始脸上长这些疮,很是可怖,外人见到他的脸,都要吃上一惊,若是有女子夜晚见到,甚至会尖叫。他虽嘴上不说,心中却极其在意,于是更是呆在军营,很少出外。

若不是这一次的任务……

听着“叶词”、“叶词”一次次入耳,大虎越来越烦躁,最终吃不下饭,将最后一口饭扒到口中后便离开。

初萤和涟漪见今日反常的大虎,面面相觑。“他怎么了?”初萤问。

涟漪摇了摇头,“不知道。”

两人一耸肩,继续吃饭聊天起来。

……

事实证明,苏涟漪的眼光没错,这钱汇果然就如同自己所说,将老婆本都卖了,一心朴实经销苏家酒,加之其对酒业市场的了解和一点就通的性子,短短五天,便推出了五百余坛,大大的一个开门红。

就如之前所定下的规矩,一百坛与苏皓结账一次,苏皓也开心得很,满是干劲,与钱汇白天到处推销酒品,送酒卖酒,晚上两人便窝在厨房,商量着接下来的买卖。

苏皓离开了与外界隔绝的酒厂,日日与钱汇到处应酬,性格也外向开朗了许多,加之其本身的老实诚恳,与钱汇竟成了莫逆之交。

此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便是叶词真的下了订单,四千坛苏家酒和两百坛苏家药酒。

迫不得已,涟漪只能硬着头皮将初萤和大虎都请到了酒厂帮忙,吴氏和孙大海也扔了地里的活跑去忙活。

即便是如此,人手还是不够。

当涟漪从酒厂到县城时,已过了午时,疲惫却夹杂了兴奋。

没进入酒铺,先站在一旁观察胜酒铺子。

李玉堂终于顶不住压力,将酒厂关闭,铺子也停止了营业,如今有小二在收拾东西,垂头丧气,有人将那维持秩序的木质栏杆拆下。

涟漪唇际勾起一抹得意的笑,但这笑容转瞬即逝,又换成了招牌式的淡笑。想了一下,而后从苏家酒铺的楼梯上下来,穿过十字路口,去了胜酒铺子。

胜酒铺,已是物是人非。

没了平日里的热闹拥挤,满是萧条和尘埃。

掌柜乔六正垂着头,颓废的核对总账,一会将这总账交给东家,他算是失了业,得重新找一个东家了,祈祷下一个东家能好相处,最重要的是别干这些不靠谱的买卖了,踏踏实实的做生意,他也能踏踏实实的工作。

“这位姑娘,酒铺不卖酒了,您请回把。”小二见苏涟漪入内,忙道。

涟漪微微一笑,“小二哥,奴家是来找人的。”那声音婉转客套,很是动听,让小二们心情顺畅。

乔六一抬头,看见了苏涟漪,愣了一下,而后便想起,这位正是那孝女姑娘,“姑娘你来了,实在对不住,以后你买不到胜酒孝敬老父了。”他以为苏涟漪是来为父亲买酒,因上一次她说过。

涟漪轻轻摇了摇头,“掌柜大叔,我不是来买酒的,有件事,我想找您谈谈,您可否舍出一些宝贵时间,到一旁的茶馆,听我说说?”

乔六不解,这姑娘找他能有什么事,不过转念一想,离开了胜酒铺子,以后想必也见不到这位姑娘了,相识一场便是缘分,于是他便放下账本,随着苏涟漪出了去。

两个酒铺在岳望县最繁华的街市,这街市之上自然会有不少茶馆酒楼。涟漪便找了一家安静的茶馆,与乔六到了一处雅间。

有小二为两人倒茶,又有侍女端上精致茶点,而后小二、侍女退了出去。

“不知姑娘找老夫有何事?”乔六问。

涟漪微微一笑,“不瞒掌柜大叔,我姓苏名涟漪,正是胜酒铺子对面,那家苏家酒铺老板的妹妹。”

乔六大吃一惊,而后一张老脸顿时挂不住。胜酒的底细,乔六自然知晓,是李家二公子用不光明的手段企图压死刚刚开张小本经营的苏家酒铺。如果说李家二公子是罪魁祸首,那他乔六就是帮凶!

邪不胜正,如今面对了当事人,自然觉得老脸无光,挂之不住。“苏……苏姑娘,真是……对不住……我……”

涟漪却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掌柜大叔,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再说,你也是只是个雇工,你没错的。”

乔六感动,心中也惊讶苏家小姐的大度,再一次确定,李家二公子的惨败并非偶然,而是必然。

“掌柜大叔,离开了胜酒铺子,你可有别的打算?”涟漪问。

那掌柜不提这件事还好,提了便唉声叹气。他们这些人从前都是在别人家工作的,却被李家二公子高价挖来,人往高处走,都想换一个赚钱多的工作,谁能想到这李家二公子实在不靠谱。如今,他们这些人想回老东家那去,也是没脸回去了。

“没什么打算,可能先回家休养一段时间。”无奈回答。

“掌柜大叔,我苏家酒铺现在缺一位好掌柜,不知你愿意去吗,至于工钱,与胜酒老板给你开的工钱一样。”李玉堂请的人,定然都是千挑万选的人,挖李玉堂的人准没错。

乔六一愣,吃惊,“苏……苏小姐,是真的吗?”难以置信,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

“当然是真的。”涟漪点头。

“苏小姐,难道……你不恨我们吗?我们……曾经……”乔六不知该如何说是好。

涟漪笑着,伸出素白的手,为乔六添茶,而后又为自己的茶碗倒满,茗香四溢。“就如我刚刚说的,人要向前看,从前是各为其主,你们并没对不起我什么,如今事情过去了,我们也毫无冤仇,掌柜大叔,关于这一点你就不用多虑了,若是没有好去处,便去苏家罢,先不说待遇问题,我们苏家是老老实实做生意之人,不会再让你这个好掌柜为难的。”

乔六双手握着茶碗,激动万分,“苏小姐,这可让老夫……怎么好意思?”

“那掌柜大叔以后就要好好把持苏家酒铺,这样也算是安了自己的心啊。”涟漪端起茶碗,轻轻碰了下乔六的茶碗,而后慢慢的喝着。

乔六抬眼,看着笑意盈盈的苏涟漪,最后一皱眉,端起茶碗,“老夫以茶代酒,向苏小姐赔罪,若是苏小姐不嫌弃,老夫定然鞠躬尽力,为苏家效劳。”说完,一仰头,将茶喝干。

涟漪也喝了干。“自然不嫌弃,以后还要麻烦掌柜大叔了,”顿了一下,垂着的眼又闪过算计,“掌柜大叔,涟漪有一事相托。”

乔六赶忙道,“苏小姐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我乔六能办到的,定然去办。”

“如今苏家酒厂的求购量太大,酒厂人手不够,若是胜酒厂有雇工没有去处,可否麻烦乔大叔将这些人带到苏家酒厂,苏家酒厂的待遇比起胜酒厂也是不低,逢年过节还有一些福利奖金,保准满意。”涟漪笑着,继续挖人。

乔六一拍大腿,“太好了,苏小姐,你可是我们的大恩人,这几日,东家……哦,不是,是前东家从别的酒厂挖来的大师傅可愁坏了,苦无去处。”像他们这些被高薪挖来的人,被业内鄙视,自然很少有酒厂再愿意用他们。

涟漪点了点头,“那便带到苏家酒厂吧。”比起古人,涟漪这个现代人对“跳巢”看得很开。不能用责任或义务拴住工人,要用交流,让工人有归属感,这样才是长久之计。

当苏涟漪和乔六从茶馆中出来时,涟漪心头的另一块大石也放下了。

乔六兴致勃勃地回了酒铺,欲将此消息转告给那些小二,涟漪则是回了苏家酒铺。只要想到李玉堂赔了夫人又折兵,便忍不住哈哈笑起来,真像亲眼见见李玉堂的惨样,让他知道,这便是卑鄙小人的下场!

……

就这样,乔六带着所有原胜酒厂的工人加入苏家酒厂,酒铺交给了乔六掌管,苏白那临时掌柜职位被一撸到底,打回苏峰的药酒厂做工,顺便抽空继续和初萤学知识。

苏白刚刚有几天成就感,这“官”位就没了,很丧气,涟漪却告诉他,他需要学的东西太多,等有一日他学成,若是还想经商,她便专门为他开一个铺子。这可把苏白高兴坏了。

通过这一阵子的经历,苏白知晓了知识的重要性,怀揣着理想跑去和初萤学起了知识。

酒铺小二留了三人,除了原本苏家酒铺的小二雷子,又留了胜酒铺的两名小二,其他三人都打发去了酒厂。

酒厂,增添了两名酿酒大师傅,便是胜酒挖来的师傅。那两名大师傅对苏涟漪也是感恩戴怀,否则,以他们的信誉,短时间还真的找不到东家了。

酒厂工人倒没师傅们的顾虑,他们去哪干都是干,何况这苏家酒厂给的薪水确实不底,听说这苏家小姐很是大方,遇到加班加点的干活,便会发奖金,在别的酒厂是没这回事的,加班也是白加。

何况,听酒厂人说,逢年过节,苏家小姐是要发礼物的,有时是酒水,有时是猪肉,都是平日里过日子实打实的东西。如此,他们便真是因祸得福,找到了好东家,干得更起劲了。

因为叶词的四千坛订单,整个酒厂干得热火朝天,有一阵子甚至都不回家,直接睡在酒厂,而涟漪也是给奖金的。

涟漪另外找了工人,在酒厂一旁加盖了院子,扩大了工厂,又购入一些酿酒设备,准备面对接下来更大的订单。

果然,不出十天,钱汇那里除了将之前的两千坛消化干净,又订了六千坛,这数字可把酒厂的工人吓坏了,这即便是再加班也是干不完,不由得暗暗惊叹苏家小姐的未雨绸缪,若是没加盖那些厂房,这订单算是泡汤了。

涟漪雇佣了新工人,就在这附近村子里雇佣,而后实行“师徒制”,便是一名老工人带一名新工人,在未出师之前,新工人薪水减半,等新工人出师之后,给老工人一笔出师辛苦费。

这新奇的做法更大刺激了工人们。老工人认真的教,因教会了一个徒弟后才能代新徒弟,新工人也拼命的学,因为只要他们学成当了师父,也能赚这出师辛苦费。

在苏家酒厂工作的每一个人都深深知晓,收获与付出是成正比,付出越多,收获越多,反之亦然。于是,没了消极,干得要多起劲便有多起劲。

与酒厂的热火朝天比,一旁的小院子,药酒厂也不甘落后。

苏峰从苏家村带了两名本家孩子,挑了勤劳能干的那种,药酒厂的人手虽少,工作效率却很高。

酒厂又购入了五辆运货马车,驴车已淘汰,老马头以前的那只小驴归涟漪所有,涟漪套了一辆小巧的车厢,平日里回家用,也省了一笔驿站雇车费,还笑称自己的坐骑名为玛莎拉蒂,很奇怪的名字,其他人都是不理解的。

这几辆高头大马所拉的运货马车都归老马头所管,老马头俨然成为车队队长,每日得意洋洋,逢人便说——“我们家涟漪小姐怎么怎么厉害”,“我们家涟漪小姐怎么怎么牛气”。

初萤是总账簿,白日里和涟漪一同算账,晚上便教苏白和孙小锦读书,涟漪屡次制止,怕其辛苦,但初萤都拒绝,笑嘻嘻地说喜欢如今的生活。

日子就这么过下去,忙碌,却带着充实。

而苏涟漪的大名一下子在岳望县,甚至周边城县声名鹊起,称她是商界黑马,美貌与智慧同存。

这一日,涟漪赶着小驴车到酒厂,便接到了一封请柬,到欧阳家一聚。

------题外话------

感谢看官:乔依霏霏(10花,爱霏霏)漫长等待中(5钻5花500赏,漫长,好久不见啊~)初萤(100花,你又败家了)提拉米苏l(10花,么么哒)tamyatam(1钻,每日一钻,丫头荣幸!)鬼鬼纯露(8钻,祝鬼鬼文文大卖)。谢谢!

同时感谢亲爱的们送的评价票和月票,因为题外话字数限制,就不一一感谢了,但丫头看记下了!

这个月的月票榜,又没指望了,╮(╯▽╰)╭,下个月,丫头要努力喊票,拜托看官们,送丫头月票吧,下个月,月票一定要给力啊,对月祈祷!

么么么么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