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异世 012,诊病(上)

孙家的女人、老人和孩子都跑到了屋内,惊讶地看着苏涟漪冷静的抢救,其手法十分熟练。

很快,苏家男人醒了。

“爹,您醒了,爹——”坚强的孩子见到父亲醒来,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孙家女人和老妪也跑到了跟前,见到自家男人醒来,激动与感动交汇,甚至都不去怀疑为什么一向不学无术的女魔头苏涟漪竟会医术救人。

虽然男人醒了,神智却未完全清醒。

“家里有糖吗?”涟漪侧过头问。此时的她神色冷静,同样的面无表情,但却不再让人惧怕,相反给人安全感,仿佛有她在,天就不会塌一般。

如此贫苦的家庭,哪来的糖?“没有……”女人唯诺小声道。

“不是有铜钱吗?去买。”涟漪丢下一句话,开始专心查看男人的情形。

“啊?去……买糖?苏姑娘,但……但这可是救命钱啊。”在他们看来,糖这种东西,是吃饱了肚子才能去奢想之物。

“去买糖。”苏涟漪将男人的上衣脱了,本高大的身材,此时已瘦弱不堪。

她的这一举动,让孙家女人脸红了一下,虽然嘴里不敢说,但心里还是惊讶这苏姑娘是想要做什么。

其实,苏涟漪是观察病人身上是否有所痕迹。很多疾病都会在人体皮肤上显现,例如肿块、出血点等,在病人不能开口说话又没有听诊器等最基本的诊病设备时,西医也必须像中医一样望闻问切。

“你这个下流的女人!”女人没说,男孩先骂了出来。

“锦儿,不可以骂!”女人一惊,赶忙一下将孩子拽到怀中,死死捂住他的嘴。

涟漪没理会,“刚刚不是要给我钱吗?就用那个钱买,权当这糖是我买的,速去速回。”她的口吻不算温和,却也不冷,是一种严肃的口吻,带着莫大的说服力。

有那么一瞬间,女人竟有一种感觉——苏涟漪能治好她相公的病。

涟漪刚想进行下一步诊断,突然微微皱了下眉,偏过头去看女人,“你们这里,可有红糖?”

女人连忙点头,“有的,不知苏姑娘……”

“买红糖。”说完,又将头转了回去。

那老妪明白过来,这苏涟漪是要买糖喂给她儿子?忍不住大胆问了句,“苏……苏姑娘,这红糖是……是给女人坐月子吃的。”

涟漪见是老妪问话,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去认真回答,声音也柔和了许多。“这位大婶,红糖不仅是月经不调和坐月子女子吃的,也适合老人及病人,其内含有多种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容易被人体吸收,且能快速回复能量。这位……我便称呼为孙大哥,虽暂时还不知什么病,但其严重营养不良、缺乏体力,若不采取静脉注射便只能口服糖分。”对老人,她向来是尊敬

无比。

老妪和孙家女人懵了,互相对望了下,为什么苏涟漪的话,她们听不懂?为什么和其他大夫说的不一样?

孙家女人狠狠一点头,“苏姑娘,我信你,我这就去买红糖。”说着,便转身跑着离开,那孩子担心自己母亲,也跟着跑了去。

女人跑开了,涟漪却一反常态的笑了,欣慰的笑。

也许古代人淳朴,不似现代人的多疑,对人是有信任的,此情此景若是放到现代,想必不会信她吧。

想到这,涟漪神色黯淡下来,垂下眼,满是无奈。

现代社会的医患关系异常严峻,病人不信任医生,认为医生眼中只有钱,对医生的不信任直接延伸到诊治中,质疑医生的诊断及药方,耽误了病情,最后还是要怪罪到医生身上。就是因此,她才发誓……永不行医。

刚想到这,涟漪愣住了,永不行医!?那现在,她又在做什么?

正想着,女人手中紧紧抓着一个油质包跑了回来,她那么小心翼翼又用力地抓着,就好像手中抓的不是一个物品,而是一条生命一般。

苏涟漪抬起眼,往日里淡然的眸子中满是迷茫。

因为那件事,她发誓不再行医,但……现在该如何办?

女人是用着全身力气跑去跑回的,以至于现在正大口喘着气,但当她看到苏涟漪迷茫的双眼时,心狠狠漏了一拍。“苏……姑娘,红糖……买回来了。”除了喘气,还有着强烈的忐忑不安。

涟漪的眉抖动了几下,停了几秒,最终还是放开,眼中有了决绝,“用热水泡红糖,要浓,要快。”罢了,这次,就权当特殊情况,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吧。

女人看见苏涟漪眼中的迷茫换为冷静,激动得有哭的欲望,狠命点头。“是,是,我这就去做。”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从何时起,已把这有名的女魔头,当成了救命的稻草一般。

涟漪转过头,十分恭敬又认真地问老妪,“孙家大婶,请问,孙大哥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病,又是什么情形?”

孙家老妪回想起当时她儿子倒下的瞬间,终于忍不住抹了老泪,“是……大概两个月前,本来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就这么突然倒下去了,”她掏出手帕,擦了眼泪,“本来,我们都以为是他累了,休息一阵就好,没想到……没想到就没站起来。”

见老妪情绪激动,涟漪便没再问,思索着这人到底会是什么病。

记得刚上医科大学,有中医课程,却是浅显的,只是讲了个大概,所以她不会诊脉。如今才知中医的博大精深,不用医疗器械查看病情是多么神奇。

没有听诊器,她便只能用最老的方法——直接趴在病人胸前去听,在听诊器发明之前,医生都是用这种方法,虽做不到精确,也总比没有强。

孙家祖孙两人都惊讶万分,这……这苏涟漪刚刚脱人衣服,现在又趴人赤裸的胸前,实在是……伤风败俗!

男孩又想说什么,却被端着红糖水赶来的孙家女人拦住,摇了摇头,示意保持安静。

心动过缓、心律失常、心悸。

涟漪抬起头,站起身来,眉头紧紧皱着。

高血压和脑梗第一个排除,男人如此消瘦,得这样的病几乎不可能。心脏病?很大的几率是心脏病,但心脏病又不会这样连续两个月瘫痪在床。

一抬头,看见了孙家女人捧着碗,碗中是红糖水。“孙大嫂,将这红糖水给他喂下吧。”

“哎。”女人赶忙答道,立刻蹲下了身子,一点点为其送服。

“这段时间,孙大哥可有发烧、腹泻和呕吐等症状?只要是有何反常,你们都要告诉我。”涟漪道。

苏家女人开始回忆,老妪先是回答。“回苏姑娘的话,并未发热和腹泻,倒是经常呕吐。”

男孩突然如同想到了什么一般,“苏……苏……姐姐,”孩子是极其聪明的,看出了苏涟漪正在帮他家,便很努力的克服心中的反感开口。“爹他不是两个月前病倒,其实……爹已经病了一年多了,我看见过,爹突然头晕,但……但爹不让我说……”他低下头,十分自责。也许他早早说出来,爹便不会倒。

涟漪点了点头。

一年前便眩晕,两个月前晕倒便瘫痪在床,呕吐无发烧腹泻,心动缓慢、心律失常、心悸,身体还异常消瘦,这些状况,会是什么病呢?

心悸,她决定先从心悸入手,一般引起心悸的病不外乎就是各种心脏病、冠心病、心律失常和贫血、低钾血症、心脏神经官能症等。

服下了红糖水后,男人的神智逐渐清醒。

当看见苏涟漪后,惊讶又气愤,以为她又是来欺凌他家人的,愤恨得挣扎着要起身保护家人,却无奈无法起身。孙家女人赶忙扶住挣扎的男人,为其讲刚刚发生的事,解释苏涟漪是来帮他们的而非害。

屋内有喊叫,却并未将涟漪从思考中拉出。

她低着头,看着男人。

病人能挣扎起身,就否定了刚刚的瘫痪判断,但其站不起来,说明这便是肌无力。

肌无力、呕吐、心动缓慢、心悸……

苏涟漪突然想起了一个病症,眸中一亮,“我差不多,知道他是什么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