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039,缅怀

苏涟漪不认识苏峰家,虽然那个院子本应带着她成长的记忆。

地址是大虎告诉她的,在一处成片老房子中,一间特别不起眼甚至可以说很破旧的房子,便是苏家村最“资深”的老痞子——苏峰的家。

涟漪看着这破旧的房屋,非但没有对苏峰的反感,相反从前的敌意却一点点消融。

联想到自己家新盖的房子,以及十分齐全的家用,再对比眼前这破烂不堪的房子,感触颇深。

新房子自然是有大哥苏皓的功劳,但毕竟是兄长,不会直接上手置办,而张罗操劳的,想必便是身为父亲的苏峰。

为女儿奉献一切,自己的家却破破烂烂,虽然苏峰的人品有问题,但在对待儿女上,他只是一名普通的父亲。

院子没锁,将歪歪扭扭的院门推开,入目的是一片狼藉。入门右手边是惯常的厨房,但那厨房鲜少开火,灶台上的锅已生锈,地上散落的是乱七八糟的碎柴。

院门左手边是鸡笼,空空如也,成了摆设。

日上三竿,苏家爷俩还在酣睡,涟漪轻唤几声见无人应答,便推门走了进去。

顿时,苏涟漪又有了一种当初进自己家门的感觉,甚至比那感觉更糟!因这阴暗潮湿的屋内除了垃圾的呛味还有浓浓的烟味,这房子窗上尘埃厚厚一层,想必从来不开窗通风,屋内别说二手烟,二十手烟都绰绰有余。

将门大敞,窗子用力推开,光线射入阴暗房屋时,竟犹如打开古墓一般夸张。

涟漪在门外喘了很久才有勇气入内,刚刚屋内昏暗并无察觉,如今有了光线才看清,外厅深处有一张供桌,其上立着一只牌位——“爱妻苏许氏之灵位”。

原来是本尊母亲的牌位。

涟漪心头突然涌入一种酸楚、憋闷,仿佛这牌位上的名字真是自己亲生母亲一般,也许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影响了她的情绪,眼圈红了,伤心挥之不去。

掏出手帕擦去眼泪,既然命运如此,那这母亲苏许氏,她便也认下了。

打算用手帕擦拭灵位时,方才发现,虽屋子肮脏杂乱,但这供桌和牌位却是一尘不染,鼻尖有香气淡淡,可见有人时常上香缅怀。是谁?苏峰?

“谁在外面?”带着很重的鼻音,苏白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一听便是还未起床清醒。

涟漪收回伤感,调整情绪。“苏白,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起床,不知道一日之计在于晨吗?”身子一转,已变成母老虎样。

西侧屋里的声音一顿,紧接着便是连滚带爬的声音,被自家姐姐一嗓子喊醒的苏白不敢耽搁,跳下了床,捡起衣服就开始穿。

“穿好了吗?”涟漪顺着声音到了西侧屋子门前。

“没……没……等会,姐。”苏白加紧了穿衣速度,但他一身肥肉,怎么能和正常人相比?越着急穿得越慢。

涟漪又等了好一会,见屋内人还没穿好,一脚将门踹开。“带着你的衣服出去穿,我看你这一身肥肉就心烦。”对苏白,她没什么好口气。

苏白哭丧着脸,勉强穿好了中衣,将半脏不净的外衣抱在胸前,“姐,你也不瘦啊。”

涟漪白了他一眼,“你看我哪里胖?”

苏白定睛一看,眼前的苏涟漪哪还是平日里的苏涟漪?一身草绿色衣裙,虽不算窈窕却也匀称,加之本来就身材高挑,此时绝对与“肥胖”二字不沾边。“姐,你的病越来越严重了。”怎么瘦成这样?

涟漪哭笑不得,本想给他一脚,后来想想就算了,没时间和他折腾。“这才是正常身材好吗,你那是肥胖病,不仅外观不佳,还影响身体健康……你看什么看,快出去啊。”

苏白不解,却还是抱着衣服乖乖听自家姐姐的话出了门,“姐,你进我屋干啥啊?”

“清理猪圈。”涟漪头也不回,开始将地上乱撇的脏衣服扔到门外。

“猪圈?”苏白一愣,“姐,咱家已经很多年不养猪了。”

涟漪再次哭笑不得,“是啊,自从养了你,就不用养猪了。”

苏白这才恍然大悟,“姐,你在骂我是猪?”他不是傻,而是对自己姐姐从来不防备,做梦都没想到姐能骂他,他从小便是跟着姐姐长大,崇拜姐姐就如同崇拜英雄,对其言听计从。

“算你有自知之明,让开点。”涟漪抱着被子,待苏白肥胖的身体挪开,出了屋子到院子,随手捡了苏白的脏衣服,开始擦拭晾衣绳,将被子搭在绳上暴晒杀菌。

“苏白,家里可有皂角粉?”她要洗衣服。

苏白歪歪扭扭地将衣服穿好。“没啊。”

涟漪从怀里掏出几十个铜板塞给苏白,“去杂货店买,多买一些,快去快回。”

“嗨,姐,去杂货店还用钱吗?那开店的苏小八敢收咱的钱?”苏白一脸痞样,得意洋洋。

涟漪终还是没忍住,狠狠踹了他一脚,“人家那是做生意,你抢了货,难道让人家喝西北风?赶紧用钱买,若是少付一个子儿被我知道,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好,知道了,姐,我去了……别踢了。”苏白抓过钱,转身就跑,省的挨踢。

见苏白出了院子,涟漪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进了房间继续收拾,没一会,院子中的脏衣服堆成小山,不仅如此,还将所有被子都拆开,被面准备清洗,棉套子搭绳子上暴晒。

当苏白提着一大纸包皂角粉回来时,涟漪正用抹布擦灰,厚厚的灰,涟漪整整擦了三遍才将家什擦出了本色,而水缸里的水也所剩无几。

涟漪接过皂角粉,一指空空如也的水缸,“去挑水,将水缸填满。”

“啊?姐,我这大清早儿的还没吃饭,又要干活?”苏白小声抱怨。

面对苏白,即便是爱好和平涟漪也想胖揍他一顿,“大清早儿?你抬头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还早?别抱怨,快去挑水,正好也把你这一身肥肉减减。”

“哦,知道了。”苏白无奈,无精打采地挑着扁担出去了。

涟漪看着苏白圆滚滚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觉得苏白这孩子本质还不是坏的,也许有挽救的余地。

苏白的房间收拾完了,接下来便是父亲苏峰的房间了。

东侧的房间便是苏峰的,她和苏白两人在院子中有如此大的响动苏峰还没醒,涟漪有些担心。轻轻推开门,迎面便是浓浓酒气,难怪苏峰一直没醒,原来是大醉。

室内空气混浊,屋外清新空气入内后,苏峰半梦半醒,“……桂花……桂花……”一直重复喊着一个名字,带着凄凉和孤寂。

桂花,正是苏涟漪的娘亲的名字,涟漪了然,心中也猜到了苏峰为何睡前大醉。

听赵氏说过,许桂花在世时,苏峰有所收敛,男主外、女主内,家里和乐融融,但许桂花身子不好,生了苏涟漪便元气大伤,生完苏白后没几年便去世。从那以后,苏峰便日日饮酒,自甘堕落。

涟漪的心柔了下来,苏峰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罢,伸手轻轻推床上沉醉在痛苦思念中的男子,“爹,起床了,爹,醒醒吧。”声音温柔。

苏峰缓缓睁开混浊的双眼,当看到苏涟漪时,眼前一亮。

面前这皮肤白皙,身材高挑,乌发亮泽,眉清目秀的女子,不是他朝思暮想的亡妻,又是谁?“桂花……你回来了?你……还是那么年轻,你怎么忍心抛下我?如今我把孩子拉扯大了,你便……带我走吧。”

涟漪突然想起前厅那洁净的供桌,一下子知晓了那供桌日日是谁打扫缅怀。

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唯有相对。在苏家村民眼中,苏峰是个罪大恶极的恶人,但背后一面,却是个好丈夫、好父亲。

男人看似强壮,却是内心软弱、稚嫩;女人看似柔弱,往往内心坚强、成熟,所以外表来看好像女人依靠男人而活,其实家庭中真正的精神支柱往往却是女人。

苏涟漪突然想起了《飘》,当韩媚兰死去,艾希利也失去了魅力。

涟漪的心更柔了,“爹,醒醒,是我,涟漪。”

------题外话------

感谢看官:yinerr(16钻)、和语(6钻)、tamyatam(1钻)、tinalinda(1花)、初萤(3花、3钻、3票)、Kriston(2钻)、现世861314(5花、1钻),感谢看官们的支持,丫头轻易不敢看后台,看了就要哭得稀里哗啦,感动!

丫头的贵女群号:336702529。敲门砖是女主名字:苏涟漪。

丫头在这里等你们,想亲口表达丫头对你们的感谢,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