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17,协议(下)

17,

家用?

男人怎么也没想到她竟要这个东西,冰冷的心有一种陌生丝痒的感觉,却不懂为这种感觉何来。

伸手入怀,掏出一沓子银票,扔到苏涟漪面前。

涟漪本以为弄些钱当未来逃亡的盘缠,万万没想到,竟弄来这么多。

以她可怜的历史常识,只有银子太多了才存银票,也就是说一张银票要比一堆碎银子值钱,那这一沓子银票呢?

“还有,你不能因为出了钱而偷懒,平日里该种地还得好好种地。”虽然苏涟漪心中欢天喜地,但脸上却看不出分毫,甚至将刚刚的淡笑收了起来,一本正经。

种地这种事,即便她不说,他也会认真去做,这是他的伪装。

但有些事,主动去做是一种感觉,被人命令着去做又是一种感觉,尤其是被公认为傻子的人来命令。

男人用愤怒的眼神看向苏涟漪。

“这些钱是我帮你的掩护费,但平日里我们吃穿都不能用这些,否则露了马脚,可不关我的事。”摸着怀里厚厚的银票,涟漪心中有了底。

在现代,她生在小康家庭,顺利考上大学读了硕士,而后就留在医科大附属医院工作,生活可以说一帆风顺,从没缺过钱,也不知缺钱的滋味。

但经过昨日那种险些饿肚子的经历,她第一次意识到,钱的重要性。

“这个不用你说!”男人声音低沉,恶狠狠的。

“你叫什么?”涟漪好像没听出男人的气愤一般,语气平稳的很。“别告诉我你的真名,我还不想当死人,给我个化名或者称呼吧,若是你懒得起,我就干脆叫你大虎。”

男人一愣,“云。”莫名其妙,就把自己的名说了出来,说完后,立刻后悔。他怎么能将身份轻易暴露,要是……

苏涟漪点了点头,“知道了,大虎。”

“……”

涟漪看出对方的无语。“我知道你叫云了,但在外还是要称呼你为大虎,谨慎起见。虽然这名字土了些,但俗话说,贱名好养活。”

“……”那你为什么还要问?多此一举!

“晚上,我们怎么睡?”她收好了钱,坐了下来,隔着桌子,与大虎面对面,很认真的问,没有丝毫扭捏尴尬。

“你睡床,我睡厨房。”男人道。

涟漪勾唇,很欣赏对方的绅士风度。“那接下来的几晚就委屈你了,但也不能让你一直睡厨房,这房间很大,稍微改动下格局,在中间砌一道墙如何,回头我画完图纸给你。”

“……”大虎无语,刚开始还觉得她是商量的口气,但随后为何又是命令的口吻?而且,她命令的娴熟老练,好像平日里经常下发命令一般。

“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大虎不想和女人计较,直接站起身来出了屋,在院子一旁的仓库中拽出一个草席,铺在厨房地上,随便躺下准备睡。

厨房是单独的一个小房子,即便是因为本尊很懒,鲜少开火,但多少还是有些油烟。

涟漪遥遥看着大虎,心里有种感觉——这大虎定然不是什么坏人,虽然他身上时不时散发一些戾气,若他真是作奸犯科的恶人,又怎么会如此有原则?

在柜子中拽了一床被子走到厨房,见大虎背对着她躺着,别说盖的,身下除了草席就没多个铺的,枕头也是随便弄了块砖枕着。

从前,他都是这么过的?

大虎没睡,能感觉到她到了他身后,虽未起身,却提起了警惕,只要她有丝毫恶意,他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

涟漪抱着被子,刚想将被子帮他盖上,但马上意识到,这行为实在暧昧,便直接将被子扔了出去,砸在了他身上。

大虎猛的一惊,苏涟漪竟真的暗算他!?

只见刚刚还仿佛熟睡的人,突然猛的一翻身,将那被子甩到一边,修长的身影如同闪电,瞬时出现在涟漪面前,铁钳般的大手袭上她的脖颈。

涟漪没时间骂人,迅速后退两步,头后倾,伸胳膊抵挡。

“你神经病啊?”从来不骂人的苏涟漪忍不住大叫,后背一身冷汗。抵挡住大虎的胳膊生疼,这厮下了杀手!多亏她反应及时,若是没个身手防身,现在必死无疑。

大虎没想到这胖女人反应如此迅速,将刚刚抓着的胳膊猛的向内一带,涟漪只觉得一股强大力气无法抗拒,身子向前。

老虎不发威,你还真以为我是病猫!涟漪非但没有丝毫挣扎,还借势飞起一脚,踢对方胯下。

大虎赶忙甩开她的胳膊,将她推出去为自己解围。

苏涟漪肥硕的身子就如同失去重力一般飞起,重重落在院子当中,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挨揍,和当年学武与人切磋完全不同。

“大虎,你别发神经病了,有话直说好吗?”没时间疼,涟漪一咕噜爬起,对着准备冲过来的大虎高喊。

“你果然有鬼!”大虎声音不大,却阴森森的。

涟漪马上明白他的意思,“有鬼?还有妖气呢!我是看你在厨房住的太艰苦,拿了床被子给你,你睁开你那瞎眼看看,那被子里可有毒有暗器?难道我就用这一床被子杀了你这么大的活人?搞笑!”

大虎一愣,刚刚那触感……确实是柔软的被子而无其他。

他也是个好面子的人,虽然知道自己冤枉了人,却也拉不下脸来,“不用你关心?”虽是这么说,气势已平复许多。

“行行行,我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行了吧?”没了生命危险,她才感觉到自己身上有多疼,费力地伸手揉了揉发疼的后背,“被子给你了,你自便吧,以后我苏涟漪若是多管你半件事,我特么就跟了你的姓!”说完,一瘸一拐的入了房门。

紧接着,是一道震耳欲聋的摔门声。

苏涟漪发誓,这辈子都没说过这么多脏话,今天不说脏话,根本无法发泄她心中的愤怒。

门外,大虎愣愣看着她的背影,他冤枉她了,他知道,也想道歉,但却怎么也拉不下脸,不仅仅是因为好面子,更因为他从小到大便没和女性接触过。

他在军营长大,打记事起便没直接接触过女人,如今为了掩护身份更好的隐藏,将计就计做了苏家的倒插门女婿,被女胖子嫌弃刁难,他都没觉得什么不妥,如今苏涟漪转好,他却一天比一天尴尬,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