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21,海菜

看来这大伯母真是喜欢她,或者说是喜欢苏涟漪本尊,但无论怎样,涟漪都喜欢这个爽朗直率的大伯母是真的。

身在异世,大伯母是第一个帮助她,关心她的人,苏涟漪除了感动还是感动,在她心中,已经将大伯母当成了真正的亲人。

“大伯母,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们还是不去麻烦您了,我们回家自己做饭就好。”说着,苏涟漪看向大概十几米外,大树后,那个身材瘦小的大伯父正小心翼翼探出头观察着。

苏涟漪是个聪明人,自然猜到了为什么她一来地里,本来忙碌的田地立刻空无一人,为什么当看到大伯母两口子时,两人在撕扯,更是知道大伯父在树后不敢出来的原因。

淫威!这就是苏涟漪的淫威!

大虎自然也明白,用一种嘲笑的眼神扫向苏涟漪。

“这孩子,小时候你随你娘没少去我家玩,怎么长大了还生分了?走,跟大伯母回家。”说着,不由分说拉着涟漪便向田外走。

涟漪盛情难却,只能无奈跟随,心中却是越来越暖,她在这个时空没亲人,以后大伯母就是她的亲人。

“你还看什么呢?捡起农具跟着走啊。”赵氏停下脚步,回头对大虎喊。

大虎身子一僵,身份尊贵的他很少被人这么命令,但任务在身,只能暗暗一咬牙,捡起农具和食盒跟了过去。

赵氏见大虎跟了过来,仿佛没说够似得,唠叨个不停。“大虎啊,你说你也是一老爷们,种地不会种,还把家里钱都输光,你还是男人吗?”

大虎浑身肌肉紧绷,因为极力压抑着愤怒,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

走在前方的赵氏浑然不知,但涟漪却回头,用眼神威胁大虎——你敢发脾气,我就敢把你老底周出来。

大虎觉得自己冤,有苦难言。

赵氏依旧浑然不知。“大虎啊,你和涟漪现在还年轻,挨饿就饿了,以后要是有孩子了,难不成也带着孩子一起挨饿?”

大虎都快疯了,他承认自己不会种田,却也尽了自己最大力气,但这赌钱,是真真的冤枉。

涟漪回过头,歉意地对他眨了眨眼,做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大虎没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仿佛将一切事态都掌握在手中的苏涟漪,竟放下身段,对他讨好表达歉意,惊讶之余,气也消了一半。

赵氏又要说什么,涟漪赶忙伸手一指树后,“大伯母您看,大伯父在那里等您呢。”仇恨转移,苦了大伯父了。

果然,赵氏见到自家丈夫缩在树后,气就不打一处来,马上放开涟漪,冲了过去,对着自家丈夫便开始数落唠叨起来。

赵氏说着,苏正就听着,两人互补十分和谐。

涟漪噗嗤一笑,不免在想,以后她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呢,他不求什么富有或权贵,只要像大伯父和大伯母这样就好,平平淡淡,却恩恩爱爱难舍难分。

苏正和赵氏的家离田地不远,是三间老房子,院子很大,房子虽不新但却干净整洁,一看就知女主人是个勤快会过日子的。

院子一入门左手边是猪圈,一口大肥猪长得正好,再向里则是鸡舍,赵氏一入院子,将院门掩好,便将鸡舍门打开,一只雄纠纠气昂昂的公鸡带着一群母鸡溜溜达达地出来,后面还跟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鸡。

赵氏也不客气,用瓢舀了一勺陈年的苞米粒塞到涟漪手上,“丫头,去喂鸡,我去做饭。”

“好。”涟漪赶忙接过瓢。

赵氏钻了厨房,苏正根本不敢和“女流氓”苏涟漪呆一起,也赶忙跑到了屋里,院子中除了溜达的公鸡一家子,便是苏涟漪一家子。

苏涟漪没喂过鸡,但喂过鸽子,照猫画虎,抓了一把苞米粒撒在地上,引公鸡母鸡低头抢食。

涟漪觉得好玩又神奇,蹲下身子,将苞米粒放在手心,小心翼翼地伸到其中一只看起来老实无比的母鸡面前,本来没抱什么希望,却不成想,那母鸡真的低头开始啄食她手心上的苞米粒,那种有力却又痒痒的触感,引得涟漪咯咯直笑。

大虎站在一旁,低头看着缩成一个大肉球的苏涟漪,浓眉拧紧——真是个奇怪的女人。

苏正和赵氏有一儿三女,三个女儿都已嫁人,只有一个老来子在身边,今年十岁,此时寄宿在镇上亲戚家,方便去镇上私塾。

对于古代人来说,最好的出路莫过于考取功名,即便状元进士没指望,考个秀才也足够为农家小户光宗耀祖的了。

像苏正这样过得不错得家庭,自然希望儿子可以有个不错得前程,不再做农夫。

不大一会,厨房便传来一股子饭香。

农家无大桌,都是贴地小桌,平日里将小桌立在一旁,吃饭的时候放平,几个小木凳放在桌旁围了一圈。

饭是粥和馒头,馒头黄白色,里面除了白面还掺杂了一些玉米面,像苏家村这样的农户,即便过的再好,也没法敞开了吃白面和米饭,这便是现实。

四菜一汤,菜是肉丁炒豆角、鸡蛋炒韭菜、炖蘑菇和一道凉菜——拌香菜叶。

大虎也许是许久没吃到这么正常的饭菜了,从前要么是自己把菜叶扔锅里随便煮煮,要么就是偷偷跑山上打个野味打打牙祭,如今吃上可以称之为“饭菜”的东西,感动非常。

没一会,两个大馒头就塞进了口中,苏正心中流血般的心疼,赵氏则乐哈哈的又给他添了两个馒头,让大虎也是感动非常。

相对于大虎,苏涟漪坐着没吭声,拿着筷子一遍又一遍的戳汤里的菜,夹了起来,来回翻看,最后还送嘴里尝尝。但她这尝可不是吃,而是咬下一点点,在口中抿了一抿,十分仔细的查看其口感及味道。

“涟漪丫头,有什么不对吗,这汤难道做咸了?”赵氏忙问。

“不,不是。”苏涟漪如同确认了什么一般,双眼中满是惊喜,雪白的圆脸上爬上阵阵绯色,“大伯母,这个菜叫什么?是从哪里来的?在什么地方可以买到?”

赵氏嗨了一下,笑开了,“多大的事儿啊,丫头要是喜欢,大伯母就给你拿去一些,伯母家多的是,你敞开了吃就行。”

“不,大伯母,一定要告诉我,这东西叫什么,在哪产的。”涟漪越来越激动,声音也有些颤抖。

大虎咽下了馒头,看了看汤碗,拧眉不解,端起碗大大的喝了一口,那股子腥味让他反胃,差点吐出来。

这是什么怪东西!?

在角落里默默吃饭的苏正也不解,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向苏涟漪,这东西,他也不爱喝,但赵氏却喜欢的紧。

“哦,这个是海里产的,你二姐不是嫁到了方池吗?那方池离海边不远,那边的人都兴吃这个,你二姐就找人给我带了一些过来,这个好像叫……叫什么海菜。”

清瑟惊喜万分,没错的!这个准没错的!这个就是富含大量碘和钾,低钾血症的最佳食补之物——海带!

------题外话------

明天李家二公子出场,猜猜他是好人还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