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胜了

一个时辰过后,马车在苏涟漪家门前停下,涟漪下车,付了车钱,那马车便离开。

大虎正在屋内看一本不知是什么书,听见院内有响动,神色骤然一变,迅速将那书收入床下隐蔽之处。健壮高大的身材无丝毫笨重,如一阵风似的闪到门旁,向外小心查看,浑身肌肉紧绷,满是警惕。

窗外,天蒙蒙黑,有微微凉风,树叶随着微风簌簌而响。

树下,那小桌子上趴着一人,毫无形象可言。她如同无骨一般趴在桌上,两只胳膊竖着向前,本来一丝不苟的发髻微乱,发簪斜着,摇摇欲坠,仿佛随时要掉下来。

是苏涟漪!?

大虎一愣,刚刚那警惕压抑的气氛荡然无存,伸手推开门,出了去。“你怎么了?”

涟漪知道是大虎来,头也没抬,“累。”很累。

先是一夜未睡,白日匆匆补眠后又捻转到了青州县,在青州县走访众多酒铺后,物色个合作伙伴,和叶词喝得酩酊大醉,早起又带着宿醉回了岳望县,下午还要教苏白和雷子阿拉伯数字。

苏涟漪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就天生劳碌命?为什么一直如此疲惫?

她不是机器人,也有犯懒的一面,但她的这一面往往只和最放心的人才能展现,不知为何,她仅在大虎面前有所展现,这一点,涟漪自己也没意识到。

“吃完饭了吗?”大虎的心一软,声音也不知不觉柔和下来。苏涟漪对他与对外人之不同,他发现了。

“没。”涟漪道。“没心思,也没时间。”在大虎身边,就是忍不住想任性,撒娇。大虎虽身份不明又沉默寡言,但却如同一座山般,给人以安全感。

“恩,我做。”说着,大虎便欲转身去厨房。

“等等,”涟漪赶忙制止,歪着头,一双黑眸晶晶亮的看着他,很是无辜。“大虎,我想吃烤肉。”

“烤肉?”大虎一愣。

涟漪点了点头,“兔子,我想吃兔子。”微微撅着小嘴,用一种半命令半撒娇的口气对大虎说。

大虎明白其意,“知道了,我这就去打。”说着,便转身到门后拿出一条细长的竹条,推开院门准备上山。

本来十分劳累的涟漪,见大虎要去打猎,不知为何,一下子又兴奋起来,“我也去。”她还没打过猎呢,想一想,从前过的生活是多么乏味。

大虎的浓眉微微皱起,“你不累了?”

“累,但更想上山去玩。”没了白日里的干练,脸上满是童真,此时的苏涟漪比白日里足足年轻了三岁有余。一边说着,一边跑向厨房中取了什么。

“哦。”大虎不做阻拦,待苏涟漪出了院子关好院门,便迈开大步向仙水山方向走。

刚走一步,胳膊一紧,被涟漪拽住,“别,别着急,别轻举妄动。”涟漪抓着大虎的胳膊,十分警惕地看向周围,小心翼翼。

大虎顺着她的眼神看向周围,无丝毫发现。“你找什么呢?”

“我总觉得初萤随时会蹦出来,而后便肯定要跟着我们,”上回去仙水潭沐浴便是如此。“倒不是不愿带她,但夜黑山陡,若是她真磕了碰了可如何是好?”

大虎低头看向她,一向冰冷的面容有了融化的痕迹。

“你看什么?”涟漪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以为是自己行为的幼稚惹来大虎的嘲笑。

“没什么。”大虎赶忙抬起头,但唇角却若有若无地上扬。

见确实是没初萤的身影,涟漪这才放开大虎的胳膊,长舒了口气,“可以了,我们走把。”压低了声音,如同做贼一般。

大虎快步向仙水山而去,却觉得胳膊有种很奇妙的感觉,暖暖的、温温的、隐隐还带有一丝余香。他有些尴尬,将心底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狠狠压下,走路的步子更大了。

大虎人高马大,腿又长,这大步下去的结果,便是苏涟漪一溜小跑,好在涟漪个子也不矮,若是换个娇小的女子,想必此时要百米冲刺了。

当上山时,天已经大黑,虽然圆月皎洁,但山上林子中树叶交错,虽不是深山老林那样密不见日,但也是将好好的银色月光分成斑斓之状。

“大虎,你能看清吗?若是实在不行就算了,我们回家吧。”涟漪犹豫道,因为从上了山,大虎便静静蹲在一处,也不说话,也不动,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

“嘘!”大虎身子未动,发出了一个声音,示意涟漪噤声。后者便老老实实地闭了嘴,在他身旁蹲着,陪着。

突然,前方草丛发出一声很微弱的响动,紧接着,只见大虎右手臂猛如同闪电一般执着逐条抽了过去,狠狠拍在草丛中。整个过程瞬时发生,直到响声消失,涟漪这才缓过神来,吓了一跳。

大虎站起来走了过去,扒开草丛,将奄奄一息的兔子抓了出来,一回头扔给苏涟漪,涟漪大吃一惊,“这……还有这种打猎方法?刚刚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你是怎么做到的?”惊讶,无比的惊讶。

“听。”大虎只回给了苏涟漪这一个字的回答。

“听?听就能听见兔子的声音?也太神了吧?”涟漪很想将大虎耳部组织解剖下,看看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

好在大虎不知道此时苏涟漪那血淋淋的冲动,“若是你训练下,也能做到。”

“哦,那有机会帮我也训练下?”涟漪道。

“恩。”大虎回答,“嘘。”

涟漪听见大虎的声音,再一次噤声,努力撑起双耳,捕捉任何一丝一毫的声音,果然,她也听到了!在簌簌风声的掩盖下,兔子的跳动极富有节奏,很好判断,虽然不知这兔子到底在哪里。

又是快如闪电的一道竹鞭,又一只兔子不幸遇难。

大虎上前,捡起还带着温度的死兔子扔给苏涟漪,涟漪抓着兔耳朵竖起大拇指,“太棒了!好样的!大虎你太牛了!以后给你改名不叫大虎叫大牛算了!”

大虎脸上发出一种不以为意的冷嗤,其实心中却乐开了花,那种高兴、得意,无法掩盖也不忍压下,从前战功累累却从没如此有过成就感,他竟喜欢被苏涟漪赤裸裸的赞扬。

“大虎,别打了,够了,打多了也吃不完,我吃半只,其余给你。”涟漪站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土,“走,到仙水潭。”

大虎不解,不回家去仙水潭干什么。

涟漪见到大虎那疑惑的眼神,便耐心解释,“野味,自然要在野外吃才有感觉,刚刚临出来我还带着盐和糖,走,到仙水潭处理野味去。”催促着大虎带路。

大虎无奈,便带着一蹦一跳的苏涟漪向仙水潭而去。一边走着,一边心中暗暗纳闷,今天苏涟漪这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和平日里截然相反?虽然有些略微不习惯,但不得不说,今日的苏涟漪却更……可爱。

苏涟漪为什么这么开心?因为,是人都有那么一点爱好及消遣,而她却一直没有,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即便是有时初萤拽着她做女红,对于涟漪来说,那只是为了学一门谋生的手段,与消遣二字丝毫不沾边。

但今日却不然,今天这件事,她觉得放松、开心、感兴趣,对于她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消遣。

夜路不好走,兔子便由大虎提着,前方,隐隐可闻清脆流水之音,应该是离仙水潭不远了。涟漪一把将大虎手中的兔子夺了过来,“我先去清理兔子,一会见。”说完,便一溜小跑,跑到了水潭旁边。

大虎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心情没由来的放松和平和,唇角勾着淡淡笑意。

突然,苏涟漪到了水潭边便面色一变,慌张回头喊着,“大虎,快过来,你看这水潭里有什么东西?”脸上满是惊恐。

大虎一惊,想也不想立刻冲了过去,对苏涟漪担心不已。

到了水潭边,涟漪便退开,给大虎让出位置让其查看。

大虎低头仔细看水潭之中,水质清澈,有着点点波纹,圆月映在水面之上,借着月光,隐约可见水潭之下,除了岩石壁,却无他物。这是为何?

大虎还没明白过来,只觉得后背被人狠狠踢了一脚,心中大叫不好,但也晚了,伴随着一阵水花四溅和某人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可怜的大虎就这么载进了水潭。

“哈哈……大虎,你也太没警惕性了吧,”涟漪扔了兔子,抱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平日里那冰冷冷的大虎如今如同落汤鸡,好玩,过瘾!

大虎冲上水面,伸手拂去脸上的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盯着苏涟漪。

“哈哈……兵不厌诈啊,大虎,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啊。”涟漪笑得锤地,太好玩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捉弄这个如石头一般的大虎是这么好玩,总算是找到了一些乐趣罢。

大虎还是没说话,继续用那种半惊讶半质疑的眼神盯着苏涟漪。

过了好一会,涟漪笑够了,一抬头,吓一跳,因为大虎一直用那种眼神盯着她,动也不动,也不反驳,也不责备。心中狠狠一震,跑了过去,半蹲半跪在潭水一旁。

“大虎,你……生气了?我这玩笑开得是不是太过火了?”涟漪忐忑的问,见大虎还是不语,有些急了,“大虎,我刚刚……是我错了,是我没考虑周到,我向你承认错误好吗?我……啊——”

伴随着一阵尖叫和水声,苏涟漪也栽入水中,是被大虎拽下来的。

大虎的行动又多快?连那狡兔都无法躲过何况是苏涟漪,她连大虎的动作都没看清,只觉得胳膊一紧,人已经栽水里了。

因为正说着话毫无防备,口中、鼻中被呛了很多水。好在大虎未放开她的胳膊,她没什么危险,一只手扶着大虎的肩,一只手捂着鼻子,猛咳。

这回换成了大虎着急,“你没事吧?”刚刚他是不是下手狠了?

涟漪咳得满脸通红,摇了摇头,这大虎忒狠,她推他时,他闭着嘴,而大虎这厮竟趁着她说话拽她到水里。不过这能怪谁?事儿明明是她挑起来的,只能说是自食恶果吧。

喘匀了气,涟漪继续哈哈大笑起来。

大虎拧着眉,今天这苏涟漪到底怎么了,被他暗算了不说不生气,好像却……很开心。

这是开玩笑,苏涟漪自然不会生气,挣脱了大虎的手,双脚用力向前一蹬,身子瞬时向后推上半尺,然后便撩了一大捧水扑倒大虎脸上。

“……”大虎愣在那,这是干什么?苏涟漪还没闹够?

涟漪一耸肩,“真没劲,我觉得我就够没童年了,原来你童年生活比我还无聊,这种小游戏都不会玩,哎。”说着,便准备游上岸。

还真让苏涟漪说对了,大虎确实没什么童年。从他记事起便已经在军营,一左一右都是年长的将士,谁能陪他玩?从小便习武看兵法,他现在的性格,正是无聊的童年所酿成的。

大虎虽没童年,却很聪明,立刻便明白了苏涟漪所指的“游戏”是什么,唇角一勾,也有了兴趣。一个纵身,伸手抓住苏涟漪的脚踝,将正准备上岸的她又活活拽了回来。

涟漪回头,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向他,伸出纤长的手指指着他,“我算发现了,你小子,喜欢玩阴的。”

大虎赶忙摇头,“不,我云……从来都是光明磊落,只是巧合罢了。”男人是很在意名声,大虎一着急,差点将自己真实名字说出来。

“哼。”涟漪才不管这个一伸手抓住大虎的肩,便将他摁到水下。又是一连串的笑声。

大虎在水下也笑了,这样,很开心。

紧接着,两人便在水潭里开打了。

大虎的水性很好,但苏涟漪的水性更好。就如同之前提到的,苏涟漪在现代考取了救生员执照,各项指标都趋于完美,尤其是潜水捞重物,她如同一尾小鱼般灵活,让大虎抓之不住,又在大虎毫无防备之时袭击。

可怜的大虎,就如同龙入浅滩一般无可奈何。他力气大,但水却有强大的阻力,将他力气化解,他从不知女子的水性竟可以这般好,还有她奇特的擒拿手法。

涟漪的擒拿便是现代擒拿,专门袭击人肘关节,让其无法施力。可怜的大虎,被其屡屡袭击,好在他会武,很快便看穿了她的套路,才化被动为主动。

但苏涟漪就如同一尾小鱼,根本抓不住。

终于,大虎一把抓住苏涟漪,将她两只手在背后抓住,“看你这回还如何逃脱。”他也上了玩心。

涟漪挣扎了几下发现挣扎不脱,面色一变,“疼……好疼,大虎快放手,我的胳膊……要断了。”

大虎吓了一跳,难道是自己手劲大了?赶忙松开手。可耻的苏涟漪,在大虎松开手的瞬间,一个转身,双手摁住大虎的头,又将他塞到水下。

这回涟漪可不敢恋战了,阴了大虎之后,用了吃奶的劲儿快速游上岸,坐在岸边哈哈大笑,“大虎啊大虎,刚刚我还说过兵不厌诈,你怎么又忘了?人啊,失败了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在一个错误上失败两次。”

大虎真是气坏了,却又觉得好笑,今夜的苏涟漪不仅反常,还贫得要紧。

见大虎气势汹汹地游了上来,涟漪赶忙伸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别闹了,我认输还不行吗?我真没力气了,现在肚子饿得咕噜叫了,再闹下去,我就要饿晕了。”

大虎上岸,哭笑不得,没搭理她。要闹的是她,不闹的也是她,女人啊,真是难以理喻。

夏日的衣衫很薄,何况下水过后,大虎身上的衣服湿淋淋的贴在身上,将一块块棱角分明的肌肉凸显出来,涟漪看了又看,这身材,真棒!可惜了在古代,若是在现代……

等等……大虎的衣服透明成那样,那她的呢?

低头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她这可比大虎那里风光多了!可恨的古代没有胸罩,只有一层肚兜,这能掩住什么嘛,现在她这比不穿还让人血脉扩张。

“你,不许看我!”涟漪护住胸,大声喊。

大虎委屈得恨不得六月飞雪,“我没有!”明明是她刚刚一直盯着他看,他刻意不去看向她。

而后,两人便一人一边,开始拧自己衣服上的水。

衣服被拧干了,虽然还是湿乎乎的,但比刚刚那已经好多了,涟漪一耸肩,“大虎,我们回家把。”

大虎不解,“回家?不是说在外吃野味吗?”

涟漪无辜地一摊手,“刚刚你把我拽到水潭里,身上带的盐和糖都化掉了,没法烤了。”

大虎一窘,“是你先踢我的。”

“是是是,我这不是也没怪你吗?着什么急?回家把,在家烤也一样。”涟漪道。

大虎又长叹一口气,惊觉了一条真理——千万不要和女人较真,女人永远是有理的。苏涟漪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他只要按她说的去做就好了。

于是,大虎便提起两只兔子,带路下山。

因为是雨后,下山的那条路因没植被,泥泞难走,每走一步,都要滑下一些。涟漪眯着眼,仔细看着路,生怕滚下山去。

突然,一只大手入了她的视线,其意很明显。

涟漪本想婉拒,但她的手却越过了她的大脑,直接伸了出去,放入那大手之中。

一只手是古铜色,很大,另一只手是奶白色,纤长。两只手交叠,很大的视觉冲击力,苏涟漪突然觉得在男人面前,女人是多么柔弱娇小。

在苏涟漪晃神之时,大虎的手掌一包,已将她的手握住,继续向下走。

大虎的手心粗糙,有一层茧,有些磨,却给人一种强烈的安全感。涟漪贪恋这种安全感,也许只有这时,她不安的心才能真正稳下来,有时她竟在幻想,如果大虎的任务永远不完成该多好,就这么一辈子在苏家村。

“你笑什么?”大虎转头问。

涟漪摇了摇头,很是无奈,“没什么,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可笑的想法,觉得自己真幼稚天真。”

大虎点了下头,继续前行,但涟漪的话却浮在心头始终放不下,终于,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什么想法?”话刚出口,却惊讶,他何时这么婆婆妈妈,管别人的闲事。

“没什么。”涟漪不想说。

“哦。”大虎不再问,心头有种失落。

到了山下,大虎放开了苏涟漪的手,心中的失落感竟越来越浓,心头如同被挖了一块一般。

涟漪也是。

到家了,屋子里的灯烛还亮着,很是温暖。

涟漪猛然发现一个问题——她这么贪恋这个“家”,是因为这间属于自己的房子,还是因为……在这个房子中永远等待她的大虎!?

苏涟漪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所震惊,久久无法放下。

……

三天,真的就按苏涟漪之前所说的,三天后,苏白正式接手苏家酒铺。

当然,此时的酒铺生意不多,也谈不上什么盈亏,苏白需要做的,就老老实实呆在柜台里,有人买酒,他就收钱,记好帐,保管好钱,隔一段时间便向大哥或二姐汇报下业绩。

招待客人一般是不用苏白的,有小二雷子。这雷子虽不是什么灵巧之人,但也还算聪明,推销起酒来头头是道。

胜酒铺子依旧火热如初,苏家酒铺惨淡经营,苏家酒厂加紧酿酒,所酿的酒快堆满了仓库,苏皓都有些急了。

苏涟漪在苏家酒铺,淡定地算着账,苏皓在一旁急得火烧眉毛,“涟漪,这……能行吗?要不然先让酒厂停一停?这么盲目的酿酒也不是个办法啊。”

涟漪对着账簿,看着投入,预算着大概要多久才能回本,卖出多少坛才能回本。

其实,她也是提心吊胆,虽然觉得钱汇将来是个人物,但老天爷都能走眼何况是她,做生意没有不担风险的,涟漪外表冷静,其实心中也是担心不已。

就在这时,苏白气喘吁吁地跑上了二楼,“姐,楼下有人找你,说叫什么钱什么东西。”

“钱汇。”涟漪放下账簿,嫣然一笑。太好了,钱汇他终于来了,这也说明,她的风险,已成功了第一步。

下楼亲自迎接,“钱兄弟,别来无恙?”

那钱汇今日特意穿了一身体面的衣服,人靠衣装,还真有那么一点商人的架势,一抬头,看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端庄女子笑意盈盈地向他打招呼,一愣。

他何时认识了这么位美貌女子?她身上的气质,说是大家闺秀,也是有人信的。

钱汇自然不认识苏涟漪了,他认识的,只是“苏涟”。

涟漪下楼,“钱兄弟,我正是苏涟,女子在外不便,便穿了男装,并非刻意欺骗。”

钱汇这才恍然大悟,难怪有些眼熟,原来是……抬头看了苏涟漪,想哭的心都有。他自己个子矮是知晓的,但都不如姑娘个子高,他能不想哭吗?“原来是苏……小姐,从前不知,失礼了。”

“哪里,钱兄弟,楼上请吧。”说着,便一伸手,将钱汇引上了二楼。

苏白被使唤着泡了茶。

“钱兄弟,说吧,第一次准备要多少酒。”涟漪也不客套,开门见山。

苏皓之前听涟漪轻描淡写说过未来的打算,如今见到钱汇,有些惊讶,难道这人,就是涟漪看好的人?但其身材不挺拔,容貌也不英俊,涟漪怎么会选了这么个拿不出手的人?

钱汇犹豫再三,一咬牙,“两千坛。”

苏皓大吃一惊,“两千坛?你能卖的出去吗?”

涟漪噗嗤一笑,“果然不出所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要两千坛。”这也是这几日,她让苏皓加班加点赶制苏家酒的原因。

“你猜到了?”钱汇一愣,本以为这要求实在是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却在这位苏……小姐的意料之中。“那,苏小姐,您会将这两千坛交给我吗?”

苏涟漪能看出这钱汇是个精明、有抱负的人,一般有大抱负之人往往都不会贪图小便宜,但两千坛的酒,可不是小便宜这么简单。“给,之前我们定好的,前三次取酒先酒后钱,而且一次性拿两千坛,算你八百文一坛。”这两点,也是钱汇做此决定的原因。

钱汇激动万分,满面通红,“苏小姐……我钱汇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感谢你相信我,我钱汇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一定会卖出这些酒。”

“且慢,”涟漪打断了她的话,刚刚那温婉的笑容突然一敛,严肃了几分,“钱兄弟,你我二人萍水相逢,虽我可用字据将你告上官府,但为了避免这些麻烦,我让我哥哥跟着你一同卖酒,这酒,百坛一结算,可好?”

苏皓没想到,涟漪让他跟随,有些紧张。

“好,”钱汇一口答应,“虽这银子多,但我钱汇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不会因这两千两银子而失去未来的大好前程。”

“恩,那就这么办了,”转头对苏皓道,“哥,那未来一段时间,就要辛苦你了,酒厂就我看着便好。”

苏皓赶忙点头,“好,涟漪你放心吧,我一定做好你交代之事。”

苏涟漪让苏皓跟着钱汇,除了做到监督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让苏皓跟着钱汇去看他是如何打通渠道,又是将酒卖到哪里。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钱汇真是诚信的合伙人,那这生意就能继续下去,但若不是,接下来的工作便由苏皓去做。

想必,苏皓跟着钱汇一段时间,也能学明白酒业市场的一些门路罢。

事不宜迟,随便交代了几句后,由苏皓赶车,便带着涟漪和钱汇两人到了苏家酒厂,将那堆满了仓库的苏家酒清点好后,装了整整十大车,才装下。

酒厂工人都吓坏了,前几日还忐忑不安,今日却是惊得下巴都掉了。这苏家二小姐到底是什么能耐,一次性竟能卖出两千坛。苏皓收拾了衣服,做了长期奋战的准备,上了马车。

涟漪看着这些酒,忍不住笑了又笑,“钱汇兄弟,你确定,你能办得了?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若是不行,我们都能商量。”

但那钱汇却一脸坚定,“男子汉大丈夫,既然决定要闯出一番天地,便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苏小姐放心,我是家中独子,已和父母商量好了,将我的房间和客房倒下来当仓库,我还用这五年攒下的工钱和父母存的娶媳妇钱都用上,买了运货的马车。”

涟漪惊讶,“你疯了?若是赔了,你可就彻底完了,媳妇都娶不上了。”

钱汇却一脸坚定,“我一定会成功!”

涟漪对这小个子的钱汇,突然有了崇拜之心,无论结果与否,在一个小农思想的古代,一个人能有如此决心,已实属不易。“钱兄弟,你的房间成了仓库,你睡哪里?”

钱汇脸一红,“估计苏大哥也要委屈,和我一起睡厨房了。”

苏皓在车上听见,哈哈一笑,“没事,我苏皓也不是吃不得苦之人,钱兄弟,我们一起创一番事业吧。”

涟漪笑着点点头,“货物太多,路程遥远,钱兄弟,我就不备什么送行酒宴了,等你马到成功之时,我苏涟漪定然准备一桌大餐为你庆功,如何?”

“好,那我就先谢过苏小姐了。”钱汇一抱拳,脸上满是激动。

十辆马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很是壮观。

苏涟漪担心吗?当然担心!但就如钱汇所说,想干一番大事业,就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

马车终于慢慢消失在视线中,飞起的尘埃逐渐落地。工人们见人走了,便都回去干活。

“各位,”涟漪道,“这几日,辛苦大家了,每人有五百文钱的奖金,算是辛苦费。接下来的几日不用这样拼命干了,就按照平日的产量便可。”

众人一听,竟凭空掉下五百文奖金,都特别高兴,大声感谢着苏涟漪,心中都在想,在苏家酒厂的工作真不错,没有刁难的老板拿架子,逢年过节有福利礼品,平日里时不时还有些奖金。

虽然苏涟漪说让大家慢一些干活,但工人们却并未放慢速度,干得更热火朝天起来。

……

李府。

李玉堂正翻看胜酒酒铺的账簿,这一阵子,搭了不少银子,这些银子自然都不是从李家库房领的,都是他个人的腰包。他猜想爹已知了他的动作,但他也绝不和爹开口要银子。

他要用自己的本领压死那苏涟漪。

墨浓悄然入内,“少爷。”

李玉堂抬头,“恩,那边,可有什么动静?”那边,自然指的是苏家酒厂。

墨浓面色有点难看,“回少爷,今日眼线来报,不到午时,苏家酒厂装了整十车的货出发不知去往何处。眼线从酒厂雇工口中套话,原来是有外地的什么……经销商,前来要货,这一要就是两千坛,为此,苏涟漪还为雇工发了每人五百文的赏钱。”

“经销商!?”李玉堂放下了账本,“两千坛?”完美的眉微微皱起。

随后,李玉堂狠狠一拍桌面,“不好,上了苏涟漪的当了!”

墨浓一惊,“少爷,此话怎讲?”

李玉堂只觉得后背冷汗骤起,炙热的夏季,他吸入的空气却是生冷。他双目大睁,唇色泛白,面色铁青。“她在我眼皮底下不动声色,却暗地里将苏家酒卖到了外地,我之前便有感觉,这苏涟漪对胜酒未采取丝毫措施,原来,她的目的竟这里!”

墨浓也是一惊,“少爷,那我们的酒也卖去,不就行了?”

李玉堂哭笑不得,“墨浓,你跟我这么多年,怎么就能说出这么可笑的话?胜酒为了打压苏家酒,本就是亏本销售,卖出的越多,亏的便越多,而苏家酒最多是不赚,但我们是大亏!”

闭上眼,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苏涟漪真是狡猾,她竟不动声色的找到了我的致命点,如今……我……”

李玉堂不甘心,但不甘心又能怎么办?鸾国地域宽广,他能占据岳望县的市场,但其他地方呢?他能占据十座城,但若是苏涟漪又卖到百座城呢?

李玉堂痛苦地闭上眼,两道精美眉型已经被他自己用力打乱,他能卖,却赔不起!接下来怎么办?是殊死一搏还是悬崖勒马?

墨浓见此,心中便明白,看来,这一场战役,少爷是输了。

也许,少爷不是此时而输,他早就输了,输在了起点上!从开始到现在,少爷从来都不是公平竞争,即便是赢,也是胜之不武,即便是赢,也是输!

书房内,一片死寂,气氛压抑得渗人。

李玉堂在挣扎,但却也不得不接受,这失败的现实。

与此同时,李府的另一书房,却是爆笑声。

李老爷李福安哈哈大笑,爆笑如雷,拍着桌子,因为见到自己儿子输了的残样,高兴十分。

一旁的全康虽然也陪着笑着,但心中不免在想——老爷,二少爷可是您的亲生儿子,您这样也太无良了吧。

“大全啊,哈哈,我说什么来着,涟漪会赢吧,你还不信,哈哈。”李老爷继续无良地嘲笑自己亲生儿子,“先不说玉堂他是否光明磊落,就说涟漪这丫头,也太聪明了,怎么就能找到玉堂的弱点,还有,那丫头怎么就有那么大的气魄,敢将自家货物委托给一个外人!?”

古代商人当然无法理解现代的销售理念了,若是古代人便能想到现代人之所想,那这社会,便白白发展几千年而无进步了。

全康也同意,“置死地于后生,涟漪姑娘做的好。”

李老爷却一伸大掌,“大全啊,认赌服输吧。”

全康面色一窘,“老爷,您玩真的啊?”五十两啊,不是个小数目,是他半年的薪水啊。

李福安一挑眉头,竟有了少年的神气,“自是当然,若是不玩真的,为何要提出来,来来,年纪一大把了,不许赖账。”

全康无奈,只好从怀中取出钱袋,掏出五十两大银锭,恋恋不舍,小心翼翼地放入李老爷的手中。而后者丝毫不客气,大手一握,便算是收了。

全康垂头丧气——哎,二少爷,枉老仆那么看好你,你也太不争气了。

李老爷并未将银锭收起来,窝在手中把玩着,目光却又神游。他又想起了许桂花,想起她淡笑着和他山南海北地聊,想起她为他沏茶,想起她细心为他包扎。

李福安怎么会知道,他对苏家酒的喜爱并非是偶然,而是必然!当初他在许家时,许桂花便为她沏茶,其用的水正是许桂花收藏的仙水潭混着碎银子花粉的水。

而苏家酒的独特风味其根本也是这水,这水,正是许桂花提出的。

从前,李福安每每喝到苏家酒,便总能想起那静怡的午后,端庄淡然的许桂花为其沏上一杯淡香清茶,为此,他对苏家酒情有独钟,几十年如一日,即便是病危,仍旧难以割舍。

世间之事便是如此,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正是因这因果衔环,世事才按照其命运的轨迹徐徐向前。

李福安不知第几次叹气,苏涟漪,不愧是桂花的女儿,不愧……

……

苏涟漪在酒厂选了一名老雇工做管事,安排下工作后,便找了马车入了县,去店里查看。

大街上,有一主一仆在散步,主人容貌俊美,仆人面貌清秀,这两名少年主仆,惹得一众路人少女频频偷看面红。

若是平时,那骚包的少年主人定然招个手,抛个媚眼,但今天全然没有心情,闷头走着,发泄心中的不爽。

“少爷,您怎么就确定,那位姑娘肯定在岳望县呢?”叶欢跟在一旁,好奇地问。

“因为之前在丰膳楼,见过她一次,虽然那时候她还挺胖,但我能认出来。在岳望县她穿着女装,在青州县穿着男装,哪里是家,还用我说?”叶词不耐烦地答着。

“少爷,之前李公子不是说,他对岳望县熟吗?为何不让他来帮忙找?”叶欢又问。

想到那一身白衣假兮兮的人,叶词就冷哼,“那个家伙?哼,别看他看起来与世无争,其实他野心大着呢,若是发现了此等独特的女子,能告诉我?早就占了去,再说,即便是他忍痛割爱给我,定然也不是白给的,以此为要挟……”

叶欢正头头是道的分析,一抬头,吓一跳,因为,一身蓝色衣裙的苏涟漪正准备入一家铺子,那铺子牌匾上写着——苏家酒铺。

------题外话------

感谢看官:阁楼上的小猫(5钻)渺渺花蚂蚁(10钻)提拉米苏l(10花)tamyatam(1钻),谢谢大家,么么么么么么么

同样也感谢看官们送丫头的月票和评价票,丫头喜欢死,嘻嘻。

今天迟更了,实在抱歉,因为丫头身体不适,明天搞不好也要迟更,时间在18:00。丫头尽量恢复早更新,但也许需要一段时间。

毕竟这万更,已是丫头极限,写不了多了,55555,不行,终于写完,得出门吃饭了,一天一夜没吃饭的滋味不好受啊,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