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皇宫里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了,此时华灯初上,白天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冷清了下来,古代人基本没有什么夜生活,依旧保持着早出晚归的习惯,即使帝国最繁华的京城也不例外,除了一些特殊服务场所还高高的挂着红灯笼,其余的地方基本上没有什么灯火。

叶思文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有些疲劳,他心中腹诽,咋个见皇帝比负重越野跑十公里还累啊!

离午门一里的地方,李岩和石金锋正坐在路边的马车上等叶思文,他们看见叶思文走出来,连忙迎了上去。

看着等候他的朋友,叶思文心中一阵温暖,笑了笑,道:“你们两个还挺有心的嘛!居然在这里等我,等了多久了?”

“没多久,我们这不是怕你回来没车吗?”石金锋说着,又神神叨叨的问道:“少爷,没什么事吧?”

“皇上和我唠家常呢!能有什么事?”叶思文轻松的说,“上车,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可把我饿惨了,皇上也忒抠门,居然连晚饭都不留我吃。”

李岩和石金锋相对笑了笑,这人真逗,叶思文只是一个举人而已,能蒙圣上召见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居然还想着皇上赐宴。

三人上了马车,石金锋掌驾,叶思文和李岩坐在马车里谈话。

两人坐定,李岩便关切的问:“叶大哥,开海禁的事情有眉目了?”

李岩现在也是远洋商号的股东了,他爹李春玉给了他一万两银子折腾,他全部投到了远洋商号里面。

叶思文说:“皇上是同意了,不过圣上不能一个人主,还要内阁同意才行。五天之后,平台召对,皇上让我去说服内阁那帮老家伙。”

李岩从叶思文口中听出了一丝无奈,他问道:“怎么?内阁那边很难办吗?”

叶思文并不回答李岩的问题,只是神秘的笑了笑,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对策,不就是一群官吗?只要有银子,对付他们还不是手到擒来?

第二天一早,叶思文便来到了远洋商号的北京分号,掌柜王迎见了叶思文就叫苦:“老板,你可来了,这玻璃和香皂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卖啊!再不开始卖,小老儿可要顶不住了。”

叶思文眉毛一挑,问:“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来捣乱?”

“没有,就是城里的那些达官显贵天天都派人来催,走了一拨又一拨,真是不胜其烦。”王迎苦着脸说。

叶思文说:“没事,你们先顶着,再等几天就行了,现在你把这个事情给我办妥……”

叶思文说着,便把王迎拉到了后堂。

来到后堂,叶思文吩咐王迎挑选了十几套精美的玻璃器具、大批的香皂、倭国买回来的特产,还有从京城银号里兑回来的十万两背书银票,这些东西足足装了一大车。

准备礼物不是什么难题,难题是怎样把这些礼物送出去,叶思文思虑再三,还是准备先去拜会一下父亲的老朋友程国祥。

晚上,叶思文带着礼物来到了程府,名剌递进去之后,不一会儿下人便将他请了进去。

由于有叶景的关系,程国祥很热情的接待了叶思文。

叶思文以子侄之礼拜见了程国祥,这才坐下,道:“程叔叔,小侄来得匆忙,也没有准备什么好的礼物,听说程叔叔喜欢品茶,所以小侄特地给程叔叔带了一副茶具来,还望程叔叔笑纳。”

叶思文说完,充当小厮的李岩便将一个锦楠盒子端了上来,轻轻的放在了程国祥面前的桌子上。

程国祥也不避讳,微笑着将锦楠盒子打开,里面摆放着一副制作精美的玻璃茶具。

“嗯!不错。”程国祥微笑着夸奖,很显然,他对叶思文准备的礼物很满意。

叶思文说:“程叔叔喜欢就好!”

程国祥把玩着精美的玻璃茶具,说:“我听说这玩意现在在京城挺抢手的啊!贤侄为了准备这份礼物花了不少钱吧!”

“只要程叔叔喜欢,管他价值几何呢?”叶思文很有礼貌的回答道。

程国祥对叶思文的回答很满意,点了点头,将礼物放到一边,说:“贤侄又是为了开海禁的事情来的吧!不是叔叔不想帮你,的确是反对的声音太大了,我也没有办法啊”

叶思文说:“程叔叔还不知道吧!昨天小侄已经蒙圣上召见,询问开海禁之事。”

“哦!”程国祥眼睛一亮,“昨天皇上召见的人是你啊!怎么样,皇上对开海禁的事怎么看?”

叶思文微笑,说:“皇上已经答应了,只是……”

“只是还要内阁点头是吧?”程国祥接过话头,笑了起来。

叶思文点头,说:“五天之后,圣上召对小侄于平台,让小侄去说服内阁几位大学士。”

程国祥一听,先是惊讶,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问:“贤侄,你有没有把握说服那几位古板的内阁大学士?”

“没有。”叶思文老实的摇了摇头。

程国祥说:“我看这事又要黄,贤侄,听我一句劝,别折腾了,回去好好做生意,走私就走私嘛!又没什么大不了的。”

震惊!叶思文听了程国祥的一番话简直是太震惊了,堂堂朝廷命官居然支持走私。

见叶思文震惊的样子,程国祥说:“你不用惊讶,朝中江南籍的那些官员,哪个家里不干点走私的勾当?你求皇上开海禁,就是和他们作对,你想,他们能同意吗?”

见程国祥不想陪着自己蹚浑水,叶思文连忙把福建郑家拿来说事,分析了一下郑家的威胁,顺带透露了一些皇上的意见。

“看来开海禁还真是势在必行之事啊!”

听了叶思文对郑家的分析,程国祥的眉毛拧了起来,现在大明朝三面受敌,若是南边再出点事情,可就不妙了。

叶思文起身,向程国祥行了一个大礼,诚恳的说:“程叔叔,开海禁乃是利国利民之事,还望程叔叔多费心。”

“可是内阁那边……唉!”程国祥也有些为难,开海禁的阻力很大,而且还会得罪一大票江南籍的官员,这样做对他自己很不利啊!

当夜,程国祥和叶思文一直谈到深夜才作罢。本着为国谋利的原则,程国祥答应了叶思文的请求,由叶思文出钱,程国祥出力,去给内阁的几位大佬送礼,希望他们能在平台召对的时候不过于刁难叶思文。

接下来的几天,程国祥带着叶思文提供的礼物分别拜会了内阁首辅李标,次辅钱龙锡、刘鸿训等人。程国祥与他们见面绝口不提开海禁之事,只是谈论了一些时政而已,顺带的提了一下皇上很为国库操心的事情。

京城官场最近还流传着一些小道消息,说是如果内阁再想不出一个办法来增加国库收入的办法,恐怕这些就要大学士都要准备卷铺盖卷走人了。

几位内阁大学士当然也听到了风声,事关自己脑袋上的乌纱帽,几人在一起一合计,联想到这两天程国祥拜访他们的事情,他们觉得程国祥应该听见了什么风声,于是他们连忙把程国祥找来,询问程国祥皇上给是不是给他透露了什么消息。

文渊阁内,程国祥在内阁几位大佬的注视下,泰然自若的品了一口香茗,然后开门见山的说:“各位大人,实不相瞒,陛下准备开海禁,设海事衙门,开市舶司。以此来增加国库的收入。”

几位内阁大佬面面相觑,怎么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事先一点而风声也没有收到。

内阁首辅李标问道:“程大人,消息确切吗?”

程国祥用一副惊讶的目光看了看几个内阁大佬,问道:“你们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几个内阁大佬不解的问道。

程国祥故作神秘的问:“各位大人,你们不知道明天陛下平台召对之事吗?”

李标点了点头,说:“知道啊!我们都接到了通知,只是不知道所为何事。程大人有什么确切的消息吗?”

程国祥说:“还不是为了开海禁的事。”

“海禁不能开,此时早有定论,何必再议。”内阁次辅刘鸿训皱着眉头说道。

程国祥笑了笑,说:“陛下可不这么想,陛下现在被国库空虚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陛下最近听说开海禁能带来一笔不菲的税收,所以陛下决定试一试。”

刘鸿训有些激动,说:“是谁在陛下耳朵边嚼舌头的,真是该杀!”

程国祥瞟了刘鸿训一眼,不温不火的说:“下官可是听说陛下这次的态度很坚决,谁敢阻扰,恐怕今后的日子会……嘿嘿……”

内阁几位大佬听了程国祥的话,眉头都皱了起来,现在的内阁,已经不是张居正那个时代的内阁了,皇帝陛下要任免一位内阁大学士,那是分分钟的事情,根本不用看内阁的脸色。

送走程国祥之后,几位内阁大学士都陷入了沉思,这可是事关自己头顶乌纱帽的事情,由不得他们不上心。当今圣上很强势,这次如果没站对位置,以后朝中恐怕就没有自己的立锥之地了。

钱龙锡向李标问道:“首辅大人,您怎么看这件事情?”

“唯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李标也觉得这件事很棘手,不同意吧!得罪皇帝,自己的乌纱帽不保。同意吧!得罪江南籍的官员,现在朝中东林党很是兴盛,江南籍的官员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得罪了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事。

刘鸿训道:“这件事就应该反对,祖宗定下的规矩,怎么能说废就废了。”

刘鸿训的话一出口,几个同僚心中都笑他迂腐了,祖宗是死的,当今圣上才是活的。你把祖宗的政策执行得再好,祖宗能开口给你升官吗?当官的,思维一定得跟紧当今圣上才行,因为只有当今圣上才能给你升官。

第二天便是平台召对的日子,这几天叶思文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再加上程国祥的一番运作,他对明天说服内阁已经有了一些信心。

傍晚时分,程国祥派人来请叶思文过府叙话。见面之后,程国祥给叶思文说了一下白天与内阁几位大佬见面的事情。听到程国祥居然暗中威胁几位内阁大佬,叶思文对程国祥佩服得是五体投地。

今天请叶思文来主要是指点一下明天平台召对时的注意事项和细节,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程国祥对叶思文这个后生晚辈还是很照顾的。

程国祥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十几年,为官经验丰富得很,随便指点叶思文几句,便让叶思文茅塞顿开。

从程府出来,叶思文刚要回家,远洋商号京城分号的一个小伙计就找到了他,小伙计脸上有几团淤青,似乎挨过打。

小伙计的脸色有些难看,见了叶思文,便像见了救星一般,连忙迎上去,说:“老板,你快去店里看看吧,出大事了,石教头和李公子都镇不住场子。”

“什么事?”叶思文皱着眉头问道,石金锋的办事能力他很清楚,如果连石金锋都搞不定的事情,肯定有些棘手。

小伙计说:“今天晚饭过后有几个有几个人来到店里,开口就要把店里的货包圆,王掌柜告诉他们不行,结果他们二话不说就动手,把王掌柜和几个伙计打得满脸是血。后来掌柜的没办法,就派小的去请您,结果你没在府上,石教头和李公子便过去看看。到了店里,对方亮了身份之后,石教头和李公子都不敢动手了,吩咐小的在程大人的府上来找您,说这事只有您能摆平。”

动手了,还见血了,事情有些严重啊!

“前面带路!”叶思文大手一挥,又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小伙计说:“石教头带着人把那群捣蛋的堵在了店里,正在讨要说法呢!”

“对方是什么来头?”叶思文又问道。

小伙计说:“好像是东城兵马司的人,不过他们背后肯定还有人。”

原来是官方的人马啊!怪不得石金锋和李岩两人都搞不定。这事要放在以前,叶思文心中可能还有点发毛,不过现在没关系了,咱上头也有人,回头给骆回招呼一声,保证办得妥妥当当的。

“小伙计,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什么地方?”见这小伙计临危不惧,是个可造之才,叶思文不由得起来招揽之心。

小伙计恭恭敬敬的说:“小的叫王小林,是王掌柜的远房侄子,家住在登州府。”

叶思文点点头,说:“嗯!王小林,不错,我身边正缺一个懂事的小厮呢!你愿不愿意跟着我?”

小伙计王小林眼睛一亮,激动的说:“谢老板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