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杨云的回答,叶思文淡淡一笑,信步走出大门,走到门口的时候,叶思文突然停下了脚步,说:“就算不为了国家,不为了民族,但是我们依旧要战斗,为了我们心中牵挂的那个人能堂堂正正的活着而战斗。”

叶思文说完,走出了大门,留下了心灵受到洗涤的杨云。

正当杨云在仔细咀嚼叶思文话中含义的时候,叶思文突然从外面伸出一个脑袋,说:“明天为死去的兄弟下葬,把那三千颗带着猪尾巴的人头拿去当祭品。”

“当完祭品之后呢?”

“当完祭品之后当然是一把火烧了!难道抱回家当尿壶啊?我还嫌玷污了我的尿呢!”

杨云表面无语,心中却在大骂叶思文是个败家子,要知道三千颗人头可是三万两银子啊!就一把火烧了。

杨云很想对叶思文大吼:“你烧的不是人头,是银子,银子!”

鹅毛大雪一夜未停,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天地见已经是苍茫一片了,昨天蓟州城外大战的痕迹已经被大自然的力量掩盖了,除了布满箭矢的蓟州城头和还没有来得及掩埋的后金士兵,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昨天发生过一次大战。

叶思文和马跃早早的来到了虎威团的驻地,他们今天,要为守卫蓟州城而阵亡的士兵送行。本来按照虎威团的规矩,阵亡的士兵都要运回济南,葬在虎威团的烈士陵园中,但是现在时间紧急,根本没有条件把尸体运回去,只好和原蓟州守兵阵亡的士兵葬在一起。

虎威团驻地的校场上,整齐的摆放着三百一十二名虎威团士兵的尸体,他们身上的血污已经被袍泽们连夜清洗干净,血迹斑斑的旧军服被脱下来,换上了崭新的军服。

虎威团团长马跃看着这些年轻稚嫩的尸体,眼中略微有些湿润,这些长眠的士兵都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马跃是一个好团长,他几乎叫得出全团每一个人的名字。

想起这些和自己朝夕相处了一年的兄弟再也不能在自己的面前奔跑、训练、吼叫,马跃不禁潸然泪下。

叶思文轻轻的踏着白雪,来到马跃的身边,和马跃并排站着,问道:“二弟,怎么了?”

“没什么。”马跃连忙擦干眼角的泪水,“风大,迷了眼睛。”

叶思文叹了一口气,道:“是啊!风太大,我的眼睛也迷了。”

马跃扭头看了看叶思文,只见叶思文的眼角也有晶莹的泪花闪动。

突然,马跃和叶思文同时开口异口同声的说:“他们的死,是值得的。”

马跃和叶思文相视苦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正当两人黯然伤神的时候,前去收罗棺材的杨云终于回来了,在找这三百多口棺材的途中,杨云终于明白了叶思文口中的国家民族,也明白了自己此刻为什么而战,此刻,他们不是为居庙堂之高的皇帝、官僚二战,他们是为了同为汉人的父老乡亲二战。

未完,请展开阅读全文。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quanben.io/n/mingmozibenjia/114.html

[温馨提示]请到 quanben.io 阅读完整章节内容。