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45,叶词

果然,有了银子就是好办事,一盏茶的功夫,就见到小丫鬟引着刘妈妈匆匆从院内走出,一边小心走着,一边观察着周遭,怕被人看见。

刘妈妈隐约看到了苏涟漪的身影,眉开眼笑起来。

王老汉纳了闷了,转身去问老马头,“刘妈妈何时和涟漪姑娘这么交好?从前并未听说过啊。”

老马头笑道,“你这个老东西,不晓得的事还多着呢,我们涟漪姑娘也不像是你想象的那样。”这话说得很是骄傲,就仿佛苏涟漪是他引以为傲的闺女一般。

涟漪心中通透,刘妈妈这么高兴,并非是因见她,而是透过她见到钱了。

“涟漪啊,有什么急事非要大晚上折腾来,小心点身子?”刘妈妈上来便是这一句话,好似带着关切一般。

刘妈妈是何等人物,在后院沉浮了一辈子,不说火眼金睛也差不了多少,见那小丫鬟如此殷勤便知是拿了好处,逼问才知,给了五十枚铜钱,不禁感慨苏涟漪出手的阔气!

涟漪一反刚刚清冷的表情,面上笑容和蔼,“确实有些事,但也是想刘妈妈了,怕您白日里太忙,所以只有晚上来叨扰,”说着,一回头,“马大叔,麻烦您送我们到丰膳楼好吗,我想请刘妈妈用些宵夜。”

老马头和王老汉都吃一惊,那丰膳楼可是县城最好的酒楼,在那吃上一顿饭,没个几两银子都下不来,这个时辰一般小店都早早关了门,只有这种大酒楼才继续开着,供有钱人奢玩。

刘妈妈也是一愣,心中一喜,她还没去过丰膳楼呢,刚刚因被从床上拽起来的抱怨荡然无存,“涟漪丫头真是雅兴啊。”

涟漪笑笑没说话,亲自扶着刘妈妈上了驴车,自己也上去,老马头心中知晓涟漪做事有分寸,便放心驾着驴车去了丰膳楼。

这个时空有些像中国古代,在细节方面又有些不同。一两银子等同一吊钱,一吊钱等同一千个铜板。一两银子,看起来很少,但小丫鬟一个月的月俸也才一两半银子,这也是为何刚刚小丫鬟得到五十个铜板很开心的原因。

丰膳楼,放在现代便是五星级酒店,山珍海味应有尽有,一顿下来,最少也要二两银子,试问,有几个人用一个多月的薪水去吃上一顿饭,所以刘妈妈才别样开心。

丰膳楼高五层,是整个岳望县最高的建筑,顶层名为摘星阁,意为楼高可以伸手摘星,这也是丰膳楼的卖点之一。

丰膳楼前停了不少马车,这些名贵马车用料上乘,拉车的也都是高头大马,衣着干净整洁的马夫在车上坐着,聊着天等着自家主子,一回头,都哈哈一笑,因为看到个破旧的小驴车哒哒哒地向丰膳楼来。

在这些马车的衬托下,苏家酒厂的小驴车寒酸无比,那拉车的小驴子也仅到一旁骏马的肩头。

丰膳楼前专门招呼客人的小二见到,赶忙冲了上来,“送菜的都走后门,别来前门,你懂不懂规矩?”原来,误以为老马头的驴车是来送货的。

一只修长白皙的玉手轻轻一扶车厢,看热闹的车夫都停了嘲笑,眼巴巴地看着这驴车厢中会坐着什么人。

先出来的是苏涟漪,碧色衣裙在初萤的一双巧手下剪裁合体,非但不显得涟漪肥胖,相反这丰腴却给人一种富贵逼人之感。

发型是极为普通的妇人发髻,乌黑浓密得长发被盘得一丝不苟,其上只简单插了一只银色发簪。

额头光洁,一双大眼乌黑明亮,虽带着淡淡笑意,但若是仔细看去却有些清冷,如同十五的月亮一般,剔透皎洁,却又引人莫名促足观看。

不点而唇朱,不扫而眉翠,好一个美人。

她的美并非妖艳的外表,而是清冷的气质,恬淡、端庄。

苏涟漪感受到了这些车夫的目光,并未在意,而是转身去扶刘妈妈,“刘妈妈,您小心着点。”如银铃般清脆的嗓音柔和,沁人心脾,就连被小丫鬟们伺候惯了的刘妈妈都喜滋滋的。

“这位小姐,想必您是外地人把,这里可是丰膳楼,不知您听说过没有?”就在苏涟漪准备入酒楼时,小二冲了上来拦住。

小二也不想“狗眼看人低”,但这位小姐坐着驴车来丰膳楼,若是一会付不起钱,他也准被掌柜责骂。

“奴家确实不是本县人,但丰膳楼也是略知一二,小二哥,您放心吧。”苏涟漪知道小二担心什么,微笑着解释,不卑不亢。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小二只能领着这一老一少入了丰膳楼。

老马头将小驴车也停在了丰膳楼旁,与那些豪华马车一字排开,雄纠纠气昂昂,掏出了小酒喝了起来,引得其他车夫嘴馋,毕竟他们可不敢当值的时候偷喝酒。

刘妈妈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入了丰膳楼便东瞅西看,对其奢华小声咂舌。

丰膳楼没有一般酒楼所谓的大厅,只有雅间,小二便引着两人上楼。

苏涟漪看了东张西望的刘妈妈一眼,唇际闪过一丝满意的笑容。

她并非有钱没处花,请人来破财,这其中大有文章。

人都是有防备心理的,在这防备未瓦解之前,吐不出什么真话,说出来的往往都是冠冕之辞,尤其像刘妈妈这样的人精。

而让一个人卸下防备最好的方法便是让她远离平日所处得环境,再加之糖衣炮弹,让她暂忘自己的身份,这样,套话便是手到擒来。

这一招还是苏涟漪前世在医院中学来,作为最年轻的主任级医师,自然不可避免的要面对医药代表,其中的道道,看多了,也就会了。

现代的娱乐场所很多,甚至可以邀请出国旅游,但在这岳望县,便只有这丰膳楼最有排场,自然是将刘妈妈带来。

若是在李府,花再多的钱,刘妈妈也未必吐露真话,毕竟她问的问题极为敏感,刘妈妈有些事能说,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但在丰膳楼却可以趁着她迷糊之时,套出来。

其实,她用这种方法对刘妈妈实在是杀鸡用了宰牛刀,但她不忍心让苏皓伤心,无论付出多少代价,她都发誓要将此事解决!

想到这,苏涟漪唇角的弧度加深,面容上是一种势在必得的自信,让她清冷的气质平添了一丝魅力。

因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涟漪并未发现欲与人相撞,而从上而下的男子,正和人聊着什么,也并未发现前方有人,两人就这么撞上了。

“呀,抱歉,公子,这位小姐,是小的的错,你们没事吧。”小二惊慌失措,刚刚一直在担心这家小姐付不起饭钱,竟没发现前方有人。

涟漪一抬头,忍不住眸子一亮,只因与她相撞的男子实在是俊美,一双浓眉斜上发鬓,鼻梁高挺,一双淡唇似笑非笑。邪肆不羁,他竟在额头两侧留了留海,但却没轻浮之感,只给人一种乐在逍遥的印象。

“抱歉。”涟漪垂下了眼,闪过了身。心中感慨,这男子的桃花眼,不知道要迷了多少闺秀,伤了多少少女。

那衣着华丽的俊美男子也是一愣,这名女子真是怪,撞了他却还是一派的淡然,就连那双颊都没红上半分,难道他魅力出了问题?

“叶兄,美人都走了,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下楼了?”和俊美男子聊天的年轻公子哥开着玩笑道。“真没想过这穷乡僻壤的也能出这么水灵的姑娘,可惜,胖了点。”

俊美男子一摇折扇,“你懂什么?丰腴、曼妙各有味道,只拘谨于一种美人,不觉得枉为男人一世?”

年轻公子哥哈哈大笑,“不愧是御女无数的京城叶三公子啊,好见地,好见地。”

俊美男子剑眉一皱,“休要胡说,本少是人从花中过,片叶不沾身,你可别造谣生事啊。”说着,两人就下到了一楼。唰的一下,将扇子合上,掐着扇子拱手向面前之人,“李公子,你可让我好等啊。”

来者一身白衣,银冠高束,乌黑的发丝垂在雪衣之上,面容白皙,眼如远岱飘渺,唇若嫩柳窈窕,正是李府二公子,李玉堂。

声音更是如同冰雪消融,“想必,您就是叶词,叶三公子了,幸会。”

------题外话------

感谢看官:tamyatam(10花)潇湘云情(100花)

の。叶三公子,是丫头的亲亲读者叶词客串,谢谢你的支持,么么哒……

为了感谢看官们的支持,解元以上,到群里来找丫头,丫头都会给你们安排角色,以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