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贵女

如果稍有品味的人,怎么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报复方法——拿不上台面。

大虎微微点了下头,她说的一切,他都知晓。无论是之前她帮孙家隐瞒吴氏身上钱财,打断了赵大铁的牙,还是后来因她治愈了孙大海的怪病,一举一动,尽在他的暗暗监视中。

就是因为这跟踪,才认定她不是针对他的细作。

“你打算怎么办?”大虎从缸中舀了一勺子冷水,仰头倒入口中。

涟漪嘴角微微一勾,“什么怎么办?传呗,也不会少我一块肉,流氓没比dang妇文雅多少,早已习惯了。”

大虎倒水的手顿了一下,放下瓢,回头略带惊讶地看着苏涟漪,“你真的不在乎?”

“你猜。”扔下两个字,她就转身去了厨房,将海带粉和盐混在一起,这也算是她自制的加碘盐了。

“姐……姐……大事不好了……”又是苏白的声音。

大虎出了房门,看到气喘吁吁的白胖子苏白,那苏白轻蔑地瞟了一眼大虎,赤裸luo的瞧不起,而后又开始到处找他二姐。

涟漪不紧不慢地从厨房中钻出来,“喊什么喊,大惊小怪的,有点男人的沉稳行吗?”

“是,是,姐说的是,”若是别人这么骂他,苏白早就冲上去和对方拼命,但对方是自己一向跟随的二姐,他就没了脾气。“姐啊,大事不好了,咱爹……咱爹和李二癞打起来了!”

“打就打呗,两个流氓打架有什么稀奇?”涟漪的话很是凉薄。

苏白一愣,“姐,刚刚你不是让我去查谁传的谣言吗,我顺藤摸瓜,发现是李二癞的媳妇刘氏散布的谣言,咱爹一怒之下就带着七叔和八叔打过去了,把那李二癞头打破,血淌了一院子,村长都来了,姐你再不去就出人命了。”

“关我什么事?”涟漪一挑眉。虽然这幅肉身是苏峰的亲闺女,但她对苏峰一点好感都没有,那种流氓,遭报应也是应该的。

苏白万万没想到自己二姐会说这样的话,很是惊讶。“姐,那可是咱爹啊。”

一旁的大虎冷言道。“你应该去看看。”说着,深深地看了苏涟漪一眼,那意思是——别节外生枝。

涟漪看到大虎的眼神,马上便知晓了他担心什么,无奈,“知道了。”说完,便在一旁水盆中洗掉手上的海带粉,摘下围裙,转身走出了院子。

苏白一脸的不可思议,看了看自家二姐圆滚滚的背影,又看了看容貌惨不忍睹的大虎,仰头看了看蓝天白云。“奶奶的,难道天要下红雨了?”一向对大虎非打即骂的二姐,怎么就突然听起大虎的话?

如果他没看错,刚刚那一幕,不就是传说中得……夫唱妇随?

这天绝对是要下红雨,不下红雨也要下绿雨!

再一回头,发现自家二姐已走出很远,苏白不敢耽搁,赶忙追了出去,边追边喊,“姐,等等我,别走得那么快。”

两姐弟走了,大虎站在原地,虽然面容平静,但心中也十分震惊。

她怎么能明白他要说什么,怎么就有如此有默契?

回想当初,他也总是莫名其妙地知晓她在想什么,做什么,明知这苏涟漪身上漏洞百出,却还是冒风险去相信她,不解!

与此同时,另一边。

苏白可算是气喘吁吁追上了涟漪,“姐,你怎么走得这么快?”

“你刚刚不是说,李二癞被打得头破血流吗?若是出了人命,爹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看着那汗流浃背、白白胖胖的苏白,涟漪突然觉得不是那么讨厌他了,不知是因为这幅身子血浓于水,还是因为苏白一直对她的听从。

苏白用袖子随便地擦了头上的汗,“姐,为啥我总觉得你有点幸灾乐祸?”

涟漪噗嗤一笑,算这小子聪明。“那是你的错觉,我们走吧。”

其实苏涟漪早就刻意放慢了脚步,暗暗等苏白,因为她不认识李二癞家。为什么大虎要她去看看,自然是有原因——若是真出了人命,难免会引来官府的人,大虎那边会露馅,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若是说不好奇大虎的身份,那是假的。潜伏在一个村子,屏气吞声,最怕被外人注意暴露身份,却又没有明显的目的xing。难道……

苏涟漪的眉头跳了一跳,恶趣味地在想,大虎不会是盗墓贼吧。

隐约在纪录片里听过,权贵墓地会选择风水好的地方,有山有水,尤其是古墓,往往出现在乡下村庄,而盗墓贼想不动声色的盗墓,首先就要融入这个村子,暗中勘探。

当然,这仅仅是苏涟漪恶趣味的联想,现代法律禁止盗墓,古代也没说禁止。

“姐,到了,就在前面。”苏白一指前面的院子,那里吵杂一片,挤满了村民,都伸脖向内观望,隐约能听见有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

“让开,让开,都让开。”众人听见苏白的声音,赶忙让出了一条路,苏家村,谁敢惹苏峰一家子?

看见了苏白身后还是苏涟漪,更是吓得连连后退,让出的路更是宽了许多。

果不其然,院子中一群人在打架,地上有好多血,那李二癞已经奄奄一息,苏峰还是骑在他身上揍,一边揍一边喊,“让你诬赖我闺女,满嘴喷粪的玩意!”

李二癞的婆娘,一个长相刻薄浓妆艳抹的中年妇女则是在一旁鬼哭狼嚎的喊着,“出人命了,这不让人活了。”虽然喊着,却半点不敢上前。

村长也是吓得躲在一旁,生怕不小心受伤,“苏峰,你把这人揍死了,回头可是要吃牢饭的。”

苏峰的手没停,“吃就吃,老子就是蹲大牢也要弄死这老小子,竟毁我闺女的名节。”

涟漪心头砰然一暖,虽然知道苏峰心疼的是本尊而不是她,但还是感动无比。即便是恶棍,也并未泯灭人xing,还是有父爱。

“……爹……我来了。”犹豫再三,就如村长说的,再打下去,真的就出人命了。

苏涟漪来了,苏峰这才住了手,回过头,眼神尴尬,结结巴巴,“那个……涟漪啊,你来了啊……”声音全然没了刚刚的嚣张凶狠,小心翼翼的温柔。

苏涟漪心头又是狠狠一暖。

在一个科学无法解释其存在的世界,她却抢了一个女子本该有的幸福,她觉得惭愧,却又不知该如何将这幅身子还回去。

还好本尊已死,如果本尊的灵魂还在,她即便是自己死去,也会将身体、生命归还给她,她苏涟漪做事求的是问心无愧。但无奈,已经被迫鸠占鹊巢,她能做的便是要对得起他们给她的爱。

“爹,让一让。”如果说之前那称呼还有一丝尴尬,现在就顺口许多。

苏峰鲜少见自家闺女有这种认真的表情,一愣,默默地从李二癞身上下来,空留奄奄一息的李二癞。

人群静了,都屏气吞声地盯着,想知道苏涟漪接下来准备做什么,若是按其平日里的作风和那股子狠劲,会毫不留情地将这得罪她的人送上西天。李二癞的媳妇刘氏也止了哭,一抽一抽得怕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