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43,苏皓

李家不再收苏家酒厂的酒!?

苏涟漪也是极为震惊!

苏家酒厂就是个家庭小作坊,算上老马头,才雇佣了三个人,平日里就算是老板的苏皓也要亲自劳动,酒厂的配方是祖传秘方,用的水是仙水山的水,酒厂所雇佣的人各有分工,老马头的工作便是赶车,另两个人是去山上背水,老板苏皓则是亲自酿酒。

因此,苏家酒比一般的酒要贵上许多,大部分都是固定的老主顾,其中最大的买家便是李府。

如今,李府一下子不要酒了,这可如何是好?

“初萤,你先回去休息,我去酒厂一趟。”涟漪连衣服都没时间换,便跳上老马头的驴车准备走。

“我也要去,带上我嘛。”初萤不干了,平日里她自己在家,闲得发慌,如今终于有人陪她,她怎肯放过?

涟漪无奈,“听说我那大嫂正疯着呢,我去了搞不好要挨打,你有身子要谨慎,否则伤了可怎么办?”

苏涟漪不说还好,话说完后,初萤更是着急了,“不行,我也要去,我去保护你,涟漪是好人,怎么能让你挨打?”说着,也不顾隆起的肚子,便向驴车上爬。

涟漪无奈,赶忙扶着她上车,“好吧,犟不过你,让你跟着去也好,但你要向我保证,一会只能远远看着,不能离近。”和初萤接触也不是一两天了,她了解初萤,这姑娘看似柔弱天真,犟起来,几匹马都拉不动。

如果现在不带初萤去,想必初萤也会自己跑去,与其那样,还不如放在身边保护。

“好,一定。”初萤认真地做着保证。

老马头见初萤坐稳了,便赶紧驾着驴车向着苏家酒厂而去。

此时,天已经全黑,村子里一片安静,村民们早早入了梦乡。

驴车跑着,很是颠簸,涟漪赶忙将车厢内的破被子取出,帮初萤垫着,心思却是百转千回。

她并不单单因为酒厂受她连累而内疚,同时,她很疑惑,为什么当时本尊日日缠着李府二公子时,未断苏家的酒,如今她远离李府一个月有余,却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这件事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李府停买苏家酒厂的酒,与她无关,另有原因。第二种便是,李家二公子恼怒,游说自己父亲通过停买苏家酒而惩治她,实在无法理解,处处矛盾。

马车还未到酒厂,远远便听到了妇人的哭喊声,那撕心裂肺的喊声在寂静的乡村夜晚中尤为突兀。

“到了。”老马头也很尴尬,回头看向涟漪的眼神有些担忧。

“恩,辛苦马大叔了。”涟漪一个翻身便下了驴车,动作干净利落,转身又细心地去扶挺着肚子的初萤,后者笑嘻嘻地下车,丝毫没有担忧之情,好像这是件无关痛痒的小事一般。

“记住,一会与我保持距离,你肚子中的孩子要紧,此时不是你任性的时候。”苏涟漪的声音冰冷严肃,没了往日的随和。

“恩,知道了。”见到涟漪认真,初萤也赶忙收回了笑脸,小手捂着肚子,做谨慎状。

涟漪点了点头,率先入了院子。

这是苏涟漪第一次来苏家酒厂,也是她大哥苏皓的家。她曾经想过来拜访,却没想过是因这么个不痛快的原因。

院子中灯烛大亮,到处是酒味,地上的酒坛碎了一个,两名雇工正在打扫清理,一个年轻妇人盘腿坐在地上,丝毫没有形象可言,拍着大腿哭天喊地。

“老天爷啊,活不下去了,我蒋碧林本以为嫁过来能过好日子,谁知道却碰上这么个人家,一家子的流氓,一家子的狼,有多少也喂不饱啊,本来就那么一点糊口钱,最后也让苏涟漪那个流氓败霍了,活不下去了……”一边哭着一边喊,雷声大,雨点小。

涟漪本来还想劝劝大嫂,见她这话,心头的内疚一下子荡然无存,一股子无名火便窜了上来。

正想开口质问,却想到这人是她的嫂子,苏皓的妻子,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又将那股火压了下去。

院子角落的小凳上,坐着一人,双手支在腿上,脸则是深深埋入手掌之间,浑身散发出的痛苦,让观者难受。

那人很瘦,在灯烛光下看,皮肤黝黑,身材与苏峰相似。想必,这便是大哥,苏皓了。

涟漪心里的内疚重新燃起。

听老马头说过,虽然苏峰、苏白和本尊偶尔出去为非作歹,但毕竟不是土匪强盗,主要的生活费还是靠着大儿子苏皓供养。

就这么个小院子,就这么个几口缸,就这么一双勤劳的双手,不仅要辛苦劳作,还要将赚来的钱财无偿供应给父亲弟弟妹妹,苏皓,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男人,涟漪打心眼里尊敬钦佩这个哥哥。

“哥,我来了。”这一声“哥”,苏涟漪喊得心服口服。

男子身子僵了一下,好像经过短暂自我挣扎一般,缓缓将手拿开,露出略带沧桑的脸。“涟漪,你来了。”

苏皓就好像苏峰年轻时的翻版,英俊、硬朗,一双浓浓的粗眉,高鼻大眼,身材高大魁梧,皮肤黝黑。一看便是铁铮铮的汉子,只不过才二十余岁,眼中的沧桑便如同年过不惑一般,可见生活压力之大。

“你个丧门星,你还知道来?你把我们家害得好惨啊!”蒋氏发现苏涟漪来了,一下子便欲扑过来,但想到苏涟漪平日里打架的本领,又吓了回去,跌坐在地上,拍着大腿继续哭。“这日子没发过了,我要和离,我要和离!”

因为她的喊声,苏皓本就皱紧的眉头,更是紧皱许多,脸上的疲惫又多了一层。

“大嫂,为了你自己着想,我奉劝你赶紧闭嘴,”苏涟漪瞥了泼妇状的蒋氏一眼,冷冷道,“如果你想和离,就安安静静的和离。若是再这么喊下去,我哥倒了,你就是不想和离,也得被迫守寡了。”

苏涟漪的话如同当头棒喝,一下子将蒋氏震住,张嘴动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

涟漪没再理她,而是上前伸手将苏皓扶起来。“哥,夜晚风凉,我们有话进屋说。”

苏皓缓缓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刚要走一步,便一个跄踉,差点摔倒,好在涟漪在一旁扶着胳膊。

“你们来帮忙,快把我哥扶到屋里去。”她早就看出苏皓不对劲,却没想过问题这么严重。

两名雇工将苏皓扶进屋,在椅子上坐下,涟漪也赶忙跟了过去,伸手掐住苏皓的人中,“哥,放松心情,这些都是小事,有我在,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你一定要放松心情。”

虽然还不知是什么事,但她早早夸下海口,为的是让苏皓放心,否则,苏皓搞不好真能倒下。

灯烛光下,苏皓面色苍白,唇色发暗,眼中满是血丝,加之刚刚站起的眩晕,这不是急火攻心又是什么?

“家里可有大黄、黄连或者金银花等去火的药吗?”涟漪一边按着苏皓的人中,一边问那两名雇工,语速疾快。

“没……没有……”两人摇头,刚刚还惊讶这女魔头苏涟漪一个月不见瘦了这么多,现在更是惊讶,这遇事不乱,稳重可靠的女子,确实是苏涟漪吗?会不会是面容有些相像之人?

“那泻药呢?泻药总归是有吧。”涟漪急急道。

“有……泻药有。”两人赶忙回答。

“去泡上一些,要快,不要太浓,放上一些就好。”涟漪继续发号司令。

那两人赶忙匆匆跑去按照涟漪的话去做,两人都没发现,为何他们不质疑,就这么认为苏涟漪的话可靠。

涟漪也没想很多,当务之急,便是要泄了苏皓的火,千万不能让他这一股火发上来,否则定然是要病倒伤害身体。

“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仔仔细细给我讲一下,有问题我们就去解决,如果真是因我而起,我苏涟漪便是负荆请罪也要去李府,绝对要保下我们苏家酒厂。”

------题外话------

感谢看官:干煸爆米花(1花1钻1评价票)tinalinda(1花)vicky009(1评价票)叶词(134花)liyuming2009(11花)无硝烟wxy123(1评价票)tamyatam(1钻)半半仙儿11(20花,188赏)半半仙儿11(80花)乔依霏霏(88花)一土雨007(388花),十分感谢群里的妹子们帮丫头冲鲜花榜,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谢意,555555

今天是国庆节,节日快乐,十分抱歉,不能加更,这个月上旬估计就会入V,到时候一定会更新给力,大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