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46,套话

雅间内,两人品着满桌子的精美菜肴,还有一妙龄少女坐在一旁弹着琵琶,音韵美妙,膳食可口,可谓是人间天堂。

涟漪将一块碎银子轻轻搁在桌子边缘,大概有一两,“姑娘,可以了,出去吧。”这一两银子,是打赏。

弹琵琶的女子起身,抱着琵琶行礼感谢,伸手轻轻取过银子后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雅间,并小心关好了门。

门外,有专门的侍女侯着。

脚下是名贵地毯,踩起来软绵绵的,墙壁上是名人字画,山川大河,刘妈妈算是真开眼界了,心中惊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为了钱不择手段,钱真是个好东西。

别怪她如此惊讶,她虽是李府夫人身边的人,但平日里所呆的地方都是些府宅后院,这种酒楼,夫人是不来的,她自然也不能来开眼界。

“刘妈妈,我哥哥家的事,您应该知道吧。”涟漪轻声问,一边问,一边为刘妈妈添了些美酒。

刘妈妈自然知道苏涟漪花大价钱请她出来是干什么,“知道。”心中却陷入了挣扎,她不敢背叛主子,却又贪恋这纸醉金迷。

涟漪点了点头,正色道,“这决定,是夫人下的,还是二少爷下的?”

“是二少爷。”刘妈妈刚说完就后悔了,糟,她怎么轻易就说出了实情?从进了这丰膳楼开始,她就晕乎乎似乎在梦中,少了警惕,而刚刚她下意识的想为夫人摆脱嫌疑,就说出了实话。

涟漪看到刘妈妈脸上的悔意,明了,原来真是李玉堂。早就猜到如此,只不过如今确认了。

又为刘妈妈倒了杯酒,刘妈妈却不敢喝了,生怕再不小心说出什么。

苏涟漪心中暗笑,吃了的早晚要吐出来。“刘妈妈,这里没外人,我们聊一些体己话有什么不对?二少爷为何要断了苏家酒厂的酒,难道是因为我?但我最近已很久没去李府了,为何当初不断,现在断?”这也是她一直的疑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这消息出来后,夫人也是惊讶。”刘妈妈答。

涟漪垂下眼想了一下,从前不断苏家酒,想必是李府老爷的面子,那如今突然断了,难道是老爷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最近老爷身体可好?”

刘妈妈见苏涟漪不再问二少爷的事,放下心来,叹了口气。“老爷身体本就不好,今年身子更是不如往年,甚至夜不能寐,为此,夫人很是担心。”吃人家的嘴短,只要不是关于苏家酒厂之事,她还是很愿意告诉苏涟漪一些李家之事。

涟漪皱眉,就她所知,李家老爷身子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为什么这个节骨眼同意了李玉棠断苏家酒?“那李老爷就在家中养病?”

刘妈妈点头,“是,就在家中。”

涟漪的眉头更深,“断了苏家的酒,是二少爷下的令,那次后,二少爷又有什么举动?”

刘妈妈一下子警惕心起,有了一丝慌张。“涟漪姑娘,你也别让我难办,我也是在李府卖身为奴的,有些事,不能说。”

涟漪却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刘妈妈是怕我冲上门讨说法?若我苏涟漪是那样的人,又何必将您大老远的折腾来丰膳楼?再者说,”顿了一下,声音也清冷了许多,“五十步和一百步,又有何区别?”

她的意思是,刘妈妈已经招了二少爷,就凭这一点便是错,多说少说,固已成错。

刘妈妈也是懂的,猛然惊悟,从什么时候起,苏涟漪竟然变了!

她还记得上一次见面时,苏涟漪险些被翠儿打死,为什么此时竟如此强势?虽苏涟漪从头至尾并未厉声半下,但这主动权,却一直牢牢在其手中。这不仅是钱财的问题,还有那股子气势!

…………

丰膳楼外,老马头第一次觉得自己腰杆子硬的紧,那拉车的小驴子仿佛也感受到了骄傲,更是雄纠纠气昂昂。鹤立鸡群固然骄傲,但鸡立鹤群也别有一种威风。

一个多时辰后,苏涟漪便与刘妈妈出来,涟漪还是那股子恬淡,微微笑着,反之,刘妈妈的脸色却十分不好,有些苍白,当将她扶上车时,还不慎跌了一下。

在苏涟漪准备上车时,却觉得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她看,好奇地抬头向丰膳楼,果然,在三楼的一个窗口,有一身着紫色丝绸衣的俊美男子,一只胳膊随意搭在窗子上,身子侧着,一双桃花眼一直盯着她。

涟漪柳眉微微蹙起,很是不解。她的模样在镜子中见过,虽还算漂亮,却没达到传说中的倾国倾城,自知引不起这种俊美多金的富公子目光,难道……他认识以前的本尊?

真麻烦,她穿越到这幅身子却没这幅身子本该有的记忆。

还是那副淡笑,向着三楼的紫衣男子微微福了个身,便上了驴车,这一夜成名的驴车哒哒哒地离开了丰膳楼。

“叶兄,在看什么?”丰膳楼三楼上等雅间内,一身白衣的李玉堂问这个放荡不羁的京城首富叶家三公子,叶词。

见驴车离开了,叶词也转过身来,一挑剑眉,“看到个有趣的女子,气度之从容堪比京中贵妇,却乘驴车来。”说到这,他自己也忍不住轻笑。

李玉堂也是惊讶,走到了窗前向外看,隐约可见小驴车的背影。“在下对岳望县熟稔,一般来这丰膳楼用膳的十个中认识九个,却第一次听说坐车驴车来丰膳楼的。”

叶词发出不屑的笑,“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土豪居多,有点钱就想招摇,京中贵人早就坐腻了华车,偶尔尝鲜坐驴车是经常的事儿。”

即便是如不食人间烟火的李玉堂,也忍不住眼底闪现隐怒,这叶词分明就是瞧不起岳望县,连带着也瞧不起岳望县的人,可恨!

但到底是商人,想到要依靠叶家进入北方市场,李玉堂还是忍了,回到了位置上。“各地的风俗不同罢了,望岳县虽不算上大城却也是历史悠久,深受历代名家之影响,处事低调,不喜出挑。”却还是忍不住暗暗斗起了嘴。

叶词邪笑着喝下美酒,“我对风俗人情没什么兴趣,来说说生意吧,赶紧说完,我也赶紧回家和老爷子交代。”

李玉堂何时受过这种气,但一切为了生意,只能狠狠将火压下,开始和这叶家派来的人谈起了合作,心中暗暗发誓,定要将李家产业做大,扬眉吐气。

与此同时,另一边。

小驴车先是到了李府后门,将刘妈妈送了回去,又连夜赶回了苏家村。

一路上,苏涟漪将刚刚从刘妈妈口中半套半逼问出的话重新整理编排,渐渐的,从李府最近一件件杂事中捋出了脉络,心中有了主意。

------题外话------

感谢名单:乔依霏霏(88花)tamyatam(1钻)叶词(66花)aiwodijuanzi(218花)乔依霏霏(20花),貌似进入花的海洋了,好幸福啊,55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