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叶思文的询问,小队长有些神秘的说:“伯爷,属下昨晚负责收拾偎翠楼里的尸体,今天早上属下准备将尸体下葬的时候,那个白衣人的尸体居然不见了。”

“什么?白影的尸体不见了!”

叶思文惊讶的叫了一声,这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昨天晚上白影明明已经成了枪下亡魂,尸体怎么可能不见了呢?

其他人的尸体不见了,叶思文还不会感到着急,但是白影的尸体不见了,叶思文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慌,白影那家伙厉害的功夫给叶思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若是他没有死,肯定还会回来取自己的性命,到时候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叶思文着急的问道:“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们有没有仔细的找一找?”

“回伯爷的话!”小队长说,“属下发现白衣人的尸体不见之后,便立刻带着兄弟们又去偎翠楼找,可是我们找遍了偎翠楼,也没有找到白衣人的尸体。”

听了小队长的话,叶思文彻底沉默了,他需要冷静的考虑一下应对之策。

见叶思文不说话,小队长小心翼翼的问道:“伯爷,您说这不会是诈尸了吧!属下这心里,这心里……伯爷,不是属下胆小,再厉害的人,就是鞑子,属下也从来没有怕过,可是这妖魔鬼怪什么的,实在是让属下和弟兄们的心里慎得慌啊!”

叶思文拍了拍小队长的肩膀,安慰道:“好了,不要担心!可能是昨天没有把白衣人打死,他又活过来了,你也看见了,那白衣人那么厉害,很不容易死啊!”

“可是……”小队长心里还是有一点心结。

“没什么可是!”叶思文道,“你回去给弟兄们说,就说我说的,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妖魔鬼怪,让大家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再说了,就是有妖魔鬼怪,难道我们虎牙大队还会怕吗?且不要说世上根本没有鬼,就是有鬼,我们虎牙大队也可以把它给灭了。”

叶思文的话在虎威团中那就是真理,既然叶思文都说没事,那肯定就是没事,小队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高兴的去了。

打发走小队长,叶思文却陷入了恐惧当中,小队长的话说得对啊!再厉害的人都可以不怕,但是鬼呢?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叶思文之所以那样给小队长说,完全是为了稳定军心,让手下的弟兄们不要乱想,因为世上到底有没有鬼,叶思文也不敢妄下结论,因为他就是穿越过来的,既然穿越都存在,鬼的存在,似乎也说得过去啊!

叶思文沉思了一会儿,向杨云和李岩说:“老杨,李岩,你们先去和钱忠交流一下,我去和龙飞宇谈谈他师兄的事情。”

杨云和李岩抱拳,道:“是!”

看着杨云和李岩离去,叶思文带着石金峰来到了龙飞宇的房间,昨晚龙飞宇和李晓得都受了重伤,以至于叶思文把江南税务司衙门旁边同仁堂大药店的药房都搬空了,为的就是给他们两个治伤。

叶思文还指望李晓得和龙飞宇两人给自己当间谍呢!不好好对待可不行。

因为李晓得和龙飞宇都是江湖Lang子,钱什么的看得不是很重,想要请他们出来做事,光是有钱可不行,所以叶思文只能主抓江湖中人义气为重的特点,尽量显得自己和他们意气相投,肝胆相照,只要自己和他们有了义气,那什么事情都好办了,比钱还管用。

看见叶思文进来,龙飞宇艰难的从**做起来,呵呵的笑了笑,道:“伯爷,我就知道你今天得来看我。”

“哦!”叶思文笑着问道:“龙兄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难道龙兄也和李兄一样,能掐会算?”

叶思文说话的时候,看了看躺在**的李晓得,李晓得和叶思文四目相对,都会心的笑了笑,他们自然又想起大年三十李晓得在徐州府骗叶思文的事情。

“呵呵呵……”龙飞宇爽朗的笑了起来,道:“李晓得那套骗人的把戏,我才不会,我之所以知道伯爷会来,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伯爷为什么会来。”

叶思文很随意的坐在龙飞宇的病榻旁边,笑着说道:“那我倒要请龙兄说一说,我是为何而来。”

“伯爷前来,是为了我师兄白影的事情吧!白影的尸体今早一定不见了吧!”龙飞宇一语道破天机。

叶思文点点头,翘起大拇指,道:“龙兄果然厉害,一语道破天机,我来正是要向龙兄询问一下关于白影的事情,他到底是生还是死,他现在有可能去哪里了,这个我一定要知道。”

“白影还没有死!”龙飞宇道,“他应该被我的师傅救走了。”

“你师傅?鬼谷派的掌门人?”叶思文略微显得有些惊讶。

龙飞宇点点头,道:“正是!”

叶思文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龙飞宇斩钉截铁的说:“因为鬼谷派的传人,只能死在另一个传人的手上,其余人杀死的,都不能算数。”

“没死就好!”叶思文满意的点点头,他终于不用再纠结于世间到底有没有鬼的问题了,白影没有死,叶思文不仅感到满意,他还感到有一点高兴,因为白银没死,他还能得到一个大大的好处,他可以从白影口中得出阴他的幕后黑手到底是什么人。

至于自己能不能抓住白影,那就不是叶思文需要考虑的问题了,因为他的旁边就躺着一个白影的生死仇敌呢!

有了龙飞宇的帮助,叶思文倒是有八成把握抓住白影,至于抓住白影之后的拷问问题,那也用不着叶思文考虑,现在虎牙大队已经有了一套完整成熟的拷问程序,就是骨头是用钛合金做成的,他们也能给搞溶了,叶思文相信,白影的骨头肯定不会比钛合金硬。

在龙飞宇的口中了解了白影信息,叶思文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辞别了龙飞宇和李晓得,径直去了江南税务司衙门的牢房,他今天的任务就是把钱忠搞定。

大牢里,杨云和李岩已经和钱忠谈了一会儿心了,由于钱忠也是被逼的,所以叶思文没有让人为难他,给他准备了一间单间,铺盖被褥什么的也是比较干净。

虽然条件不咋的,可是比黄德兴那种满肚子坏水的人住的地方还是要好一点,黄德兴等一干江南奸商住的地方,只能叫狗窝,和钱忠住的地方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杨云带着钱忠在牢房里转了一圈之后,钱忠立刻对叶思文感恩戴德,自己差点把伯爷害死,伯爷还宽宏大量的没有乘机整自己,伯爷真是一个大好人啊!

其实钱忠完全不知道,叶思文之所以没有把他当场击毙,而是留着他一条性命,是因为他钱忠还有利用价值,叶思文要利用钱忠,无耻的威逼东林党党魁钱谦益。

此时,杨云、李岩、钱忠三人正围在牢房中的桌子旁边,如同三个老友一般,很轻松写意的拉家常。

虽然聊得很开心,杨云和李岩都没有把钱忠妻子儿子被杀的消息告诉他!因为这件事太打击人了,他们怕钱忠一是受不了,想不开搞个自杀什么的,他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钱忠,你老婆孩子都被人杀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吹牛打屁!”

正当钱忠和杨云、李岩聊得高兴的时候,叶思文走进了牢房,他一进牢房,就告诉了钱忠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什、什么!”刚才还喜笑颜开的钱忠立刻变得目瞪口呆,打击来的太突然,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叶思文一字一顿的说:“钱忠,我说,你老婆孩子都被杀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吹牛打屁,老子简直是太佩服你了。”

“啊!老婆孩子还是没有了,我不活啦!”钱忠突然抓狂的大吼起来,他二话不说,直接往牢房里的墙壁上撞去,看来是想要自杀了事。

“你就这样死了,对得起你的老婆孩子吗?”

正当钱忠的脑袋要和墙壁亲密接触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正是叶思文在质问他。

钱忠听见声音,并没有回头的意思,还是直不愣登的往墙壁上撞。

“娘的,老子的话,你没有听懂是不是?”叶思文抓住钱忠的衣领,把将要撞上墙的钱忠拉了回来。

“啪啪!”叶思文把钱忠拉回来之后,直接给了钱忠两巴掌,打完人,叶思文向钱忠问道:“钱忠,你告诉我,你现在是想要死还是想要活?”

钱忠哭丧着脸,道:“伯爷,我老婆孩子都没有了,我不想活了,伯爷,你就让我死吧!我活着没什么念想了。”

“啪啪!”叶思文又是两巴掌打在钱忠的脸上,骂道:“钱忠,你个狗日的就不是男人,是男人就没有你这么懦弱的,自己的老婆孩子被人害了,不想着怎么替他们报仇,反而要寻死觅活的,算是怎么一回事?钱忠,你去死吧!你如果觉得你死了你老婆孩子就可以安息,你就去死吧!”

叶思文一同喝骂,居然把钱忠骂醒了,是啊!自己的老婆孩子被人害了,自己是不是应该帮他们把仇报了才死啊!可是怎样才能报仇呢?

正在这时,钱忠看见了高大威武的叶思文,他突然抱着叶思文大腿,哀求道:“伯爷,小人求伯爷给小人指一条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