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救人

“你们有什么事?”苏涟漪站在两人身前,不喜不怒,面色平静没多余表情,永远的淡然。

正是因此,她才在医院才有了莫愁医师的称号,当然,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她没什么恶意,但她肥硕的身材和远杨的恶名、外加这面无表情,硬是把女人吓坏了。瘦弱的身子不停颤抖,一旁的男孩一下子冲到自己母亲身前,也是不敢说话,但牙齿却狠狠咬着,一双大眼睛警惕地瞪着她。

“苏……苏姑娘……”女人一开口,更是颤抖得厉害。

涟漪皱了皱眉,她有那么可怕?突然想起从前自己在医院时,没少被院长找着谈话——要微笑、微笑!微笑服务。

于是,涟漪职业性调动起面部四十二块表情肌,发出“善良”的微笑。其实她面容看起来凶狠,原因除了这幅肉身的横肉,还有她的恶名。

果然,刚刚还凶神恶煞的面容,因这微笑缓和了不少,女人身上的颤抖也平息了很多。

“苏姑娘,刚刚谢谢您了,您的意思我们明白,这些……不成敬意。”女人说着,把铜钱递了过来。

归来的男人站在窗旁一个角落,外面看不见他的人影,但他却能通过敞开的窗子知道外面所发生之事。

看见女人恐惧颤抖着递钱,冰冷的眼中,不屑更是强烈。他犹记昨日,她信誓旦旦的说,花出去的钱要自己赚回来,原来还是用这种方法。

不过这样也好,她还是未变,也可以打消了他的怀疑。

“明白我的意思?我有什么意思?”女人的话,把苏涟漪弄了一愣。

女人黑瘦的脸上堆满讨好的笑,“今天苏姑娘刻意不说出我身上有钱,不就是为了能多……多得到一些?”女人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刚说完就发现自己好像失言了,这么赤裸裸的说,会不会引起苏女魔头的不快?身上又抖了一抖。

涟漪闻言,哭笑不得,她自己还没想到这一层。“你误会了,我是在帮你,仅此而已,你拿着钱回去吧。”

拒接女人的钱,涟漪转身欲回院子,却被那女人死死拽住衣服。

女人噗通跪了下来,“苏姑娘,您可怜可怜我们吧,我们实在是无依无靠,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苏姑娘,我知道您瞧不上这点钱,但……还请您……请您……”女人呜呜大哭。

听这话,涟漪便明白过来,原来这孙家女人是想找一柄保护伞。

在一个本家村里的外姓人本就不好生存,何况男主人还病倒,孙家女人会如此做,情有可原。

“钱,你们收回去,以后不会有人敢欺负你们了。”涟漪把铜钱推回去,算是接下了这个差事。

窗子后,男人皱紧了眉。

为什么他越来越看不懂,苏涟漪竟不要钱?

“不行,苏姑娘,这钱您一定要拿着,否则我们心里难安。”女人死命将钱塞给苏涟漪手上,常年在田里劳作的女人力气很大,甚至将涟漪弄得有些生疼。

涟漪明白,这钱若是她不收,孙家女人真的不安心,怕她不履行保护她家的义务,毕竟,拿人的手短。

在现代也是如此,手术前,病人家属都会塞给她红包,她自然是不肯接,若是不接,病人家属就会以为这红包太少,医生看不上,甚至还会有不安全感,让人哭笑不得。

苏涟漪没想到,来了古代,又碰见了这样的事。

“钱我不要,你家男人病了,去给他抓药吧,至于你家的安全,我苏涟漪接下了,放心。”涟漪自然是不肯要钱。

孙家女人听见涟漪的话,苦上心来,“我家男人……我家男人怕是治不好了,别说我家没钱,就算是有钱,也没用。”说着,又开始哭起来。

涟漪不解,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有病就治,即便是无法根治也可以用药继续维持生命,三十多岁正值壮年,怎么会病到如此严重?”艾滋病在古代想必是没有的,难道是癌症?

“没用的,”女人摇头哭着,被愁苦压抑得久了,一旦有人关心,便更为悲伤,“从前我家男人身体很好,突然间就倒下了,刚开始是浑身没劲儿,后来就动也没法动,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看遍了所有大夫,连镇上的郑名医也看了,连……连生病的原因都找不到。”女人一边说着,一边哭。

涟漪不解,找不到原因?“钱你收好,我去看看。”

大哭的女人一愣,女魔头要去看看?什么意思?

“走吧。”苏涟漪放开女人,向孙家方向走。

“你这个魔头要干什么?不许再去我家!”那孩子突然蹦出来,狠狠拽着苏涟漪的衣袖,把孙家女人吓得面色一白。

“锦儿,别……别……不许胡闹。”孙家女人拽下男孩。

涟漪根本没在意这些,早就顺着记忆向孙家走去。

孙家女人也拽着挣扎的男孩跟着她走,只剩下窗内之人,皱着眉,疑惑着——苏涟漪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此时已是傍晚,家家的烟筒都冒着炊烟,但孙家却没有,原来是苏峰等人把孙家炤台砸了,就为了找钱。

孙家老妪偻着背,颤颤巍巍的搬石头垒炤台,本就行动吃力,哪能搬动沉重的石头,看着让人揪心。

当苏涟漪入了孙家院子,看到这一幕时,只觉得心脏被人狠狠一抓,压抑得紧。

老妪脸上没有孙家女人的悲伤,满是麻木,想必早已被这生活折磨到无奈。老妪本以为回来的是儿媳和孙子,一抬头,竟看到了苏涟漪,吓了一跳,手上吃力搬着的石块重重落下,身子也摔倒在一旁。

“奶奶,您没事吧。”男孩从后冲了过来,查看自己奶奶是否受伤。

涟漪看着男孩瘦弱的背影,心情更是难受。是个好孩子,很懂事。

“娘,苏姑娘她……她说要来我们家看看。”孙家女人也跑过来,搀扶起老人,却不知怎么解释,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苏涟漪想来干什么。

“恩,带我去看看孙家大哥吧。”看到这一幕,即便是再铁石心肠,也忍不住柔下来,何况苏涟漪这人仅仅是面冷而已。

屋内黑漆漆一片,家徒四壁,除了一张破烂不堪的床,仅有一只旧得不能再旧的箱子,其他家什,想必已经能卖的都卖了。

男人虚弱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锦儿他爹,你醒醒啊。”女人大惊失色,跑到床前去摇晃自己丈夫,面如死灰。

“孙家大嫂,让开一下。”涟漪一伸手,将孙家女人推到一边。先是伸手探了男人呼吸,虽然呼吸微弱,但还是有的,便不用心脏复苏,直接掐人中,拍面颊。

------题外话------

*贫嘴丫头感谢*:一土雨(10票),玺欢(8钻,88花,888打赏)潇湘云情(1花,10钻)liyuming2009(5钻),我是潇潇慕雨(88花)鬼鬼纯露(10钻)逍遥妹纸(88花)渺渺花蚂蚁(20钻)dzy684948(3花)半半仙儿11(88花)花卷刘(1花)jennyking1984(1钻)初萤(100花,10钻,10票)夏好(88花,10钻,5票),丫头归我是我的(2花,1钻,1票),干煸爆米花(3花,3钻,3票),落雨如音(1花,1钻,1票)

题外话字数有限,先感谢这些人,你们以后是丫头的人了,丫头会对你们负责的!

群号336702529,丫头恭迎勾搭!╭(╯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