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天王带着一干部下一路狂奔,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终于回到了他们老巢,混天王回到老巢一清点,才知道,昨晚上自己的损失太惨重了。

混天王赖以成为三十六营之一头领的十个兄弟只剩下两个,五万士卒一夜之间完全垮塌只剩下一万余稍微忠心一点的部下。

在老巢站定脚跟,混天王向剩余的两个头领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严大志在什么地方去了?”

混天王剩余的两个头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混天王为何会关心一个小喽啰的去向,他们摇了摇头,齐声说道:“不知道!”

“他娘的!”

混天王一拍桌子,喝道:“老子就知道这小子有问题!”

“大王,这是怎么一回事?”两个头领不解的问道。

混天王一脸愤恨,道:“兄弟们,肯定是严大志这个家伙出卖了我们,你们想啊!路是他探的,路也是他带的,这小子,肯定早就投靠了贼官兵,故意给了我们假情报,贼官兵的将领肯定不止二十岁,贼官兵人马也肯定不止六七千人。”

“对啊!”

其中一个头领一拍大腿,道:“我看贼官兵的声势,人马起码在两万人以上,再加上我们内部出了叛徒,我们想不败都难啊!”

能当上头领,都不是傻子,头领自然知道,混天**才的一番话,是在给打败仗开脱呢!昨晚上打了败仗,差点把老底子都赔进去,自然要有人顶缸,大王混天王不可能出来顶缸是吧!十个头领,无论生死,也不可能出来顶缸是吧!唯一一个可以用来顶岗的人,就是提供情报和带路的严大志,反正严大志没有什么背景,在流贼中也没有什么得力的朋友,用他来顶岗,自然是众望所归。

“我观昨夜官兵的形势,恐怕不止区区两万人吧!至少有四万。”另一个头领也不甘落后,说出了自己的高见。

流贼中头领级别的人物都是人精一般的人物,他们都知道该如何推卸责任。

很快,残余的流贼就知道了他们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太弱小,而是他们的内部出了叛徒,而这个可耻的叛徒,就是严大志这个混蛋。

千百年来,最容易被忽悠的,都是普通的人,他们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答案,齐声大骂严大志是个可耻的叛徒。

最后混天王“顺应**”发布了一道锄奸令,他下令,只要能提供流贼人头的人,都可以直接晋升为大头领。

就在流贼们义愤填膺的时候,忠心耿耿的严大志来到了村口,也不能说他是忠心耿耿,因为他无处可去,严大志当流贼以来,除了探路和领路,就没有别的本事,久而久之,严大志的了一个诨号,被流贼唤作“狗鼻子”严大志。

严大志不会上阵杀敌,更不消说领兵打仗,别的流贼一般不会接纳他这种没用的家伙,他回到这里,是因为混天王知道他的用处,能给他一口吃的。

还有,严大志是一个比较有原则的流贼,不敢杀人,更不敢吃过,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严大志被流贼看成是异类,大家都十分排斥他。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mingmozibenjia/390.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