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40,维护

“涟漪?……哦,是涟漪啊。”苏峰浑浊的双眼逐渐清醒,有些失望一般。

“爹,时候不早了,我来帮你们收拾家,先起来吧。”苏涟漪决定,她一定要尽自己所能改变他们,让他们走正路,过上好日子。

苏峰带着惊讶的表情,“闺女,你说什么?”

涟漪说话的功夫没闲着,已经开始将苏峰到处扔的脏衣服丢到了门外,“明天开始,我就让三弟到我家,我请了邻居黄氏教他习字,三弟今年十四了,再不学就彻底晚了。”

苏峰坐起身来,停下穿了一半的衣服,目瞪口呆,“我说涟漪啊,你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怎么好好的非让你弟习字啊?”

涟漪垂下了眼,浓密的睫毛遮住眼底的狡黠,本以为要唇枪舌战,没想到刚刚竟发现了苏峰的把柄,这样最好。

“爹,我昨晚梦见娘了。”

果然,苏峰闻此,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面色有些激动的潮红,连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真的?你娘……你娘她说什么了?”

涟漪放下手中的衣服,来到苏峰面前,努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诚恳,“娘说,看见我和三弟不学无术很伤心,泉下难安。”

苏峰面色一白,“桂花……桂花是在怨我,她……她原来都知道……”

虽然苏峰现在看起来很可怜,但人之初性本善,客观来说,苏涟漪和苏白如此,确实是苏峰的责任。

“恩,娘说,她无法原谅爹。”涟漪的语气冰冷,一句话如同一把利刃般插入苏峰的胸口。

果然,就如同苏涟漪的猜想,这许桂花就是苏峰的杀手锏!此时的苏峰,痛苦不堪。

“但,娘还说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昨夜我被娘训导后,大彻大悟,娘除了让我将她的意思转达给爹,还交给我个任务,便是让苏白走上正路。”涟漪继续道。

苏峰颓然地坐在床上,室内酒气逐渐散去,不知是涟漪的话让苏峰清醒,还是随着酒气的散去而清醒。

“你娘……真是这么……说的?”苏峰的声音萎靡。

“恩,爹,事关娘的事,女儿怎么作假?”涟漪回答。

过了好一会,苏峰才缓缓点了点头,没了往日里的嚣张跋扈,一下子如同老了十岁,下了床,慢慢走出了屋子,在院当中的椅子上坐下,抓着头发沉思。

涟漪是有一些心疼苏峰的,但转念一想,这苏峰虽没杀人放火,但欺负弱小的事儿也没少干,是应该冷静反思一下,希望许桂花真能将苏峰改变。

将房间内所有窗子都打开,清新的空气迫不及待地涌入这不知尘封多久的空间。

重复刚刚在苏白房间中的工作,脏衣服扔到院子,被子拆开,棉套晒在绳上,脏得不见本色的被面扔在院中等待清洗。

当苏涟漪走出房间时,房内哪还有刚刚的污浊酒气?唯有淡淡皂角清香。

“接下来,我们洗衣服,”涟漪挽起袖子,将两人的脏衣服都聚到一起,一伸手,眼疾手快地拉住正准备落跑的苏白,“你要上哪儿去?留下干活。”

苏白哭丧着脸,无奈只能留下。

当所有衣服都洗完时,已是下午,太阳渐落。

晾晒了一天的棉被蓬松清新,将被子从绳子上卸下,换上了洗了一天的衣服,涟漪已经汗流浃背。

苏涟漪如此,苏白也没好到哪儿去,他整整一天没吃饭,此时又累又饿,眼前直冒金星,但在自家二姐的淫威下,还是咬牙挺着。

“爹,时辰不早了,去我那吃个晚饭吧。”涟漪在苏峰面前蹲了下来,有些心疼。

苏峰就这么愣愣坐在院中椅子上,一天没说话。

“姐,我饿死了,我要吃肉。”苏白在一边打滚。

“闭嘴,我正和爹说话呢,你插什么嘴?”回头瞪了苏白一眼,又转头对苏峰,柔下声来。“爹,虽然你确实没将我和三弟教育好,但没功劳也有苦劳,我相信娘在天之灵定然也看在眼里,再者,娘说的对,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从现在开始好好教育苏白,等爹百年之后,也好和娘有个交代。”

苏峰缓缓抬起头,平日里意气风发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沧桑,“真的?你娘……以后会原谅我吗?”

涟漪微笑着点头,“会的,人无完人,即便是大罗神仙也不敢说丝毫不犯错,何况,娘嫁给爹时便知爹的为人,爹只要尽自己努力,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古代不同于现代人,深信轮回之说,刚刚苏峰那么痛苦,并非是怕入地狱而是怕到了阴间不好和许桂花交代。

苏涟漪就是抓住了苏峰的弱点,一再以许桂花为突破口,最终得到了胜利。

苏峰没了往日里的神气,双眼迷茫,对自己女儿苏涟漪言听计从,苏白更是苏涟漪的忠实追随者,所以这“改造”大业,也算首战告捷。

太阳渐落,残云火红,又到了晚饭休息的时间。

苏白提着半条子肉兴高采烈地跟着苏涟漪走,一想到一会要吃到美味便得意忘形。苏峰则从始至终低着头,若有所思。

“大虎,你回来了?”推开院门,看到大虎正在院中洗脸。

也许是见苏涟漪不在家,他干脆便脱了上衣,结实的肌肉棱角分明,异常健美。

涟漪一挑眉,没想到大虎这厮脸长得不怎么样,身材倒是不错。

大虎抬头见涟漪回来了,拉过一旁的衣服披上。“恩。”

“今天我请爹和三弟来吃晚饭。”虽然这个家是苏涟漪的,但她觉得还是应该和大虎说一声,以表尊敬。

“恩。”大虎随意答应了句,便转身进了屋子。

“喂,那个满脸是疮的癞蛤蟆,我姐和你说话呢,你是聋子还是哑巴?”苏白见大虎对涟漪爱答不理,怒了,骂着便要冲过去揍人。“哎呀呀……姐……耳朵……耳朵……疼啊……”

涟漪也是个眼疾手快的,一下子便拽住苏白肥肥大大的耳朵,向回一个用力便听到惨叫。

大虎背对着众人,浑身肌肉僵硬,没人看到他的面孔,狰狞。

“苏白,人人都有缺点,你以为大虎愿意生那天疱疮吗,开口就骂人家的缺点,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一堆肥肉又懒又馋,我们是不是得叫你大肥猪?”涟漪感受到了大虎身上的杀气,为了保护苏白,狠狠骂着,骂得大声,心中祈祷大虎千万别发怒,否则以他的身手,她未必能拦得住。

背对着苏涟漪的大虎一愣,这“癞蛤蟆”一名还是当初苏涟漪起的,没想到,有一天苏涟漪竟能维护他,这种被人维护的感觉,很怪。

------题外话------

感谢看官:乔依霏霏(20花)陈乐(1钻、1评价票)半半仙儿11(10花)tinalinda(1花)现世861314(5花)tamyatam(1钻)lizwu1234(1评价票)suimou(1评价票),非常感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